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恍然如梦 - 第六章解脱嫌疑

所属目录:第二卷:恍然如梦      发布时间 : 2016-7-22

    夜深露重,虽然现在正值酷夏,但是在这环境恶劣的牢房之中;夜晚若是没有遮盖的物什,还是会生病着凉。

    就见青鸾像只小虾米一般,紧紧地蜷缩在周深的怀里;安静的睡在那舒服的怀抱中;周深也是紧抱着青鸾柔软的身体,平躺在不算太大的床上,有些心疼的拉高薄被,小心的掖在青鸾的颈窝处;动作温柔细腻;早已融化了一池的春水。

    “娘亲,不要丢弃青鸾;青鸾好怕~!”

    青鸾柔弱无助的声音,像是猫儿轻叫一般,传入周深的耳中;周深低头看着躺在自己胸口的青鸾,更是爱怜心疼;青鸾啊,你曾经到底经历过什么事?

    “青鸾别怕,深会帮你找到娘亲;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青鸾好似听到了周深的话,原本放在周深身上的小手更是紧抓着那白色的锦服;好似一株没有根的浦苇草,想要用尽全力的生存下去。

    第二日大早

    张府尹就候在牢门外,直到听到那里面有人传唤,才忙撩起官服;小跑进去。

    张府尹一进牢房,顿时愣在原处;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相互依偎的两人。

    就见逐鹿王爷身着一身白色衣衫,飘逸无尘的定做在床边,俊美的容颜上带着极其温柔的笑意,干净的如沐春风;温柔的双眸里,似有片片雪花飘落,竟让万物沉静无声;挺直的鼻梁、娇唇的双唇,柔和儒雅的气质,皆可让看者心服、闻者心动;而依偎在王爷怀中的那名女子,也是身穿白色无垢的幔纱罗裙;虽然闭眼轻睡,但那精致的五官,已晃似人间仙子,风华绝代的气质已让他无法自拔;看着眼前这幅娇容,谁还有心去看那天下间的其他女人?美丽的双目虽然合起,但可以想象;那睁开双眸后的惊世骇俗,定然可让如画江山黯然失色,瑶池仙境羞怯暗藏。

    “张府尹,可是找到证据证明青鸾的青白?”

    周深见张府尹一进来就盯着青鸾看,心里暗暗有些吃醋生气。

    张府尹听到这话,忙抬头看着神情有些不佳的王爷,立马收回自己色迷迷的眼睛,谨慎的回答道:“回王爷的话,属下几经查探,终于寻得那死者是江湖上人人得而诛之的采花大盗‘小黄蜂’,与胞弟‘小蝴蝶’经常作案犯科,做下了许多人人不齿的坏事;各地官府步下天罗地网想要抓获,只是苦于这两人的轻功极其了得,一直查无所获;只是没想到现在竟会死在这里。”

    周深听到这话,轻点了下头,接着问:“那,可查出来这个小黄蜂是谁所杀?”

    青鸾本就躺在周深怀里假寐,当她听到周深的问话时,身子忽然一震;脑海中,那个身着黑色锦服的男子,傲如天神的出现在自己心口;邪魅的双目,棱角分明的俊颜,还有那闪着寒光的宝剑,都让她不寒而栗。

    周深感到怀中青鸾的异样,深思暗付,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更紧的抱着那娇弱的小人儿,听着张府尹的回答。

    “属下等人在青鸾姑娘的房中发现了踩着血迹的男子脚印,而且那小黄蜂是一剑毙命,这必然是高手所为;属下从万花楼姑娘的口中得知,青鸾姑娘手无缚鸡之力;所以,属下前来告知王爷;那个恶人不是姑娘杀害。”

    张府尹看着周深脸色缓和,接着说:“就算是姑娘所为,那也是为民除害;我们这些官府中人,还要大大嘉奖,哪里有关进大牢的道理;属下大早已贴出告示对城中百姓说明此事;王爷尽管放心,这一切都已经办好。”

    周深听到这话,暗想一会儿,道:“张府尹,本王见你也是聪明伶俐之人;这下一任的渝州刺史,本王会向父皇举荐你。”

    说着,就抱起睡在怀里的青鸾,朝外面走去。

    张府尹在听到周深的话后,顿时一愣;没想到晃眼间自己就已连升两级?

    看着那个白色的背影,就见张府尹扑腾一跪,大声高呼:“多谢王爷千岁。”

    周深抱着青鸾走出地牢,在快要到大门口时;周深低头温柔的说道:“乖~!外面的阳光太强,闭上眼睛我抱你上车就好。”

    听出他宠溺的口气,青鸾悄然而笑;放心的靠在周深温软宽厚的胸口,无声点头。

    刚走出大门口,青鸾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日光暖洋洋的照在身上,带着杨柳清香的风儿不断地轻抚着自己顺畅的长发;就在这时,青鸾听到一阵轻快地脚步声朝朝自己的方向奔来。

    调皮的睁开一只眼,就见那个好久不曾出现的叶牧纯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在见到周深后,指着自己就大骂:“深,你有毛病啊~!为了这样的一个女人你竟然到这种地方呆了一天一夜?”

    周深听到这话,有些不悦的轻簇眉头,沉静的开口道:“牧纯,青鸾是我未来的王妃,也是你的嫂嫂,请你说话注意点。”

    “什么?王妃?嫂嫂?深,你中了她的毒了?”

    就见原本就怒气冲冲的叶牧纯在听到这话后,更是气的跳脚;看着青鸾的眼睛似要喷出火来。

    青鸾睁开双目,也回看着叶牧纯,没想到这个家伙到现在还对自己有所不敬;想到这里,青鸾便伸出修长嫩白的手臂圈住周深的脖颈,轻舔了下周深敏感的耳垂道:“深,我好累啊;我们回去吧。”

    周深脸色羞红的看着青鸾笑得得逞的模样,眼里充满喜爱和羞怯;慢慢点头答应。

    叶牧纯看着眼前两人明目张胆的自己面前传情示爱,气的差点背过气;要不是身后有多多扶着,他早就栽过去了。

    周深转身看着叶牧纯,道:“牧纯,不管怎样谢谢你来接我们;青鸾身体弱,这狱中的环境很不好,我们就先回去了;你自便吧。”

    说完,就冲叶牧纯微微一笑;紧抱着青鸾大步离开。

    叶牧纯看着那两个白色的身影,彻底无力的躺在多多的身上,黯然伤神。

    “深,我在这里等了你一天一夜,也是吹着冷风啊;你怎么连问都不问一句呢?”

    多多看着委屈无神的自家主子,只能无力的低头;心里不禁想着,他家爷要什么有什么,可是为什么却偏偏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况且这个男人,还非寻常百姓家;他是龙子,将来更有可能是下一代周朝皇帝啊~!

    感情就是这样,明明知道不可能,可还是发生着。

    青鸾坐在马车上,看着安静出尘的周深,问道:“你怎么不问我,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周深伸手轻抚青鸾乌黑的长发,嗓音温柔的说道:“你若相信我,我不用问;你就会说,不是吗?”

    青鸾听到这话,恬静的笑了笑,道:“原来,你一直心知肚明啊;其实那个人我并不认识,记忆中,他身穿着名贵的黑色锦服,手里拿着一把很是厉害的宝剑;至于他的长相,因为夜色很浓,我只能看个大概。”

    听到这话,周深一把将青鸾抱在怀中,学着青鸾的样子,亲昵的用下巴蹭着青鸾的头顶,道:“有你这些话,我已经很开心了;青鸾,以后让深来照顾你吧,好吗?”

    青鸾听到这话,轻轻点头;便就闭起双眼,细闻着周深身上好闻的郁金香。

    将青鸾一路送回万花楼后,周深便打道回府。

    快到府门口时,就见侍剑已经迎了上来,凑近周深的耳际轻说几声,就让周深的脸色忽然大变,慌忙跑回府中。

    在那白莲池边,一个黑色锦服男子静坐在一边的石凳上,干净修长的大手里,拿着一盏晶莹碧透的茶盏,悠闲地喝着爽口香甜的茶水。

    周深慌张的跑到白莲池附近,惊喜的喊道:“四哥,你怎么来了?”

    就见那男子转身一望;顿时让池中万千白莲羞红了荷瓣,皆低头带怯。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