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三十八章 周深,青鸾等你回来(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三十八章 周深,青鸾等你回来(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26

 秋衣凉凉、寒风徐徐,一个白色的身影一踣利落的起跳在高大巍蛾的楼阁之上,就像一只动作矫捷的豹子,完美的彰显着自己的力度和忧美的身型。

 
  那个白色的影子很快就出现在一个宽敞院落中,后背挺直的站在高大的梧桐树上,一双温柔慧黠的双眸中尽是温情之色,看上仿苦秋意湖中的涟涟池波,静逸动人。
 
  那人仔细的看着周围四处,直到确定并没有人会来到此处时,才缓缓地舒出一口气;华丽的转身,像安然的落在那落满红色枫叶的石板路上,朝那亮着灯火的殿室走去。
 
  静然的脚步声,很快就出现在诺大的寝殿中,一室散发着微弱光亮的房间,因为此人的到来而瞬时彰显先彩,好似在静美的空气中注入了芳香的气息,霎时让人心旷神饴。
 
  那人从进来到现在,一双温柔的眼神一直盯着躺在床塌上的那个白色的人影,深深地凝视,恍如穿越时空、跨过千山。
“青鸾~?”随着一声轻唤,那人静静地朝那躺着的小人走去,当他看清楚床榻上那昏迷女子的相貌时,一股痛楚渐渐地出现在他如玉的脸颊上。
 
  周深深情的看着躺在那里—功也不动的青鸾,心酸的苦楚像是带着极致的纠葛,让他自责的紧蹙着英气的双眉;紧抿的嘴唇无奈的轻轻张启,想要再次呼唤心爱女子的姓名时,却又不知该如何叫起。
 
  修长的手指像是呵护心中至宝一般,轻轻地滑动在那张略带病态的面颊上,当他看到那张美丽的双颊上的那道粉红色的疤痕时,更是难过的快要滴出眼泪。
 
  “怎么会被打伤成这样?十四弟究竟是怎么保护你的?”
 
  轻声的埋怨,无限的疼惜再次从他那花瓣般的嘴唇中缓缓吐出来。
 
  时间,好像在这一瞬间静止,周深看床榻上安然不动的青鸾,眼前好似又看到了往昔那个活泼调皮的她,那个时候她是多么的开心、快乐;可是时光匆匆,一切都在冥冥中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往日深爱的女子成了自己的弟媳?这种想爱却不能爱、想要拥有却不能拥有的痛楚,几乎快要将他折磨疯掉;如今看到青鸾又被歹人打伤,一股前所未有的挫败更是将他折磨的体无完肤;他真想替她痛着、他真想那道疤痕是出现在自己的脸上。
 
  就在周深沉思的时候,一个微弱的嗓音带着前所未有的眷恋,轻轻的响在周深耳侧:“你这样看着我,真的让我很不下心离开你呢~!深,我回来了~!”
 
  周深听到这话,霎时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低头看着闪动着美丽双眸的青鸾,低吼一声,便顾不得青鸾重伤未愈,一把将青鸾柔弱的身子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中哽咽的嗓音中尽是欣喜:“青鸾,欢迎你醒过来,谢谢你能醒过来~!”我刚才看着昏迷的你,差点连心都不能跳动了~!”
 
  青鸾听着这柔美的嗓音,淡笑一下便支起自己的手臂,轻拍着周深略显僵硬 的后臂,出口安慰道:“我好像走在一片大雾迷茫的森林中,四处都没有一个人,安静极了;我到处找出路、四处奔跑就是走不出来,可就在刚才,我看到了一束清光闪过,于是我便朝着那里走去;走着走着,就看到了你 ~!深,就算是我病重垂危的时候,只要看到你,我就什么都好了因为你就是我的良药、我的救赎~!”
 
  周深第一次从青鸾的口中听到这样的一番华,颤抖的双臂更是显露出他的担忧和紧张;温和的嗓音像是带着欣喜的绝唱,渐渐融化了一室浓郁的葯味儿:“谢谢你青鸾,谢谢你将我放在了跟别人不同的位置中;我真的感觉好幸福、好满足~!”周深说完,便小心的扶起青鸾,看着稍有倦色的脸颊,出声安慰道:“你刚醒来,再睡一会儿吧~!”
 
  “我不想睡,睡着了就看不到你了~!”
 
  青鸾说着,就抓着周深纯白的衣神,像是一个孩童极其害怕被丟弃一般。
 
  周深听到青鸾的话,不禁莞尔;宠溺的轻点了下青鸾挺翘的鼻梁,然后又拿起怀中的锦帕,轻轻地为青鸾擦拭着额头上隐隐若现的薄汗,轻声说道:“那就这样躺一会儿,你若不是不舒服一定要说,好不好?”
 
  “好~!”
 
  青鸾舒服的感受着周深的贴心,点头答应着他的话;但话音刚落,好似想起什么似的又抬起双眼,看着眼前温润儒雅的周深,青鸾一把抓住周深的大手,担心的问道:“你能在这里呆多久呢?周深很快就会来照顾我了~!”
 
  周深听出青鸾口中的恋恋不舍,淡笑着反抓着青鸾的小手,轻捂在手心中爱怜的说道:“你放心,清儿暂时还不会回来;刚才他到我府中去找几味极其珍贵的药材,我让传音去办了,自己悄悄地跑了过来,我们的时间会很充足~!”
 
  青鸾听着周深略显调皮的话,轻笑着捂住嘴角,晶亮的水眸深深地看着坐在自己床榻上的那个仿若仙尘的男子,偷掖着说道:“我怎么有种红杏出墙的感觉,深,你说我会不会被浸猪笼啊~!”
 
  周深听到青鸾的话,霎时愣了一下,便强勾起一个看似无忧的微笑,出言说道:“刀山油锅、天堂地狱,我都会与你一路随行~!”
 
  青鸾感动的听着周深的话,没想到这个沉静的男子竟然会爱自己这般深;就在青鸾快要感动的流出眼泪时,静坐在一边的周深幽幽的开口道:“青鸾,当初在渝州你可是真的喜欢我?”
 
  青鸾听到周深的话,不知该怎么回答;因为当初选择和他在一起,只是为了完成义父交代的事情,救出生死不明的父母;其实在那个时候了,连青鸾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欢他。
 
  周深看出青鸾的犹豫,心领神会的低下头,紧抓着青鸾的大手又稍稍带了些力量,清润的嗓音徐徐传来:“青鸾,我可以替你回答这个问题;当初在渝州,你并不是喜欢我,是不是?你那个时候喜欢四哥甚至超过我,对不对?”
 
  青鸾难以置信的听着周深的话,神情慌张的看着面露受伤之色的他,心里不禁开始怀疑,难道自己与周沿之间发生的所有事情,眼前这个男人他都知道?
 
  想到这里,青鸾刚要出口解释,却被周深打断。
 
  周深看着躺在怀中着急的青鸾,伸手轻抚着乌黑的长发,安逸的说道:“青鸾,你不要紧张、更不要害怕~!因为深不会怪你;但是深想要给你说一句话,若是你选择我,我会爱你生生世世,甚至没有自我,你知道吗?”
 
  一滴冰凉的眼泪顺着周深的话音刚落,便滴在青鸾的嘴角处;青鸾伸舌轻舔,一股酸涩很很地震撼了她的内心。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