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十七章 情深意浓、斗诗风波(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十七章 情深意浓、斗诗风波(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12

 周深的到来,彻底打乱了青鸾所有的计划;她本以为自己在醉意楼中大闹了周清,会引出一直沉静无声的周沿,但没想到,那个桀骜不驯的家伙没有出现,倒是引来了浩然若水的周深~!但是当两人再一次重逢时,青鸾心中的悲苦竟然会这般沉重,亦如当初风离开自己时那般疼痛、凄哀。也许连青鸾自己都不知道,在不知不觉中,那个白衣若仙、清晰若尘的男子,已悄悄地走进她冰冷的心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也许是秋天真的来了,当夜深露重,重出房门站在花园中静看高悬的皓月时,身上已要披上一件狐裘,来抵御寒风的袭击。
 
青鸾静声来到白天才坐过的长凳前,看着眼前和她穿着相似、白衣翩翩的男子时,紧抿的嘴角终于缓缓上扬,一抹恬谧的微笑怅然融化了深夜的寒风。
 
周深抬头看着眼前只着单衣、身披白色银裘的青鸾,清澈明亮的眼眸中顿时溢满了深深地柔情,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只要深凝着心爱的女子,便已心满意足。
 
“不让我坐下吗?地下真的很凉~!”
 
青鸾看着周深温柔恬静的模样后,终于开口说道。
 
周深听到青鸾的话,忙低身而看;就见一双玉白的双足浅浅的踏在落满梧桐叶的地面上,脚趾粉粉莹莹,轻颤发抖,好似真的不抵地面的冰凉。
 
看到这些,周深忙脱下披在身外与青鸾很是相似的白色银裘,动作优雅的垫在身边落满露水的凳面上,然后又起身小心的将青鸾扶坐在上面,低身躬下掏出白色的丝绢,小心的为她擦拭着沾染了些许露珠的脚面。
 
“夜深寒重,出来了就该穿双鞋,免得着凉~!”
 
周深温温润润的嗓音轻轻柔柔的传入青鸾的耳中,口气中带着稍许的心疼和不舍,爱意和距离。
 
青鸾低头看着捧着自己的玉足轻轻擦拭的男子,本就恬谧的微笑更是变得温情无限。
 
“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陪着自己的王妃居住在渝州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周深听到青鸾的话,抬头看着随意披散着长发的爱人,苦涩的笑了一下便又悄然起身,坐在青鸾身边看着园中落败的白花,想了半晌后,终于开口说道:“我不放心,便来看看你过的好不好~!”
 
“你应该知道,以我的能力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地位陷入被动;周清虽然稚气胡闹,但对我还不错~!”青鸾忙出口堵上周深的话,因为她不相信此次他来的目的只有这么简单。
 
周深听到青鸾的话后,有些诧异的转头,静看着坐在他身边的女子,张了张嘴,只发出一个单调的回音:“哦~!”
 
青鸾看到周清尴尬的脸色,心里更是确信自己的猜测,忙开口问道:“你是不是从未回过渝州?”
 
“你说什么啊,我是从渝州过来的,传音可以作证~!”
 
周深见青鸾这样问,有些着急的回答,闪烁其词的眼神更是让青鸾心里一痛。
 
青鸾看到这样含糊其辞的周深,轻叹口气后终于抬手抓住周深紧攥成拳头的大手,温润的掌面上似乎因为心急而在这秋意寒冻的夜晚蒙上了一层薄汗:“深~!传音是你的手下,他说什么都是你交代下来的,我只相信你,相信你会给青鸾说实话~!”
 
周深紧抿这嘴唇,低头看着青鸾紧抓着他的小手,心里挣扎着也想要握住自己心爱女人的手腕,可是僵硬的身体好似真的被冻僵了一般,并未动分毫。
 
“听说,我的王妃是京城第一大美人,温润善雅、高贵迷人。”
 
青鸾不敢相信的听着周深的话,慢慢腾起雾气的双眸再也忍不住眼泪的堆积而落下泪来,这个傻男人、这个笨男人,真的如自己猜的那样,他根本就没有和艾青回渝州,而是将自己的妻子独身丢在了京城,悄悄跟在她和周清的身后一起回到了蜀州;怪不得青鸾一直觉得很奇怪,自己的身份刚刚得到怀疑,那周深却神奇般的出现在眼前;这一切,是不是有些太巧合了?
 
“周深,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这么做?怎么可以这么做?你知不知道新婚初夜对于一个女子有多重要?你这样做是毁了一个女孩子啊~!”
 
青鸾难以接受的捶打着周深,痛苦、心疼的眼泪再一次蒙上自己冰凉的面颊。
 
周深见青鸾这样说,深痛的眼眸中再也无法装出一副淡漠的神色,一把抓住青鸾胡乱挥舞的手臂,隐忍着压低自己的嗓音,艰难的吐出一句话:“我不放心你,是我放不下你呀~!”
 
沉痛的眼眸,几乎尽带哀求的声音让青鸾瞬时找回神志,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这个静然的男子,青鸾苦笑着深吸一口气,带着前所未有的歉意和不舍,渐渐吐出一句话:“你没有什么好不放心我的,你明天就回去,立刻回去,知道吗?”
 
“为什么要赶我走?青鸾,我不奢求能够再次能够得到你的垂爱,我只想陪在你的身边,好好地保护你,就心满意足了~!”
 
“我不需要你保护,一点都不需要~!我已经嫁给周清了,在周朝,我是封地之主的妻子,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王妃;从此以后锦衣玉食、恩宠享乐不断,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赶快回去吧,回到你的封地和你的王妃好好地过一生吧~!”
 
周深难以接受的听着青鸾的话,不敢相信以前那个对他撒娇温柔的青鸾怎会变得如此决绝。
 
“你当真要让我走?要让我回到别的女人哪里?”
 
“是~!是我让你走的,是我要你抱着别的女人过一生的~!是我,是我~!”
 
“你不后……”
 
“我不会后悔,我永远都不会后悔~!永远不~!”
 
青鸾瞬时站立起身,抬头看着高悬在天际的皓月,睁大的眼眸中带着离别前的坚守和决然;可是,那双藏在衣袖下颤颤发抖的小手,似乎承受着什么,任由长长的指甲掐入自己手心中。
 
周深抬头看着青鸾挺直的背影,伸手抹掉一直挂在自己脸颊上的泪痕,喉结轻动。
 
“人们常说,有什么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孩子;很多时候我都以为自己不是父皇的儿子,因为我没有办法像他一样将自己的心割成好几块,随意丢给后宫中任何一个喜爱的妃子;在小的时候,母后便常抱着我说,她的深儿长大了一定和她一样,是个痴情的孩子;现在的我,好像真的印证了母后的话,我没有办法像父皇和十四弟那样,同时喜欢上很多女孩儿,我只想要好好地喜欢一个人,将自己的所有的心、全部的命交给她~!青鸾,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我不会介意;我说过,我会保护你、会爱你一生的;就算是你成为别人的妻子,我也会遵守自己的承诺。”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