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后宫争艳 - 第十三章再遇周深

所属目录:第三卷:后宫争艳      发布时间 : 2016-7-22

    夏意柳浓,暖风辐照;御花园中一片生机盎然。

    但整个周朝皇宫,皆被一抹愁色稍稍笼罩,只因当朝皇后染病不起,药石无医;故而惹得帝王龙颜大怒、怒吼不止~!

    “滚~!都是群没有的东西,朕给你们最后一线生机,若是半月之内救治不好皇后,你们就等着充军吧~!”

    略显苍老的吼叫声又从孝安殿的寝室中传了出来,惊得站于外面等候的宫婢们无不轻颤发抖。

    虽说皇后现已不再得宠,但是不管怎样,她可是这已年迈帝王的结发夫妻,又为这九五至尊育得一子,劳苦功高;所以此次大病,最为伤心痛苦的也是这个多情的皇上。

    三日前就赶来的周深已守在自己母后床榻上伺候三日,一抹忧色浸染了整个光华高洁的人儿,眼底的深痛和挥之不去的伤痛,让所有的人都暗暗心疼着眼前这个出尘俊美的男子。

    “深儿~!你母后这里有宫女们照看着,你还是回宫休息一番再来吧。”

    刚刚下朝的皇上还未来得及卸下龙袍,便又出现在孝安殿中。

    周深一身锦服的站于皇上面前,抬头看着自己的父皇,轻轻地摇了摇头,带着喑哑之声的伤痛轻轻地溢在嘴角。

    “不了父皇,没想到一年不见,与母后再次相逢竟然会是这种情况;从小深儿便地母后悉心照料,如今也是深儿尽孝道的时候了~!”

    皇帝看着眼前温润儒雅的儿子,欣慰的点了点头;他的这个儿子,是众位皇子中最出类拔萃的,没有一点纨绔子弟的骄奢淫逸,更是难得的好性情;在记忆中,温和的深儿总是身着一身素雅的白袍,仿若仙人在世,现如今他头戴雏龙金冠,身着华丽的蟒袍锦服,更是显得他风姿卓越、颠倒众生。

    一丝难以辨别的忧愁清清淡淡的流动在那挺直的身影上,一点相思哀怨勾勾点点的刻画在那本就浩然的气质上,更是让周深看上去有股致命的吸引力,仿若空谷中的水仙花,孑然一身的皓洁中又带着离愁别绪的诗意。

    皇帝走近依旧陷入昏迷的皇后身边,一双昏暗的双目中竟然带着情窦初开的少年郎身上才有的痴恋,宽大的手掌抚摸着那细腻的肌肤,呓语道:“皇后,朕和深儿都在等着你醒来。”

    轻声的呼唤,没有任何的海誓山盟,但周深却沉溺在父皇爱恋母后的情意当中;眼前不觉,又出现那个和他一样喜穿白衣的绝色女子;青鸾,你到底在哪里?

    青鸾静卧在舒服的软榻上,任由采儿听话的给自己捶着双腿。

    一排浓密的睫毛深深地遮掩住那双灿若星辰的水眸,粉嫩的唇瓣彷如窗外盛开的牡丹花,妖娆的带着香气。

    她知道,周深已经来了;她更清楚,周深便在隔壁的院楼中。

    只要她愿意,只要轻轻地迈出一小步,她便能与那出尘的男子再次相见,如玉的脸颊,高华的气质,还有那双深情的眸子,都会尽数被她吸引;但是,青鸾胆怯了,只因她不敢再确定,周深是否恨她?冤她?责怪她?

    想到像他那般出尘优秀的男子竟然被她这种女人伤害,心里难言的苦楚便渐渐笼上心尖,一股莫无虚名的疼痛便让她几欲挣扎死去。

    采儿抬头看着小姐犹豫不安的神色,心里也是暗暗着急。

    她知道,自从小姐知晓了逐鹿王已经到了皇宫时,那颗看似毫无波澜的心便不再宁静,长时间的沉默和发呆让采儿清楚地猜出来,小姐想要去见八王爷,但是却无言面对。

    “小姐,皇后病重,八王爷应该会很伤痛的;听其他宫女们说,王爷自来京城至今,一直没有休息,日夜守护在皇后的病榻前。”

    采儿微小的嗓音轻柔的传入青鸾的耳中,让青鸾不由一颤。

    是吗?皇后的病情会那般重吗?她本以为只是受了惊吓所以才一病不起,但没想到会延误到现在;难道是那皇后亏心事做多了,故而病情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般简单?

    周深,对不起;若是你知晓了你母后生病都是青鸾一手制造的,如此善解人意的你,会原谅我吗?

    想到这里,青鸾更是微蹙的双眉,一抹心疼之色渐渐隐现在眉眼处。

    “那周深的身体,还好吗?”

    虽然知道周深自小便习武健体,但是心里还是不由得担心起来。

    采儿听出青鸾口气稍有松懈,忙又说道:“王爷刚来京城的时候,神情便不怎样,人也消瘦了一大半;这几日又这样连番折腾,恐怕铁打的身子也会吃不消吧。”

    采儿故意捡重的说了几下;不知怎么,采儿对那个温柔恬静的逐鹿王极有好感,虽然小姐将自己的身子给了那狂傲不羁的鼎汉王,但是只要一想到那鼎汉王眼中阴厉嗜血的眼光,采儿便不觉心颤;在她的内心中,是最盼望青鸾有一个很好的归宿,只因她的小姐,命实在是太苦了;而那良人,采儿似乎看上了逐鹿王——周深。

    青鸾听到采儿说周深身体不佳,心也不由得疼了起来;是吗?身体消瘦了一半?难道是因为自己的离开才惹得他这般神情萎靡吗?

    青鸾想着便恍然睁开眼眸,看着采儿眼中期盼的神色就凑耳上去,对着采儿暗语几句,便让采儿恍然轻笑,连连点头。

    “小姐请放心,采儿这就去办~!”

    青鸾看着采儿跑开的身影,一抹淡笑出现在绝美的脸颊上;周深,若是我们再相见,会是怎样呢?

    孝安殿

    寝殿

    当周深看到采儿在殿前一晃而过的身影时,就再也忍不住激动地心情,倏地站起身来,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

    采儿在这里?青鸾的贴身丫鬟采儿竟然在这里?那青鸾呢?她也会在这里吗?

    难以消化的消息让周深有些气喘的轻抚着自己呼吸急促的胸口,焦急的看着周围来往的宫婢,一路朝那偏殿奔去。

    孝安偏殿,一派夏妆,香茶美景,芙蓉暧暧。

    就见在这偏殿之中,没有正殿一丝的奢华高贵之景,到处柳岸花飞、溪水潺潺。

    周深慢慢的踱步在这从来都不曾来过的偏殿之中,看着眼前缠美的景致,心口一阵澎湃,如雨般莹白的脸颊上早因情绪激动而蒙上了一层娇粉的光晕。

    就在周深沉浸在眼前美景时,忽然就见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静站在不远处的芙蓉花池边,那无害亲昵的笑意早就融化在如画的美景中,一头乌黑的长发并没有梳起,而是慵懒的搭在本就纤瘦的香肩处,邪魅的双眸中,闪着夺人的光泽,流光溢彩好不灼人心目,挺直的鼻尖,好似天山的脊背,挺直中浅带柔和;娇粉的嘴唇,亦如初识般一样,坏坏的带着调笑的意味。

    周深怔怔的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儿,怨恨不在、责难不在,留下的竟是一腔的温情和无限的相思。

    “深~!都怪你早不来晚不来现在才出现,人家的单蔻才画了一半,你瞧,难看死了~!”

    青鸾跺脚的看着周深发呆的模样,娇嗔的模样让周深心里一痛。

    周深看着那素白的小手上果然只画了一半的娇粉,心里一暖,便踱步走近:“好~!等会儿我给你补上~!”

    青鸾听到这话,心里便是一暖;看周深的眼眸中,更是闪着激烈的情意。

    赤脚走到周深身边,慢慢的趴在那温柔恬谧的身体上,闻着那熟悉的郁金香,满足的叹息道:“真是个呆子,不是给你讲过吗?女子是最忌讳凉的,你看人家赤脚站在这里,难道你就不担心青鸾会生病吗?”

    责怨的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深情,娇俏的传入周深的耳中,让周深轻轻一颤,慢慢的伸手抱起那在怀中笑得一脸得逞的娇人。

    “好~!我抱着你,青鸾便不会生病了~!”

    青鸾紧靠在周深温柔的怀中,抬眼看着眼前出色的男子,整颗心仿若不再空虚一般,尽带着重拾的美好。

    一双修长莹白的手臂轻攀在周深的脖颈处,轻和的呓语中,闪着痴恋的情意,响在周深的耳侧。

    “深~!很高兴再能见到你;这样的我们,好似又回到了万花楼初次结识的时候;那时的你,也是这样温柔的抱着我,虽然绯红的脸颊上带着稍许的不愿,但善良的你却不忍拒绝我的无理要求~!事事为他人着想的你,才是青鸾最喜欢的周深,更是青鸾不忍伤害的周深~!”

    说到这里,青鸾便更是紧拥着紧抱着自己的人儿,爱怜的轻吻了下一周深嫩白的肌肤,略带磁性的嗓音中,竟然有着重逢后的哽咽:“还能这样被你抱着、疼着,真好~!”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