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十八章 情深意浓、斗诗风波(2)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十八章 情深意浓、斗诗风波(2)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12

 周深说完,便慢慢起身,好似在拖着千斤重的身体朝前走去,当他走到园门口时,关心的嗓音再一次传来:“天冷了,以后出来的时候,要记着穿鞋子;曾经有一个女孩儿常对我说,寒从脚起;我不知道那个女孩儿我还能不能找回她;但是若我能再次见到她,我一定会对她讲,你不必害怕寒从脚起,因为我不管走到那里都会将她抱在怀中,一辈子抱着,直到老去、死去~!”

 
悲痛压抑的泪水,再也无法忍受的从青鸾的眼眶中流下来;看着那个消失在夜幕中的白色身影,无力的身子‘噗通’一声便跌坐在地上,瘫软的像是一根无线的风筝,带着毁灭性的沉痛悲戚呜咽。
 
周深,你怎么这么傻,你为什么要这么傻,青鸾一心想要救你啊~!义父铁定心思要毁灭周朝,纵观全局,能和那个疯子对抗的人只有周沿,而你一直都是义父想要铲除的对象;想当初青鸾是想了多少办法才将你保住啊~!你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跳出来;青鸾不要你的守护、不要你的保护,只要你好好的活着、平平安安的活着~!你这个傻子,若是你被义父伤害,青鸾还怎么活,要怎么活?
 
悲痛的眼泪,哭的快要力竭的身体,就像一只快要死去的小兽,悲天怜悯~!
 
你那么爱他,为什么不把他留下,为什么不说心里话,你深爱他,这时每个人都知道的啊~!
 
翌日
 
当青鸾和周清一同走到大厅里用膳时,那个皓白的身影已经久候多时。
 
“八哥,你怎么起的这么早~!”周清大大咧咧的坐在周深身边,伸手便将一直抱在怀中的色色放到身边垫着厚厚锦被的软凳上,喜呵呵的问着。
 
周深抬眼头看了一眼坐到周清身边的青鸾,笑了一下后便说道:“到了一个新地方,好像不太熟悉;就起得早了些~!”
 
“那八哥就在清儿这里多住一段时间再回去,好好地熟悉熟悉我这里的风土人情~!”
 
一直沉默的青鸾见周清这个小子随意说话,忙拿起筷子轻敲了下周清眼前的瓷碗,说道:“你这个呆子,八哥随你一同成亲,你应当让八哥早些回去多陪陪八嫂才对。”
 
周清听青鸾这样说,便后知后觉的轻拍了自己的脑门,一副深痛恶决的模样几乎逗笑了在场的所有人。
 
“哎呀~!瞧我这笨的;八哥,你还是早些回去吧,免得八嫂想你吆~!”周清面露色相的瞅了一眼面色尴尬的周深,拿起筷子拣起一块松子糕放到色色面前的盘子里,接着又说道:“清儿听说八嫂号称京城第一大美人,温柔娴淑、静雅迷人;八哥,到底是不是啊?”
 
周深听周清这样说后,淡笑着喝下一口茶,清雅出尘的脸上竟然闪现着一抹巧粉色的光晕:“你身边都坐着世间最美好的女子,怎么还有心思问其他香草粗叶。”
 
周清见周深这样说,舀起一勺汤轻轻地喝着,斜眼看着青鸾淡然优美的神态,满足的笑着,轻轻点头道:“呵呵~~八哥说得对;青鸾的确是清儿见过的最好看的女人,记得当初我见她的时候还以为遇到了仙子呢~!你还别说,父皇对我还真不错,给我一个这么美的王妃。”
 
青鸾见周清当着周深说出这样一席话,刚想要开口说说这个只知道享受的小屁孩儿;谁知,却听到一声很是不爽的猫叫;青鸾低头看了一眼趴在锦被上一脸醋意的色色,心里大喊妙极;当着一只爱吃醋母猫夸别的女人长得好看,看你这只‘小色虫’咋样安抚你的宝贝。
 
果然,周清嘴巴翘翘的凑近显然对他很是不满的色色面前,刚想要说话,却被一只黑乎乎的猫爪子按住嘴巴,接着一声更大声的‘喵呜’声又响起。
 
周清看出色色对他很不爽,小心翼翼的将色色黑绒绒的猫爪子从自己的嘴边拿下来,用一副陪酒发贱的模样冲色色撒娇道:“在本王心中,当然是色色最好、最美了!其他女人我看都不看~!”
 
听到周清这样说,色色用一双很有疑惑的猫眼瞅了一眼周清,然后半信半疑的从周清手中抽回猫爪,乖乖的吃着盘中的糕点。
 
青鸾看着周清一脸苦涩,从未觉得眼前这只只会吃飞醋的色猫会这么可爱,便欣喜的将自己面前的桂花糕夹起一块,放到色色的盘中。
 
色色见飞来美食,刚想要张嘴吃下,却发现是青鸾弄来的;用一副好管闲事的模样瞪着青鸾,青鸾不明白的瞅着色色更黑的猫脸;她可没有惹这只肥猫啊~!
 
周清见这一人一猫互看的模样,大笑着夹起另一块桂花糕放到色色面前,看到色色顿时爬上来吃的香香的样子,骄傲的说道:“看吧,个人魅力问题;我的色色只吃本王给的食物~!”
 
青鸾见周清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又见色色很给面子抱着周清递来的桂花糕吃的满嘴是渣的猫样,轻声说道:“见过狗腿子的,从没见过猫腿子;哼~~!用不着这么不待见我吧~!”
 
就在青鸾暗瞪色色时,暮烟急匆匆的跑进大厅,看到齐齐在场的三位主子,躬身行礼后就来到周清耳边一阵窃窃私语;而那周清在听到暮烟的话后,本是红光满面的娃娃脸瞬时变成酱紫色,一副要他上刑的模样,大呼‘不要’。
 
周深见周清这幅模样,放下手中的筷子忙问道:“清儿,出什么事了吗?”
 
周清见周深出言关心,就一下扑在周深的怀中大哭不止:“八哥,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去了就是死,不去一样是死啊~~!”
 
青鸾见周清一副要死要活的闹腾样儿,收回瞪色色的眼神,无所谓的为自己盛满一碗汤,看着周深迷茫的神色,幸灾乐祸的说道:“指不定是勾引了哪家的良家妇女,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吧~!”
 
周深听出青鸾是在开玩笑,轻笑着低头,刚想要安慰自己这一项桃花缠身的弟弟时,却见周清猛地起身;瞅着青鸾轻吸了下鼻子,委屈的说道:“人家可是洁身自好的好男人,怎能让你随意污蔑?”
 
青鸾听到周清这样说自己,喝进的一口汤差点给喷出来,惊诧的看着周清那副‘我是好男人’的模样,大呼‘恶心’。
 
要她相信周清是个痴情绝种的好男人,除非他阉割变成太监;啊不~!指不定他变成太监后又好‘龙阳癖’了;总之,要她相信周清,除非母猪能上树、腊月百花开。
 
周深看周清那哭天喊地仿若模样,轻笑着拿出丝绢轻轻地为眼前这个只知道玩乐的弟弟擦拭着脸颊,轻声安慰道:“清儿别怕,一切有八哥呢;说说看,有什么事情难倒你了?”
 
周清看着周深关切的眼眸,一把抓住周深修长的大手,委屈的说道:“还不是到了一年一度的‘雅文斗诗大会’,每年我参加都会输,不是我的能力不行哦,是我的亲卫队都是些笨蛋,年年都说尽了最大努力,可年年都输~!把我的水平都拉低了~!呜呜~~八哥,你救救我啊~!”
 
周深听完周清的话后,顿时轻笑着轻拍了下周清的肩膀,看着站在身后的传音,轻声说道:“等会儿将我的琴带上,陪玉清王爷比赛去~!”
 
“是,王爷~!”
 
周清见周深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自己,高兴的大呼叫好,洋洋得意的样子一点也找不出刚才的愁怨:“有八哥帮忙,这次爷赢定了啊~!”
 
暮烟也是兴高采烈的拍手叫好,但欣喜了一会儿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低身问周清:“爷,那今年女眷我们是不是应该带王妃过去?”
 
周清听到这话后,有些疑惑的朝青鸾看了几眼,然后便像一只做坏事的老鼠一般,凑到周深身边,小声问道:“八哥,青鸾是你渝州的人,你可知道青鸾她会些什么才艺吗?”
 
周深听到周清的问话,诧异的看了青鸾一眼,点头回答道:“青鸾,很聪明~!”
 
“啊?”周清本以为可以从周深这里听到些其他的词语,但没想到只是个‘聪明’?
 
抬眼看了暮烟一眼,然后又朝静坐在一边吃着早膳的青鸾细看了几眼后,终于开口说道:“当然要带王妃去了,她可是蜀州的女主人。”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