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十九章 情深意浓、斗诗风波(3)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十九章 情深意浓、斗诗风波(3)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13

 青鸾抬眼看了看周清那假模假样的淘气样,刚想要出口拒绝,却无意看到周深投过来深情的眸子,一语而塞,便又张嘴吃下一块糕点,并不说话。

 
‘雅文斗诗大会’毋庸置疑,乃是蜀州的文人墨客举行的一年一度的盛举,在这一天,天下慕名而来的文人雅士皆会到访这号称‘人间享乐地’的蜀州一堪这天下盛世,只是所有的事情发展到了一定阶段都会发生变化,就像这大会也渐渐的被当地的财阀暗中操作,进行着龌蹉不堪的交易、买卖。
 
只因若是在这大会上夺得头魁,便会名动天下、享誉四国,成为各国之间争相邀宠的对象;所以不少的人到访蜀州,不光是展露自己的才华,更大一部分是想要出人头地、一夜成名。
 
话说这斗诗大会分为两队,一队便是封地之主当朝的侯爷自发组织的一队参赛队伍,还有一队便是被当地财阀招揽而去的文人墨客自行成立的队伍;在当天,两队人马在擂台上便会举行一场不见硝烟的‘争夺’,到时候支持票数越高的一队,那一队便会赢得头魁。
 
只是可惜,如今的封地之主玉清王爷只知道玩乐,不善于诗词之道,故而每年上场,皆会惨败连败,连身后那些才子书童们都因为技不如人而场场惨败;民间传说,玉清王爷将每年的斗诗大会看成洪水猛兽,战战兢兢上场、凄凄哀哀落败。
 
如今一年一度的斗诗大会又一次隆重上演,而这对于只知道玩乐的周清无疑称得上是最头疼的事情了;可现在有了当朝最有文采的逐鹿王亲身力挺,这可喜坏了这个只知道享受的玉清王。
 
青鸾用过早膳后,便由采儿扶着回到寝殿中休息。
 
随后跟来的周清抱着黑猫色色奔到了静躺在床榻上休息的青鸾身边,哀求连连的神色让青鸾轻声而笑。
 
“既然知道要输,不必参加就算了;为何还每年上场丢人现眼呢?”
 
青鸾将刚才听到的周清年年落败的事实说了出来,轻抚着自己嫣红的豆蔻,嬉笑着问道。
 
周清委屈的坐在地上,可怜兮兮的望着躺在上面的青鸾,语调哀怨的回答:“还不是暮烟他们说,丢人算不了什么,丢了名声才要命呢~!”
 
“呵呵~~那你逢去必输那也是丢名啊~~!哎,我真是服你了~~!现在看到周深答应帮你,是不是很开心;你呀,真不知道是太笨还是太纯真~!”
 
周清听出青鸾语气中的兴起劲儿,便也胆大的拉住青鸾垂落在床榻边的水袖,骄傲的说道:“这次本王爷要一雪前耻,青鸾,就靠你们了哦~!我和色色会在精神上给你们最大的支持~!”
 
青鸾瞥眼看了一眼那只躺在周清怀中打着呼噜的肥猫,站起身便朝橱柜那里走去,百无聊赖的扔下一句话:“算了吧,到时候别让你那只肥猫又乱吃醋就好。”
 
周清见青鸾心情颇好的挑选衣衫,便笑着站起身,轻坐在青鸾刚躺过的睡榻上,轻抚着色色柔软的皮毛无所谓的说道:“色色时珍惜我所有才会这样爱吃醋,哪像你,一点都不在乎我呢~!”
 
周清说着,就转身朝后一看,但当他看到后面的大好春光时,差一点魂飞千里、色心窜出体外;就见青鸾未着寸缕的静站在屏风前,采儿拿出一件如轻雪般莹白的裙衫朝青鸾走去。
 
青鸾伸手穿上裙衫,转头看着周清蠢蠢欲动的傻样,轻扯了下系在腰间的白色蝴蝶结,镇定的说道:“鼻血流出来了~!”
 
周清听到这话,瞬时觉得一股热流从自己的鼻子中缓缓地往外滴答着,便见那小子一下子就窜坐起身,忙拿出放在一边的丝绢捂住自己的口鼻,一副‘愿意为你流死’的色模样继续瞅着青鸾优雅动人的风姿。
 
快近晌午
 
当青鸾、周深、周清等人到了人人称颂的斗诗大会上时,那里早已人满为患、生源鹊起。
 
青鸾静坐在轿中,好奇的撩起帘子朝外一看,顿时哑然失笑;就见在这斗诗大会旁边,竟然设下了好几桌赌局,众人皆将那里围个水泄不通,手里拿着碎银子大喊着压哪个队才会赢得钱财。
 
青鸾看到这场面,便唤来一直守在轿边的采儿,在她耳边轻说几句话后,就见采儿兴高采烈的朝走在前面周清坐的轿子奔去;果然不一会儿,就见暮烟拉着几个家丁便朝那设置赌局的摊位跑去;老远就见暮烟那小子还老老实实的站在人堆外排队,看的青鸾直恨的牙痒痒,你说他跟的主子滑头的要命,他咋就这般听话老实呢?
 
想到这里,青鸾便更加肯定了要将采儿指给那个傻小子;为啥呢?人老实好欺负呗~!
 
轿子又行了一会儿,便终于停在了大会的现场。
 
当周清手抱睡死的肥猫色色,青鸾与周深齐齐站于大会现场时,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交谈,眼眸连眨都不带眨的看向那走进的三人儿。
 
但是细看,却又发现,众人的目光都是围绕着那身着白色衣衫的男女看去;就见那女子媚若妖姬,溢在嘴角的一抹淡笑却有着说不出的清纯无害;而站在女子身边的男子,更是有股若有似无的出尘之气;俊美的脸颊、高挑的身材,还有那深情清澈的双眸,几乎带着世间最沉迷的色泽,让众人沦陷其中、无法自拔。
 
在座众人有不少都是富家子弟,在见到来人时,皆认出他们的身份;就见众人一一撩起锦袍,跪在地上高呼着:“草民见过逐鹿王爷、玉清王爷、逐鹿王妃~!”
 
就见呼声刚落,周深和周清的脸色瞬时变成了蜡白色;都不约而同的看向神色同样尴尬的青鸾。
 
逐鹿王妃?周清受伤的看着青鸾,他们这群草包怎么将青鸾认成了他八哥的王妃了。
 
就在众人都奇怪的跪在地上,迟迟未等到来者‘免礼’的声音响起时,喘着粗气赶过来的暮烟大呼着:“你们乱喊什么?你们眼前的是玉清王妃,是我家王爷的正妃,不是逐鹿王妃~!”
 
众人听到暮烟的话后,本闪着喜色的脸颊顿时变的青白,皆颤颤抖抖的跪在地上;要知道喊错了王侯贵胄的称谓,那可是要掉脑袋的啊~!
 
斗诗大会的上空顿时堆满了沉凝死寂的空气。
 
就在所有人都为自己的命运堪忧时,一个温柔的嗓音带着淡淡的笑意温和的响起:“看来以后本王不管到哪里都要将自己的王妃带在身边了。”
 
青鸾听出周深的意思,忙开口接上:“是啊~!免得我家王爷像是个‘小媳妇’一样,幽怨啊~!”
 
众人听到这轻柔中又不失调侃的话,顿时失笑出声;都抬头看向那吃瘪的周清,更是无奈的大笑不止。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