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九章 到青楼是找人?还是卖身?(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九章 到青楼是找人?还是卖身?(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4

当青鸾穿好衣衫静站在暮烟面前时,暮烟彻底欲哭无泪的半跪在青鸾面前,一双凄凄哀哀的眼神看的让人心疼。


“暮烟~!你不是要我去找你家王爷回来吗?走啊~!别耽搁时间了。”青鸾朝外看了看已经黑透的夜空,拉了拉宽大的水袖,笑得无辜。


采儿看着小姐故意逗弄暮烟的模样,也忙上前欲要将眼前这个哭天抹泪的大男人扶起来,与小姐交汇了一个眼神后,便安慰的说道:“暮烟~!小姐会有分寸的,你尽管放心。”


暮烟大呼哀哉的抹了一把眼泪,看着青鸾依旧笑得淡然的模样,低头不语。


不去~~不去~~打死都不能让王妃去~~!


本来王府中有王爷一个活宝闹腾已经够让他折寿了,没想到王爷娶的王妃更能闹腾;瞧这一身肆意大胆、妖媚无常的打扮,不要说到那人声鼎沸的醉意楼中找王爷回来,就是能不能出这王府都是个问题;瞧这穿的,王妃您干脆脱光了吧~!


暮烟脸上一脸愁云惨淡的模样让青鸾看了个真切,看着眼前这个害羞的小子一脸坚韧和窘迫,低头朝身上看了几眼后,也觉得无所谓啊,并没有什么不妥。不就是胸口的肚兜往外露的多一点,肩膀上的衣服往下多拉了些,身上的白色锦衫比往常少穿了一件,让自己莹白的肌肤若隐若现了下么?有必要用一副‘妖女祸害’的眼神看她吗?


想以前和周深在一起时,她为了徒穿着舒适一直都是这样打扮啊;那么害羞的周深都接受了,眼前这个小男人咋就磨磨唧唧呢?想到这里,青鸾便又走回寝殿中,等再次出来时,身上竟然罩了一件白色的披风;用珍贵银狐雪貂的毛皮制作而成的披风,贴合整洁的披在青鸾本就纤弱细长的身子上,竟然有股说不出的娇俏迷人、清雅高贵。


“怎么样呀暮烟,这样穿是不是就能出府了?”


青鸾撩起垂落在胸前的两根锦色系带,把玩的在手中甩来甩去。


暮烟抬眼看着青鸾迷人的模样,白衣胜雪、浅唇浩目,直逼三月桃花、羞怯天上宫仙;暮烟终于知道为何书籍上总是会这样描写一代绝色佳人;因为当美人在前时,你除了称赞,什么都干不了。


暮烟低眉顺目的点点头,一副等待临幸的小媳妇模样,看的青鸾娇笑连连,美目盈盼。


还真是个纯情小男孩儿啊,将来绝对不能便宜了其他女人,一定要将这个单纯的家伙留给……


就见青鸾往身边那个娇俏的身影上看了一眼,心里暗暗确定:嘻嘻,当然是要留给我家的采儿‘赏玩’了。


蜀州醉意楼


太平周朝共有两处最为富庶安乐的封地,一个是当朝皇后独自逐鹿王周深的封地——渝州,另一个便是当朝皇帝的第十四子玉清王周清驻守的封地——蜀州。


话说这渝州、蜀州两地虽然同为周朝最为繁华享乐的地方,但是经好事者细细比较,还是发现其中的不足:先说这渝州之地,只因此处交通发达、人流密集,长此以往变成了商人汇集、百货出售的商业大都,再加上地靠梧州边城,故而更是成了为国家边防要塞之地提供物需的‘给养袋’;只要是梧州开战,渝州必定会将城中大批的粮草、军需运往梧州,从中支援;而蜀州就不一样了,只因地处南方,所以你侬我侬之意更为浓厚,轻歌曼舞之姿更为缭绕,‘抬头有天阙南天门,低头有周朝蜀州地’,这样高度的赞誉便将蜀州的享乐、繁华说出个大概;地处江南鱼米之乡,再加上历代周朝君主轻徭薄赋的思想,蜀州在就成了天下富人、贵人的聚集地;在这里随便揪出个人,哪个不是腰缠万贯、资产不尽?


这样一个奢华富庶的封地,自然也是周朝挥金度日最厉害的地方;就见蜀州街道上,连一个小小的茶楼都装饰的恍若高等酒楼般富贵亦然。


不过说到这蜀州最逍遥快活的地方,绝对就要数那驻扎在烟柳花街最中心的‘醉意楼’了;这醉意楼虽然没有渝州的‘万花楼’那般有名气,但是也算得上周朝青楼榜上占得第二的‘销金楼’了。


而往往在这花灯燃亮、香烟飘起之时,烟柳花街便会一片盎然;就见无数娇声燕燕,站于街道四处,香歌曼舞、肆意缭绕~!


一路上,青鸾都惊叹于眼前不断闪过的盛事景象,早就听闻蜀州之地是何等的繁华热闹,今晚一瞧,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青鸾总算是在心里有些小小的原谅了下周清那‘小色虫’了,自小身处在这种地方,耳濡目染的,就算骨子里再干净也会给熏陶成只会在床上解决事情的‘小贼虫’吧。


坐在青鸾身边的暮烟有些发窘的看着青鸾好奇的撩起帘子,忍不住的往外看,而那娇美的脸上更是一副‘佩服’的模样。


暮烟见王妃看着这般起劲,心里直发懵,他们的王妃怎么就这么大胆,想着亲自去青楼中招人呢?


青鸾也早就发现了神色有异的暮烟,淡笑着转身,一双莹白饱满的小手轻抚着垂落在胸口上柔滑的青丝,说道:“暮烟,等会儿进去了,你找到那里面的管事,给我安排一间最中间的房子。”


暮烟听到青鸾的话,想了半刻后还是觉得不妥,便又开口阻止道:“王妃,我们还是回去吧,你这样出来若是被王爷知道了,我们会被他收拾的。”


青鸾好笑的捂着自己发笑的嘴角,一副语重心长的教育着暮烟,道:“刚才可是你求着我出来,现在你又反悔了吗?暮烟,本王妃现在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弃妇’啊,亲自去找寻自己的丈夫回家,这样的大举你应该支持才对。”


“可是~~!”


“别在可是了,你听我的安排保准不错;到时候王爷怪罪下来,你将所有的过错推到我身上便是;暮烟,你放心,若是我这次计划成功了,将来啊,你家王爷便再也不敢到这青楼中来了~!”


暮烟不敢相信的听着青鸾的话,诧异的惊于在那小小的身上隐隐发出的高华光泽;难道王妃真的能让王爷从此止于青楼之外?


暮烟有些不太确信的看着青鸾自信的神色,最后还是心里一横,任命的咬起牙关;大不了就是回去被王爷大屁股么,涂些药,休息几日便又可以生龙活虎了。


当玉清王府的马车停到了那最为盛景的醉意楼前时,牵马的马童便快步走上前;青鸾看着身边脸色稍稍缓和的暮烟后,便接过采儿递上来的白沙,轻轻地遮住自己那张绝色的容颜,只留下一双莹莹美目,顾盼神飞、高傲怡然。


采儿和暮烟先跳下马车,暮烟就将马凳放在车角边,采儿便撩起车帘,小心的牵着青鸾伸出的皓腕,齐齐站于这座享誉盛名的醉意楼前,一脸淡然。


青鸾直直的站在有三层高的醉意楼前,示意暮烟进去安排一切,自己倒是安然的站在楼前,不管来往之人眼中隐含的猥亵和一探究竟的目光,目光清澈的看着街道上、楼阁中靡靡享乐的场景。


“真的就像是做梦一样,想当初我也跟这些女人一样,生活在这种地方,听着一段段销魂安逸的曲子,欣赏着一幅幅‘美花醉酒图’;周深的存在、义父的安排让我可以一夜之间转换身份,再次出现在这里时,我是主、她们是婢,可是不管怎样改变,赵青鸾依旧是赵青鸾,不管她的头上顶着再美丽、高贵的光环,过去,永远都会被记录在历史的长河中。”


采儿有些似懂非懂的听着小姐的话,落寞的语调中有着太多对过去的缅怀和痛惜。


“小姐,既然往事已过,我们就不要再回忆了;好好地生活才是幸福,不是吗?”


采儿拉着青鸾的小手,轻摇着说道。


青鸾转身看着采儿灿若星眸的双目,轻轻点头,然后便又抬头朝上而望,就见氤氲朦胧的灯火中,一个个窈窕的身姿不停地摆动出最优美的弧度,就像一条水蛇,又像一条无根的浮柳。


就在青鸾抬眼凝望着四处时,暮烟匆匆从醉意楼中小跑出来,而他的后面,还跟着一个长相还算斯文的小厮,在见到青鸾后,忙低头行礼,道:“奴才参见王妃~!”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