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十三章 你再敢胡闹,本王妃就‘休夫’(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十三章 你再敢胡闹,本王妃就‘休夫’(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17

青鸾好笑的看着怒火中烧的周清,见到那张娇俏的粉唇一抽一抽的朝两边咧着,轻笑掩嘴。


说实在话,相对于跟这个小屁孩好好地过日子,当他听话的王妃,她更喜欢逗弄他,爱极了他欲哭无泪、抓狂无奈的表情。


“啧啧,夫君~!我们成婚才一月有余呢,你这么早就咒骂为妻早早死掉啊;真的好寒心啊。”青鸾装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然后又伸手指着背后那名红衣女子,眼神幽怨的看着周清,哀戚的问道:“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女孩儿了?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周清本就被这突然窜出来的红衣少女下了一跳,没想到再加上他这个美王妃在这个时候跟他闹脾气,当着如此多的人给他下不来台;想他周清的一世英名啊~~一世英名(作者认为,此人只有色名,么有英明)


就见周清跳脚而立,双眼瞪得跟核桃似的,愤愤的朝那站在高台之上的红衣少女不屑的一哧,骄傲的说道:“本王爷虽说魅力无边、天下难得,但也并不是什么样的女人都能看上眼的;我这王妃虽然任性娇蛮、粗枝大叶,但长相绝色动人、性情明朗耿直;缺点多多但还是深的本王的欢心;只是你~!哪来的野丫头在这里胡乱造次?本王的婚事乃是父皇钦点、百官见证,哪能随意说换就换?”


那名女子听到周清这铿锵有力的回复,顿时煞白了脸,一双红红的眼瞳中泛起惹人怜爱的泪光,好不委屈可人。


“王爷,您怎能忘了霜儿,去年的这个时候您亲自许诺,早晚有一天会三媒六聘、八抬大轿的将霜儿从秋霜院中接出来,当您堂堂正正的王妃,与您共掌蜀州封地;一年光景才过,您怎么就忘记了当日的承诺?不娶霜儿便罢,还联合这个女人当众羞辱于我?”


悲惋的嗓音中,带着心痛的颤意狠狠地指责着周清的背叛和疏离。


而现场众人,在听到那女子说的话后,更是嗤之以鼻的看着一脸淡漠的周清;此等游戏女人真心的‘小色虫’,踩死在地上都会有人将他捡回去当方面教材的标本来展示。


青鸾看着面露尴尬的周清,再看看周围越来越大的声讨声,不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本以为那女子是钦慕周清的身份和长相才敢当众挑衅与她,只是没有想到是她这个没品的夫君惹下的又一笔风流债;没想到啊,人小小的,这情债还挺重。


就见青鸾莲步轻移,走进赛台几步又将那女子的长相看的真切几分,连连称赞还是一个小美人呢。


脑海中忽然想起当初自己大闹醉意楼时,周清包养的一个淸倌儿名字好似也叫什么霜的,随意胡诌几句,赶快帮着把这个死小子的丑事掩盖过去;毕竟今日他们是来比赛的,并不是与众人分享家丑的。


就见青鸾后知后觉的看着那名身着红衣、泪眼朦胧的少女,同情的眼神顿时溢满那双娇媚的水眸中,竟然有一股说不出的迷惑和韵味。


“我说姑娘,我看你是误会了~!我家夫君虽然并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但好歹也是一朝之王、一地之主,有个三妻四妾、佳丽千百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本王妃给你说实话你也别往心里去,在你之前王爷在这醉意楼中也是看上了一个叫如霜的淸倌儿,每日与那红尘女子戏乐于香榻软卧之内,甚至都忘了回府;最后我才知道并不是那女子长得有那么娇艳迷人,而是她的名字中带着一个‘霜’字;原来我家夫君在幼年就有一种怪癖,就是对这个字十分敏感;故而在面对叫着这个字的少女们更是像是着了魔一般,被迷得晕头转向~!姑娘,本王妃见你相貌清丽、慧黠睿智,将来定会找到一个如意郎君陪伴你终生,至于我这玉清王妃的位置,那是皇上所定,并不是我们一两句话就能改变的。”


那名唤霜儿的少女被青鸾说出的话迷得一愣一愣的,虽然心存怀疑,但还是不敢出口反驳;一双幽怨的眼睛凄楚的看着站在青鸾身后的周清,不舍得情义让青鸾看了都觉得心痛。


这个死小子、色虫子,瞧你又害了一个无辜少女;这辈子你周清是不是和尚投胎,想女人、玩美女是你每天必做的事情吗?


而在场众人,在听到青鸾的一番解释后,也是将信将疑的看着一脸迷茫的周清;但仔细想想也是有上几分道理;一个男人丢下自己倾城绝色的王妃不要,怎会去找那相貌一般、姿色普通的青楼女子呢?解释好像真的如玉清王妃说的那般,是玉清王爷还有怪癖,无法控制心智。


就在众人以为这场闹剧要结束时,一直坐在对面默不作声的秋桐终于忍不住的站起身来,慢慢走到赛台之上,伸臂便将那女子抱入怀中。


青鸾和周清在看到秋桐的动作后,当时便楞在原场,不明白这又是怎样的一副情况。


秋桐看着怀中嘤嘤哭泣的少女,心疼的神色溢于言表,抬头看着站在台下那名身着白衣、巧笑嫣然的绝色女子,沉静了半天后终于开口说道:“舍妹心思单纯、并无心机,怎会是老练聪慧玉清王妃您的对手呢?什么怪癖?这都是借口;我与王爷自幼交好,怎会不知他身有隐疾呢?”


秋桐的话音刚落,就见现场顿时人声鼎沸、喧闹不断。


青鸾轻颤着退后一步,眼神不自觉地便朝那已坐回凳子上一脸淡然的周深看去,当青鸾在看到周深那双闪着柔和温情的双眸时,就像获得力量一般顿时有了应对之策。


就见青鸾不顾众人的侧目,伸手优雅的牵了下拖及脚边的长裙,便朝那赛台走去;雪白华美的裙边处精绣着无数颗大小一样的珍珠,颗颗饱满的珍珠在秋阳的映射下,闪耀着柔和自然的光泽,就像一层飘然若仙的雾气将青鸾笼罩其中;当青鸾步上赛台后,便也不急着朝那对兄妹走去,而是信步盎然的站在原地,看着秋桐稍许后,终于开口说道。


“但本王妃却认为你秋桐公子更为厉害几分呢;如果我猜得不错,你的计策应该是这样,想要借着这次斗诗大会千百文人雅士聚集之时,让自己的妹妹出来大闹一场,然后逼迫王爷在舆论的压力下不得不许下承诺,娶你妹妹为妃,对不对?”


青鸾话音刚落,那秋桐便瞬时抬头惊讶的看着青鸾,不敢相信自己的计划怎么就这样被一个女人随口说了出来。


青鸾说的没错,当他看到自己的妹妹终日因为思念周清而默默拭泪的时候,作为兄长自然心疼不已,但是已经成婚的周清似乎对他这个王妃十分顺从听话,若是在他们刚刚成亲之后贸然提出让妹妹嫁给他,那周清自然会犹豫,更是有可能拒绝,毕竟自己妹妹那骄横毛躁的脾性实在是比不上那风华绝代的玉清王妃一分;所以他便铤而走险,想要在这千人聚集的场地上,让霜儿出来闹上一场,然后自己再做出一副教妹不严的模样,将所有的手脚都完美的掩盖住;只是没想到这次大赛,周清不光请来了文采出众的逐鹿王帮忙,更是将他自己的王妃带在身边;如今所有的事迹败露,他的妹妹该怎么办呢?不过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关键的是通过这次打大闹,他秋家恐怕是要蒙上笑柄了。


想那周清并不是什么痴情种子、绝情汉,而自己的妹妹怎么就喜欢上了这样一个人呢?


就在众人都像是看笑话一般的看着那站在赛台之上的那对兄妹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周深起步走了上来;看着秋桐不知所措的模样后,安慰的开口道:“一切随缘,秋公子便不必强求了;只是刚才秋姑娘已经出言要代表你们参加第三场的比赛;这说出去的话恍如泼出去的水,恐怕会覆水难收吧。”


秋桐听出周深的意思,刚想要回复却被坐在下面的夏雨打断。


“逐鹿王爷,想你也是一代贤王,怎能为了输赢在这个时候敲我们一竹杠呢?霜儿妹妹年少无知,又是深养在大宅中的大家闺秀,这琴棋歌舞自然不在话下,可是在这文笔造诣上恐怕就会输给玉清王妃几分吧~!我看这样,依旧是王妃出来应题,而我们就另外派他人了。”


夏雨一番冠冕堂皇的话将周深说的有理难言,这本就是‘逍遥三公子’使诈在先,而现在周深只不过是顺水推舟,没想到却被奸小鼠辈说成恶意使坏;青鸾抬头看着脸色不悦的周深,心里也是为周深心口的隐忍而愤愤不平。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