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十七章 周深,求你要我(2)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十七章 周深,求你要我(2)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21

   但只有站在周清身后的青鸾将周深的所有表情看了个清楚,这个心地善良、温柔若水的男人,永远都是将别人放的最重,而从未真正关心过自己;就像现在一样,所有人都以为他在笑着,可是谁又看到,这张明媚的笑脸下,眼泪却在慢慢滴落;周深~!青鸾该做些什么才能够报答你的爱意恩情呢?

 
    早上的一道圣旨下来,彻底打乱了蜀州王府的步调,只因周清很快便要去京城,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故而在这段时间中,蜀州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好好交代一番,免得从中出乱。
 
    没想到这每天只知道玩乐的小子认真起来也是用尽全力的,从下午到黑夜,青鸾都没有看到周清的影子,直到深夜正浓之际,周清才拖着 的身子懒洋洋的由暮烟扶回来,连饭都懒得动口,直接就倒在床上闷头大睡。
 
    青鸾好笑的看着一脸疲倦的周清,有些幸灾乐祸的边为他脱去华丽的锦衫边嘟囔着:“叫你平时爱玩爱闹,现在可好,累死你~!”
 
    虽然青鸾口中说着,但眼底还是流露出一抹心疼和关心。
 
    好不容易伺候好这个愣小子睡好,青鸾倒是没了睡意;静站在窗栏边看着天际的残月,心里不禁有些惆怅,心口隐隐的疼痛更是让她有股想要去见周深的念头。
 
    想到这里,青鸾便压抑不住心中突然窜涌的念头,随手拿起一件雪白色的狐裘,并未提起一盏灯笼,独身踏着月色,朝周深居住的宅院走去。
 
    玉清王府的格局虽然大,但房屋、楼台之间的距离十分近;青鸾独身一人走了一会儿后,便出现在周深居住的院子中。
 
    院门口并没有守夜的侍卫和侍婢,只有一间十分雅致的别居亮着昏暗的灯火。
 
    青鸾小心的避过路径上的石桌、石凳,出现在别居门口,伸手轻轻推开并未插上的红门。
 
    就见房间并不是很大,但设计却极其简雅,地面上铺着厚重豪华的绒色地毯,踩上去就像是踩着青草一般,感觉十分松软,地摊上放置着美玉雕琢的玉桌和杯盏,鎏金圈边的红木凳子整齐的将玉桌围在中间,看上十分整洁;干净的墙面上挂着一幅‘山河争秀图’看上十分大气磅礴,房间中有摆放着几个书柜,柜中并没有太多书籍,随手的小玩意和珍贵的玉器陶瓷倒是不少;琳琅满目的将书柜放的满满当当;就在青鸾好奇的打量着室内的一切时,一声轻柔的呓语轻轻地传入青鸾的耳中。
 
    “青鸾~青鸾~!”
 
    青鸾随着这一声声的轻唤,慢慢的走进房间深处,很快就在房间的最里面,找到了趴在书桌上休息的周深。
 
    青鸾心疼的看着周深孤独的趴在闪耀着昏暗灯光的书桌上,心里一阵酸涩。
 
    就见她快步走到周深面前,小心的解下自己身上的白色狐裘,动作轻柔的盖在周深的背上;可就在为周深盖着狐裘的一瞬间,青鸾无意的一瞥,恍然发现就在周深的头底下,自己的画像就被他压在脸侧。
 
    画中的她一身白衣的躺在一张华丽的贵妃椅上,调皮的眸光、纯美的笑容,还有那略带娇嗔的小嘴都画得似真似幻,鲜活的就像是在下一秒另一个自己便会从画中跳出来一般,青鸾眼泪朦胧的看着画中的自己,又心痛的看着连熟睡都喊着自己名字的周深,难言的苦楚几乎快要将她的心都撕裂了。
 
    “青鸾~青鸾~不要离开我~不要~不要~!”
 
    周深情深意浓的呼唤着青鸾,好似在梦中,自己心爱的女子已经要离开他一般,声声真切的呼唤,带着伤痛的情意和别离的痛苦。
 
    青鸾泪眼婆娑的听着周深的轻唤,再也无法承受的轻抓着周深露在外面冰凉的大手,声音哽咽的说道:“深~!青鸾从未离开过你,从来没有离开过你啊~!”
 
    梦中的周深,好似听到了青鸾的声音一般,在下一秒竟然舒展了紧缩的眉头,淡淡的笑容挂在迷人的嘴角处,但是一滴晶莹的泪水却悄悄顺着挺直的鼻梁,慢慢滑落。
 
    一双莹白的小手轻轻擦掉那冰冷的泪水,可就在青鸾轻触着周深光洁柔滑的肌肤时,那双一直紧闭的双眸轻轻睁开、初露锋芒,细长的睫毛就像破茧的蝴蝶慢慢的挥舞起优美的翅膀。
 
    周深眼神朦胧的看着站在眼前这个身着白衣的绝色女子,像是处于梦游一般轻轻地拉着那名女子的小手,动作温柔的将她拉近身边,轻搂着那纤细的腰肢,让自己的头舒适的放在那平坦的小腹上,痴痴呓语:“我就知道,只要睡熟了就能梦见你,青鸾,感谢你答应在梦中与我相会!”
 
    青鸾心疼的听着周深的痴恋的话,一滴晶莹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滴在周深莹白如玉的脸颊上,清润的嗓音缓缓传来:“深~!你抬头看看我,我是青鸾,是真的青鸾啊~!”
 
    轻拥着青鸾腰际的周深听到这话,一双手臂微微一颤,闪烁着迷茫神色的双眼终于渐渐变得清明,就像七月的西子湖,深情一片。
 
    周深慢慢抬头,看着泪眼连连的青鸾,一行清泪顺着弧度优美的眼角慢慢的滑落在脸侧,将青鸾本滴在他脸上的泪水连成一片,汇成无数的相思。
 
    就在青鸾想要回抱着周深时,周深忽而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猛然站起身,看着眼前的青鸾,动作慌乱的抹掉自己脸颊上晶莹的泪水,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对不起,是我刚才失态了;你怎么会来?”
 
    青鸾看到周深这一连串慌张的动作,眼神轻瞥平放在桌面上自己的画像,并未出声。
 
    周深顺着青鸾的眼神,朝自己身后一看,当他看到自己亲手画下的画像时,更是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子,慌忙的拿起画像想要收起来,但是他越是心急,那画像就像是越要与他作对一样,折腾了老半天都没有收好。
 
    就在周深神慌意乱的时候,一双莹白的小手轻轻地附在他冰凉的手背上,轻柔的话音更是缠绵的传来:“我本人就在你面前,你为什么不多看一眼,反而夜夜抱着这张画像暗自伤神呢?”
 
    周深听到青鸾的话,像是失去力量一般再也无法抓住手中的画卷,就像是定格了一般,背对着青鸾站立不动。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