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七章 你敢嫖,本王妃就当‘姬’(2)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七章 你敢嫖,本王妃就当‘姬’(2)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3

 “好!”青鸾走在前面来到水汽氤氲的浴桶前,看着依旧站在四处伺候的女婢,使了个眼色便让采儿带她们齐齐下去。

 
周清看到这情况,心里一乐,便猛地冲上来将青鸾抱个满怀:“坏青鸾~!原来你心里是打着这样的主意啊,想要和为夫一起沐浴又不是什么害羞的事情,还让其他人都下去?嘻嘻~~!真是太腼腆、太可爱了~!”
 
青鸾彻底无语的看着周清那高兴劲,一脸黑线的转过身,修长的食指轻轻指着那欲要靠近她亲吻她嘴唇的小脑袋,淡笑着说:“夫君!你想多了~!”
 
“啊!没有吧~!”
 
“我让她们下去是嫌她们碍眼,你在这里伺候我沐浴更衣她们瞧个什么劲啊~!”青鸾说完,便转身走到屏风后面;琉璃盏上柔和的火光正好照在那绣着‘百花争艳’的屏风上,青鸾站于其后,婀娜多姿的身影、纤细修长的手臂、不盈一握的腰肢,浑然一体的映照在贵气雅致的屏风上,顿时让站在屏风后的周清呼吸急促、脸红脖子粗。
 
“青鸾~~!要不我也出去~!”周清挣扎着不让自己去看娇妻美好的一切,但是不听话的眼睛就是爱往那上面撇着瞧。
 
青鸾听到这略显粗哑之音的话,轻笑着走到浴桶边,莹白修长的细腿轻轻踏入温和细腻的水中,顿时就像还未出生的婴儿一般,舒服的长舒了口气;周清站在青鸾身边,看着青鸾沉浸在水中诱人的一切,更是把持不住的颤抖,可怜的嗓音又一次响起:“青鸾~!为夫想要出去,好不好?”
 
青鸾抬眼看着周清隐忍的挣扎,伸出手臂让娇艳的花瓣浮在那莹白的肌肤上,一个白的似雪,一个妖冶如血,如此视觉性的冲击就算是柳下惠在场,绝对也不会坐怀不乱。
 
青鸾听着身边这个小男人越来越重的呼吸,漫不经心的趴在浴桶上,轻声呢喃:“夫君~!给青鸾擦擦背,好么?”
 
周清被就被青鸾有意无意的撩拨弄的浑身燥热,大汗淋漓,如今又见青鸾那副无辜的表情,好不容易筑起来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就见周清喉结轻轻地看着青鸾莹白的玉背上那朵盛开的牡丹花,可爱粉嫩的小手拿起放置在旁边桌凳上的锦纱便朝青鸾后面扑来。
 
青鸾咬紧银牙,逼迫自己不要笑出来,感到身后那个小屁孩痛苦的挣扎,心里暗暗叫爽:“傻子~!我就要你看得见吃不着~!憋死你~!”
 
就在青鸾开心的徜徉在自己成功的‘计谋’时,忽然感觉背后有一个灼热的东西一跳一跳的碰着自己;青鸾奇怪的转身一看,就见周清已经将半个身子趴在了不算太大的浴桶上,而那个一跳一跳的东西竟然会是他下面的东西~!
 
可恶,死小孩!小色虫!把他逼到这个份上,他还能将裤子撑出个小蘑菇?
 
想到这里,就见青鸾伸手拿起桌面上放置的剪刀,笑得无辜的看着周清可爱发窘的娃娃脸,轻声细语道:“除了手臂能够越过木桶边缘外,其他的东西,若敢越过一点,我就剪了它。”
 
周清睁大水眸的看着青鸾笑得诡异的脸颊,然后又低头朝自己的小裤裤一看,顿时紧紧地捂住那高高耸起的小东西,憋了老半天才说出一句话:“青鸾~!我~~我控制,不了它~!”
 
好不容易等到青鸾沐浴完,周清已经被眼前自己的美王妃折磨的快要气绝身亡了;美人当前,不能逍遥,这对于一个正直青春冲动的小男人来说,这是何等的煎熬啊~!
 
青鸾在周清的伺候下,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薄衫便朝前殿走去。
 
前殿之上,暮烟早就候在一边等着这两位主子过来用膳了;老远就见王妃一脸兴致盎然的迷人淡笑,而他们的王爷,咋就像霜打的茄子,么了气势?
 
“暮烟,准备什么好吃的?好饿呢~!”青鸾刚坐在椅子上,便娇柔的看着站在周清身后的暮烟,轻笑盈盈。
 
暮烟脸色一红的指着桌子上的饭菜:“都是蜀州的特色小吃,希望王妃能够喜欢~!”
 
青鸾听到暮烟的话,更是甜美的冲他一笑,不顾身边这个没了精气神的男人,拿起筷子就拣起一块莹润香甜的糕点,娇唇微启、银牙轻咬,连连称赞的直点头。
 
暮烟看着娇美无双的王妃,脸色更是羞红一片:他们的王妃可是见了谁都能撒起娇了呢~!
 
周清有些食不知味的看着青鸾很是愉快的心情,眼前总是浮现着青鸾沐浴时娇柔魅惑的场景,想着想着,自己好不容易硬起来的腰板差点又软了下去。
 
好不容易举起碟碗,谁知瞥见桌面上摆着三双筷子,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大呼出声:“暮烟~!色色呢?”
 
青鸾正在开心的吃着糕点,谁知又从周清口中听到这样一句问话,心里一阵疑惑;色色?又是哪个女人?
 
“她知道爷你娶回了王妃,自己在房子中不肯出来~!”
 
“啊?那你快去送些她爱吃的武昌鱼、小鲫鱼什么的~!”
 
“爷,色色绝食了~!看来只有您亲自出马才能搞定~!”
 
周清听到暮烟的话,顿时心疼的站起来,一脸心疼的眨着无辜的眼睛,呜呼哀哉道:“她怎能如此对待我,她难道不知道她若是生气一分,我都会活不下去吗?色色~~!色色~~也来看你了~~!”
 
青鸾大惊的看着一溜烟儿便跑远的周清,很是郁闷的转头问暮烟:“色色姑娘也是王妃的姬妾吗?”
 
暮烟听到青鸾的话,想了半晌后,开口道:“仔细说呢,色色在爷的心中扮演了很多的角色,在爷最孤独的时候是母亲,在爷最寂寞的时候是女人,在爷最伤感的时候是知己,在爷最可怜的时候是姐姐~!”
 
“啊?”青鸾惊诧的看着暮烟一脸凝重的模样。
 
此次去京城,爷并没有告诉色色去干什么,但是如今王妃回来,色色就知道了爷在欺骗她,已经两顿没有吃饭了~!
 
青鸾有些不敢相信的听着暮烟的话,更是不敢相信在周清的心中竟然有这么一个这么重要的女人?
 
“王爷娶我,也是因为皇上的旨意不能违背;要不我去帮他解释解释?”
 
“王妃还是不要了,色色醋意大发的时候,只有王爷能够搞定~!”
 
就在暮烟说话的当时,一声凄厉的爱哀求声,和疯狂吼叫的猫叫声传入整个大殿,接着就见暮烟从怀中拿出一个玉瓶子放在桌面上,啧啧说道:“爷恐怕又被扇耳光了~!”
 
“什么?在王府中还有人敢打他?不会是那个色色姑娘吧~!”
 
“当然,除了色色没人敢动王爷的;瞧这怒吼,色色气的不轻啊~!”
 
青鸾更是将暮烟的话听得云里雾里的,怒吼?刚才的怒吼声只是一声猫叫啊~!难道~~
 
青鸾嘴角抽搐的起身,踱步走到暮烟身边,不敢确信的开口问道:“你们口中的色色,不会是只猫吧~!”
 
“嘘~!王妃,你可千万不要当着色色的面说她是只猫啊~!在色色的心中她一直都是王爷的原配啊~!”
 
“什么?~~哈哈~~”青鸾彻底无话可说的大笑不止,一双莹莹美目差点流出眼泪来。
 
她可以想象,一直吃醋的猫举起毛茸茸的猫爪,大力的朝周清那张可爱的娃娃脸抽去,大喊一声:“你这个负心汉~!”
 
哈哈~~这个画面该是多么的滑稽啊,没想到堂堂玉清王爷在栽在一只猫身上。
 
果不其然,就在青鸾快要吃饱喝足时,就见周清抱着一只圆圆、黑黑的东西走了过来。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