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后宫争艳 - 第四章进宫

所属目录:第三卷:后宫争艳      发布时间 : 2016-7-22

    深夜之中

    彻骨的缠绵,让身下的娇人儿在一声快意的娇吟中,彻底昏厥过去。

    叶牧纯起身看着余紫裳原本莹白的身体上布满了他肆虐过的痕迹,有些心疼的拉起身边的锦被,盖在她身上,然后自那紧致美好的中慢慢抽出自己的分身,几近无力的赤脚步下床榻,虚晃着来到屏风后盛满冷水的浴桶中,抬脚步入。

    冰凉的感觉,瞬时让叶牧纯找回些许神志,轻撩几下凉水擦拭着沾满湿汗的身体,享受的双臂一撑,眯眼想着那深住在自己心口的男人。

    周深,你真的好过分,我成亲你既然连面都不肯露?

    想着,叶牧纯便湿身走出浴桶,打开衣橱随意找来一处衣衫套在身上,连头也不回的便离开新房,朝那逐鹿王府奔去。

    夜深人静的逐鹿王府,沉静在一片柔和的流水声中,王府中开满的白莲花像是一个个妖娆的少女,渐渐地展露着自己的芬芳和清丽,青绿色的荷叶像一帆帆随波游动的小舟,摇曳着、轻触着。

    就在白莲池边,一个白色的身影近乎疲倦的坐在青白色的石凳上,看着清凉的月光,流下了思念的泪水。

    右手边紧握的白色琉璃盏中盛满了相思的苦酒,一口口喝下,一丝丝饮醉。

    叶牧纯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好似曾经那个仿若谪仙的男子并不是他一般,现在的他,就像一个毫无生命的布偶,除了一缕幽魂艰难支撑,什么气息都消息殆尽。

    “深~!你怎么了?”叶牧纯心疼的看着周深变得惨白黯淡的脸颊,一滴清泪也随着心口的阵阵心痛落了下来。

    周深抬头看着一身锦服的叶牧纯,淡淡的笑了下;但眼底的灼痛却是那般清晰,心口的悲苦也是那么明显。

    “你来了,今天不是你的新婚之夜吗?怎么到我这里?”周深示意叶牧纯坐下,有气无力的说着,另一只手又拿起酒壶,杯中倒满酒水。

    就见叶牧纯快步走到周深面前,一双修长的大手按在周深抓着的酒壶上,道:“不要再喝了,酒这东西不是你最厌恶的吗?”

    周深听到叶牧纯的话,轻笑出口,眼神悲苦的看着叶牧纯,道:“你到这里,难道就是为了阻止我喝酒吗?牧纯,以前的我活的太悠然自得,有些过于纯净无垢;现在想想真的是错过了很多啊,我从来都不知道,酒这东西会这般让人迷醉;就像她一样,让人沾上就再也戒不掉了~!”

    叶牧纯眉头轻簇的听着周深的话,紧张的坐在周深面前,看着伤心哭泣的周深,气愤的说道:“她伤害你了吗?你等着,我去找她算账~!”

    说着,叶牧纯就要起身朝大门口奔去。

    周深一把拉住叶牧纯,看着叶牧纯映在月光之下的那张俊美的容颜,笑着摇头道:“你找不到她的,她,已经离开了~!我派人翻遍了整个渝州,甚至还让传音去了趟梧州边城,但是都得不到她一点消息。”

    周深悲痛的说着,然后便又握起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

    叶牧纯听出周深话中的弦外之音,略有所思的看着周深悲痛的神色,问道:“梧州边城?难道那女人又搭上了你四哥?”

    周深听到这话,倏地抬起头看着叶牧纯,瑟瑟颤抖的身子竟让人有股想要拥他入怀的错觉。

    “牧纯,当我看到四哥和青鸾在一起时,有多悲愤;如果当时我手中有一把长剑,我定会杀了他们;可是他们两个,一个是我的亲人,一个又是我今生最爱的女人;你要我如何下手?所以,我忍了下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因为我知道,青鸾不是一个薄情的女子,她一定是有苦衷的;牧纯~!我真的不在乎她的过去,更不在乎她曾今和多少男子在一起;可是当她离开我时,才知道我的不在乎原是对她最大的不尊重和不了解,我不了解她的过去,所以无法为她解忧,不了解她的故事,所有不知道她在离开我时,会去找谁?牧纯,我错了,我一直认为她会主动告诉我一切,可是事实证明,她,只会将苦水往自己口中咽,绝对不会对我吐露半分~!”

    说着,周深便再也忍不住的悲戚出声,将这一段时间心口所有的憋闷尽数哭喊出来。

    叶牧纯看着如此悲痛欲绝的周深,眼泪也是不停地在深邃的眼眶中打转,隐忍的爱恋让他再也无法忍受的紧抱着周深颤抖的身子,声音喑哑的说着:“我说过的,她配不上你;像她那种女人,人尽可夫~!深~!为了一个这样的女人,不值得。”

    周深在听到这话后,瞪大了双目震惊的看着极其愤怒的叶牧纯,就见往日那光华孑然的气质已消失殆尽,遗留下的尽是无限的悲愤与难以言语的苦楚。

    “牧纯,你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吗?”周深挣脱叶牧纯的拥抱,慢慢站起身来;晶亮的眼眸中尽带着些许不快的意味。

    叶牧纯听出周深口气中的不善,但还是直白在他面前说道:“我是说,赵青鸾这个女人她就是妓女,欺骗人的感情,出卖自己的,这就是天性;你以为自己能救得了她吗?别傻了深,她就像地上的污泥,就算穿再洁白的衣衫也变不成一朵白云;与你傲视天下,携手终老~!”

    “你放肆~!叶牧纯,你凭什么这样说青鸾?”周深大怒的攥紧了双拳,怒目以对叶牧纯狂乱的双目。

    “就凭我喜欢你比她多,就凭我爱你比她多,就凭我对你的情意比她多~!周深~!你怎么如此糊涂,我已不在乎你和哪个女子在一起,但是,你若和她相处下去,只会受伤;现在的你是心痛的,但将来你若还和她纠缠不休,那将会是心死~!”

    叶牧纯眼睛赤红的冲周深吼道。

    周深怒目瞪着叶牧纯,本就攥紧的拳头却慢慢的松了下来,就见他默然转身,看着池中静开的白莲,道:“叶牧纯,本王的女人不是你可以评断的;还有,本王没有龙阳癖,这么肮脏的想法,本王也从来没有想过;你,找错人了~!”

    叶牧纯震惊的听着周深的话,忽然讪讪的笑了起来,伸手指着周深挺直的背影,哭笑不得的说着:“周深~!你竟然跟我用‘本王’这样的称呼?难道从此以后我们连普通朋友都做不成了吗?”

    “君臣尚有分别,更何况是君、民之分的距离呢?”

    冰冷的回答让叶牧纯的心瞬时滑到谷底;眼泪,已慢慢干涸,留下的却是无尽的伤。

    “好~!都是草民的错;王爷,您地位尊崇,草民会记住自己的身份。”

    说着,叶牧纯便深呼一口气,转身离开这散发着幽香的白莲池。

    周深听到那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慢慢的转过身来。

    “牧纯,你一直都是我的朋友,一直都是~!不要因为我而错过了你终生的幸福,在感情的世界里,有一个受伤痛苦就已经够了~!”

    京城皇宫

    青鸾端坐在一顶金色的大轿中,好奇的撩起垂落在窗户两边的轿帘,淡淡的笑容荡在嘴角。

    今天一大早,宫中的迎接太监就到了驿站中,随之而来的便是当朝皇后的懿旨;原来,所有的秀女自今日起皆要住进这神秘莫测的后宫之中;等待青鸾的将会是怎样的命运,她并不知晓,但唯一可以明白的就是:她,要赢~!用尽一切办法,都要赢~!

    青鸾转头看着坐在身边紧张不安的采儿,这丫头自进这皇宫开始,就惊慌到不知所措,已经搓红的小手更是显露着她内心的不安和害怕。

    “不要怕采儿~!我们一定能行,还记得雪媚女给我说过的话吗?”

    “记得,雪媚女说过;若是小姐愿意,全天下的男子都会匍匐在你的脚下~!”

    采儿颤颤巍巍的说着,看着小姐自信的眼神,但还是担心的抓着自己的衣袖。

    青鸾轻抓着采儿冰凉的小手,温柔的说着:“是~!就是这句话;我可以告诉你,为了解脱,为了自由,更为了救出父母,我现在什么都愿意~!采儿,你明白吗?”

    采儿看着眼神镇定倔强的小姐,暗暗点头回答道:“采儿明白了。”

    青鸾看着听话的采儿,笑着轻抚采儿头上挽起的双髻;顿时风华绝代、邪魅横生~!

    周沿起着心爱的踏雪漫步缓行,好奇的看着走在前面的金色轿子,问着跟随在身边的公公,道:“前面轿中坐的是谁?”

    小跑在周沿身侧的小公公,见当朝最为勇猛非凡的鼎汉王对自己说话,忙欣喜的回答道:“是渝州太守专门选定送入宫中的秀女~!”

    “渝州的,那不是八弟的地方吗?没想到那里不光出了个青鸾,还尽然有一个进宫秀女?”想着,周沿便要催马上前,想要一展那轿中之人的真面目。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