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十八章 周深,求你要我(3)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十八章 周深,求你要我(3)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22

 青鸾看着眼前这个伟岸的背影,伸手扳过那具变得稍稍有些僵硬的身体,看着周深低垂下的脸颊,双手爱怜的捧起,眼神晶亮的看着,想要将他所有的一切记在心底。


  “深~!你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冷静?为什么我总是感觉自上次斗诗大会后,你便在刻意的躲着我?为什么不和我多说说话,甚至是多看我几眼?”

 
  周深听到青鸾的连番问话,在心里十分挣扎,但他好似像是下定决心一般依旧不肯开口说出一个字。

 
  青鸾难以承受的看着这样的隐忍压抑着自己的周深,突然像是拥有了无限力量一般轻轻踮起脚尖,粉嫩的舌头轻轻地触碰着周深棱角分明的嘴唇。

 
  感到周深身体的轻颤,青鸾更是变本加厉的张口含住周深的嘴唇,轻轻的吸允,轻咬。

 
  湿滑灵巧的舌头动作纯熟的溜到周深的嘴中,攻城略地般的轻顶着周深紧闭的牙关,挑逗着他的欲望和想念。

 
  厮磨的唇瓣、偶尔想起的吮吸轻吻声,就像一股魅惑的春药,刺激着周深的感官;周深看着眼前这张放大的绝美容颜,多么想也像她一样肆意的亲吻着,但是在想到他们现在的身份,痛苦的隐忍着轻轻地推开怀中的青鸾。

 
  青鸾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脸色稍有潮红的周深,张了张嘴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周深低头看着青鸾惊愕的眼神,又看着她嫣红的嘴唇,伸手像是要擦掉自己留在她身上的痕迹一般,轻轻的抹去了那嫣红唇瓣上晶亮的水渍,沉静了老半天才开口说道:“你现在是我的弟媳,我们身份有别,我不能让你背上骂名,更不能对不起十四弟。”

 
  青鸾有些难以置信的听着周深的话,像是听到笑话一般张口讽刺道:“你是在嫌弃我吗?嫌弃我是你弟弟的妻子,嫌弃我已是别人的女人?”

 
  周深听出青鸾是误会他了,忙开口解释道:“我怎么会嫌弃你呢?青鸾,你是明白我的,明白我的一切,明白我的真心;以前我们在一起那是相互倾慕,互相喜欢,现在我们在一起,那是私通、更是乱lun,我不能害了你,我只要看着你就足够了,真的青鸾,我没有骗你,我只要守护着你就心满意足了。”

 
  “可我不愿意、我不满足,你觉得我水性杨花也好,你甚至觉得我是妓女本色也罢,周深,我不能让你就这样等着我、这样委屈的爱着我;我说过,我不需要贞节牌坊,更不愿意当什么守身烈女;周深,你要我吧,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会愿意,都会答应~!”

 
  周深看着眼前眼露狂乱之色的青鸾,难言的苦楚更是让他心碎神伤。

 
  可就在周深伤痛之时,站在他面前的青鸾已经稍稍解开了衣带,轻柔的白色罗衫像是一个没有根的浮萍花,瞬时落在地上;顿时,青鸾美好的身体、莹白的肌肤,还有那撩人心智的胸前嫣红,展露无遗的出现在周深眼前。


  周深不敢相信的瞪大双目,俊美的脸颊瞬时变得绯红,就像是熟透的苹果,更显得玉美好看。


  青鸾看着站在眼前尴尬僵直的周深,拿起他的大手放在自己的莹白的双峰上,蛊惑人心的声音缓缓响起:“深~!我美吗?”


  周深呼吸急促的看着眼前未着寸缕的青鸾,感觉她的眼睛就像是带有魔力一般深深地吸引着自己,魅惑着自己的神智;就在他慢慢靠近青鸾的身体,想要将那美如白玉的娇躯抱紧在怀中时,忽然像是走出迷雾一般,本变得木讷的眼神变得霎时清明,就像是出尘的朝阳,散发着纯净皓亮的光芒。


  青鸾看到周深的眼神瞬时变得清明,心中不免感觉不妙,没想到他竟然能够自动解除自己对他施下的‘媚术’;想到这里,青鸾便想着要布下更深的‘媚术’来 周深时,一声温润的嗓音轻缓传来:“青鸾,再厉害的‘媚术’都对我没用,你不用费尽心机了。”


  青鸾难以置信的听着周深的话,难道周深便是雪媚女口中所说的‘心思最为纯净’的男人吗?想当初雪媚女在教自己媚术的时候便再三强调,媚术虽然可以让所有的男人都对施术者意乱情迷,但再厉害的东西都会有天敌,而媚术便会在碰到‘心思最为纯净’的男人时才会失效;这种人天生就不受任何的诱惑,而且记忆力更是出奇的好,聪慧过人、慧黠天下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吧~!可是这种人世间难得有一两个,但是没想到这么小的几率还是让青鸾碰上了,而且这人还是周深!


  就见周深捡起青鸾掉落在地上的白色裙衫,动作细心地为青鸾穿上,像是呵护心中至宝一般小心的为她整理衣衫。


  “青鸾,我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学得的这种妖术,但是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运用这等邪术,好吗?因为这种妖术用的多了,对你的身体还是有所损害的,我不希望你有事,知道吗?”


  青鸾略有愧疚的看着眼前纯净的周深,现在的她,感觉自己是多么的龌龊,为了报答周深的情意,自己竟然会用媚术引诱他,可更丢人的是自己的引诱还失败了。


  周深看着低头不语的青鸾,心里十分明白青鸾心中是在想些什么;就见周深轻拥着青鸾消瘦的双肩,依恋怜爱的嗓音缓缓道来:“即使你不用媚术,我已经对你意乱情迷、不能自拔了。”


  青鸾听到这话,瞬时来了精神;忙挣开周深的怀抱,睁着一双明媚的双眸问道:“真的吗?我还以为你已经在心里唾弃我了呢~!”


  “怎么会?你一直都是我最爱的青鸾啊~!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从一而终的喜欢你、珍惜你,至死方休~!”


  青鸾感动的听着周深的告白,这种久违的温情让她差点惊叫出声。


  看着眼前一身白衫、让人心动的周深,青鸾再也忍不住的凑上去亲吻着那诱人的嘴唇。


  而周深在感受到青鸾的热情后,也不再忍心拒绝她的美意,张嘴回吻着那张调皮美味的娇唇。


  青鸾感受着周深吻技的娴熟,心里不禁有些酸楚,含着周深香软的嘴唇难舍难分的问道:“你是不是也是这样亲吻你的王妃啊?”


  周深没想到青鸾会在这个时候问出这样的问题,就见他脸色一红,轻声答道:“我给你说过的,我还没有见过自己的王妃长得什么样呢~!”


  青鸾听到周深的回答,才方然想起周深说过这件事,想到这张柔软香甜的嘴唇至今只亲过她一人时,青鸾的心里不禁一乐;更是亲吻着那美味的源泉,肆意的品尝着。


  只因青鸾深夜与周深偷偷相会,很快就让二人的关系又恢复到了在渝州时的要好。


  而周清在张罗好蜀州的一切后,只带着青鸾与随身奴仆,浩浩荡荡的朝京城迈去。


  半月之久的长途跋涉,终于再一次回到京城。


  而在路上,周深便与周清分道扬镳,带着随行之人朝渝州奔去,说是料理好渝州的一切后,便会赶往京城与他们汇合。


  青鸾来到京城的玉清王府,等了几日都没见有周深到来的消息,算了算日子,知道定是他已在来的路上;想到在京城之内可以与他再次相会,兴奋的连深夜都无法入睡。


  今夜的青鸾跟往常一样,在周清熟睡后悄悄地披了件白色的狐裘,只身站在院落中,吹着已带寒意的冷风。


  就在青鸾回忆着与周深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时,忽然感到身后一个黑影扑来,接着自己就跌进一个宽实的怀中。


  “宝贝,想死我了~!快让我看看是胖了还是瘦了?”说着,接踵而来的轻吻就落在青鸾裸露在外的脖颈处。

 
  青鸾知道来人是谁,就见青鸾微攥拳头,猛地挣脱那人的怀抱,转身看着那一身黑色锦衫的俊美男子,声音疏离的说道:“青鸾见过四哥~!”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