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十一章 白送相公,你要不要(2)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十一章 白送相公,你要不要(2)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15

周深看到青鸾投来的轻柔的眼神,只是对那娇人儿微微一笑,便又转头看向赛台,专注而认真的听着今年比赛的流程和注意事项,静逸的好似刚才那话不是他说的一般。


轻柔文雅的气质、清丽脱俗的俊貌,都让青鸾好似又回到了几个月前第一次遇到周深时的情景,那时的她刚刚在众人面前沐浴完毕,身体慵懒的躺在贵妃躺椅上涂抹着单蔻,可就在这时,一阵清雅的郁金香似夹着和煦的春风和细雨的柔情瞬时闯入她的房间;抬眼而望,一个倾城高华的男子,肤若凝雪般的站在昏暗的烛光下,尴尬局促的神色一点都没有遮掩他出尘的气质和相貌,然而这样娇羞的他让青鸾好似又找回了心底的一抹情动;也就是在那一瞬间,青鸾便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想对这个男人好,想要和这个还未与她说过一句话的男人共度花前月下、桃李纷纷的岁月。


可是时光荏苒、岁月如迁,过去种种都好似春梦一场,美好的让人心痛、痛苦的让人想笑;现今在这数以千百人的大赛现场,她竟然再一次对眼前的这个男人产生那股熟悉的依赖感;好似只要相信他,他便会拯救所有遇到困苦的人,同时带给她无数的快乐和喜悦。


青鸾贪恋的看着周深沉静的容颜,直到一束耀眼的光束照在那张莹白如玉的肌肤上时,她才有些炫目的闭了会儿眼睛,静听锣鼓的敲响和众人欢呼的‘比赛开始’只音。


青鸾旁若无人的静坐在椅子上,收回对周深的凝视,看着一直坐在身边的周清与坐在对面的秋桐齐齐走上那高台之上抽签。


当周清将手塞进一个木桶中,掏了老半天后终于拿出一个纸条时,在场的所有人都瞪直了眼睛,等候裁判官宣布是哪个字。


原来在这斗诗大会上,为了公平起见竟然会产生这样一种特殊的规则;在这木桶中放置着无数的纸条,但是所有的纸条上都是不断重复着两个字,那便是‘天’和‘人’;若是抽到‘天’的一队就会先回答裁判官提出的问题,而抽到‘人’的一队自然是后来回答;可是通过往届的比赛,所有的人都明白了一个潜规则,那便是谁越先回答谁的胜算几率就会大上几分;要知道人们一直都相信‘先入为主’这个道理。


当周清将手中紧攥的纸条交给裁判官后,更是有些紧张的抱紧了怀中熟睡的色色,好似要从这只肥猫身上获取力量一般。(作者认为,力量倒是没有,脂肪倒是很多。)


裁判官在看到周清递上来的纸条后,先是惊愕的楞在原地,然后又一副悲天怜人的模样瞅着周清,轻咳了几声后,终于开口说道:“玉清王爷,您抽到的是‘人’”。


“啊?怎么还是‘人’?”


周清不敢相信的夺过裁判手中的纸条,上下翻腾了好几遍后,才死心的灰溜溜的跑了回来。


而站在周清凳子后面的暮烟在听到裁判官的宣布后,更是不爽的捶胸顿足:“爷的手气爷太臭了吧,怎么还是‘人’呢?”


青鸾听到暮烟嘟囔的话后,也不顾坐回来一脸丧气的周清,便要转头去问暮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在历届的大赛中周清一直抽的都是‘人’吗?这纸条抽签的方法,是不是有些太巧合、太邪门了。


站在周清身后的暮烟看出青鸾的疑问,毫不犹豫的点头说道:“王妃猜得没错,王爷着的是从来没有抽过‘天’;实在是太让人想不通了,哪有人手气臭到这种地步的。”


周清听出暮烟是在损他,便也没有回嘴反驳,而是任命的低下头,有些对今日的赛事不太看好;只因为他一抽到‘人’字时,他们便会输得很惨很惨。


而秋桐好似与裁判商量好了一般,随意一拿便是一个‘天’字;当裁判官将答案公告于世后,在场的所有人都兴奋起来,当然,嘲笑周清的人也是不在少下;周深看周清一看垂头丧气,不知在周清耳边说了什么,就见周清立刻就像变了一个人一般,纯真的大眼睛渐渐腾起一层阴郁的雾色,连脸上可爱笑意都变得深不可测,让人背后发寒;精明的寒光带着警惕的意味,嘴角上扬的弧度更是别有一番张力。


众人霎时看到玉清王乎上了一张脸,心里不由一颤;可当他们看清楚一直坐在玉清王身侧,动作优雅迷人的逐鹿王都不再淡笑莹莹,更是意识到王孙贵胄的脾性并不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随意嘲笑的。


青鸾欣赏的看了一眼周清,没想到这家伙黑着一张脸还是有些气势的。


随着抽签的落幕,真正的比赛终于开始。


比赛公分三关:第一关便是最简单的诗词斗会;参赛的人可以不会自己作诗作词,但是必须有着丰富的诗词知识;换一句话说来,便是脑容量必须要大。


当裁判官宣布比赛开始后,站在青鸾桌凳后面的个别有志之士便主动上前到周清面前请缨,希望能够代表他上场参赛;周清看到来人也是文质彬彬的斯文人,刚想要开口答应,却被周深出口打断。


“这次本王与玉清王商定,所有参赛人选皆是我皇室之人,至于你们~!既然历来各届比才你们都不曾答应‘出战’,今日,也就免了吧;我堂堂周朝皇孙贵胄,还不需要你们这样的人出面斡旋;传音、暮烟,你们上~~!”


周深不大的声音,就像一剂响雷瞬时乍响在偌大的斗诗大会上;就见本站在周清身后的文人墨客,在听到这些话后,顿时变得脸色苍白、虚汗升起,干涸的喉咙发颤的上下滚动;就像一个被宣判了死刑的囚犯,末日,不知什么时候忽然将至。


而站在高台上的裁判官和一直坐在对面的‘逍遥三公子’也是在听到这句话后,神情瞬时变得惊慌莫测,就像是事迹败露的小丑,互相凝望、无语诉苦。


周清本是便要靠着周深的帮助能够赢回一局,驳回他多年一直丢失的面子;所以不管他这位八哥做什么,他都会默不作声的无条件支持。


青鸾淡笑着看着传音与暮烟齐齐朝高台上走去,心里顿时明白了为何周清在听到有人主动请缨时会那般欣喜,原来是每年的斗诗大会都没有人愿意帮他啊;怪不得周深在看到有人上来主动示好以后,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是啊~!堂堂皇孙贵胄,能力可以譬如神灵,生死大权在握、朝堂风云在手,难道会惧怕这种文人举行的斗诗会?想到这里青鸾不由便想起那个永远都是身着黑色锦衫的俊美男子,若是他在场会不会已经让在场的人血流三尺了?要知道,他的铁腕政策和嗜血的个性绝对不允许眼皮子底下有一点的晦暗和欺瞒。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