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三十三章 西门灼的到来、化尘而去(2)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三十三章 西门灼的到来、化尘而去(2)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24

 俊郎如初的容颜、长翘曲卷的睫毛、挺直如山的鼻梁、盈美浅薄的双唇,还有那欣长的身材;亦如初见时一样,淡然纯净的气息,将他温润的气质展露的风华正茂;可是,一双莹莹眉目不再闪着温馨动人的光彩,白色的眼瞳中死寂一片;青白的脸颊上没有一点温度,彻骨的冰凉从青鸾修长的指间传遍浑身上下。

 
  “风~风~我的风~!”
 
  青鸾不敢相信的轻抚着风的面颊,看着眼前的这个僵直的男人,心痛的流下相思的泪水。
西门灼慵懒的躺在躺椅上,残忍的笑意荡在嘴角,看到青鸾痛苦的神色,比他杀无数人都解气、舒畅。
 
  “你应该感谢我,若不是我学会‘术控’,他早就被埋在暗无天日的地底下,等候着尸虫爬满全身,最后变成磊磊白骨。”
 
  青鸾本就因眼前出现的人儿伤痛不已,忽然听到西门灼的话,再也忍不住心口的愤怒,就见她猛地转身,看着躺在躺椅上悠闲自得的西门灼,便像一只发疯的小兽,突然冲上去,纤弱的小手狠狠地插在西门灼的脖颈上,狂乱的眼神中尽是濒临灭亡的绝望:”我要掐死你,掐死你~!”
 
  西门灼感受着脖颈传来的沉痛,但依旧不为所动的淡淡一笑,绝美的容颜尽是嘲讽,暗哑的嗓音徐徐传来:“是吗?你以为自己有这个能力吗?”
 
  西门灼狂笑一声,就见他嘶吼抬起大脚,狠狠地揣在青鸾的小腹上。
 
  ‘啊~!’随着一声痛苦的喊叫,青鸾就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向门口飘去;就在青鸾快要落在地上时,一个锦色的身影忽然闪现,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个虚软的身体牢牢地接入怀中;两人顿时双双滚在地上,沉痛之音从那人口中发出来。
 
  西门灼抬眼诧异的看向来人,嘴角的嘲笑更是深了几分。
 
  而青鸾在被那人接住之后,便痛苦的蜷缩着身子,美如花瓣的嘴角潺潺不断地血丝不停地向外流着;轻咳之声、痛苦的抽气都让紧抱着他的男子心疼的快要流出眼泪来。
 
  “青鸾~青鸾你怎么样?青鸾~!?”慌乱的呼叫声不停地回响在青鸾的耳边,青鸾无力的睁了睁沉重的眼皮,眼前,一张焦急娃娃脸不断地闪现着。
 
  “周清~~周~~清 ~~?”
 
  青鸾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当她看到那明媚的双眼中不断流露出的心疼,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周清心痛的看着怀中重伤的青鸾,震怒的看着坐在躺椅上一身火红的男子,阴沉的嗓音,带着警告的意味慢慢回响在偌大的寝殿中:“大胆贼子,竟然敢袭击玉清王妃,你不想要命了吗?”
 
  西门灼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个明显还稚气未脱的大男孩,像是看待宠物一般慢慢起身,来到周清面前稍稍地蹲了一下身子,然后看着周清怀中隐忍坚持的青鸾,轻笑着说:“第一次见岳父,你就这么没有礼貌吗?早就听闻玉清王爷随行纨绔、不受礼教,今夜一见果然如此。”
 
  “岳父?”周清难以置信的重复西门灼的话,不敢相信的低头看着眼神迷离的青鸾,然后又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身着红衣的男子,看他一张绝世的容颜简直可以和青鸾一比高下,好似只有二十几岁的华美外表有着说不出的炫目,但是他眼中闪烁的冷冽和肃杀之气更是让周清轻颤一下;这个男人,绝对不是青鸾的义父,一个父亲,怎会对自己的女儿使出这么狠的招数?周清在打量完眼前之人后,终于做出了这样的肯定。
 
  “是~!我是青鸾的父亲,当然也就是你的岳父了~!”
 
  处于快要昏厥中的青鸾在听到西门灼的话后,艰难的开口唾骂道:“你只配做畜生,怎会是我的父亲?西门灼,我咒你不得好死~!吾~~”青鸾说着,便又吐出了一口黑血,绞痛的小腹几乎快要将她折磨死去。
 
  西门灼听到青鸾的话,沉静的脸色慢慢游腾起一抹温怒,但在看到周清好奇的眼神后,便又得逞的说道:“是,如果你不承认我是你的父亲这也倒罢,因为我们做的事那可不是一个父亲对女儿应该做的举止,对吗?”
 
“你……混账……。”青鸾听到西门灼的话,气愤的几欲昏过去;但西门灼下面的话几乎将她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
 
“周清,堂堂玉清王爷,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儿子,虽然纨绔无能,但却驻守着当今天下最为富饶的封地,身下美女不计其数,恩宠更是源源不断;这样高贵的人却有一个曾经沦为风尘的王妃;哈哈~~,周清,你知道当初渝州万花楼的花魁青鸾吗?是天下哪个男人不为所动的风尘女子啊,可是见得一面却是万金难求;但是你的福气可比那些男人强得多,看看你怀中的女人,多娇艳美丽、倾国倾城,可是你知道在这张漂亮的外表下,有着一颗多么肮脏丑陋的心吗?她的身体、她的灵魂早就给了魔鬼,而你和那些傻男人们一样,只是被她娇艳的外表迷惑着;我的女儿,你说我不配当你的父亲,这个我并不反对,因为我早在你十四岁的时候,就亲手占有了你的身子,毁了你的清白,让你彻夜寻欢在我的身下,享受着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欢愉;那时的你虽然还小,但十分听话可人,我教给你游戏,你都能尽数学会,让我畅快淋漓、如入仙境啊~!”
 
  “不要说了,求你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
 
  青鸾挣扎着从周清的怀中爬出来,跌坐在地上,痛苦的喘息着。
 
  周清像是被抽掉灵魂一样,木讷的看着垂死挣扎的青鸾,愣在原地不知该做什么。
 
  西门灼看着痛哭挣扎的两个人,大笑抬起青鸾的下巴,依恋的厮磨着青鸾柔嫩的肌肤,温柔的开口道:“你怎么哭了呀?我的鸾儿怎么会哭呢?你难道不清楚我是最见不得你落泪的吗?”说完,便用修长的指甲轻轻地划在青鸾细滑的面颊上,所到之处,都被指甲划破,一道妖红的血痕狰狞的出现在青鸾绝色的容颜上。
 
  西门灼转头看着周清发呆的神色,又看看手中像布偶一样的青鸾,接着用极其温柔的嗓音说道:“鸾儿,我们还是告诉你的夫君吧,告诉他,你的真实身份就是名满江湖的魔教圣女,告诉他你便是半年前生动四国的艳妓青鸾;清楚地告诉他,你小的时候是我西门灼的禁宠,长大了更是多次与他的四哥私通,与他的八哥暧昧不清,好不好?”
 
  “啊~~不~~我不要~~啊~~!”青鸾痛苦的撕扯着西门灼的衣衫,嘶声力竭的大吼着;快要扭曲的面颊上,血液和泪水早已混成了一片;看上去就像一朵破败的牡丹花,芳华不再。
 
  周清听到青鸾的嘶吼,像是找回些神志一般转头看着苦楚不堪的青鸾,迷人的双眸中尽是痛苦的眼泪,往日的顽皮清纯不在,遗留的只剩下无尽的挣扎和痛苦。
 
  西门灼欣赏的看着已精神崩溃的青鸾,小心的轻抚着青鸾柔软的青丝,心疼的眼神几欲滴出水来:“乖,我们将实话告诉他,我们看看他会怎么做?看他是不是要杀了你这个贱妇?嗯?鸾儿啊,你尽管放心,我是不会让他杀害你的,若是他敢动你,我就让这个玉清王变得跟风一样,然后我就带着我最心疼的鸾儿重新回到魔教,开始我们逍遥快乐的生活,因为你的味道我至今都很留恋呢~!”
 
  西门灼说道,就轻舔了一口布满青鸾面颊上的血丝,美味的品尝着。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