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三十五章 孝安殿争执、周身离开(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三十五章 孝安殿争执、周身离开(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25

西门灼的意外到访,青鸾背负的身世之谜,就像一股压抑的空气将周清彻底打入地狱;要说他不在乎,那绝对是假的,哪个男人会希望自己的妻子跟别的男人缠绵不休,可是在面对过去如此混乱的青鸾时,周清却找不到一点责怪的语气,有的只是深深地同情与恻隐。

 

 寝殿床榻上

 
  周清看着高烧不退的青鸾面色绯红的陷入极度的昏迷中,心痛的无以复加;十六年来,他的心第一次乱了,为了睡在这张床上的女人,他竟然毫不畏惧生死、有了心痛如绞的苦楚。
 
  干净的手指轻划在青鸾面颊,看着那已涂着乳白色的药膏的伤口,小心的轻触;当时那个疯狂的男人在伤害她的时候,她,一定很痛吧~!这么深的伤口,不知道将来会不会留下什么疤痕;但就算是有疤,他也不会在乎;因为她是他的王妃,是他的青鸾。
 
  暮烟带着御医赶到寝殿时,看到的便是他家一项不喑世事的王爷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一夜长大,身上的骄纵奢蛮不在,一抹沉着之气将他牢牢地笼罩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允许任何人的靠近。
 
  “爷,太医来了~!”
 
  暮烟走上前,小心的在周清耳边说着,生怕自己的声音一大便会惊扰了眼前这个好似受了很大打击的男子。
 
  周清并不抬头,而是依旧轻抚着青鸾绯红的面颊,伸手拭去她额头上渐渐隐现的汗珠,稍稍点头,示意太医上前就诊。
 
  暮烟心领神会的点头复议,然后便领着太医上前,拿起太医递上来的线线,小心的绑在青鸾的右手腕处,然后又拉着另一端递到太医手中。
 
  时间,好像在这一刻悄悄停止;而殿内停滞的空气更有着一股莫名的压力,将整个寝殿都笼罩在难以喘息的灰暗中。
 
  太医大手轻缕着下巴处的山羊胡子,一双智慧的双眼轻轻地眯着,好似在思考着什么;但过了不一会儿,就见那双几手快要闭合的双目忽然瞪大,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玉清王,接着又低头紧蹙双眉,细细的把着手中的红线。
 
  “太医,青鸾她怎么样了?”
 
  半柱香过去,周清好似已不能忍受等待一般,转头看着半坐在地上的太医,一双美丽的双目中尽是无穷的担忧与灰沉。
 
  那太医听到玉清王的问话,也不敢怠慢,忙跪在地上行礼汇报:“王爷,不知王妃是不是惹上了什么江湖邪派,她并不是普通的感冒发烧,而是身受严重的内伤,要不是一股意志坚持,她恐怕早就香肖玉殒了~!”
 
  “你胡说些什么啊?王妃怎么会被习武之人打成内伤呢?我玉清王府守卫森严、京城治安良好,怎么允许此等大事发生?你这个庸医一定是找不到症结,所以才胡说一通;爷,我们换太医,然后让皇上治这个庸医的罪~!”暮烟听到太医的回话后,神情激动地呵斥道。
 
  周清听着暮烟的话,然后又看着面色越来越绯红的青鸾,眼神闪烁着摇摇头,这个太医果然是个厉害的人物,只是轻轻把脉,就能发现青鸾并不是发烧而是被人打成重伤;香消玉殒?难道青鸾的伤势就如此严重吗?
 
  想到这里,周清不免更是焦躁的紧攥起拳头,起身起到太医身边,恭敬的将太医扶起来,然后不顾暮烟的惊愕,开口说道:“昨夜府内闯进贼子,青鸾为了救本王被歹人打伤,不知太医有何良药,可以救治王妃与生死之间?”
 
  “这个……。”太医又缕着自己的山羊胡子,一副忧虑的模样看着躺在床榻上挣扎的女子。
 
  暮烟在听到周清的话后,霎时掺白了脸色,难以置信的走到周清身边,上下其手的检查着周清的身体,在确定并未受伤后,才大舒一口气,神色担忧的看着自家的王爷心痛的模样。
 
  周清看着左右为难的太医,心里‘咯噔’一响,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肿霎时溢满小泪光,悲伤的神色几乎快要将他淹没。
 
  “太医,真的没有办法吗?青鸾他,她会离开我吗?”周清眼泪潺潺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青鸾,哽咽的嗓音中竟然隐含着近乎哀求的颤抖。
 
   太医闻声看着眼前这个伤痛的男子,眼前不觉恍惚起来;现在这个跟他说话的男子当真是那个游戏人间、纫绔不堪的玉清王爷吗?没想到,他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转变这般多。
 
  想到这里,太医不免又深望了躺在床榻上的那抹白色的身影,依然看到一个沉睡中的仙子,微弱的呼吸着。
 
  “王爷不必着急,王妃虽然身负重伤,但她意志顽强、不曾放弃,故而还是有救;只是这成效便不知好不好了。”
 
  周清见太医说出青鸾还能活在他身边时,霎时惊喜的惊呼一声,高兴地跑到床边,轻轻地趴在青鸾的身上,轻抚着那柔软的长发,轻柔的说道:“青鸾,你听到了吗?太医说你不会死,你不会离开我的~!青鸾我答应你,从此以后我再不会冲你吼叫、再也不会动手打你,我们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好不好?”
 
  周清说着,便神往的看着透过窗栏折射进寝殿中的光束,好似看到幸福的将来一般,淡笑出声。
 
  暮烟看着王爷欣喜的神采,一颗担忧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
 
  长达一个时辰的问诊很快就过去,当下人们将太医送出去后,周清便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暮烟面前,看着暮烟闪烁的眼神,几道哀求道:“暮烟,拜托你,你帮着看看青鸾吧~!”
 
  暮烟为难的看着王爷祈求的眼神,面露尴尬的不敢直视周清清澈的眼神,低头看着光滑如镜的地面,支支吾吾的并不出声。
 
  周清看出暮烟的犹豫,心里太呼着急:“你难道要我对你跪下吗?”说着,周清便作势欲往地下跪去。
 
  暮烟没想到周清会来这一招,立马吓得一把将周清的手臂抓住,阻止他下跪的姿势,心颤的说道:“王爷,你是要折煞属下吗?您是真龙皇子,给我这样的平民下跪,我会被天打雷劈的。”
 
  周清听着暮烟为难的话,心切的抓住暮烟的大手,眼神不安的看着躺在床上气息微弱的青鸾,几乎快要哭出声来:“暮烟,太医的话虽然让我宽心不少,但是昨夜那人的武功实在是了得;青鸾被他打伤,我好怕……好怕……”说着,周清精致的娃娃脸上便挂满泪水,看着暮烟已稍有动摇的神色,接着说道:“太医的话固然可信,但是我更相信你;你从小便被父皇编到体医署中,受尽天下名医的教育和熏陶,你的医术我是最信的过的;现在看鸾有难,你应该救治她,不是吗?”
 
  “王爷,你说得对;做为医者,最大的使命便是行善救人,但是你不忘记了,我不是普通的一个大夫,我是当今皇上亲自赐予你的贴身医侍;王爷从小身体就不好,皇上担心有人对你图谋不轨,便让我从自幼隐藏自己的实力,潜伏在你的身边小心的为你调理身子;可是你只知其一不明其二啊;皇上再三叮嘱属下,今生今世,救治之人只能是你一个人呀,对于任何外人,我连自己会医术都不能对他们说啊!现在你要我救治王妃,属下这是在抗旨、是在违背圣命。”
 
  周清听着暮烟铿锵有力的回绝,一颗心霎时恍若掉入如冰窖,看着暮烟的眼神也变得稍稍黯淡下去:“是,你有你的君命,你可以不顾青鸾的死活,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她在我心中有多重要;暮烟,你想要看着我跟着青鸾,一起死吗?”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