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三卷:后宫争艳 > 第十二章报复、相拥再爱

第三卷:后宫争艳 - 第十二章报复、相拥再爱

所属目录:第三卷:后宫争艳      发布时间 : 2016-7-22

    青鸾一路踏着月光回到孝安殿中;看着那皇后居住的寝殿里灯火昏暗、一片祥和;紧攥的拳头好似要滴出血来,死静的眼眸里,愤恨的火焰仿若初秋的枫叶,红的耀眼、红的嗜血。

    “做了坏事,还能心安理得的熟睡吗?”青鸾轻声呓语,发颤的小手轻抚着发胀的脸颊,淡笑着朝那寝殿走去。

    小心的躲开守夜的宫女,青鸾很快便出现在皇后寝殿内的屏风后面;绣着硕大牡丹花的屏风好似被熏香熏染过一般,散发着诱人的馨香,可这馨甜的味道却让青鸾闻起来,就好似沉溺在水中时闻到的血腥味,奇臭无比;眼前不断地会闪着自己紧握那湿滑乌发时无助的模样;可是这个罪魁祸首却在这里香枕软卧,好不舒服。

    好~~!既然你想让我死,那我就来个‘死后还魂’吓死你~!

    想到这里,青鸾漫步走到那宽大的卧榻边,细看躺在床上人儿的酣睡模样,轻声唤道:“娘娘,皇后娘娘?青鸾来看你了,你怎么还睡啊?”

    轻柔的呼唤声,带着一股难以忽视的阴气,在偌大空荡的房间里不断地传出回声;且见皇后随着一声声的轻唤,慢慢转身、睁开眼眸,当她在看到青鸾浑身湿漉漉的站在床侧,一头乌黑的秀发更是遮住了大半张脸的模样时,顿时惊吓出声;就像一只惊慌失措的老鼠,‘嗖’的一声便钻到了床角处,睁大的眼睛里尽是恐惧,瑟瑟发抖的身子更是彰显着她的不安。

    “娘娘,青鸾好意来看你,你怎么这般躲闪呢?”青鸾又靠近床榻一分,慢慢抚开一直遮在娇容上的黑发,略显浮肿的双颊看上竟然有着骇人的青白,原本就明亮夺目的双眼更是散发着犹然的光泽。

    皇后不敢相信的朝后瑟缩着,看着青鸾毫无生气的模样,颤抖的紧抱着自己的身子,支支吾吾的说道:“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啊?来人哪,来人哪~!”

    皇后惊恐的喊道,整个人就像一个蜷缩的虾子,可怜到了极点;现在谁又相信,眼前这个无助彷徨的女人会是往日那光贵亦然的皇后娘娘?

    青鸾嗤笑着、痛恨着;就在她再考虑要不要吓吓她时,就见那年事已高的皇后娘娘忽然惊慌的尖叫一声,便彻底的昏厥过去。

    青鸾在听到皇后那声尖叫后,顿时也愣在原地;看着那张似曾相识的娇容,眼前眼前一片模糊。

    她刚才竟然在叫:深儿。

    深儿?周深?

    就见青鸾慢慢的蹲下身子,随着脑海中那张温柔的面孔越来越清晰时,身体也不自觉地颤抖起来;周深,青鸾该怎么办?你的母亲竟然想要伤害我,青鸾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随着皇后的吵闹,一直守在外殿的德喜第一个冲了进来,当他看见青鸾独身一人蹲坐在地上是,霎时也是尖叫出声;然后便也昏厥过去。

    青鸾好笑的看着那半死不活的阉人,没想到他杀人时却不害怕,唯独害怕那死后之人变成的活鬼?

    想着,青鸾便慢慢的站起身,又顺着潜进来的路悄悄地溜了出去;只留下一滩水渍记载着她曾经来过的记忆。

    翌日

    当青鸾还在熟睡时,便听到外面吵闹的声音;看着匆匆敢进房中的采儿,青鸾便也转醒。

    “小姐,大事不好了~!”

    青鸾看着脸色不好的采儿,淡然的起身,走到橱柜边,拿起一件玫红色的宫装,独自穿在身上。

    昨日她偷偷回来,并没有惊动已经熟睡的采儿,所以这个小丫头还不知道昨夜发生的种种,怪不得现今有这样的惊诧。

    “哦?怎么了?”青鸾装作无辜的问道。

    采儿走近青鸾,看着青鸾迷茫的神色,悄声说道:“昨夜孝安殿中闹鬼了,那德喜公公竟然被活活的吓死,皇后娘娘也是一病不起,药石无医~!现在太医院中的所有太医和皇上都来了;听孝安殿中的宫女说,这里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是吗?一死一病吗?”

    青鸾暗笑着坐在床榻边,拿起放在身侧的茶盏,轻喝下一口;好不怡然的模样。

    采儿看着过分冷静的青鸾,心里虽然疑惑,但还是接着说道:“听说逐鹿王也到了,现在就在赶往皇宫的路上~!”

    青鸾在听到采儿的话后,拿着茶盏的小手微微一颤;睁大的双目中竟带着稍稍的惊喜;他,要来了吗?

    是啊,他是该来了;皇上大寿降至,身为当朝身份最为尊崇的皇子,他怎能缺席呢?

    想到这里,一抹恬静的笑容终于出现在青鸾一直紧绷的嘴角处;周深,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要见面了~!

    就在青鸾想着内心中最深的羁绊时,忽然寒风乍起,接着,自己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四,四皇子~!”采儿惊愕的看着我身后出现在男子,不太敢确信的呓语道。

    看着采儿惊颤的模样,青鸾轻咳一声,便示意她出去守着。

    采儿恍然明白青鸾的意思,忙施礼退出房间。

    青鸾轻靠在身后这个结实的胸怀中,感受着来人身上灼热的气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今早听十四说,昨晚他救了一个‘女鬼’,听他的描述和你极为相似;青鸾,昨天晚上是你,对不对?”

    青鸾听着从身后传出的温韵之声,一抹淡笑溢在嘴边;这个男人的消息,还真够灵通的。

    周沿见怀中的青鸾并不出声作答,便又紧抱了怀中柔软的身体,接着说道:“不听你说话,那便是默认了~!告诉你,是谁伤害了你?”

    低哑暗沉的嗓音中,竟然带着稍许的不快,青鸾感觉到周沿的生气,便安抚的转身看着周沿紧绷的俊容,伸手轻触这那细滑的肌肤,道:“伤害我的我,已经变成鬼了;没必要再计较~!”

    周沿诧异的听着青鸾的话,思考了半天终于嬉笑出声;宠溺的紧拥着青鸾不赢一握的腰肢,说道:“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绝对不会让伤害过自己的人好过;青鸾,你是只沉睡的狸猫,看上温柔无害,实则是将自己的獠牙和毒爪藏了起来;伤人时,绝对不留余地。”

    青鸾听到周沿的话后,霎时嬉笑在周沿的怀中,妖娆的媚眼中,哪还有一点昨晚的狼狈;现在的她,就像三月的荷花,带着致命的诱惑。

    周沿心动的看着青鸾绝美的容颜,伸手轻抬起那张俏丽的脸颊,大拇指轻轻滑过那柔滑的肌肤,暧昧的说道:“父皇说,要逞着这次大寿给我们指婚;青鸾,和我在一起吧;只能我能救赎你,只有我才是西门灼的对手。”

    青鸾并不是很愕然的听着周沿的话,一抹淡笑依旧藏在眉眼之间;轻攀着周沿脖颈处的小手玩火的轻触着他细滑的肌肤,无辜的眼神只想让人犯罪:“是吗?周沿,我不是一直都是你的吗?”

    说完,便轻吻着周沿轮廓分明的嘴角,细舔着那香甜的源头。

    周沿本是十分喜欢青鸾,如今佳人在怀,怎能还会坐成柳下惠?

    就见周沿一把便将青鸾打横抱起,朝那刚刚整理好的床榻走去。

    青鸾装作迷茫的看着周沿微红的脸颊,娇弱的嗓音更是甜蜜到骨髓中:“沿,人家的衣服才刚穿上呢~!”

    周沿听到这撒娇一般的话语,爱怜的轻吻着青鸾光洁的额头,道:“乖~!等会儿我再亲自给你穿上。”

    说完,便将青鸾放在床榻上,接踵而来的拥吻和触摸,顿时燃起了一室的靡靡与春光。

    “早就听闻魔教圣女‘媚术’了得,青鸾,我总算知道为何我总是要不够你~!”

    这句话是周沿在还未失去理智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青鸾嬉笑着拥抱着周沿结实有力的腰背,随着那一波又一波快意的浪潮渐渐沦陷。

    皇帝指婚吗?没想到这后宫之中越来越有意思了~!可是,自己孤独而寂寥的心,该用什么来填补呢?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