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十二章 青楼风波、谁主天下(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十二章 青楼风波、谁主天下(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5

 周清生气的怒吼着,当他看到自己的王妃站在这种地方,被别的男人评头论足、指指点点的时候,从未有过的怒气、羞辱,甚至在胸口一股憋闷的疼痛几乎快要将他那张永远都挂着纯真笑意的娃娃脸,撕破、扯碎。

  
“青鸾~!你怎么不说话,你说话呀~!你告诉他们,告诉他们你是我的王妃,是我的妻子,不是这妓院中任人买卖的娼妓。”
  
清脆尖锐的嗓音,带着浓厚的穿透力,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楞在原地,不敢相信的看着那站在周清对面的青鸾。
 
青鸾依旧淡笑着看着周清狂怒的样子,就像在看一个小丑在表演一般,眼神中的戏谑、无辜、朦胧让任何的一个人都毫无条件的相信她;那个口口声声喊着她名字的玉清王爷,她并不熟识。
  
静逸的醉意楼,就像沉睡了一般,沉静的就剩下呼吸。
  
暮烟着急的看着默不作声的王妃,心里不知道她到底在想着什么;但是当他看到周清狂乱的双眼时,一颗心更是揪了起来;为王爷将要面临的问题堪忧不已。
 
要知道,当初他让王妃来找王爷,只是为了让王妃将王爷带回去,可是谁知王妃竟闹出了这样一场惊世骇俗的闹剧,这事若是被传至朝堂之上,又有谁能保得住王妃?能护得了王爷?万一皇上再大发雷霆、牵及无辜,那他暮烟这条命,岂不是要过早的到那阴曹地府中等王爷百年后再聚首?
  
想到这里,暮烟呜呼哀哉的垂下脑袋,一双大手几乎都快搓出血来了。
  
周清看着笑若春风的青鸾,本就纠结的心更是快要捏出水来;转头看着躲在青鸾身后畏首畏尾的暮烟,一腔怒吼更是狂飙到了最高点。
 
“暮烟~!你这个该死的家伙;还不快将王妃带回去,小心爷回去了打得你屁股开花。”
 
 暮烟听到这声声的恐吓,哪还站得住,一把便拉着青鸾轻盈的长衫,一双凄凄哀哀的眼睛中溢满泪水:“王妃,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爷好像真的生气了。”
 
 青鸾轻拍了下暮烟颤抖的大手,转头看着那‘只’快要跳起来的周清,淡然的笑意更是延伸到眼神中,晶莹透亮。
 
 “我真的是你的王妃吗?周清,在你的心中,真的将我赵青鸾当成你玉清王妃来看待吗?”青鸾动作优雅的拿起垂落在胸口的一缕青丝,眼神缭绕的看着站在对面快要因为怒气而炸过去的周清。
 
 周清见青鸾终于开口说话,忙站直了身子,不顾众人的侧目,大声喊道:“你是父皇在朝堂上亲口许诺给我的王妃,更是我从太和殿中用凤鸾仪仗亲自接到玉清王府中的女人;你当然是我的王妃了~!”
 
 醉意楼众人听到青鸾和周清的对话,顿时明白了眼前这个倾城绝色的女人真的是十四皇子玉清王妃的正妃;可是,拥有着如此身份的女人怎会到这种人人不齿的妓院中来呢?甚至还说下卖自己这样有损皇室尊严的话?
 
 本在肯定了青鸾已是周清的女人后,在场的所有男人皆是铁青了脸色;可是再看到二人对峙的场面,更是不忍离去;就算是得不到如此美人,多看上几眼那也是赚到了。
 
 就见聚众的所有人,没有一个想要离去的意思;甚至还有看好戏的苗头。
 
 “是吗?”青鸾淡笑着,但是那深情的双眸却渐渐地蒙上了一层雾气,就像三月的西子湖,有着说不出来的凄美和迷人,就见青鸾伸手轻指着从到到尾一直站在周清身边的那名长相清丽的少女,悲惋的嗓音中竟带着段段的伤感和轻轻地哀怨:“那她又是谁?你的怀抱不是应该抱着我吗?可是为什么,现在你却搂着别的女人?周清,我们大婚还不满一个月啊;难道,你对我的宠爱仅此而已吗?”
 
 泣哀的嗓音,悲戚的话语,顿时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一股莫名的哀痛;抬眼看着那个身着白衣、因为伤痛而不住颤抖的女人,看者皆是一脸同情、怜爱之色。
 
 暮烟也在听到青鸾说完这些话后,眼神一愣,不解的看着站在眼前的王妃;心里很是诧异;刚才王妃还是用一副很是不屑的样子看着站在对面的王爷,可是为何现在有事这样楚楚可怜,好似已是个被抛弃的‘弃妇’一般,指控着夫君的不忠。
 
 周清被青鸾这一番话问得哑口无言,看着青鸾受伤的眼眸,他竟然有股想要掐死自己的冲动;他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不明白自己为何在看到青鸾伤心的模样时,会这样难过;可是看着围观在四处的男人,周清还是找回了一点自尊:“青鸾,你要知道;想我这样的人绝对不会出现独宠一个女人的举动;我是皇子、更是管辖一地之处的王爷,女人对于我来说,是消遣的工具,同样也是奢侈的摆设;我知道你很好,但是我没有办法做到情有独钟、更不可能做到今生唯一。”
 
 青鸾本是想要逗弄一番周清,想要看着这个只知道在床上戏乐的‘小色虫’在面对自己的质疑后,会作何表现;可是没想到一个简单的问题,竟然会将他的真心话套出来。
 
 周清,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我赵青鸾从小便生活在乞求怜悯、承欢他人身下的日子;比你美的男人、比你温柔的男人、比你帅气、高傲的男人,哪个不是将我视为今生挚爱;可你呢?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你骄傲、你高贵、你是堂堂的玉清王,你是当朝皇上最疼爱的儿子,是今朝天下一代战神最保护的弟弟;你比我赵青鸾尊贵的多;可是你不要忘记了,你再怎么厉害,充其量也是一个小小的藩王;我嫁给你只是权宜之计;你没有将我视为今生唯一,难道你就肯定我会将你视若生命吗?
 
 青鸾看着周清略显忧色的脸颊暗暗的想着,但脸上依然露出是悲伤所伤的模样;周清,今日我便要你当着众人的面,彻底让你丢下本心;我就不相信,你会有自己说的那般洒脱。
 
 “是吗?周清,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青鸾依旧笑得骄傲,忽然,就见她目光一闪,看着众人妖娆的一笑,清脆如铃的嗓音慵懒的响起:“怎么不喊价了?我很想看看,自己现在值多少钱呢~!”
 
 众人一听这大胆的话,皆是一脸诧异;不敢相信一朝王妃竟然真的想要在青楼中将自己卖出去。
 
 周清闻声顿时变色,就听见‘啪’的一声,周清便将一直握在手中的折扇扔在地上,脸色爆红的抓着栏杆喊道:“赵青鸾。你也太大胆了;竟然公然污蔑我皇室尊严,扫我玉清王的脸面;你信不信,我真的会将你打入冷宫;让你痛苦后悔一生。”
 
 “哈哈~~哈哈~~”青鸾像是听到笑话一般忽然大笑,清脆的嗓音中听不到一点惧色:“玉清王爷,你在乱说什么啊;想当初我们成亲之时,便当着文武众臣许下终生追随的承诺:‘夫唱妇随’不是你们要求女子做的吗?如今你到这青楼之中寻欢作乐,作为你的妻子,我当然也要随时跟随喽;如果不然,青楼就真的有辱圣恩,丢了您的面子啊~!”
 
 周清听到青鸾的话顿时一语而塞;忽闪忽闪的大眼中,竟是诧异之色和无奈;憋红的娃娃脸更是将他衬得可爱无比,娇俏迷人;青鸾笑得无辜的看着快要被自己的话呛死的小屁孩;看着众人的眼神再看向周清时越来越是浓郁的嘲笑,终于移步朝周清走去。
 
 莲步轻轻,顿时扰起无数彩蝶绮梦;佳人依依,煞那夺走一室芳华香姿。
 
 就见青鸾在暮烟的守护下,一点点的走进气的发抖的周清身边,看着眼前这个还不及自己年龄的小孩子,青鸾竟然释怀的笑了笑;魅人的眼神中,忽而闪过一丝心疼和妥协;闹也闹够了,相信今天晚上的事情,一定会让周清记忆一生;现在一定要想办法收拾这闹出来的烂摊子;如果真的传至朝堂,她和周清的命,恐怕真的会被自己给‘玩丢了’。
 
 就见青鸾看着周清稍许后,慢慢的抬起手臂,一双玉白的小手轻抚着周清紧蹙的双眉,依恋的嗓音中透着些许的爱慕:“你知道吗?第一眼见到你时,我就喜欢上了你的眼睛;干净而纯真、透亮而迷人,在皇室中,有着一双这样眼睛的人,除了你没有别人,在众人中,有着这样一双眼睛的你,绝非薄情寡性,一定是青鸾的良人;夫君~!青鸾今晚来并不是想要让你生气,青鸾是因为太喜欢你了,害怕~~害怕~~。”
 
 周清诧异的听着青鸾深情的话,不敢相信前面还与自己怒目相对的青鸾现在却又说出这样一席话来。
 
 “青鸾不要害怕,为夫刚才的话时吓你的;我怎么舍得将你搁置在冰冷的冷宫中啊~!我说过,你是我的妻子,不管你让我有多难堪,这都是事实。”周清一把抓住青鸾轻抚着自己脸颊的小手,神情有些激动地说着。
 
 青鸾听到周清的话,顿时欣喜的抬头看着眼前这个好像比自己稍微高一点的大男孩儿,相信的点点头;然后扫过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女子,装作受伤的说道:“那她呢?夫君在这醉意楼中吃吃不回王府,不就是为了她么?夫君,在你的心里,当真认为她比青鸾好,比青鸾美吗?”
 
 “当然不是了,我还不是因为你对色色的态度不好,所以才想着冷你一段时间的;在为夫心中,天下美女虽然多不胜数,可是有哪一个可以比我的王妃更出色一分?青鸾,为夫知道错了;从今以后,为夫再也不会到这烟花之地,你要相信我。”
 
 青鸾惊喜的轻笑出声,见自己一直想要听到的那句话终于被这个小屁孩说了出来,便娇柔的扑在周清的怀中,修长的手臂紧紧地搂着身边这个还未脱了稚气的孩子,相信的点点头。
 
 暮烟机灵的见王妃终于将王爷驯服,大喜的跪在地上,高呼到:“玉清王爷、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
 
 在场的众人,在听到这高呼之声后,顿时回过神,忙一一跪地大喊:“玉清王爷、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
 
 周清长这么大,哪遇到过像今晚这般刺激的事情,就见他看到众人跪地而喊的声响后,竟然一把将青鸾横抱在怀中,大笑不止;先前阴郁的娃娃脸上,终于露出了快乐的笑意。
 
 青楼风波,终于在几经折腾后,安全落幕。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