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十章 白送相公,你要不要(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十章 白送相公,你要不要(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14

一场棘手的闹剧就这样轻松的在周深和青鸾的口中,化险为夷。

 
当众人唏嘘着站起身来,拍着胸口感叹着保住自己的命时;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从大会门口走过来;就见这队人以三位年轻俊雅公子为首,一派富贵十足、器宇轩昂的模样,看的青鸾在心中大呼‘气势非凡’;可当那些人走进一看,青鸾便齐齐认出那三名公子竟然是和周清十分交好的‘逍遥三公子’;可他们不是周清的好朋友吗,怎么会在这上面和周清站成对立面呢?
 
就在青鸾十分不解的时候,一直站在青鸾身边的周深发现了青鸾轻锁的眉头,就见他低头凑近青鸾身边,温润儒雅的气质和和煦如风的嗓音顿时传来:“我早就听闻在这蜀州有三名公子财势十分了得,他们都是蜀州财阀中的最核心代表;在这斗诗大会上,就算是想要和十四弟站成同一队伍,他们的父母也会反对的吧~!”
 
青鸾听到周深的解释,顿时释然明了;就见水眸微微抬起,直到美丽的眼瞳中印下了周深风神俊雅的神态后,才淡笑着看向远处。
 
只因周深与周清的身份特殊,就算是在这斗诗大会上,都有一处十分不错的位置等候着他们;当青鸾等人被侍童带到应坐的位置上时,已是秋阳高照、碧空万里了。
 
青鸾从未参加过这样的大赛,所以便十分好奇的看着四处来回走动的人流和摆在正前方的一个不小的赛台。
 
就见偌大的赛台皆是由圆木所筑,两处旗杆标志性的立在两侧,红色的帆布随着清风微微摆动,偶尔可以看到‘雅文斗诗大会’这样的字眼;在旗杆的斜下方,几方很鲜艳高贵的红木大桌放在上面,简单的文房四宝、纸宣笔砚摆放得整整齐齐,看上十分简洁大方;红木桌子直对着台下观看的众人,所以等会儿在比赛开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将参赛者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没想到在这声乐涛声的蜀州之地,竟然还会有这等雅事发生;青鸾淡笑看着一直坐在身边静默无音的周清一眼,在瞧着他那张莹白的娃娃脸上闪现的严肃的模样,差点失笑出声。
 
没想到这个死小孩儿还是知道些礼仪规矩的么,明白在这场面下要顾得住自己的面子和应属的尊严。
 
许是感觉到青鸾投来的目光,周清也是转头看了青鸾一眼;晶莹剔透的双眸中闪烁着咄咄盈目的光泽,竟然比那高悬在天际的秋阳还要绚烂透亮几分。
 
“我刚刚有听你的话,在赌坊下注五十万两白银,赌自己一定会赢~!”
 
周清讨好的看着青鸾,张着一张盈粉色的小嘴可爱迷人的说道。
 
青鸾听到这话,点头示意自己已然明白;然后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冲着周清张口就道:“等会儿赢钱了记着我们俩五五分成~!”
 
“为什么?”周清呼扇着一双莹莹的美目,两排浓密的睫毛像是两只和蝴蝶一样,扑扇着美丽的翅膀。
 
青鸾看着周清那副好奇宝宝的模样,端起身边的茶水轻抿下一口,说道:“意外之财你花着会良心不安,我们夫妻同心,为妻来帮你~!”
 
周清听着青鸾牵强的解释,脸带黑线的轻抚着自己怀中一直熟睡的色色;他本想着这次赢下不少钱财后,可以好好地挥霍一段时间,但没想到青鸾会狮子大张口,一下就强取豪夺去了一半;可是又想到青鸾说的‘夫妻同心’这样的词语,周清又乐呵了老半天,心里甭提有多美了。
 
青鸾看着低头一会儿愁苦、一会儿又傻笑的周清,最终还是推翻了自己刚刚对他留下的一点好印象;总结出来一句话:并不是任何一个阿猫阿狗都可以装深沉;就算是龙子,那也是分等级的;青鸾想着,便朝坐在周清身边的那个白衣若尘的男子看去一眼,一抹淡笑溢在嘴角。
 
就在大伙儿静心等待着斗诗大会的开始时,忽而一阵轻乐响起;就见一位身着青色衣衫的儒雅男子从台下走了上去,剑眉星目、身背挺拔,看上去倒是存有几分气质,但在相貌出色的周深面前,还是云泥有别、相差甚远。
 
那人站到台上后,就朝周深和周清深深恭礼相待,直到周深会意的点头,那人才敢起身朝众人福礼,慢条斯理的话抑扬顿挫的响起:“天佑我朝,让我等生于太平盛世,享乐与福寿天下;今日在场好友皆是文雅杰能之辈,能够到访我蜀州之所实乃大幸,我代表蜀州父老,向你们说声欢迎;在这斗诗大会上,没有身份之别、更没有穷富之分,有的乃是卓越的文采和盖世的绝学;江湖儿女乃以刀枪论英雄,我文人墨客可在纸上见真功~!”
 
那人说着,就听见台下所有人都拍手叫好,个个雄赳赳气昂昂的,好像都变成了吹爆的皮囊,大受鼓舞。
 
青鸾无趣的拿起手边的茶盏,细看着上面青色的烤瓷,随意问向站在周清身后的暮烟:“这个人是谁?口才还不错么~!”
 
“是封地中一位德高望重的教书先生,也是今年的裁判官;名叫柳白~!”
 
暮烟忙上前附和道。
 
青鸾听到他的名字后,眼前忽然闪过一个人的名字,柳叶?
 
想到这里,青鸾便有些着急的放下手中的杯盏,身子稍稍向后一转,看向暮烟问道:“他和柳叶又亲属关系吗?”
 
暮烟听青鸾这样问,清澈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叹和赞赏,就见暮烟恭敬地双手抱拳回答道:“是柳叶的表兄,更是柳家事业的另一位候选人。”
 
青鸾见暮烟这样毫不打磕的报出柳白的身世,有些诧异的紧蹙眉头,瞅了一眼坐在凳子上只知道抚弄色色的周清,更是心急的问暮烟:“既然知道大赛的裁判官和柳家有亲属关系,那为何还让这样的人当重要的评审呢?难道你们就不怕他们亲戚相护、从中使诈吗?”
 
暮烟见青鸾这样说,也是无奈的轻叹一口气,略有忌惮的看了一眼周清,支支吾吾的说道:“王妃有所不知,年年斗诗大赛的重要评审都是由胜者一方举荐;只因我玉清王府屡战屡败,故而没有我们的人当选过评审呢~!”
 
青鸾在听完暮烟的话后,彻底明白了眼前的不利形势;和自己竞争大赛佼佼者的选拔人和重要评审有着密切的关系,若说那评审会大公无私、一视同仁,绝对是放屁;怪不得周清年年惨败,就算是他玉清王胜出,可没有评审官的维护,那也不可能赢得那些乡绅财阀啊~!
 
就在青鸾为今年的赛事忧心不已时,一个温润的嗓音是时候的传了过来。
 
“比赛就像一场赌局,若是在还未参赛时就已忧心忡忡、乱了阵脚,那结局便不言而喻;青鸾,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连自己的信心都没有了。”
 
青鸾听到这轻柔的嗓音,心里一阵悸动;抬眼越过周清看向那个身着白色锦衫,面带温和笑意的出尘男子,原本慌乱的心境竟然慢慢平复下来,而沉闷的思想也瞬时变得豁然开朗。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