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恍然如梦 - 第十七章极度缠绵

所属目录:第二卷:恍然如梦      发布时间 : 2016-7-22

    一夜缠绵,惊起无数彩蝶绮梦;半晌厮磨,扰起数千魂牵梦恋。

    青鸾疲惫的趴在周沿健硕的身体上,深深地进入梦乡;嘴角淡淡的满足之色,让人看上尽是那般唯美,这样沉睡的青鸾,没有睁开眼眸时的妖媚与惑人,多了一份单纯,增了一点无害。

    周沿轻抚着怀中娇人儿光滑的身体,喜悦之色竟十分浓郁;他没想到,身上这个身体娇弱的她,会给自己如此大的震撼和欢愉;这种身体与身体之间深度的结合和占有,竟然比在战场上杀人得胜更来得畅快淋漓、血脉膨胀。

    青鸾,是你将我带入这梦斐的世界,体会着这种极度的欢畅。

    翌日清晨

    当采儿手端水盆的出现在青鸾的房间时,惊吓的嗓音顿时传出房外,随之而来的,便是吵杂的水盆落地声和哗啦啦的水声。

    就见青鸾倏地从周沿身上爬起来,疲倦的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目,看着采儿一脸惊诧,并不生气;而是带着奶声奶气的轻唤。

    “大早上的,你看见鬼了吗?”

    采儿看着小姐很是诱人的模样,然后又斜眼瞥着睡在小姐身边的那个光膀子的男人,颤颤的说道:“你,你们~!”

    青鸾顺着采儿的眼神,低头看着已经睁开双目,但依旧淡然躺着的周沿,脸色一红,但还是镇定的说道:“他?哦,昨天他无家可归,我只是好心收留他而已;好了采儿,你先下去吧,等会儿我起来了再唤你。”

    说着,就撩起锦被,慵懒的躺进去,半眯着眼睛,看着睡在一边坏笑的男人,挑逗的扬了扬不修自浓的双眉,很是无谓。

    采儿听到青鸾的话又见周沿眼中冒出赶快要她离开的警告,讪讪的转身离开。

    周沿听到那关门的声音后,便一把将睡在一边悠然自得的青鸾抱进怀中,很是玩味的说道:“我是不是应该感谢老天对我不薄,出现一个这么好心的你收留我,让我不至于流落街头?”

    青鸾淡笑着轻抚着周沿粉红有角的嘴唇,脑海中又浮现那个像仙人一般的男子;他们虽不是同母双兄弟,但是却有着很多惊人相似的地方呢;比如说这张小嘴,看上都一模一样。

    “这只不过是一种说辞,你还当真了不成?”青鸾嬉笑着看着周沿轻挑的双眉,眼里尽是晶莹闪过的光泽。

    周沿轻抚着青鸾的长发,修长的手指从浓密的长发中穿插而过,细滑的触感好极了。

    “别人的话我从不会当真,但是你的,我要另当别论~!”

    听到周沿的话,青鸾‘扑哧’笑出声,就见她慢慢坐起身;一丝不挂的傲人身躯顿时萦绕在一片日光下,竟像最圣洁的女神雕像,散发着灼人的荧光。;一袭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身上,看上却毫无林乱的感觉,反而有种慵懒的美感;周沿喉结轻动,这个女人天生下来就是勾引男人的。

    周沿也是坐直身子,迷惑的笑了起来,粉红的唇瓣轻吻着青鸾细长的脖颈,接着说:“因为在乎你,所以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当真。”说着,就用力的在青鸾的颈窝处留下一个妖红色的痕迹。

    青鸾又是开心又是痛苦的轻簇双眉,迷离的神色中尽是被遮掩的浓雾,轻吟的娇媚从口中喊出来:“啊~!嗯~!”

    采儿从青鸾房中走出来后,便神游太虚的欲要往厨房走去,谁知当她回神之际,却发现自己站在大马路上;抬头看着车来车往的大街,懊恼的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边朝万花楼中走去。

    都怪小姐,竟然会在打大早上拿这么‘恐怖’的事情吓唬她。

    就在采儿心里嘟囔时,一阵悦耳的嗓音传入耳中。

    “采儿,你怎么在外面?青鸾起来了吗?”

    青鸾听到这声音,顿时惊慌的转过身,看着身着白衣的周深,尴尬的脸部直抽搐。

    “小姐,还在睡觉呢~!王,王爷,要不您明天再来;我看小姐挺累的。”

    采儿瞬时缓过劲,支支吾吾的说着。

    周深看着神色怪异的采儿,心里虽然存在疑虑,但还是笑着点头,转身离开。

    许是青鸾真的需要好好休息,那天的惊马事件的确吓坏她了;他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速速呈上奏折,得到父皇和母后的批准,娶得青鸾进门,给她最大的幸福,从此再也不分开。

    采儿看着那里离开的背影,心里更是愧疚难耐。

    “小姐,你选择不合八王爷在一起的决定,有可能会后悔一辈子呢~!”

    采儿说完这句话,便惋惜的叹了一口气。

    万花楼内主房

    月姨神色满足的躺在西门灼的怀里,柔嫩的小手轻抚着身下这个伟岸的男子,眼里满是爱慕之色。

    谁都不知道,经营着天下第一楼的老板娘竟然是魔教教主的秘密情人,更是他的秘密杀手;也是魔教安插在周朝中最有有力的暗探之一。

    西门灼大手满握月姨轻盈的腰肢,眯眼道:“没想到青鸾会这么受教,不用我教就明白要将那男人变成她床上的奴隶~!”

    月姨嬉笑听着西门灼的话,轻点他胸前的嫣红,道:“你亲手训练出来的人,哪一个要你失望了?”

    西门灼听到这话中的恭维,并没有得意忘形;而是拿起枕边的一张薄纸,道:“我给你看样东西,保准会让你更兴奋。”

    月姨看着西门灼脸上的坏笑,一把拿过那纸,谁知在看完之后,竟然脸色苍白的说道:“这次,你是不是玩的太疯了?”

    “我就喜欢这样,越是激烈越好呢~!”说着,就用内力揉碎月姨手里的纸张,道:“我和青鸾玩过一个很不错的游戏,今天教给你。”

    说着,便挺直腰肢,一挺而就,就见月姨的眼神忽然变得发直,但极度的快感却让她忍不住的扭起腰来。

    回忆着前面眼中看到的几行字,月姨倒抽几口气,那上面分明写着当朝皇帝六十岁大寿各地官府应进献的妙龄少女,但是‘赵青鸾’这三个字却神奇的出现在那上面。

    一抹戏谑的笑意淡淡的荡在月姨的嘴边,西门灼啊西门灼~!你知道吗?昨天晚上在我们两人尽情欢好时,你的嘴里,喊着的却是青鸾的名字;要知道,在七年前我们两人在一起时,你的嘴边,只会叫叶儿~!

    呵呵~!难道这就是命?注定了要你在伤害她们母女以后,再被自己的真心所骗?所伤?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