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三十六章 孝安殿争执、周身离开(2)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三十六章 孝安殿争执、周身离开(2)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25

暮烟在听到周清的话后,瞬时瞪大的双目,不敢相信他会从王爷嘴中听出这般伤感悲愤的话;可是眼前的王爷好似真的对王妃用情极深,若是王妃真的因为救治不当而丢了性命,恐怕王爷断然也不会独活吧!

 

  想着,暮烟便犹豫的看着周清决然的神色,漫步走到青鸾身边,轻抚青鸾的脉搏,低声说道:“爷,这是唯一一次,更是最后一次!”

 

  “谢谢你暮烟!我周清会一辈子记得你的大恩大德。

 

  周清看着暮烟做出的动作,霎时松下一口气;大笑着说道。

 

  而在这时,刚出玉清王府的太医小心的避开所有的人,独身走到一个小巷子,走近一个华丽的轿子边,躬身行礼道:“臣参见逐鹿王!”

 

  就见轿子内焦急等候的白衣男子,听到来人的声音后,再也顾不得掩藏自己的身份,忙步出轿子,出现在太医面前。

 

  “太医快快请起!不知道玉清王妃是生了什么病?怎么如此突然?”

 

  太医起身,抚了抚跨在肩上的药箱,慢条斯理的回答道:“王爷有所不知,王妃根本没有生病,而是被人震碎了部分经脉,五脏六腑皆受到重创;故而高烧不退、性命攸关!”

 

  “什么?在我堂堂皇城脚下,是哪来的乱臣贼子竟敢随意伤害皇室中人?”周深大怒的瞪直了眼睛,原本温润的嗓音也变得稍有暗哑。

 

  太医看出逐鹿王的愤怒,心里虽然疑虑为什么眼前的这个王爷怎么会这般关心自己弟媳,但还是忍住心里的好奇,接着说道:“不过王爷尽管放心;王妃身边好死有高人相助,及作的封住了身体上的命门穴道,现在性命应该可以保住;只是将来恐怕要落下那畏寒、心痛的毛病了!”

 

  太医说着,便仔细回忆起在玉清王府的寝殿中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其实当他察觉玉清王妃是身负重伤的时候并不是很讶异,但当他发觉其实早在他来之前便有高人从中简单的救治了王妃时,差点惊呼出声;因为那人高超快速的救治方法实在是让他惊讶到了极点;没想到这小小的玉清王府竟然卧虎藏龙!最后,脑海中不免闪现出那张清秀的面颊,那个帮他牵来红线的少年,他,好似并不简单啊!

 

  周深听着太医生的话,心里更是一阵酸苦;青鸾身体本就不好,没想到现在遭此重难,将来恐怕还有更多的苦要受啊!想着,周深紧锁的眉头更是紧了几分。

 

  一直跟在周深深厚的传音看着主子心痛的神色,心里也是不免感叹;然后便上前到周深的身侧,提醒道:“王爷,是不是该去看看皇后娘娘了!”

 

  周深听到这话,犹豫了一下便点头答应,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躬身低头的太医,毫不犹豫的踏回轿中。

 

  传音单手抬起,示意轿夫起轿离开;然后便走进一直站在原地的太医,从袖口拿出一袋鼓鼓的物什,递到太医面前,说道:“这是王爷赏赐你的,也是你的封口费,记住,不要给自己惹祸上身!”

 

  太医听着传音的话,双手捧起接过传音递来的东西,忙点头答应道:“是!臣一定会牢牢管或自己的嘴巴,一个字都不会蹦出来!”

 

  传音看着听话的太医,淡笑一下便转身离开。

 

  太医听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远,终于有勇气抬起头来;看着那已经模糊的轿影,心里更是肯定的猜测;逐鹿王爷和玉清王妃,有暖昧!

 

  不过,那像仙子一样娇美的玉清王妃若是和仿若仙人的逐鹿王爷站在一起,那定是赏心悦目、成为人间一段佳话的啊!

 

  孝安殿内

 

  一个高贵的身影拉着一个身着宫装的少女静坐在高台之上,欢声笑语之声、淡淡欢喜之色,浸染了整座华丽的孝安殿。

 

  “小青啊!深儿待你好不好啊?”

 

  听到皇后娘娘的问话,逐鹿王妃艾青莹白的面颊上霎时溢满了红晕和尴尬,一双莹莹眉目中尽是喜爱之色和神往之情。

 

  “回母后的话,王爷对小青还是很好的!”

 

  犹如黄鹂般的嗓音,听上也是舒服几分;没错,眼前的这个二八少女,就是有着“京城第一美人”之称的艾青。

 

  皇上看着眼桥娇羞可爱的女子,心里也是十分开心;于是便不顾女儿家的脸皮很薄,接着问道:“那什么时候为我皇室添上一个小皇孙啊?母后可是在等着你的好消息呢!”

 

  果然,艾青在听到这话后,更是一章脸颊上布满了红晕,好似变成了草果娃娃,娇美迷人、含羞脉脉。

 

  皇后看着并不说话的艾青,疼在心坎中的轻抚着艾青攀在头顶上的秀发,刚想要开口说下去,一直站在艾青深厚的侍婢小兔愤愤的站出来,轻声怒斥道:“小姐,你怎么不将实话告诉娘娘?她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艾青听到小兔的话,一张美丽的容颜上闪过一丝慌张,忙转身阻止道:“小兔,谁让你乱说话的,还不赶快下去!”

 

  “小姐,小兔可是为了你好啊,你怎么……。”

 

  “小兔?你想给本宫说什么?”皇后看出小兔有话要说,忙上前打断,声音略显威仪的问道。

 

  小兔听到皇后问话,一双灵活的双目看着使劲朝她使眼色的小姐,便也不顾小姐的嘱托,因为气愤而音调稍高的告状道:“皇后娘娘,你是不知道逐鹿王爷做的有多过分;大婚之夜,将小姐一个人留在独守空房不说,还随后消失在小姐眼前,每日将自己关在书斋中,连小姐一面都不肯见;随后,王爷得到懿旨应带着小姐回渝州封地,谁知他竟然将小姐丢给府中的管家,让管家差人将小姐送回去,自己却不知又跑到哪里去了;就像这次到京城中来,若不是您再三要王爷将小姐一起带来,我家小姐恐怕连王爷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呢!”

 

  小兔一口气将一直憋在心口的郁结大吐出来,看着只声未出的皇后,忙又跪在地上,朝皇后磕了几个响亮的响头后,接着又说道:“皇后娘娘,您是一国之母,是天下人的母亲,你要给我家小姐做主啊!”王爷这样欺负我家小姐,实在是太过分了;但是可怜的小姐还从未出声抱怨过一分,看的我们这些下人们都心疼了;求你一定要帮帮我家小姐,求求你了!”

 

  皇后看着跪在地上泪流满面的小兔,心里更是一团火气,她果然猜对了,自己的深儿虽然是默不作声的听从了自己的安排,娶了别的女人,但他却看都不看自己亲手为他选得的妻子;深儿啊!你是在无声的反抗母后,你知道吗?

 

  艾青看着跪在地上哭诉的小兔,本有责怨的念头煞时消失无踪;就见艾青连忙跑到小兔面前,一把将小兔扶起来,伸手轻擦着小兔脸上的泪水,张了张嘴,但不知说什么好;只能无语凝噎的看着小兔哭红的双眼。

 

  就在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静了自己的思绪中时,一个白色的身影踏着秋日的阳光出现在大殿之上,守在殿外的太监看到来人,忙高呼道:“逐鹿王爷道!”

 

  随着这声高呼,殿中压抑的气氛霎时快要结出冰来,皇后冷着一张娇美的容颜,看着走进来的男子,轻哼一声便转身过去,并不去看;而艾青听到太监的通报后,一张莹白的面颊更是变的粉红娇嫩,一双含情美目好似要滴出水来;快速移走着莲步来都走进来的周深身边,低身福礼道:“臣妾见过王爷,”

 

  周深见到来人娇羞的神色,并不多看一眼的轻“嗯”一声后,便低身朝那坐在上位的高贵女子说道:“儿臣参见母后,母后万福!”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