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十三章 青楼风波、谁主天下(2)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十三章 青楼风波、谁主天下(2)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8

直到三更之后,真正的男女主角才在众人的簇拥下,回到府中。

 
 暮烟眼中泪眼婆娑的看着亮起明灯的王府寝殿,右手轻抚着自己‘砰砰’乱跳的心口,激动的跪在地上,不停地谢着天着天上的路过的众位神仙和菩萨,所有的闹剧终于结场,一切逢凶化吉,而他的小命也是保住了。
 
 寝殿内。
 
 周清牢牢地拉着青鸾的小手,怎么也不肯放开,一双放肆的眼睛,彻彻底底的将坐在床沿边的青鸾看了个清清楚楚。
 
青鸾轻笑着看着周清那调皮中略带歉意的水眸,开口问道:“你怎么这样看着我啊;怎么,不认识了吗?”
 
 就见周清摇着脑袋,一双明亮的眼眸中更是闪着浓郁明亮的神采:“我总是觉得今晚的你,好特别啊;想天下哪个大家闺秀会跑到青楼中找寻自己的夫君的,还有还有,竟然还想着将自己卖了;青鸾,安静温顺的你、妖邪魅惑的你,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啊?”
 
 青鸾听到这话,也是一脸严肃的想着周清的提问,玉白的小手轻点着周清挺直的鼻梁,娇俏的说道:“那夫君最喜欢怎样的青鸾呢?”
 
 周清听到这话,就见他顿时来了精神,一把将青鸾压在床上,坏坏的笑道:“在外面,当然还是觉得青鸾高贵大方些比较好啊,但是在为夫的床上,嘻嘻~~还是妖媚一些比较爽啊~!”
 
 
说着,周清便低头一下擒住青鸾微微张启的娇唇,湿滑的香舌准确无误的撬开青鸾闭合的贝齿,找到那恬谧的源头,熟练地搜刮着那娇唇中迷人诱惑的一切。
 
 青鸾轻拥着周清细长的腰肢,感到那双不规矩的大手猴急的解开两人之间碍人的衣衫,轻抚着自己美好的身体,长长地叹息。
 
 “当我听见你要将自己卖了时,你可知道我是多难过;青鸾,你是我的王妃啊,是我周清的女人;你浑身上下哪一处我没有看过、摸过、碰过?当时我便想好了,如果我到家中,来到床上,我一定要好好地爱你,让你再也不会有要离开我的想法。”
 
 青鸾本在意乱情迷时,忽然听到周清这样说,霎时楞在原地,不敢相信这深情的话会是从周清嘴中说出来的。
 
 “夫君不生青鸾的气吗?我那样欺负你~!”
 
 青鸾抬眼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大男孩儿,声音暗哑魅惑的问道。
 
 “我哪有资格生你的气啊,若不是我先出去玩乐,你会到青楼中指责我吗?青鸾,我反而应该谢谢你,谢谢你这样疼惜我呢;为夫感觉,真的很幸福呢~!”
 
 听到周清说出这样的话,青鸾更是诧异到了极点;没想到她这个小夫君竟然会说出一番这般明理的话。
 
 就见青鸾巧目轻转,原本紧拥在周清腰际的玉臂慢慢的移到他的脖颈处,轻轻一使劲儿,便将周清朝自己压来,张嘴轻含着周清那挺翘莹润的娇唇。
 
 
周清不敢相信的看着青鸾竟然会主动轻吻自己,更是激动地低吼一声,更深的抱着身下这具销魂媚骨的娇躯,爱怜的占有着。
 
 就见豪华的寝殿内,红帐翻滚、娇声连连,细听之下娇美的嗓音隐隐传来。
 
 “夫君~~青鸾不想做这个姿势。”
 
 “为什么~?”
 
 “先前见你和青衣玩过,现在再重复,没有新意~!无聊的很~!”
 
 “啊?可是~~可是~~”
 
“瞧你这窘样,像是色遍天下的玉清王吗?嘻嘻,今晚青鸾心情好,教你一个好玩的游戏~!”
 
 “真的?”
 
 怀疑之音还未落定,就忽然听见一声销魂的嗓音传来;周清本就暗哑的嗓音更是显得极具暗沉:“青鸾~是不是太激烈了;为夫的身体单薄啊,还未发育好呢~!”
 
 “是吗?我倒不这么认为~!”
 
 声音刚落,又一段云雨初来,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翌日
 
 朝堂议事殿
 
 就见当朝一代帝王有些焦躁的漫步在大殿之上,而他的身侧,静坐着一个白发老人,面含淡笑的看着眼前这个被誉为一朝明帝的皇上,铿锵有力之音渐渐响起:“皇上年纪虽然不小,但这焦虑的性格还是未变啊~!”
 
 皇帝听到这话,忙转身看着身侧这个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老人,恭敬地说道:“老师已是世外高人,自然清心寡欲,哪有寡人这么多愁绪烦恼。”
 
 原来,坐在这里的人竟然是一代帝师——重云;说道这个人,周朝上下无不视若天人,个个敬仰至极。
 
 传说这重云已经活了两百多岁,是一个仙风道骨的得道高人,他的出现一直被视为神话,留至民间,世人传颂;想当初这位高人得先帝赏识,派以万人寻找,终于寻得踪迹,更是让先帝多次亲自上门拜访,才将他请下山来为自己最为出色的两位皇子当老师;可惜前太子周澜命薄如纸,年近十九岁便病死于太子宫,那时朝堂震动、先帝病危,在这紧要关头,重云力排众议、独挽狂澜,扶持现今皇帝登基,终于让周朝天下得以保存、天下百姓安康乐业。
 
 就在新帝登基不久后,这位享誉天下的一代帝师竟然再次归隐山林,再也没有出现在世人面前;只是没想到几十年过去,这位老者竟然还活在世上,还出现在只有重臣才能到访的议事殿中。
 
 “皇帝心系国家社稷,忧愁自然是少不了,只是为师之意是您的心结,怎么,十几年过去,你还是想不开吗?”
 
 皇帝听到重云的问话后,立刻站在原地,一张刚毅的脸颊上竟然蒙上了一层灰色:“老师说得对,寡人的确日夜煎熬于自己的心结罪孽啊~!”
 
 “做人一生,不知会造下多少罪恶,作为万物的主宰、天下的帝王,更是会留下无数遗憾;但若是因罪反省,造福于民,那罪恶便会变成福报,佑护我苍生大地~!”
 
 皇帝听到这话,露脸苦涩的笑了笑,抬眼身后那张闪着金光的龙椅,暗淡出声:“可是朕,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若不是年轻时好高骛远、戾气太重,朕的皇兄也不会因朕而长辞于世。”
 
 “孰是孰非,留于后人评说:皇上此次唤来老朽,不知可是决定了帝位的继承人?”
 
 重云双眼炯炯的看着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帝王,淡淡的开口问道。
 
 “学生正是为了此事找来老师商量;于礼于法朕都应该立十四皇儿成为太子,只是清儿少不更事,从未给天下社稷做出贡献,朝堂上也是没多少人支持;朕很为此事忧心。”
 
 “可是皇上已经做了应急之策,不是吗?”
 
 重云话音刚落,就见老皇帝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位仙风道骨的恩师,淡淡的笑了一下,便又开口说道:“朕做什么事都瞒不过老师啊;是的,朕是做了些事情;朕让熹妃领养清儿从而促进清儿与沿儿之间的和谐,到时候成就大事之时,有了一代战神的相助,清儿也能事半功倍;再加上深儿性情温和,也断然不会为难他这个小皇弟;只是现今皇后与熹妃争宠极重,朝堂大臣更是分为两派,所有的局势都脱出了朕的预料;清儿被视为‘纨绔王爷’,呼声最高的反而变成了沿儿和深儿;老师,真不知道该如何办了,请求老师指点迷津啊~!”
 
 重云双眼轻眯的听着老皇帝的话,花白的银发散发着灼灼光泽,说道:“老朽一生只收过一位爱徒,他便是赵国太子赵翼,想当年他也是意气风发、神傲天下,可惜一代战神却为情所困,丢下一切,带着妻女齐齐归隐;这就是——命数;皇上,不要为眼前的局势乱了你的思想,一切皆有上天注定,现今表现最好的,并不代表可以独居天下,最坏的局面反而是好的开始,皇上请放心,周清气数正值鼎盛,龙脉定然会永存。”
 
 老皇帝听到这话,惊喜的跪在重云面前,恭敬地问道:“那老师的意思是?”
 
 “顺其自然吧,老朽夜观星象,我那爱徒其实早已离世,独留一女存于人间,她,也许会改变些什么;相信我,下一代君主必定会是天命所归,并不是我们这些凡人可以操作的;皇上可以将心目中最为重视的三位皇子召回京城,剩下的,就交给上天来安排吧~!”
 
 老皇帝听到这话,先是一愣,接着便有些犹豫的说道:“召回皇子,那他们的封地岂不是~!?”
 
 “一位帝王怎能如此目光短浅,几位皇子自幼身处封地,定然会有幕僚帮扶;你呀,就不必为这样的小事忧心了~!”
 
 老皇帝见恩师责骂,忙虚心受教,点头答应:“好~!老师一语惊醒梦中人,真这就去将清儿、沿儿和深儿叫回来;至于以后的天下,就看他们谁有能耐谁来得了!”
 
 重云淡笑着轻缕着自己发白的胡须,闪着智慧之色的眼神看向那辽阔天际,轻叹一声。
 
 赵翼啊,为师当年得到你的飞鸽传书,策马去救你性命,可惜,竹屋已毁、你我师徒从此天人永隔,你独留爱女赵青鸾也被魔教掳走,生死不明,为师几年来一直活在愧疚中,今日下山只为帮你找到女儿,带回碧莲青山,好好抚养~!以慰你在天之灵啊~!
 
 天下是谁的天下,一切都已定好了~!
 
 蜀州
 
 玉清王府
 
 青鸾静卧在园中的长凳上,身上披着舒适厚重的狐裘,身下,更是垫着金贵的金蚕织锦;阵阵秋风吹过,又落下稍许红色梧桐叶,就像漫天的雨花,迷人至极;园中的白花已经快要凋残,但浓郁的香气依旧不减。
 
 采儿半跪在青鸾身边,轻捶着青鸾的长腿,想了半天后,终于开口问道:“小姐,昨晚你是故意将事情闹得很大,是不是啊?”
 
 青鸾本是闭合养神的双眼在听到采儿的问话后,慢慢睁开,温韵的眼神中带着淡淡的欣赏:“我做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呢~!”
 
 采儿听到这话,轻笑着低头捶腿,听着小姐接下来要说的话。
 
 “自从在我知道自己的身世后,我几乎夜不能寐,父亲温和绝美的脸颊,母亲轻柔甜美的嗓音夜夜会响起在我的耳边,我真的好想他们,想到连眼泪都哭不出来;采儿啊,西门灼说我是赵国最为尊贵的公主,我的父亲是神傲太子、一代战神,他的女儿定然不会是个普通人;这一点说对了,我的身上流着父母炙热的血液,更是拥有者父亲骄傲坚韧的性格;西门灼以为我会牵制与他,会听命于他,可他错了,赵翼的女儿怎会受制于人;父亲拼尽一生为赵国带来太平盛世,我不能让这个疯子毁了父亲辛苦打下来的江山,这样就算是再见到父亲,我也无颜面对;所以,我要想办法帮父亲、帮赵国守护现在的安宁;昨夜大闹醉意楼的事,一定会被传至周朝内外,最好闹到连周沿都坐不住了,不得不来看我,到时候我会让他出兵剿灭魔教,以他的能力,绝对可以完成我的嘱托。”
 
 采儿不敢相信的听着青鸾的话,细想之下才明白过来,小姐的身上总是有一股不可违逆的傲然,原来是那与生俱来的贵气;没想到小姐会是傲神太子赵翼的女儿啊~!
 
 青鸾看着采儿眼中的羡慕,伸手摘下一朵快要枯败的牡丹花,轻吟出口:“游戏,才刚刚开始~!”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