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后宫争艳 - 第十章意外拯救

所属目录:第三卷:后宫争艳      发布时间 : 2016-7-22

    孝安殿

    皇后脸色狰狞的坐于上位,手中拿着一个鎏金嵌龙手札,愤恨的看着。

    站在一边的德喜公公见一项将喜乐藏于脸下的皇后现今竟然会这般恼怒,吓得站在一侧,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赵青鸾~!赵青鸾~!”皇后大怒的将手中的手札扔在地上,明晃的日光正好照在那被摔在地上的手札上,就见青鸾的所有信息尽数被记载在册;只是就算是这皇后再精明,找到的关于青鸾的所有信息也是西门灼清洗过的内容;现在的赵青鸾,根本不是那名动天下的青楼艳妓,而是一名小家碧玉,十分乖巧听话、温顺恭良。

    德喜看出皇后眼中的愤色,讨好的上前,轻声维诺的说道:“娘娘莫生气,那赵青鸾虽然艳动后宫,但也只是个小小的秀女,想要铲除她,易如反掌~!”

    皇后转头看着眼神中闪烁着阴毒的德喜,淡笑着舒了口气,轻躺在那柔软的睡踏上,漫不经心的问道:“哦?难道你有什么办法吗?”

    德喜猥琐的凑到皇后的耳边,伸手遮住自己的嘴角,压低本就尖锐的嗓音,说道:“这后宫之中,本就宫娥上千,嫔妃满园;消失一两个女子谁又知晓?只要娘娘一声吩咐,奴才定不会让那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看到明天的日出。”

    皇后在听到德喜的话后,依旧嬉笑不语;就见那原本纯良的双眸渐渐地蒙上一层阴厉之色,浓郁的煞气顿时遮住那一对灿若星辰的星眸;一双素白的盈手泛着细白的光泽,饱满的指尖上画着素丽的梅花;轻轻摆动间,好似暗香飘来,好不惹人遐想。

    德喜看出皇后的默许,便欣喜的朝宫外跑去;心里不禁对那青鸾升出几分惋惜。

    没想到红颜未老却身先死;一朝未宠恩先断啊~!

    几日后

    青鸾独身从选秀阁中出来,走在回孝安殿的路上。

    这初来秀女的身份和宫中其他女官的身份并无什么分别,除了在封为嫔妃后,才不必每日来选秀阁中去学那些规矩。

    漫不经心的走在青石板的路上,看着四处张灯结彩、亭台楼阁,好不热闹高雅;可是在这些虚无靓丽的盛况下,又有多少颗无奈痛苦的心呢?

    就在青鸾走到一处荷塘边时,忽然感觉身后阴风乍起,接着,便感到自己的口鼻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捂着。

    青鸾挣扎的想要摆脱那双污浊的大手,但是越大的挣扎越是让她难以呼吸;最后,她竟然被又跑过来的几个人齐齐按在地上;手脚的疼痛和眼睛上蒙起的黑布让青鸾有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和害怕;一股心死的感觉更是让她艰难的想要呼救;但是嘴里塞着的麻布让她连呼吸都很困难。

    德喜使了一个颜色,那本将青鸾按在地上几个宫人便利落起身,看着被绑成虾状的青鸾,讪讪的笑着。

    青鸾恐惧的挣扎着,但手脚上的束缚让她连动一下都觉得疼痛难忍;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想她自进宫到现在,也并没有惹什么大人物啊?!难道是皇后?想这几天皇后并没有来找她麻烦,本以为皇后听下了她的忠告,可没想到夜路走多了,果然遇到了鬼~!而这鬼还有可能是吃肉都不吐骨头的恶鬼。

    青鸾艰难的蜷缩着,脑海中不断地闪现着皇后那日脸色阴厉的模样,细想几番,便彻底断定定是那皇后要拿她泄愤。

    德喜轻拍几下自己的手心,那几名宫人便迅速离去;偌大空旷的荷塘边,便剩下凉风阵阵、伊人凄凄。

    德喜看着四处无人的荷塘,猥亵的笑着凑近青鸾的耳侧,看着那月光下娇美的容颜,德喜竟然动心的轻抚着青鸾嫩滑的肌肤。

    青鸾感到那人的靠近的动作,颤抖着想要往一边靠去,但只因身上都困了绳索,任她怎么动也无法动弹半分。

    “乖乖我的宝贝~!瞧你这可怜的样儿~!杂家若真是个男人便还舍不得你呢,瞧着水灵的模样,光看着都赏心悦目。”

    青鸾诧异的听着那人的话,细辩之下,便更加肯定是皇后身边的德喜公公;没想到这该死的阉人也会思春?

    德喜看着躺在荷塘边脸色煞白的美人儿,俯身闻了闻青鸾身上好闻的馨香,便十分不舍的站起身,看着那娇人儿灵动绝美的模样,一咬牙便狠狠地朝青鸾踢了过去。

    青鸾只觉得天旋地转,接着,铺天盖地的冰凉和水汽就深深地包裹着她。

    小腹的疼痛和身上的无力,让青鸾一下水便差点被呛死过去,双脚都被绳索束缚着,更是让青鸾连力都使不出来。

    被麻布捂住的娇唇被狠狠地撑开着,撕裂的疼痛让青鸾更连哭都哭不出;蜷缩的舌尖努力的抵着那塞在口中的恶臭之物;就在青鸾感到自己快要气绝身亡时,麻布终于被她吐了出来;青鸾艰难的屏住呼吸,脑海中一片空白;西门灼狂乱的模样,风温柔恬淡的神采,周深动情相依的情形,连周清狂傲决然的样子都不断的闪在在她的记忆中;青鸾痛苦的挣扎着,她甚至都闻到了散发在水中的血腥味;她不能死,她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双亲;她不能死,她还没有看到西门灼惨败绝望的模样~!

    坚强的意志让青鸾奋力的朝水上游着,还好当初西门灼为了宠幸折磨她,曾为她建造了温泉香汤,想她在幼时便已学会了在水中与西门灼嬉戏打闹,应付西门灼各种变态的折磨;而今只不过是要她重拾过往的技艺,这对于青鸾来说,并非什么难事。

    现在虽值夏季,但到了夜晚这水塘中还是冰凉骇人;青鸾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已冻得发木,就在她快要力竭时,颤抖的小手像是拉到了一个绳子;青鸾欣喜的紧抓着那根绳子;直到自己的头部从水中游了出来,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青鸾双手颤抖的紧抓着那绳子,然后将头低下,让本就冰凉发颤的小手将遮住自己眼眸的黑布扯去。

    黑布退去,挂在天际皓亮的圆月便瞬时照在青鸾惨白的脸上;青鸾呼吸紧蹙的看着周围的环境,惊愕的长大了嘴巴。

    这儿?是哪里啊?

    记得刚才德喜将自己推下来时,地处的便是开满荷花的荷塘中,但随着她的挣扎,她已不知现在身处何方。

    青鸾颤隐忍着低下头,看着被自己一直紧攥在手心的‘绳子’,但当她看清楚紧抓的物什后,便差点尖叫出声。

    这哪里是什么绳子,分明是人的头发啊~!一撮乌黑的长发被青鸾紧紧地攥在手中,一股难以承受的的恶臭更是冲蚀在自己的周围;青鸾呜咽着朝一边看去,便见在那岸边的石头缝中,一堆白骨隐隐若现的卡在里面,而自己手中的长发好似就是那白骨的一部分。

    青鸾恐惧的颤抖着,看着寂寥骇人的周围,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周深~!周沿~!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啊~!”青鸾无声的哭泣着,惊慌的看着黑幕中的一切,不敢放开手中紧抓的黑发,生怕自己一松手便又沉了下去。

    “母亲,父亲~!青鸾好怕,青鸾好害怕~!”青鸾哭痛的落下眼泪,斜眼看那近处阴寒的白骨,青鸾更是蜷缩着,一张绝美的脸上没有一点生气。

    青鸾无力的浮在水面上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忽然看到不远处走近的人影。

    青鸾惊喜的奋力朝上游了几下,顾不得紧绑在自己脚踝处的绳索已将那柔嫩的肌肤勒出的伤痛,拼力的支撑着让自己不能沉下去。

    “救命啊~!救命啊~!”

    周清手提宫灯走在出宫的小道上,忽然听到不远处河水中传出的呼救声,霎时吓得背后生汗,汗毛升起,莫不是他遇到鬼了?

    想到这里,周清便毫不犹豫的转身欲跑,早知道会遇到这脏东西,他就不该逞强,应听母妃的话,让小太监们抬着轿子送他出去;没想到他第一次当英雄只身出宫便遇到了水鬼。

    青鸾看到那人在听到她的呼救后,跑开的影子,便着急的哭了出来。

    隐约间,青鸾借着那闪着微弱光亮的宫灯便看出那人是身着锦服蟒袍,头戴金顶玉冠,这样的打扮定是个皇子啊;再加之他手中提着的是熹乐宫的宫灯,便毫不犹豫的喊道:“周沿是我啊~!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啊~!”

    周清刚跑几步,便听到后面那喑哑的嗓音竟然呼喊着他四哥的名字,顿时便停下了脚步;忍不住心里的诧异,慢慢的转过头朝那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

    朦胧中,就见一个冒出个头顶的女子艰难的浮在水面上,一张小脸尽数被头上的黑发遮去了大半,露在外面的也是因长时间的泡水和冰冷,而显得肿胀不堪;看上十分骇人。

    “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啊~!?”周清鼓起勇气,朝那露出小小脑袋的地方喊去。

    青鸾快要脱力的听着那略显稚嫩的嗓音,痛苦的说了声:“当人是人了~!你怎么这么多废话,比女人还啰嗦,快点来救我啊~!”

    周清本就害怕的有些哆嗦,没想到在听到这挑衅的话后,顿时雄风高震,没想到他堂堂玉清王,刚到京城就先被人摸了小不说,现今还被说成是娘们~!真是奇耻大辱啊奇耻大辱~!

    想到这里,周清便一扫刚才的惊恐,朝那水边靠去。

    “哼~!管你是人是鬼,今天碰到爷我,就要你看看祖宗的厉害~!敢说我是娘们,等会儿便让你说本王是纯爷们~!水鬼,爷我来了~!”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