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十二章 白送相公,你要不要(3)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十二章 白送相公,你要不要(3)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16

一切就像是受到祝福一样,开始的极其顺利;一直跟在周深身边的传音果然是一个了得的人物,就见他出口成章、冷静异常,一张清秀的脸颊上一抹淡淡的隐笑和自信的光泽让人一顿错认为他根本不是一个王爷的小跟班,而是哪里的有志之士在这里展露锋芒。


第一关比赛,不出半个时辰便已见了分晓;虽然周清抽到的‘人’字纸条对他们很不利,但是传音和暮烟还是通过努力,将对方派出的两个人远远甩在身后,稳居高分支持率。


当裁判官宣布第一回合的得胜主是玉清王爷代表队时,一直坐在凳子上神情紧张的周清差一点因为欣喜而跳了起来;而他怀中的肥猫色色许是感觉到了他兴奋的神色,竟然从梦中醒来,睁着一双黑溜溜的猫眼睛,来回打量着周围其他人。


青鸾也是十分开心的看着周清灿烂的笑容,听着站在身后的采儿忍不住的喝彩声:“暮烟真的很棒啊~!”


“那我让这个很棒的男人给你当夫君,你要不要?”青鸾听到采儿的话后,忙转身问道。


采儿没想到青鸾在这个时候向她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顿时窘红了脸颊,眼神呼扇的就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


“小姐,你怎么在人家面前说这样的话啊~!”


青鸾在听到采儿的话后,盈盈轻笑出声;小丫头片子还知道害羞?既然没有出口拒绝,那就证明了妾有意,但是不知道郎有没有情?看来得找个时间好好地将这对人找来谈谈话。


坐在对面的‘逍遥三公子’在见到第一轮的落败后,终于意识到对手的能力已不能同日而语;就见他们在相互磋商后,终于点头同意,第二轮比赛开始。


这第二轮比赛也就是整个斗诗大会的精髓之处,参赛人必须要拥有较高的文学造诣和创造能力;因为在这一场比赛中,是裁判官亲自现场命题,谁若是能够在有限的时间里作出优美的诗词来,谁就会是赢主。


周清与周深在听完裁判官说完的话后,先是陷入了一阵沉默中,因为第二场比赛固然重要,但是第三场的综合比赛更有难度;再加之周深刚才已经扬言,不需要‘外人’的任何帮助,一切都由皇室之人参赛;现场除了刚刚下场的传音和暮烟,就剩下青鸾、周清和他周深了。


究竟让谁参加比赛成了现在最大的难题。


就在周深犹豫之时,就见从对面走上来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就见他一头银发灼灼,就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者,但一张可爱莹白的面颊却好似只有十几岁般大;周深在看到来人后,先是一愣;接着便深吸一口气,像是做足了决定一般,潇洒优雅的轻撩锦衫,顿时风华绝代;和煦的微笑、恬谧的郁金香霎时迷连在斗诗大会的上空;青鸾看着那个缓缓站起身来的白色身影,妖媚的水眸中缓缓腾起一抹悸动的雾色。


就见周深刚一站起来,在场数以千计的围观之人瞬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叫好声、敬慕声、还有不少女子的尖叫声顿时响彻全场;就见周深温文而笑,莹白修长的手指在空中轻轻一定,那高涨的声音瞬时化为须有,静逸的好似不曾有人出现在这里一般。


青鸾惊叹的看着周深的一举一动,她一直都知道这样一个仿若仙尘的男子定会是这世间最大的魔障,无人可以忽视他那与生俱来的高贵和出尘。


周深见四处终于安静,便抬步朝那高台走去;当他来到赛台中间时,那位白发童颜的怪人和裁判皆一一向他行礼,周深只是简单的点了下头,便朝在座的青鸾和周清微微而笑,就像是在告诉他们,不用担心。


青鸾看着那个白发之人,想了半晌后还是觉得并不认识此人,于是转身接着问什么都知道的暮烟。


暮烟在听到青鸾的提问后,像是看奇人一般看的青鸾浑身直发麻,就在青鸾等的快要发飙时,暮烟那愣小子才开口说道:“来人是号称‘天下精通’的玄机老人,只因他淡迫名利、身居山中,终日于虫鸟万物为伴,故而鲜有人知道他的踪迹;但是没想到那‘逍遥三公子’的能力竟然会这般厉害,这样的人物都被他们请了过来了~!”


天下精通?玄机老人?青鸾细品着暮烟的话,怪不得周深在看到那人上场后,会那般惊愕,甚至还决定亲身上阵,对付劲敌;一个是当今天下文采最为出众的王爷,一个是博古通今的老者,这样一场‘忘年之争’定然可以留记史册、千古流芳啊~!


周清在听到暮烟的解释后,抱着色色抱怨道:“那他就好好地和那群虫虫草草在一起么,跑出来干什么,把我们当小虫子、小蚂蚱玩啊~!”


青鸾听到周清的抱怨,淡笑着看向站在高台上神态高雅的周深,心里一片坦然,因为她知道,深,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


锣鼓声音再次响起,裁判官已站在高台上的二人中间,就见他看着四处寂寥无声、等候他出题的众人,神情居高一笑,便朝周清静坐的方向微微福礼,接着便开口说道:“草民早就听闻玉清王妃绝色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倾国倾城;古有西施、貂蝉,今有玉清王妃,如此美人当是以世间最华丽清美的辞藻来形容都不能描绘其神韵一两分;人间常有利剑配英雄、好酒配勇士,今日草民大胆,想要王爷和玄机老人以玉清王妃的美貌作一首诗词~!赠与我周朝最美丽风华之人~!”


在场的所有人,在听到裁判官说出的考题后,皆是楞在原场;一个个都不敢相信今年的考题竟然是为一名女子写一首诗词?但是,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那静坐在玉清王爷身边的那一抹雪白时,都难以抑制住胸口的心动。


她,美好的就像一代角色妖姬;邪魅妖娆的水眸,足以勾魂摄魄、撼动天下。


玄机老人在听到题目后,静看了青鸾几眼后,便埋头走到一张红木桌前,拿起毫笔潇洒挥写。


而周深在听到这出乎意料的题目后,一直莹莹卓目的眼眸再也无法控制的朝青鸾看去;俊美的脸颊、深情的双眸,就像带着六月的春雨将二人笼罩在一片纯白的白雾中。青鸾,直到这个时候,深才敢毫无羁绊的看着你;你看看现在的场景,像不像我们初次相识那般,一样的在进行着某种比赛,一样的在人声鼎沸的人潮中深深相望、暗暗动情。


只是那时的你,骄傲天真、纯粹俏皮;而那时的深也是孑然一身、倨傲天下;如今时光匆匆过,真的早已物是人非。


青鸾抬头看着周深,看着那个高站在赛台之上的那抹纯白,原本紧抿的嘴唇终于慢慢的扬起了一个动人的弧度;妖媚的水眸中,只映下他的影子和神采。


在场的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周深静站不动的样子,心中大感疑惑;要知道这临行作诗靠的就是灵感,只要一有灵感就要马上用笔记录下来;但是那逐鹿王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点,只是静然的站在原地,深深地看着静坐在台下的玉清王妃;深情动人的眸子,就像是看待自己的爱人一般,充满了怜爱与珍惜;若不是众人已知晓那名女子是别人的妻子,还真的会错将他们看成一对深爱中的爱人呢~!


锣声敲响,半柱香已过;玄机老人已经将诗词作好,伸手指示,便有两位书童上前拿起桌面上墨迹还未干的宣纸,站于高台中间。


当所有的人在看清楚那上面写着的诗句时,皆是哑然失色、叹为观止。


裁判官快步走到书童前方,在细看了这首诗词后,更是拍手叫好,连连称赞;接着,便朗声高读起来:“天下之佳人,莫若周朝;周朝之丽者,莫若蜀地;蜀地之美者,莫若玉清王妃矣;玉清王妃,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编贝。嫣然一笑,惑天下,迷人间。”


裁判官激动地读完这首诗词,然后又见周深并未所动的模样,便上前询问:“王爷~!玄机老人已经作好,请问您的诗词~?”


“没有~!”


“什么?您是没有作出来吗?”裁判官的话音刚落,原本安静的现场顿时又砸起锅来。


众人皆没想到那号称天下文采最为出众的逐鹿王竟然在斗诗大会上,无法作出一首诗词。


“是没有写,因为她一直都在心里,在脑海中,便不用写了~!”


周深接下来的话霎时又扰起来无数人的侧目。


周清听到周深的话后,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青鸾;当他在看到青鸾脸上闪过的娇羞和喜爱之色后,心里有个地方,好像很疼很疼。


“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装。眸光点点,细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美如西子胜三分。”


温情柔软的情语,浓煞爱意的诗词,霎时响彻整个斗诗大会。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看着静站在高台之上的那个俊美之人,这样浓情别意的诗词就像带着千古的妙音传响在偌大的会场上;段段句句优美的字词夹杂着难掩的倾慕和怜爱传入青鸾的耳中。


青鸾看着周深凝视着自己的痴情,一汪心疼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打湿整张赢美的面颊。


深~!若不是你早已将青鸾铭记在心中,哪能做出这般情真意切的诗句?为什么要将青鸾记得这么真切?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痛苦?


裁判官难以置信的听着周深做出的诗词,最终终于开口宣判。


“平局~!”


周清听到这声宣判后,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心里对自己的八哥更是倾慕不已;要知道那玄机老人可是被封为‘世间的大智者’啊,能够和这样的人打成平手,那也是实属不易了。


但当周清斜眼看向一脸泪痕的青鸾后,本是欣喜的心情也变得稍许沉闷;为什么青鸾会对着八哥哭呢?


就在周清疑虑时,锣声响起;就在众人还未从周深带来的震惊中醒悟过来时,就见一名身穿红色罗衫的女子跳到赛台上,伸手指着青鸾娇喊道:“第三局,我要和玉清王妃比;若是我赢了,那你就要主动离开玉清王爷,让我当王妃,如何?”


青鸾本在伤心之中,忽然听到这略显稚气的声音,猛然抬头,就见一名长得十分娇俏可爱的女孩子一脸醋意的冲着自己乱吼。


青鸾轻拭眼泪,看着坐在身边同样惊愕不已的周清,徐徐起身;莲步轻移到周清面前,伸手玩味的抬起周清可爱的娃娃脸,看了半晌后,终于开口道:“长得也就一般,还算有几分姿色;怎么,姑娘喜欢我家夫君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一个小女孩儿抢丈夫总归是件不够光彩的事;姑娘,你若是喜欢他,本王妃将他赏给你便是;只是我家夫君年纪还小、虽味美鲜嫩,但不要太折腾哦~!”


“赵青鸾~~!你要死啊~!爷,跟你没完~!”


就见青鸾的话音刚落,一阵沉郁的周清就像是吃了火药一般,一把丢掉怀中紧抱的色色,冲着青鸾淡然的神态,就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狂吠不已。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