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十六章 周深,求你要我(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十六章 周深,求你要我(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20

时间,平静的在秋风中慢慢流逝;越来越秃的树干好似已不能承载寒冷的来袭,渐渐地被冷霜轻盖,等候着冬雪的到来。

 

青鸾本以为生活,会这样单调的过下去;只是清晨的一道圣旨,彻底改变了她与众人的一生。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玉清王周清乃是朕的第十四子,生性纯真善良、聪慧敏锐,朕在京城极其思念;念及朕与臣儿常年分割,朕心中尤为想念;今特下圣旨唤回我儿到京中与家人团聚,共享天伦之乐。”

 

当宣旨太监高声朗读后,跪在地上的周清双手伏地,高呼到:“儿臣遵旨,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宣旨太监也是十分机灵之人,看出皇帝亲自下旨要唤回纨绔爱玩的玉清王爷回京,自然明白其中用意;就见那滑头的家伙忙小跑到周清的面前,双手扶起跪在地面的周清,躬身说道:“王爷,皇上说了,此次您前去不必带什么东西,京城中的府邸还为你留置着,需要什么直接从宫中拿出来用便是。”

 

周清疑惑的眨着一双明媚的大眼睛,从宣纸太监手中接过明黄色的圣旨又仔细瞧了个遍,极其想不通的摇着一张迷人的娃娃脸:“我说小公公,父皇怎么就想着宣本王回京呢?当初各王分封,驻守封地时父皇便说过,每年除了他的生辰,其他时间没有他的手谕任何藩王都不能随意进京的吗?”

 

宣旨太监见周清发问,也不敢怠慢,就见他更是恭谦的附在周清的身边,轻声细语的回答道:“奴才也不知道皇上为何一改初衷,只是这次随王爷一起进京的还有逐鹿王及汉鼎王;像其他王爷根本没有这个福分呢。”

 

周清听到还有四哥及八哥,顿时喜色连连的坐在凳子上,欢快的说道:“小公公,你今天可是来着了,我八哥现今就在本王的府中,等会儿你将父皇给他的圣旨送到他面前,呵呵~~免得你再从本王的蜀州跑到渝州去。”

 

宣旨太监没想到逐鹿王也在这里,如今听到周清的话,也是神色欣喜的连连点头称赞。

 

青鸾在听到三王入京的消息时,也是心中一慌;紧锁的眉心中尽是难以理解的忧色;本以为她嫁给周清后,会永生在这蜀州逍遥地生活下去,但没想到短短的一个月过后,她竟然又要二度上京;脑海中不断地盘旋着西门灼对自己讲过的话,心里更是糟乱如麻。

 

因为她清楚地知道,此次三王上京的盛举,西门灼一定会从中要挟与她,更有甚者会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情。没想到还没想出保护好周深与周清的计策,如今又蹦出来个老皇帝从中捣乱,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周清站在青鸾面前看着青鸾脸上渐渐隐现的忧色,本以为是青鸾很舍不得这里,就见这个大男孩儿难得温情的走到青鸾身边,轻拥着青鸾消瘦的双肩,安慰道:“青鸾就不要多想了,父皇只是人老了有些想念我们这些当儿子的,等我们在京城中住上一段时间后,便又可以回来,知道吗?”

 

青鸾抬头看着周清温柔的神色,嘴角不觉勾起一抹笑意,伸手轻抚了下他垂落在鬓角的锦色飘带,轻轻点头。

 

周深到青鸾与周清的寝殿时,看到的便是青鸾依偎在周清怀中的模样,看着心爱的女子躺在别的男人的怀中,深刻的伤痛是最让他难以承受的。

 

但想起自己来的初衷,周深便立马隐去了脸颊上的悲苦,轻咳一声后就走进寝殿中。

 

周清见一身白衣的周深走了过来,忙上前迎接,好奇的问道:“八哥可是从宣旨小公公那里听到了父皇的旨意了?”

 

“是的~!我还听说除了你还有我与四哥一同进京,是不是?”

 

周清欣喜的连连的用力点头,迷人的娃娃脸上闪着迷人的光泽:“是啊,在众位皇兄中,就你和四哥自小对我最好,可惜在我们被封为藩王后便因为身负重责而无法常常见面,如今父皇将我们齐齐召回京城,以后的日子,清儿便可以长与四哥、八哥在一起玩乐了~!想一想都美到不行呢~!”

 

周深听到周清的话,脸色担忧的神色又重了几分;他就知道,心性仿若孩童的老十四当然没有看出父皇的用意,还天真的将父皇的旨意当成了简单的‘家庭相聚’;想到这里,周深便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站在周清身后的青鸾,不觉更是肯定心中的信念;他一定要保护好青鸾,更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她一分;连自己的父亲、兄弟都不行。

 

周清看着同样脸露苦涩的周深,不解的又走近周深几步,像是个孩童一样拉着周深的白色锦服,关心的问道:“八哥怎么和青鸾一样,在听到外面可以一起进京城以后,都是苦着一张脸?”

 

周深爱怜的拍了下周清的肩膀,眼神温柔的看着自己最心疼的弟弟,问道:“我们三人可以再次聚首,同游京城,清儿是不是很开心?”

 

“当然了~!”

 

“可是清儿有没有想过,父皇为什么只叫我们三个一起进京呢?其他的皇子怎么都没有收到他老人家的圣旨呢?”

 

周清看着连连发问的周深,认真的低头冥想,但思考了半响后还是一脸无辜的抬起头,不解的咬着嘴唇,嗡声说道:“父皇不是说是想念我们了吗?难道不是?”

 

“只有你这个实心眼的家伙相信了父皇的迷魂计,如果我所猜不错,父皇此次唤我们三人上京,是为了从我们中间选出未来的储君。”

 

“什么?八哥的意思是,父皇想要在你、我和四哥中间选出周朝的太子?”周清眼神瞪大的问道。

 

青鸾在听到周深的分析后,顿时心惊肉跳;她一直认为很有可能成为太子的人就只有手握重兵、朝堂声望极高的周沿;但没想到老皇帝会留着一手,竟然在他们中间选择一个?

 

要说这周深被定为候选人这也无可厚非,要知道他虽然无兵无将,但是他身后的势力却不容小觑,自己的母亲是当朝的皇后,而外公更是一朝的宰相;在民间声望也极其好,在高堂之上更是有一半的文臣都希望他能够称帝;如此优秀的周深若是被选定为太子那也是众望所归,可是为什么现在怎么又加了一个整日里不学无术、狗屁不通的周清呢?

 

周清听到周深的分析,也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攥了攥拳头:“太子啊”,这么大、这么重的头衔应该不是他这种人可以担当的了的。

 

可是仔细想想,好像真的如八哥说的那样,父皇似乎真的是对自己有意呢。

 

想到这里,周清的背后便升起了一层薄汗,就见这愣头小子木讷的转过头,看着青鸾充满媚气的水眸,当着周深的面抓着青鸾莹白的皓腕,严肃的说道:“我知道,作为皇室的皇子、王爷,谁都想要当太子,成为下一任的储君;可是清儿好像天生就是一个怪胎,不喜爱权贵,更不稀罕财富,在清儿眼中,每天过的开开心心就是最大的幸福;八哥,我不知道你相不相信清儿的话,但是清儿还是想说:其实在清儿的心中从来没有想过当什么太子啊、重臣啊这样的念头;清儿的愿望只有一点点,就是简简单单的和青鸾过日子,每天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就很满足了~!至于那帝位,我一无才能、二无能力、三更是没有那个心思,所以八哥尽管放心,清儿是不会与你们争的。”

 

青鸾感动的听着周清质朴纯真的话,不敢相信在这个色小子的心中对于生活的意义竟然是这么简单,而周深更是诧异的将周清的话听个明白,尤其是在听到周清的最后一句话时,竟有些受伤的看着周清,声音暗沉的问道:“难道在清儿的心中八哥是那种贪图富贵权势的人吗?清儿不喜爱权利,不喜欢被责任约束,八哥当然对那至高的帝位也是十分不喜的啊~!清儿,八哥今日对你说出父皇的意图并不是想要试探你,而是关心你,关心我在乎的人。”周深说着,便更深的看了青鸾几眼,接着说道:“既然选择八哥知道清儿的心思,自然会全力帮助清儿脱离这竞争惨烈的皇储之争,清儿尽管放心,八哥一定会拼尽全力的保护你、保护住你和青鸾的幸福;因为看到你们快乐,我也会笑的。”

 

周清本以为周深匆匆找他是为了试探他,但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将八哥误会的这般深,在听到八哥的话后,周清更是感动的走到周深面前,神情激动的看着自小就很疼爱自己的哥哥,依赖的说道:“那清儿便将自己和青鸾的幸福、命运交付给八哥,希望八哥能够在这皇储之争的漩涡中护弟弟周全。”

 

周深见周清这样说,淡淡的苦笑一下,就伸手轻拥着周清的肩头,温柔怜爱的说道:“做哥哥的就是要保护弟弟;八哥只希望清儿能够好好地珍惜自己的幸福,快快长大、快快成熟,快快的有能力为爱的人撑起一片平静温暖的天下。”

 

周清嬉笑着点头答应周深,然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伸手量了量自己的身高,声音调高的说道:“现在清儿的个子在八哥的肩头,等过段时间,清儿一定会超过八哥的,到时候清儿就不再麻烦八哥啦~!”

 

周深听到周清这孩子气很重的话,轻笑出声;轻拥着周清的双臂更是紧了紧。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