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三十章 幽会败露、狂怒的周清(2)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三十章 幽会败露、狂怒的周清(2)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23

“青鸾,你想见他吗?”周沿紧拥着身体发凉的青鸾,低声询问。

 

  青鸾身体更是颤抖的听着周沿的话,痛苦的摇头哭泣:“我不要见他,他为了我连命都失去了,可我却没有做出任何对得起他的事;我若是还有点良心,我就应该在他死的时候随他去了,地狱的阴风一定冷极了;他在大战之前将自己的披风送给了我,没有东西御寒,他一定蜷缩在角落里,喊着我的名字让我救他呢~!我无颜面对他,无颜面对我温柔纯净的风。”

 

  “你在胡说些什么?你怎么会有轻生的念头呢?你若是死了,我为你做了这么多岂不是都白费了?你若是死了,还有谁能找到你的父母;青鸾啊,难道你忘了自己的愿望了吗?你要找到父亲,寻回母亲,要一家人再也不分开;这些话都是你亲口给我讲的,不是吗?”

 

  周沿惊慌的摇着青鸾无力的身体,心里十分害怕再从她口中听到一句自暴自弃的话。

 

  青鸾听到周沿的话,本是木讷的眼神渐渐闪出一点亮光,就像深色夜幕中的一盏烛灯,微弱的发出隐隐的光亮。

 

  “是吗?我要完整我的家?可是我不想让自己的梦想是建立在别人的生命上啊~!沿,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我的父母还活着吗?西门灼说我的父亲是傲神太子赵翼,是战场上真正的战神,睥睨天下无人敢与争锋;这样的人,天生就是苍天的宠儿,他骄傲、他浩然、他更是有着凡人没有的能力,这样的他怎会在知道自己的爱女过着那样禁宠一般的生活时,还安然处之、静然不动呢?沿,我好想不明白啊,若是我从小的坚持都是一场空梦,我还能活下去吗?若是我的父母都已经离我而去,那孤零零的我,又该到哪里找寻我的家呢?”

 

  周沿看着神情绝望的青鸾,不知该如何劝说现在这个了无生机的女子,只能牢牢地抱着她,用自己的体温熨烫着她冰凉的肌肤。

 

  但当他头次从青鸾口中提到她的身世时,便难以置信的扶正青鸾摇摇晃晃的身体,不敢相信的问道:“你是赵国傲神太子赵翼的女儿?”

 

  “可笑吗?不敢相信吗?呵呵~~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一直认为我是个普通的女孩子,但是没想到我的父亲竟然是被世人成为神人的男子呢?说出去谁会相信,父亲如此优秀,他的女儿怎会是一代艳妓呢?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这才是真正云泥之别啊~!”

 

  “青鸾,在我的心里,你是最美丽的白莲,虽然生长在泥土中,却可以绽放出最美丽的荷瓣;我不知道你和你的家人是怎么惹上西门灼那个大魔头的,但是你要记住,只有我才能救你,只有我,才能帮到你,我答应过你的,绝对不会食言,本以为我与魔教的战争还要延长一段时间;可是没有想到那西门灼实在是孤傲难驯,利用邪术做出这般天人共愤的大事;身为皇子我有自己的使命,身为你的依靠,我更有责任,他,我是不会放过的。”

 

  青鸾难以置信的听着周深的话,诧异了老半天后终于吐出一句话:“你要做什么?”

 

  “想我周沿自十五岁带兵以来,哪有吃过什么败仗,这个男人是我今生遇到的最大的对手;亲手杀了他,我是势在必得;青鸾你放心,你的噩梦我会亲手帮你结束掉。”

 

  周沿骄傲的说着,阴厉的双眸中闪现着一闪而过的张狂与嗜血。

 

  青鸾听着周沿的话,轻轻的伸手拥抱着周沿的腰际,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

 

  悲怆的嗓音中带着心疼的决绝:“你若是在战场上遇到风,请不要手下留情,他已是死去之人,现在我唯一能为他做的,就是让他真正的入土为安;他天生喜静,你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将他好好埋葬,不要告诉我他身于何处,因为我知道,只要有风起的时候就是他陪伴在我身边的时刻~!”

 

  周沿听着青鸾的嘱托,轻轻点头;然后便小心的亲吻一口青鸾的光洁的额头,看着青鸾红肿的双眸,凝视了老半天后终于开口说道:“青鸾,我想成为你心中的风。”

 

  青鸾抬头看着周沿灿若星辰的双眸,难过的摇摇头,看着身下树影的斑驳,苦笑着说:“他的位置,无人可以代替。”

 

  周沿在问青鸾的时候就做好了被回绝的准备,但没想到自己在听到青鸾亲口拒绝后,心里就像是撒了盐一般,十分涩疼。

 

  最后,还是不舍的紧抱着青鸾纤瘦的身体,长叹一口说道:“终有一天,我会成为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

 

  说完,便更是依恋的紧拥一下青鸾,就转身离开;一身黑色的锦袍像是浸染了沉墨一般,迅速消失在黑夜之中。

 

  青鸾拭泪看着远走的周沿,艰难的移了移脚步,刚刚转过身,便被身后直直站在梧桐树下的那个身影吓得呼吸一滞。

 

  深夜的秋风诡异的吹着落在地上妖红的枫叶,发出簌簌的声响,听上去直让人后背发麻、手心出汗。

 

  青鸾瞪大双目,紧张的急喘着,生怕那站在对面隐隐散发着怒气的人儿,像猛兽一样扑到她身上将她撕裂。

 

  快要跌坐在地上的身体艰难的支撑着。

 

  忽然,就见那里人影晃动,青鸾后怕的朝后退一步,直踩得地上的枫叶喳喳发响。

 

  “我的王妃,你可知道本王是怎么惩罚背叛我的女人吗?”

 

  稚气的声音没有往日的恬谧,反而有股阴阴的尖锐,听上去就像凳子在地上滑出的声响,心里直发颤。

 

  青鸾害怕的咬着嘴角,眼神闪烁的看着越来越靠近自己的周清,声音微颤的说道:“周清,你,你听我解释~!”

 

  “解释?解释你是怎么在我的王府中与我的四哥偷情?还是解释你们是怎么认识、怎么相爱、怎么在床上男欢女爱的吗?”

 

  “周清,你不要将所有的人都想得跟你一样龌龊,我与周沿之间的故事,只是发生在你我认识之前。”

 

  青鸾听着从周清口中吐出的话,生气的大嚷制止;不知怎么,她就是不想让周清误会她与周沿之间的一切,好似根本舍不得让眼前这个看似平静实则可以将她撕吃了的男人生一点气。

 

  周清好笑的看着青鸾绝美的容颜上隐隐闪现的哀求和红肿的眼睛中散露的温情,本就快要痛死的心更是痛到快要不会呼吸。

 

  想他周清虽然游戏人间十六年,看遍了天下间的美女佳丽,没想到娶到世间最美丽的一朵花,本是欣喜万分、呵护在心坎中,但是没想到午夜梦醒之后,他的女人竟然和自己的亲哥哥纠缠不休,现今被他亲手撞见,还死不承认、欲要蒙骗?想到这里,周清便狂暴的走上前,一把抓住青鸾的皓腕,微微使力便让青鸾双眉微蹙,低声呼痛。

 

  周清看着青鸾手腕处被自己抓的稍有青紫,更是邪狂的大笑,愤恨的嗓音中尽是痛恨与吃痛。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

 

  “说~!除了四哥你还有多少男人?”

 

  青鸾听到周清的问话,一颗心顿时如掉冰窟、寒冷至极。

 

  “你怎么不说话,赵青鸾,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你可知道你的身份?你是我的王妃,是我堂堂玉清王爷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从太和宫中抬出来的女人;你的身体、你的心只能有我一个;可现在呢?你简直就是伤风败俗、残花败柳。”

 

  周清狂怒的话,在这寂静的深夜中显得尤其响亮;字字句句打在青鸾的心口,血淋淋的疼。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