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十四章 你再敢胡闹,本王妃就‘休夫’(2)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十四章 你再敢胡闹,本王妃就‘休夫’(2)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18

  青鸾看着夏雨那番得意洋洋的模样,淡笑着走到周深身边,朝着那夏雨轻笑几下后,才开口说道:“夏公子真是高抬本王妃了,说实话,青鸾虽幼小学习诗词歌赋,但青鸾实在是粗陋,并未学得精深,反而是那女儿家的琴棋歌曲还是勉强能够上得了场面;我看你们也不用再换人了,若是夏公子不弃,便于霜儿姑娘一同上台与青鸾一起竞技长短,可好?”

 
  夏雨本是见那周深的确十分难以对付,想要逞着口舌之快好好地将他羞辱一番,只是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将军不成反而被反将一军;这玉清王妃似乎真的是才貌具备啊。

 
  就在夏雨犹豫不决的想着应对之策时,坐在下面的周清早就按耐不住,看着眼前这群只知道设计圈套让自己往里面钻的兄弟,大吼一声便站起身来:“夏雨,你就不要再磨磨唧唧了;刚才你不是说我八哥占你们的便宜吗?那好啊,现在你亲自上场,便可以好好地盯着八哥,免得到时候我们赢了,你又大喊不公~!”

 
  夏雨听出周清口中的不快,忙赔礼笑道:“王爷,我们都是好朋友,怎能将话说的这么难听呢?你看我们还不是情势所逼,不得不这么做吗?请您海涵~~海涵~~!”

 
  周清嘲弄的看着夏雨一副点头哈腰的模样,更是不屑到了极点,就见周清倨傲挥袖,斜看了夏雨一眼后,便沉声说道:“夏公子,本王什么时候说过本王有你们这群朋友的?本王乃正统皇室子孙,我的兄弟朋友都是随本王一样,是姓‘周’,什么时候加上了你一个姓‘夏’的?”就见周清刚一说完,便不顾夏雨阴沉的脸色,冲那一直隔岸观火的裁判官吼了一嗓子:“看什么看?还不宣布第三局开始;小心你耽误了本王的时间,本王将你拉下去砍了。”

 
  裁判官柳白看出周清好似不像在开玩笑,颤颤巍巍的冲着站在下面的夏雨说道:“夏公子还是上台来吧,秋公子请你下去。”

 
  秋桐见周清这次是真的认起真来了,也不敢怠慢,要知道这个玉清王爷可是说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就见那夏雨一脸沮丧的走上赛台,与秋桐对了一眼后就瞅着站在对面的青鸾与周深,想了一会儿,便问道:“看来王妃是想要和逐鹿王爷一起迎接第三回合?”

 
  青鸾听到这话,忙抬头看向周深,就见周深脸色忽而变得娇红,不知该作何解释。

 
  青鸾见周深这样,倒是也无所谓,就见青鸾当着众人朝周深微微福礼,道:“青鸾知道八哥刚才为了第二回合伤了不少脑筋,但是青鸾技薄,恐怕难赢对手,只是希望八哥能够不辞辛苦,助青鸾一臂之力。”

 
  周深听到青鸾的话,一脸赞赏的点了点头;要知道,在这赛台上同时参加参加比赛的两人,普遍都是关系比较密切、甚至可以说是心有灵犀的一对璧人,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互相补给、相互扶持;但如今青鸾参加第三回合的挑战,按理应是周清上台一起并肩作战,但是那周清每日只知道风花雪月,哪里对琴棋歌舞有过兴趣?

 
  不光是于公还是于私,青鸾在心里倒是很希望与周深站在一起。

 
  夏雨听着青鸾的话,气的眉毛都翘起来了;但比赛并没有要求选手仅能上一场,所以也只能任由那有着真才实学的周深上前助阵。

 
  裁判官柳白将现场四人之间的明枪暗火看的一清二楚,心里也是暗暗为‘逍遥三公子’着急;要知道现在的局势是,玉清王爷已经在周深的帮助下赢了一局,若是他们再赢,那这次的赢主必然是那不学无术的小王爷了;想到这里,柳白细看了一眼青鸾,暗哼一声便亲自敲响锣声,高喊:“第三轮比才开始。”

 
  第三轮比才:顾名思义,也就成了这次斗诗大会中最重要的一场比试,是赢还是双方打成平手就看这一局的成败。

 
  就见裁判官柳白轻招了下手臂,便让站在旁边的四人齐齐站于他的身侧,看着台下千百围观者,笃定的拿起手中的宣纸,高声喊道:“第三局,比的是综合;四位参赛者中,先由女子相互比较,最后再在同伴的帮助下完成一段歌舞的表演或者是下完一场由‘蜀州棋神’摆下的棋局;现在请王妃和秋姑娘上前一步。”

 
  青鸾听完,倒也无所谓的站在前方;看着眼前这个眼睛红肿的小美人,心里大呼可怜;没想到她对周清倒是真情一片,可惜了,所托非人。

 
  就在青鸾感叹着秋霜时,忽然听到裁判官出的题目。

 
  “请二位姑娘模仿出蜀州的一位名人,此人定是一代传奇,被后代钦慕瞻仰。”

 
  这本是一个十分简单的问题,任何的一个蜀州人都能将在蜀州出生的名人说上三两个,但是却对于刚到蜀州的青鸾来说,这简直就是‘故意刁难’。

 
  坐在下面的周清听到裁判官的话后,便大嚷嚷着要上去打死这个该死的裁判官;当他在看到青鸾站在原地不动时,更是扬言大嚷:“柳白,不要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心里打的小九九,你直接就是在欺负青鸾是个外人不知道咱蜀州的历史;本王告诉你,你这是舞弊、是欺诈。”

 
  柳白听到周清的话,倒是不为所动的摇了摇头,看着已经做好姿势的秋霜,淡笑出声:“王爷这话可是冤枉草民了,草民认为作为封地之主,王爷您的王妃,应当首当其冲对我们的蜀州了解的非常透彻才行;只是没想到王妃好似并没有我们期待的那般,十分上心蜀州呢。”

 
  周清听出柳白是在污蔑青鸾,但是苦于没有办法,只能跺脚发恨,圆圆的大眼中若是能够喷出火来,早就将那柳白烧的连个渣都不剩了。

 
  随着一声锣声起,柳白上前宣布第三局的第一场比赛结束,然后便欣喜的走到秋霜面前,似模似样的打量了一番秋霜做出来的动作后,终于开口说道:“秋姑娘学的是誉有‘天下巧手’之称的巧婆婆吧~!”

 
  “裁判官眼力真好,霜儿便是学的巧婆婆;巧婆婆一生都是一个传奇,在宫中进浣衣局专门为帝王后妃制作衣衫,为我蜀州百姓争了不少气,随后年纪大了,更是回到蜀州,将一身绝学尽数传扬给弟子,为的便是让后人子孙都能够穿上漂亮美丽的罗衫;霜儿认为巧婆婆才是当真无愧的一代奇人呢。”

 
  就见秋霜刚解释完,台下雷鸣般的掌声便接踵而来;青鸾淡然的看着秋霜因为喜色而变得潮红的面颊,心里倒是暗暗佩服这个聪明美丽的女子了。

 
  裁判官见众人有这么大的反应,更是笑得嘴巴都快咧到耳朵上,转身看着依旧静站在周深前面的青鸾,嘲弄的说道:“王妃从比赛开始到现在,只是一直静站在原地,并没有做出任何举止,柳白不才,实在是看不出您学得是哪位高人呢?”

 
  青鸾看出柳白眼中的不屑,倒是不与他一般见识,而是上前两步来到赛台边缘,骄傲的看着坐在台下的众人,大有俾睨天下之势。

 
  “本王妃学得不是别人,而是学得自己~!”

 
  “什么?”柳白看着那个洁白的身影,忙走上几步来到青鸾身边,上下打量着静然不动的青鸾,更是诧异的问道:“难道王妃认为自己会是被蜀州百姓瞻仰的对象吗?”

 
  青鸾看着脸色灰白的柳白,就见她水袖一甩便纵有万种风情、水眸轻眨顿时扰起无数彩莲绮梦,柔软轻抚的嗓音,带着空谷的绝响和缠绵的情意,细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盈盈说道:“本王妃为什么要学别人,那些人在我赵青鸾出来之前,是被大家共同瞻仰钦慕的,但是,现在本王妃在这里便是在创造另一段神话;我的夫君是封地之主,更是当朝的玉清王爷,他的一生会被记载在皇室的玉蝶上,更会被写到史书上,而我身为他的正妃同样会被史官记住,更会被后人传送;再加之若本王妃今日赢了比赛,你敢说不会被万人称颂、世人敬仰吗?”

 
  青鸾不大的声响,就像是带着前所未有的激情,清晰传入在场的每一个人耳中;而周清更是激动的站起身来,喜爱的咧着一张大嘴巴,高喊道:“青鸾会是一代传奇,玉清王妃会名扬天下、永留史册。”

 
  就见周清的话音刚落,在场的每一个人像是越好了一般随着周清高喊着:“青鸾会是一代传奇,玉清王妃会名扬天下、永留史册……”

 
  青鸾淡笑的看着沸腾的现场,高雅的轻轻点头;转身挑衅的看了一眼柳白惨败的神色,轻笑一声便站回到周深身边。

 
  周深低头看着青鸾,低身轻语:“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行~!”

 
  青鸾听到这信赖的话,抬头看着周深温柔的神色,这一望好似带着千古的沉淀,深情而又迷人。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