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十九章 幽会败露、狂怒的周清(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十九章 幽会败露、狂怒的周清(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22

  周沿好笑的看着眼前冲他盈盈下拜的女子,像是瞧着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儿一般,灼热的眼神渐渐清冷,棱角分明的嘴角处扬起一抹嘲弄的笑意。


  “四哥~~?你竟然叫我四哥?我记得你在床上可是很喜欢唤我‘沿’的~!”


  冷冽的嗓音,夹杂着不屑的嘲讽和酸涩的意味,沉重的敲响在青鸾的心口。


  媚气的双目中并没有因为来人的讥讽而变得沉痛哀伤,反而过于清澈的水眸上没有漏出一丝波澜,就像是个局外人,淡笑的面容在秋月的高照下,闪着皓白的光辉。


  青鸾朝后退了一步,将自己与周沿之间的距离拉的更远一点,看着周沿越来越沉的面颊,接着躬身说道:“青鸾于一个月前嫁与玉清王,蒙皇上恩赐,成为玉清王妃;在世人的眼中我是你的弟媳,更是你的亲人;青鸾唤一声四哥也没有错。”


  周沿听到这话,就见剑眉微挑,笑话一般的看着眼前这个绝色的女子,隐忍的怒气让他紧攥双拳,断断续续的呼吸声更是昭示着他将要喷发而出的怒火。


  “你发什么神经,不就是一个多月不见,怎么就变得这么陌生?瞧你说的都是些什么混账话?四哥?不准你叫我四哥。”


  周沿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怒火,冲青鸾大声喝道。


  青鸾淡然的看着眼前这个怒火中烧的男人,刚想要开口说话,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她身体一震,狂怒压抑的气息、重喘喑哑的嗓音接踵而来:“青鸾,我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竟让你如此疏离我?但只要你告诉我,我便会注意,下次绝不再犯;只是请你不要这样冷静的看着我,你清冷的眼神几乎已让沿如进冰窟啊~!”


  青鸾静站着任由周沿抱着,水媚的双眸中终于在听到周沿的话后,有了一丝波澜。


  “在蜀州,我故意大闹醉意楼扰的天下皆知,就是为了让你来找我;可是你却充耳不闻,任由我像个小丑一样自演自说;你明明知道我的过去,明明知道我嫁与周清实在是万分被动,明明知道西门灼不会放过我,可你为什么却迟迟不现身?将我一个人扔在那毫不熟悉的蜀州,自生自灭?”


  “就是为了这个吗?青鸾你冤枉我了;我与众位王爷奉旨成婚,当然是要领着自己的王妃折回封地面见父老啊;至于后面你大闹醉意楼我也知道你是希望我能够假借劝和你们夫妻之间的关系而再次出现在蜀州;但是那时江湖魔教突然乍起,我没有办法脱身啊~!”


  周沿委屈的说道,感受到怀中的人儿因为听到魔教扰乱滋事后,更是恐惧的颤抖。


  “魔教?是西门灼统领的魔教吗?”青鸾推开周沿,眼神慌乱的看着周沿。


  周沿见青鸾神情激动,便也不再隐瞒,缓缓点头说道:“我的一生第一次在战场上吃了败仗,竟然是输给一个使用邪术的魔教魔头;他不知道从哪里学得了‘术控’,居然可以调动已死之人,成为最厉害的杀人武器,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战无不胜;这次来京,我就是为了向父皇讨要皇室的红衣大炮,去炮轰那些已变成‘死尸’的恶魔;救天下与水深火热之中。”


  “什么?死尸?都是死掉的人吗?”青鸾惊恐的听着周沿的话,像是梦到噩梦一般,紧抓着周沿的双臂激烈的摇晃着。


  周沿看着失态大嚷的青鸾,安抚的轻拍着青鸾的双肩,轻声细语道:“青鸾不要怕,沿说过会保护你,就绝对不会再让西门灼来伤害你了~!”


  “不是的周沿,我要知道,要知道义父用的战将都是死尸吗?那你知道那些人的名字吗?”


  眼泪,带着悲戚的苦楚布满了青鸾绝美的脸颊,快要痉挛的双腿微微的打着颤,不敢相信西门灼会如此狠心,已死之人他都不会放过。


  “我怎么会记得那些吃人肉、喝人血的怪物啊,不过我在观战的时候好像看出这队死尸中好似有一个领头人,至于他的名字我不太清楚,只是知道他穿着一件青色的锦袍,长得极其俊美纯净,腰间奇怪的挂着一只荆条编制的动物;只是可惜了,这样神仙一样的人物,死后还被他人利用,连灵魂都不得安宁。”


  “不~!不是他,一定不会是他~!义父不会这么狠心,不会~!”


  青鸾在听到周沿的话后,感觉脑海中的一根弦‘噗嗤’的一声,悲怆断裂;绝望痛苦的神色、压抑苦楚的悲痛几乎将青鸾快要折磨到扭曲;快要哭出血来的双眸中,因为悲愤而渐渐变成了一层血红色,十分骇人。


  周沿不敢相信的看着全身无力、几乎快要跌坐在地上的青鸾,一把将她瘫软的身体紧抱在怀中,着急的摇晃道:“青鸾~青鸾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要吓我,你不要吓我~!”


  已经崩溃的青鸾就像一个将死之人,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死气,血红的双眸中因为悲泣已经变成了木色,毫无焦距的看着惊慌失措的周沿。


  “你知道吗?那个人是我今生第一个爱上的男人,他纯真、善良,就算知道我是在利用他,他还是傻傻的站在我面前,包容着我的自私,宠爱着我的所有缺点;最后,甚至连自身都不顾,为了向我证明对我的爱情,向我证明我并不是一个可怜的人,他甘心选择被西门灼打死,死的时候连一个人都没有,连一个亲人都没有啊~!沿,你说他死的多凄凉啊,想他一代英雄,多少女子是他最好的选择,可是他却笨蛋的爱上我这样的女人;我就是个祸害,就是个被爱诅咒的妖女,我的父母在我小时候一夜之间从人间蒸发,而真正爱我的人,却因为我而断送了自己辉煌的一生;我知道西门灼时故意的,他是故意让风成为众多死尸的首领,就是要我从你口中听到风的下场,他在警告我,在恐吓我,在向我示威背叛他的下场便是,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连死后安葬的权利都没有~!从未离开黑木崖的时候我就知道,从明天开始,再也不会有一个大男孩儿为了讨我欢心熬夜编制无数的小动物悄悄地放在我的门口,从明天开始,再也不会有一个大男孩儿神情羞涩的趴在墙头,拿着一颗宝石照射出五色的光彩映在我身上,从明天开始,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傻傻的为我缝制相似的荷包,告诉我见物如见人。”


  空洞的嗓音,带着千古的绝唱回响在周沿的耳边;怀中的青鸾像是一只被折断双翅的翠鸟,等候着死亡的降临,无助伤痛的眼神、颤抖发青的双唇,就像秋风中的落叶,瑟瑟发抖。


  这样的青鸾,是周沿从未见过的,更是他不敢见到的;听着青鸾口中所讲的一切,他几乎嫉妒到发狂;他没想到在青鸾的心中竟然住着一个如此重要的人,而且那个人连死了都深深的盘踞在她心口,永生难忘;心疼的神色、悲哀的眼神渐渐地出现在周沿的面颊上,紧抱着青鸾身体的双臂更是紧紧地拥抱着怀中小小的人儿,生怕自己一个疏漏,深夜乍凉的秋风就可以将怀中的女子带走一般。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