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十章 到青楼是找人?还是卖身?(2)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十章 到青楼是找人?还是卖身?(2)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4

青鸾看到那人恭敬地神色,一脸疑问的看着暮烟;暮烟迎步说道:“王妃,这个人是这醉意楼中的跑堂,这几天爷在醉意楼的所有活动,他都了如指掌;属下将他叫来,是想要你知道爷的动向,免得等会儿我们像只无头苍蝇,到处乱撞。”


青鸾见暮烟这样说后,就看向跪在自己身下的男子,感觉是个机灵的小伙子,便抬手示意他起来回话。


“这几天,王爷都在这里?”


听到青鸾的问话,那年轻人也不敢抬头看着青鸾,就见他躬身回答道:“回王妃的话,王爷这几天都和妈妈新找来的清官在一起嬉闹,城中的逍遥三公子从中作陪。”


逍遥三公子?青鸾有些不懂的听着那人的回话,挺秀的双眉微微一簇。


暮烟看出青鸾的疑惑,忙开口解释道:“逍遥三公子是城中最为有名的富贾大户中的公子爷,分别是城南的柳叶柳公子,城西的夏雨夏公子和城东的秋桐秋公子;这三位公子和王爷从小便较好,私下中几人称兄道弟,性格十分爽朗。”


青鸾听到暮烟的解释,便稍稍点头,示意那小厮接着说下去。


“王爷所处的房间就在楼中的第二层,现在正和三公子听着如霜谈曲呢。”


“如霜?就是被王爷包下来的清官吗?”青鸾拉了拉身上银白的披风,声音轻柔的问道。


“回王妃的话,是的~!小的刚才还在楼中伺候王爷用膳,听说王妃您来了吗,就赶紧跟着暮烟公子下来,给您请安~!”


一声声恭维的话,恰到好处的让听者十分舒心,就见青鸾抬手唤来采儿,丢下两个字便朝楼中走去。


“打赏~!”


清脆的嗓音,没有造作的阴柔之感,有的,是那仿若山泉叮咚的作响声和秋风吹过的疏离高贵。


小厮从地上捡起采儿仍在地上的一锭金子,开心的掂了掂,这可是比他辛苦上一年的赏钱还要多啊~!精明的眼神中透露着欣喜的光泽,羡慕的看着那个欣长溢美的身影走进一室灯火高照的楼中,心里直犯嘀咕:连背影都这么好看,王妃一定是个十足的大美人。


青鸾面带轻纱的走进热闹非凡的醉意楼中,就见楼内空间宽广、奢华异常,各处高燃的蜡烛在金鼎制作的烛台上流下妖红的泪痕,楼内各处钩挂的红色灯笼中也是燃着蛊惑人心的灯火,一明一暗的闪耀着,白玉地板、琉璃桌面、五色灯盏、水晶珠帘,好一个奢华高贵的醉意楼;果真可以与那号称天下第一楼的‘万花楼’一争高下啊~!


暮烟在青鸾一走进楼中后,就警惕的帮着青鸾挡去很多人有意无意的碰撞,一个绝代佳人的身上,永远都有一股他人难以忽视的魅惑暗暗涌动,更何况这对于从小就修习‘媚术’的青鸾来说,身上自然流露的妖娆和邪魅,更是一股强有力的催情剂,让任何男人都欲罢不能。


一楼中正在和怀中姑娘调情的男人们忽然看到从外面走进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都一个个停下了手里的‘活儿’,一脸窃喜的看着那名女子冷漠淡然眼神,要知道,到这种地方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嫖客,还有一种便是妓女,而眼前忽然闪过一个干净孑然的女子,这无疑让整层一楼都变得窃窃私语起来,刚再想要朝那女子一探究竟,在看到站在那名女子身边的男人传过来的警告的眼神后,忙又缩回脑袋;心里暗叫不爽;看来这女人是玉清王爷的新宠;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何等姿色,竟能让王爷的贴身随侍这般小心保护。


暮烟一路将青鸾小心护送到二楼最中间的雅间之中,看着一楼人流攒动的模样,忙转身关上门窗,快步走到青鸾身边,忙开口说道:“王妃,属下已经打听好了;爷就在对面的房间中与三位公子听如霜唱曲儿呢。”


青鸾有些好笑的低下头,看着身处的这间房子装饰还算不错,便开口问道:“辛苦你了,王爷不知道我们来了吧。”


“王爷自顾自乐呢,哪知道我们会出现在这里。”


就在青鸾接着要问下去时,忽然听到外面乐声忽然乍起,接着声声欢呼声和叫好声几欲冲破耳膜,十分喧闹热络。


暮烟到是没有青鸾那般好奇,只是给青鸾斟下一杯茶水,口气平和的说道:“是楼中的舞娘在跳舞呢;每到这个时候,醉意楼中便会出现一段歌舞表演,以助雅兴。”


青鸾‘哦’了一声后,便又百无聊赖的坐在凳子上,好像有些累了似的轻趴在桌子上,静静地眨着眼睛,外面熙攘的一切好似并不能打扰到她一分一样。


暮烟见青鸾进来后便显得兴致缺缺,有些心急的问道:“王妃,我们该怎么做才能将王爷带回去啊?”

青鸾听到暮烟的问话,淡笑着起身,伸手解开身上银白的披风,递到采儿手中,便胸有成竹的问道:“有两种办法,暮烟听听觉得用哪一种吧。第一,大张旗鼓的冲到他现在玩乐的房间中,将他揪出来,但是我不保证他会不会打你;第二便是旁敲侧击,让他痛心疾首的跟着我们回去,这个办法十分有趣,但是有些让他‘丢面子’。”


“啊?王妃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已经想好了两套方法了?”暮烟佩服的看着青鸾淡笑的神态,一脸敬服。


采儿听到暮烟的夸赞,忙跟着说道:“我家小姐聪慧无双呢。”


暮烟略有所思的看着采儿骄傲的神态,然后又看了青鸾几眼后,开口说道:“属下觉得还是用第二种吧,让爷丢面子也是有助于他的成长么。”说完,暮烟便讪讪的笑了;其实只有他知道,他是不想被王爷打,要知道王爷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后劲十足啊,每次打他都毫不含糊的。


青鸾听到暮烟的回答后,先是一愣,接着便笑着点头,丢下一句话让暮烟只觉得后背发麻。


 “那你不要后悔啊~!”

就见青鸾说完,就转身让采儿将支在这房中的琴摆在桌前,伸手轻触着这把音质还算可以的木琴,冲着暮烟轻轻一笑,便不顾外面繁杂的喧闹,自弹自唱起来。


在东京铁塔第一次眺望


看灯火模仿坠落的星光


我终于到达但却更悲伤、


一个人完成我们的梦想


你总说时间还很多


你可以等我


以前我不懂得


未必明天就有以后


想念是会呼吸的痛


她活在我们身上所有的角落


哼你爱的歌会痛


看你的信会痛连沉默也痛


遗憾是会呼吸的痛


它流在血液中来回滚动


后悔不贴心会痛


恨不懂你会痛


想见不能见最痛


青鸾细细的弹唱着,时光好像又回到了幼时;那时,母亲总是会在午后竹屋前架起一架木琴,弹着最优美动听的歌曲,而这个时候,便是他们一架人最幸福的时刻;母亲嘴角含笑的弧度,父亲温温热热的手掌,都是她今生最大的依恋。


而在母亲弹奏的众多歌曲中,就属这首歌是青鸾最喜爱的;在后面的日子里,青鸾花费了很长的时间才学会这首歌曲,记得那天当她将这首歌曲弹奏给父母听时,父亲便骄傲的将她抱在怀中、举过头顶,大笑着搂着母亲的腰肢,朗朗之音清润的说道:“我们的女儿将来一定会像你一样,聪明慧洁。”


可是父亲,为什么你和母亲不等到青鸾再长大一点时,再离开青鸾呢?现在,你们留给青鸾的,除了这些歌曲和脑海中奇奇怪怪的诗词歌赋,什么都没再给青鸾遗留一分;很多时候,青鸾都很害怕将脑子中记住的那些东西忘记,害怕将你们留给女儿唯一可以怀念你们的东西,随着记忆的沉淀而渐渐消失。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