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章 青鸾曰:夫君乖乖,才会爱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二章 青鸾曰:夫君乖乖,才会爱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7-27

    翌日大早。

    当周清在一片温和的秋阳中醒来时,眼前顿时美景如云。

 
    就见一位绝世女子悄无声息的沉浸在恬静的梦境中,娇粉的嫩唇边一抹纯美的笑意淡淡隐现;本是邪魅的双眸被两排浓密的睫毛轻柔覆盖,这样的她,少了一份勾魂摄魄,多了几点清纯淡雅;光滑莹白的肌肤没有任何遮拦的出现在周清面前,顿时让这折腾了一个晚上的小家伙霎时又来了精力,欲要朝着青鸾扑去。
 
    而这时,就听见一个慵懒的嗓音带着香甜的气息瞬时打住了周清的“贪吃”。
 
    “闹了一个晚上还不够?你真想当周朝第一个在床上精竭力亡而死的王爷吗?”
 
    周清惊愕的看着依旧闭眼熟睡的青鸾,不敢相信刚才那话是从眼前这个睡美人的口中说出的;可是那独有的娇媚松散、轻盈妙曼的嗓音除了他那绝色的王妃,还有哪个女人能配拥有?
 
青鸾感觉到身边的‘小屁孩’顿时没了声音,便好奇的睁开朦胧的双眼;她才不会相信这个不知足的小家伙会这样轻而易举的听了她的话。
 
无辜睁大的双目、娇憨可爱的表情、还有那过分稚嫩莹白的肌肤,眼前的盛景便是青鸾睁开眼眸后看到的全部场景。
 
“喂!傻了?为何这样看着我?”青鸾缓缓转了个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慵懒的躺着。
 
周清听到青鸾的话,更是无辜的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对小梨涡隐隐若现,有着说不出来的单纯无害。
 
听到青鸾的娇嗔,周清恍然回过神,依赖的趴在青鸾柔软的身体上,一双不规矩的小手早就越过锦被探到青鸾未着寸缕的娇躯,舒服的长叹一声,满足的娇声道:“还以为在做梦呢,原来是真的啊~!”
 
青鸾听到周清近乎孩子般的话,轻笑着伸手拿开周清那双一直停留在她*胸上的小手,眨了下眼睛便对着周清胶粉的耳垂吹起道:“夫君~~,还是身体要紧呢。”
 
周清抬头看着眼前的绝色妻子,张了张嘴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知道青鸾是在为他着想,可是他要怎样表示青鸾才会明白,其实他只是脸长得比较稚嫩,可心智早就熟的像发红的柿子了;就见周清就像一条幼虫一般爬到青鸾面前,一把将青鸾抱在怀中,还不结实的肩膀一抖一抖的说道:“青鸾,你一定要等我长大,好不好?”
 
青鸾本被周清忽然而至的动作搞得有些不知所措,没想到这小男人在憋屈了半天后,竟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忍住喷笑的冲动,青鸾伸手轻拍着周清的脊背,说道:“好~!我等你长大。”
 
大早上的一场闹剧很快就过去,到了日晒三竿后,青鸾才懒洋洋的起床,而周清那家伙,早就没有了人影。
 
一直守在门外的采儿在听到室内有响动声后,便乖巧的走进寝室来到青鸾身边;喜悦的看着坐在梳妆台边的小姐,轻说道:“王爷早就跑出去玩去了,小姐才刚起床。”
 
青鸾看着心情很是不错的采儿,笑着轻抚着自己一头顺滑的青丝,耳边响起昨夜周清与自己厮磨时,说过的一句话:“青鸾的长发就像本人一样,美好的让我心疼。”
 
想到这里,青鸾便轻笑出声,回复采儿的话道:“他本还是个孩子,爱玩也是心性所致。”
 
采儿听到青鸾的话,笑着点点头;拿起桃木梳轻轻梳理着青鸾的长发,道:“小姐,采儿细细想过了,那玉清王虽然名声不好,但心思纯良,小姐嫁给他,许是天意~!”
 
“天意~?”青鸾惊奇的重复着采儿的话,怎么也不明白一向只赞同自己和周深在一起的采儿为何会说出这样的字眼。
 
最后看着采儿祝福的神色,青鸾也是淡笑一下便一晃而过;其实在她的心里,从来不相信什么天意~!
 
最后,当青鸾打扮好后,便在采儿的扶持下徐徐起身;满意的看着镜中的女子,柔和的嗓音徐妙的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便是玉清王妃——赵青鸾。”
 
不大的声音,就像是一种诅咒般的被青鸾念起,带着些许期盼和无奈,渐渐地都化成青鸾嘴角最美丽动人的笑容。
 
就见不大的铜镜中,折射着一个身着白色衣衫的绝色女子,发髻松松、淡装婉婉,慵懒中带着无限的妩媚,清纯淡雅中隐含妖冶无双的气质。
 
就在青鸾有些发呆的看着镜中的自己时,忽然听到从门外传来一声通传:“王妃起来了吗?王爷唤您去大厅用餐。”
 
采儿听到这话,忙回答道:“起来了,起来了~!”说完,便看着站在身边仿若仙尘的小姐,说道:“小姐,我们走吧~!”
 
青鸾微微点头,面含微笑,第一次走出这不大的寝室,打开紧闭的房门;看着眼前盎然的秋景,彻底进入属于周清的世界。
 
暮烟静站在新房边,看着从房中走出的那名绝色女子,也终于明白了为何王爷从早上起来到现在,不停地将他的王妃挂在嘴边。
 
想到这里,暮烟不禁有些羡慕自家爷那股好运气,像他那样的人还能取回这样一名风华绝代的女子,真是‘福星高照’啊!
 
青鸾刚走出门口,便闻到一股默然的幽香,好似带着草药的香气,清新香甜。
 
“你会歧黄之术吗?”
 
暮烟听到这温柔的问话声后,顿时惊诧的看着青鸾,他会医术的秘密在这里除了王爷并未他人得知,看来他们的王妃还真是冰雪聪明啊,就见暮烟低身福礼道:“雕虫小技,略知一二。”
 
青鸾看出眼前这位俊秀的男子对自己有所防备,就见一双莹莹美目暗含慧黠之色,流光溢彩中潜藏聪慧心智;调笑的说道:“略知一二便是知道些了;若是有时间了就翻翻医术,看看有什么‘禁欲’的药物没,王爷还小,对什么都好奇着,什么都想试一试;但任由他这样下去对他的身体终有坏处。”说到这里,青鸾不顾暮烟脸上渐渐腾起的嫣红,凑近了身子慢慢说道:“有的时候,要用些‘非常手段’,对不对?”
 
“啊~~?”
 
青鸾瞅着眼前男子的惊愕神色,便也是淡笑着离开;但是她可以肯定,这个男人一定会赞同她的想法。
 
暮烟看着慢慢走远的白色身影,好不容易从沉静的思绪中反应过来,泪眼婆娑的哽咽道:“暮烟终于找到同盟了~!”
 
要知道王爷那股肆意玩乐的劲儿,可是他最无言的了!没想到王妃会找他说这么秘密的问题;看来王妃这个人,还是很不错的呢~!好主子,绝对的好主子啊~!
 
当青鸾与采儿齐齐出现在大厅时,看到的便是眼前这:白红一绿图,而青鸾也终于见识到了他那‘风流夫君’的真正面目。
 
“王爷~家奴听说王妃相貌娇美、倾城无双,是真的吗?”就见一名长相还算娇丽的女子坐在周清的腿上,一双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撩拨着周清垂落在身前的长发。
 
而这时的当事人,也是一脸享受的看着眼前这个发嗲的女子,想了半晌后终于回答道:“是倾国倾城、风华绝代呢~!”
 
众女在听到这声回答后,皆瞬时脸色煞白,看着一脸坏笑可爱的周清,不敢言语一声。
 
而这时的周清在看出所有美人面露慌张后,竟然笑的得逞,且见那奶声奶气的声音随声而至,道:“不过在爷的心中,还是最疼爱几位姐姐呢~!”
 
周清安慰的说道,一双明媚的大眼睛中尽是专注的神色,那变声期的嗓音也被他利用的极其认真。
 
而这些话、这些神态尽数被站在一边悄悄静看事情发展的青鸾全部瞧了去;就见一张娇美的面容上毫无任何不满,可紧攥成拳的小手却只想跑上去将那死小孩儿掐死~!昨夜还说什么最喜欢她了,没想到今日却又左拥右抱,说着其他女人的好!
 
那些女人们在听到周清的回到后,茫然回神;知道她们眼前的这位淘气王爷又是在逗弄她们,便嬉笑成团的朝周清扑过去;接踵而来的拥抱和亲吻,让青鸾一直僵持的脸色再也挂不住一点微笑。
 
死小孩儿~!小屁孩儿~~!你竟然敢~~竟敢舌吻~~!天哪,是舌吻~~!青鸾紧抿嘴唇,咬紧银牙,心里一阵大火,想到那张小小甜甜的嘴巴昨晚也是亲着自己,心里更是火大;下次他若是再敢用那张甜甜滑滑的舌头亲她,她定会将它抽出来喂了狗~!
 
就在这时,从后面跟来的暮烟见青鸾一直站在隐蔽的地方并不进去,忙上前问道:“王妃为何不进去?王爷在等着您一起用膳呢~!”
 
这不大不小的话,无疑起到了平地惊雷的效果,就见那沉浸在无限艳福中的周清在听到暮烟的话后,便像一只看到花猫到处逃窜的老鼠,‘哗’的一下便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一双惊恐的大眼睛看到门边的青鸾后,更是闪着神秘无辜的色泽;(死小孩儿,又扮无辜、装清纯~!刚刚还不爽到疯?)而众女怎料周清会做出这般举动,原本靠在周清身上的人就像一只只花蝴蝶,都倒在地上,揉着自己的香臀,不敢抱怨一句。
 
青鸾知道自己不能再站在这了,便稍稍低了下头;但当她再一次骄傲的抬眼看着一脸不安的周清时,眼中原本的不满和冤嗔早就被掩在一片清明的光华之下。
 
“青~~青鸾?真的是你?你怎么会~~怎么会~~?!”周清嗓音颤抖的看着青鸾一身白衣的出尘模样,眼神中的惊艳和喜爱呼之欲出。
 
青鸾淡笑着看着周清,心里一顿抱怨;这只还没发育完全的‘小色虫’,见到美女眼睛都不会眨了。
 
但走近周清身边的青鸾当然不会将一腔不满发泄而出,就见佳人拿出带着淡香的丝绢,不顾任何人的侧目,伸手擦拭着那些女人印在周清额头上的红唇,娇美的嗓音轻说道:“不是夫君要让青鸾和你一起用膳吗?”
 
周清听到这话后,便一把将青鸾拥入怀中,亲昵的闻着青鸾身上好闻的味道,开心的点头道:“是哒~~是哒~!”是为夫让你来一起共进早膳。
 
青鸾任由周清抱着,斜眼撇着到现在还坐在地上冲着她发呆的女子,心里暗暗升起一抹同情;女人啊~~!若是你们没有了自我,注定了会是男人的玩物~!
 
可就在青鸾感慨时,就见刚才坐在青鸾怀中的那名女子竟然莹莹站起,优雅的整理了下身上的薄衫,对着青鸾便福礼道:“妾身给王妃请安~!”
 
娇柔的嗓音,一点也不必青鸾逊色;但仔细辨听,却可以听到那口气中的不屑和挑衅。
 
青鸾慢慢推开周清紧拥着自己的腰肢,转身看着慢慢起身的其他女子;皆在她们这群女人身上闻到了明显的火药味。
 
看来,她们真的将自己当成了假想敌。
 
站在青鸾身边的周清怎会不知现在的状况?大夫人对小侍妾,战争一触即发啊~!
 
就在周清为眼前的事情为难时,而一边的青鸾却将这男人矛盾的表情尽数收在眼底;心里稍有窝火,没想到自己刚进王府便要和周清心中的莺莺燕燕发生口角,若是此事传了出去定会贻笑大方;不过,若是她能通过此事将这群只知道争宠的女人制服,为自己赢得主动权,那到时候回到蜀州王府,她也不必忌讳那群队伍庞大的女人们。
 
“夫君,不帮青鸾介绍一下吗?”说办就办,就见青鸾微微开口,一双淡笑的水眸无谓的看着抓耳挠腮的周清,心里又将这只知道玩乐的猴崽子骂了个遍。
 
周清听到青鸾的话,像是得到释放的死刑犯,忙走上前抓着那刚才说话的女子讲到:“她叫青梅。”然后又热络的指着其他女人,口气欢快的对着青鸾说道:“我为了记住她们的名字,皆用了一种好吃的水果做了她们的姓名,像黄杏,白桃,紫葡,玉梨~~!”
 
青鸾有些犯困的听着周清热情的介绍,慢慢的坐在凳子上,轻声的说道:“没想到夫君的侍妾还挺多~!不过青鸾更是佩服夫君的记忆能力;这么多人都能记下来,实属不易呢~!”
 
周清听到青鸾这么说,忙走到青鸾身边,板起一张凳子紧挨着坐在青鸾旁,一张挂着可爱笑意的娃娃脸上尽是得意的光芒:“那是,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为夫再辛苦也不怕;几位姐姐人可好了,每天都会陪着为夫到处找乐子呢,青鸾,要不以后我们大家一起玩?我给你说,可好~~!”
 
青鸾眉头轻蹙的听着周清这没上没下的话,出声阻止道:“夫君?你是要我和这群女人一起陪你逍遥快活吗?还有,你叫她们姐姐?”
 
“是啊!书上不是说了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么~!我唤她们姐姐是因为她们都不肯叫人家亲哥哥。”
 
青鸾彻底无语的看着周清那张无辜的脸颊,再转头看着那群人挑衅的目光后,一直隐忍的怒气便再也忍不住的喷发而出。
 
“呵呵~!青鸾没有夫君那么好的雅致,自然不懂你口中的‘众乐乐’;只是夫君对众位侍妾的称呼得改一改了;据为妾得知,夫君贵为王爷,你的姐姐妹妹们,应该都是皇室的公主、郡主或者县主;眼前这些女人只是一些小花碧草,能配得上皇室的尊严吗?”
 
“当然配不上,我皇室其尊傲视天下,怎是几个陪睡的女人可以称得上?”就见周清在听完青鸾的话后,顿时义正言辞的说道。
 
而那群本是虎视眈眈的女人们在听到周清的话后,本是煞白的脸颊顿时变成了酱紫色,一副伤痛的模样好不惹人心怜。
 
青鸾满意的听着自己的小夫君口中的答案,暗暗称赞道:这时她嫁给这个小男人后,听到的第一句中肯的话。
 
就见青鸾伸手轻抚着周清细嫩的脸颊,一双美丽的双眸中隐含着点点情义,说道:“青鸾都是为了夫君好;青鸾在后宫当秀女时,很多人都说我嫁给你后定会吃苦受罪,但是青鸾却不这样认为,因为青鸾知道我的夫君一定是个性情中人,一定会对青鸾好;在众皇子中,青鸾一直认为夫君你才是活的最真的一个、最实在的一个;但是外面的流言蜚语外面也要顾及,不是吗?夫君千万不能因为追求活的洒脱快活而忘了自己的身份,失了礼数,知道吗?”
 
这时的周清,哪还记得青鸾说了什么,俏丽的容颜在前,香软的身体在怀,再加上那一声声的称赞,早就将周清迷得晕头转向,使劲点头了。
 
最后不知是青鸾的一番教导让这‘小色虫’心有顿悟还是美人计太过成功,就见周清拥着青鸾对站在一边的众女人们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们要记住自己的身份;这大厅之内不能随意踏入,见到王妃更要恭敬百倍;若是敢肆意妄为,本王定会将你们逐出府去~~!”
 
众女在听到周清的话后,皆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不敢相信前面还和她们嬉闹的男人咋就在听了那女人的几句话后,变成了这副模样。
 
而那个叫青梅的女子更是眼含娇泪,快要哭出来。
 
就见青鸾舒服的靠在周清那消瘦的肩膀上,闭合着美丽的水眸淡淡的说道:“我最讨厌听女人的哭声~!”
 
听到青鸾的话,周清便恨恨地瞪了一眼快要哭出来的青梅,而那青梅也后怕的缩了下脑袋,灰头土脸的带着众女人朝着青鸾和周清微微行礼后,便一一消失在这偌大的大厅之中。
 
感觉到众人的离开,青鸾淡淡的笑了一下,第一回合,赢得漂亮~!就是要让那群自以为比她先进府的女人们知道,先来后到的局势在她这里根本行不通,后来者居上才是她赵青鸾的本色。
 
一直站在周清身侧的暮烟可是将青鸾所有的神色看了个清楚,在见到自家一向调皮的王爷被新来的王妃治的服服帖帖时,心里大喊过瘾,要知道以前那群女人自以为有爷的宠爱,可从未将他放在眼里过;没想到王妃一来,便轻轻松松的收拾了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们。
 
这时,暮烟好似看到了自己的光明前途;哈哈~~!他暮烟,很快就会见到青天白日了。
 
周清欣喜的抱着青鸾柔软的身子,紧紧的围着青鸾的腰肢一分都不肯松开。
 
青鸾感觉到周清心中的依赖,淡笑着抓着周清的小手,坐直了身子看着眼前这个听话可爱的小夫君,想了半晌,开口道:“夫君,青鸾有事想要和你商量一番~!”
 
“什么事啊?”周清眨了下眼睛,浅浅的梨涡若隐若现。
 
“为了使我们夫妻永远都这么好,青鸾想了一些办法需要你的配合。”
 
“真的?青鸾快说说~!”
 
青鸾看着兴冲冲的周清,更是笑得灿烂,心里不禁暗暗叫好:小鱼儿上钩了。
 
“就是青鸾将自己的禁忌告诉夫君,夫君只要记住这些事情,我们便不会有小矛盾,更不会吵架。”
 
周清听到青鸾的话后,忙点头答应,一副很是受教的模样期盼的看着青鸾。
 
“第一,青鸾不喜欢别人问‘为什么’。”
 
“啊~?为什么呀?”
 
谁知道青鸾刚一说完,那愣头小子便不加思考的问出这话。
 
暮烟看着坐在身前木讷的爷,差点笑出声来;站在青鸾身边的采儿也好不到哪去,一张俏脸上尽是忍耐的红晕。
 
周清在问出这句话后,等了老半天都没见青鸾有所回答,仔细想了一下便认识到自己的失误,忙委屈的说道:“对不起青鸾,夫君知道错了~!”
 
青鸾无奈的摇了下头,看着态度很是不错的周清便伸手抬起那张可爱的娃娃脸,道:“下不为例;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原因,那便是我讨厌追问不休的啰嗦男人。”
 
“哦~~!知道了;那第二呢~~!”
 
“我的自尊心很强,有时候做错了事情也不会去承认;夫君,可以请你答应,不管青鸾做错什么都是你的错吗?”
 
“啊~~!”周清瞬时睁大了眼睛,顿时意识到自己好像上了贼船,但是在看见青鸾略带祈求的模样,还是不忍拒绝的点头答应。
 
暮烟和采儿在看到王爷含泪答应了这不平等条约后,更是诧异的张大了嘴巴,期待着这第三个问题又是什么。
 
青鸾看到周清很是委屈的答应了第二条,便开心的伸出莹白的手臂攀住周清的脖颈,更加恬谧的说道:“第三条便是,我要夫君说一句话,那便是:从今以后,不敢青鸾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开心的接受,一切以妻为重。”
 
周清在听完青鸾这段话后,更是发颤的低下头,喉结轻动嗯了老半天才说道:“青鸾,为夫还没有发烧呢~!”
 
青鸾听出周清口吻中的拒绝,忙嘟嘴撒娇道:“夫君~~!你忍心吗~~?”
 
娇媚的嗓音,就像迷魂汤一般尽数灌进周清的脑海中,就见这个愣头小子眨了眨眼睛,终于狠狠地点了点头;大声的喊道:“从今以后,不管青鸾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开心的接受,一切以妻为重。”
 
青鸾满意的听着周清的话,喜悦的躺在周清的怀里,亲昵的说了声:“夫君乖乖,青鸾才会爱哦~!”
 
“好~!青鸾,为夫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不大的声音,带着爆炸性的威力让伺候在大厅中的所有下人都惊呆了眼;抬眼同情的看着沉迷在王妃美色中不能自拔的王爷,他们皆可怜的摇了摇头,一股奇怪的感觉更是让所有人都确信下来;他们的玉清王妃,可比那后院中的女人们,精明的多、聪慧的多,当然也可爱的多。
 
王爷,你那游遍花丛、御遍天下美女的愿望,恐怕在心中还未冒出芽来,就要夭折了吧~!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