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三十一章 幽会败露、狂怒的周清(3)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三十一章 幽会败露、狂怒的周清(3)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23

 看着眼前气的倒抽冷气的周清,青鸾好似像是受到解脱一般,忽而大笑;一张惨白的面容上因为不停地大笑而渐渐隐现娇红,一红一白的冲击着,看上极其渗人,青白的嘴唇、颤抖的睫毛还有那快要滴出血来的嘴角,让周清看上竟然有股莫名的伤痛和不忍。


  “我是你的女人?只能是你的女人?周清,你也太将自己当回事了吧,我赵青鸾能够委屈下嫁给你,这时你上辈子积的阴德多、祖坟上烧高香求来的;你不要以为自己是一代王爷又怎么样?在我眼中你就是个狗屁不通、脑残猪头的白痴;想要知道我的男人有多少吗?我就是不告诉你,但是你要记住,他们个个比你强;你在他们眼中连个随身的奴仆都不是~!”


  “你这贱人~!”随着周清的大喊,就听见‘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狠狠地打在青鸾莹白的面颊上,顿时红肿的五个手掌印清晰地映在青鸾的脸上;看的周清心里一阵慌乱心疼,不敢相信的看着扬起的大手,久久不眨一下眼睛。


  青鸾也没想到周清竟然会打她,便随着那突如其来的掌风‘噗通’一声,便跌坐在地上,难以置信的捂住自己的脸颊,眼泪朦胧的看着周清。


  周清看出青鸾眼睛中的质疑,强忍着上去搀扶起青鸾的冲动,沉声怒喝:“我就是要你知道,不要以为我会将你宠上天,在我的眼里,女人是最不值钱的东西;而你赵青鸾更是一件我随身穿的衣服,想扔便扔。”


  青鸾轻眨睫毛,狠狠地逼迫自己不能再在这个混小子面前留下一滴眼泪。


  骄傲的神色,不屈的意志让青鸾的身上笼罩着难以移目的光泽,嘲笑的说道:“好啊~!既然你这样看我,我便不会再将你当一回事;周清你给我记住,只要是我愿意,就算是你老子,我也照上不误;要不,我们就试试?”


  青鸾说完,便不顾因为她这句话而发呆的混蛋小子,慢慢爬起来,看都不看周清一眼,便大步昂首离开。


  今夜秋天的夜风,好像比往常更冷了。


  青鸾颤颤巍巍的走在回寝殿的石子路上,蜷缩着抓了抓身上纯白的衣衫;脸上慢慢露出一抹凄楚。


  风啊~!上天好像真的在惩罚青鸾,我的幸福、我的快乐,永远都是在我认为可以掌握的时候,悄悄离散;伴随而来的,便是无穷无尽的痛苦和折磨。


  周沿脚步沉重的走在无人的大街上;他一路从边城梧州匆匆赶来,就是为了早日见到青鸾;但是没想到再一次的见面,竟然会从青鸾的口中得到如此多震惊人心的消息。


  原来一直备受他倾慕的傲神太子竟然是青鸾的亲生父亲;想当初他第一次在万花楼中遇到青鸾,他就知道眼前这个倾城绝色的女子身份绝对不简单,但是等迷雾悄然解开;竟然会带有如此大的震惊。


  就在周沿漫步在空荡的大街上时,忽然就感觉一阵掌风从身后袭来,可是就在他转身准备回击的时候,当他看到那人的相貌时,立马收起凌厉的掌势。


  “老八,你疯了吗?知不知道若是我这一掌打出去你必死无疑。”


  随着周沿的轻喝,身着白色锦衫的男子慢慢的抬起头来;一张俊美的容颜淡然的出现在周沿的面前。


  周深看着眼前被自己口口声声称赞的四哥,忽然觉得分外陌生;紧抿的嘴唇终于说出话来:“四哥,你去找青鸾了,是不是?”


  周沿听周深这样问,顿时便知道眼前这个仿若仙尘的弟弟已经将他与青鸾之间的事情知道了个大概,于是便也不想隐瞒,淡笑着点头。


  “是的,我一来便去玉清王府找她了。”


  “可是你知不知道,在你走后,她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今晚才到的周深刚一入京城,便丢下车马偷偷跑到玉清王府中想看上青鸾一眼;可是,他看到的却是自己一向不谙世事的十四弟狂怒的打了青鸾一巴掌,更看到的是青鸾痛彻心扉的绝望和难言的苦楚;于是他便猜测一定是自己的四哥在与青鸾相见时,被老十四撞见了;听话的老十四绝对不是会冲着自己哥哥发火的人,所以,他只能将火气尽数撒在手无缚鸡之力的青鸾身上;可是当事人呢,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独身走在悠长的大街道上。


  周沿听到周深的话,立马意识到一定是玉清王府中的人发现了什么,所以给青鸾惹到了麻烦;心里虽然着急青鸾,但是周沿还是面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张口说道:“许是我只顾着看青鸾了,忘记留心周围有没有人发现;她现在怎么样?”


  周深没想到四哥在听到他的一番话后,会是这样的表情,他一直认为只要自己隐忍着,以四哥的能力应该也会保护好青鸾,但是没想到,自己的渝州的隐忍与退让反而是害了青鸾;眼前的汉鼎王爷根本不是一个真正值得女子托付终身的男儿。


  就见周深走上一步,看着周沿毫无表情的脸色,开口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忍气吞声,更不会任由你胡来;我不再会允许任何的一个人再来伤害青鸾一分;连自己的亲兄弟都不可以;而你的存在只会破坏青鸾的幸福,毁掉她的一切。”


  周沿诧异的看着一项平静淡然的周深今夜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竟然敢向他挑衅,于是便也阴沉着脸颊,用一副狂傲的姿态看着周深,道:“你凭什么本事敢这样对我说话?”


  “就凭父皇不得不在我们中间选出未来的储君,更凭我的能力绝非是你看到的这样。”


  周深也毫不逊色的回击着周沿的问题。


  周沿听着周深的话,像是看到笑话一样仰天而笑,大笑过后,沉静的面颊上尽是决绝之色:“好啊~!那你若是有本事就将此次魔教乱朝的局面稳定住,我就会将天下拱手相让;从此不再叨扰你心中的宝贝。”


  “好,一言为定~!四哥,实话告诉你,我对这个天下一点兴趣都没有,若是你喜欢尽可以拿了去;但是,这次我不会再任由自己率性而为了;我的忍让只会让我在乎的人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周深说完,便潇洒的转身离开。


  白色的锦袍,被夜风吹得鼓鼓的,就像一个欲要乘风西去的仙人;看上去高华无垢。


  青鸾,为了你;我可以弃文从武、披挂上阵,只为将自己变得强大,拥有一双让你温暖依靠的臂膀~!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