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恍然如梦 - 第二章采花大盗

所属目录:第二卷:恍然如梦      发布时间 : 2016-7-22

    荷花轻动,渔舟唱晚;西子湖上,一艘白纱飘幔的船儿缓慢的行驶在清澈见底的河湖之上;就见船儿行到之处,莲动荷扶,鱼儿簇拥,恍若那‘百鸟朝凤’一般,将这精致的船舶团团围住。

    悠扬的琴声潇洒自如的从船舱之上飘远至岸边,顿时引来无数人的侧目与艳羡;滔滔不绝的议论声更是接踵而来。

    青鸾身着一身简洁的白色裙衫静静地趴在周深温暖的怀中;就见周深淡笑着看着怀里慵懒的青鸾,伸手拿起放在一边的莲蓬,抠出一颗晶莹玉透的莲子,去除莲心送到青鸾嘴边;青鸾松散的抬眼看着周深温柔的神色,张嘴含住那颗香甜的莲子,吃得享受。

    “甜~~!”娇柔的嗓音,就像那水中妖娆的水草,久久萦绕,顿时让听者浑身酥软、轻喘吸气。

    青鸾看着抱着自己的周深,那张俊美的脸颊上早已布满红晕,大而明亮的眼眸中,哪还有平常的平静与淡然,浓浓的雾气、暗藏的火花,竟让他看起更加俊美无双、出尘无垢。

    青鸾不顾他们现在是在游湖的船舶上,更毫不顾及岸边闻讯而来的人群,伸手勾住周深的脖颈,口气幽怨的说着:“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怎么还这么容易害羞啊?”

    “没……没有;我只是……只是……。”

    周深脸色尴尬的想要解释,但是越是想要说清楚,在面对青鸾多情的双眸时,越是紧张的说不出原因。

    青鸾好笑的看着一脸窘色的周深,斜眼飘向站在岸上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的人群,突然玩心大起,就见那细长的手指一点点爬到周深红润的嘴角处,温柔的清点一下道:“既然这样,那就你亲我啊~!”

    “什么?青鸾,现在,是白天啊。”周深更是窘迫的朝四处望了望,偌大的船体上,香烟袅绕、设计独特,白色无尘的纱络垂落在四处,一阵清风拂过,就见船动纱摇,妖娆漫舞。

    青鸾有些痴怨的看着周深难为情的神情,低头轻语:“这里四处都被纱幔遮住,我们能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景致,外面的人是看不到我们的;深~!青鸾想要知道,在你的心里青鸾的位置有多重要呢。”

    周深听到这话,心疼的把青鸾更紧的抱在怀中,就见那柔滑的娇躯紧密的贴合在那颀长的阳刚之体上。看上去竟是那般娇媚迷人、蛊惑诱人。

    就看一双干净的手指轻轻抬起青鸾美丽的脸颊,细看那双多情之目,顿时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周深缓缓地凑近身子,当如玉的脸庞与那细致的脸颊还有两公分时,便已羞得嫣红诱人,青鸾轻笑着窝在周深的怀里,娇媚一笑,顿时让万花失去颜色、星月蒙上光辉;见到周深终于主动,青鸾便闭上眼睛,细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竟是那般动情迷惑。

    嘴唇上细滑的触感、柔和的温度,还有那羞涩的舔舐差点让青鸾笑出声来,静心的感受着周深美好而又单纯的一切,青鸾狡黠的睁开眼睛看着这个闭眼娇羞的男子;大胆的张开樱口,含住那甜蜜的一切;周深见青鸾主动吻他,惊喜的睁开双眸,顿时升起一室光华,就见那原本清爽的眼眸中,已被腾起的薄雾占据,有着说不完的柔情。

    看着这样温柔的周深,青鸾浅笑着伸手捂住那双漂亮到极致的眼眸,灵巧的小舌贪婪的伸进那温暖的一片中,找到那丝滑的香舌,邀请与之共舞戏乐。

    天公作美、万物传情;就见这时,一阵西风拂过,顿时撩起那纱幔的一角,原本在岸上观望的人皆呆若木鸡的站于原处,傻傻的看着船体之上,两位身着白衣的世外仙人,亲昵的抱在一起,就见那男子出尘高华、贵气逼人,而那女子更是拥有一张天人共愤的绝世容颜,相亲之人,多情的亲拥着彼此,仿若世间,独剩彼此。

    周深,其实青鸾骗了你,薄透白纱,软若浮柳、轻若冰雪;我当然知道这西子湖上会有清风不断吹起,到那时,纱幔飘飘、亲昵乍现,定会被外面的人看去了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但是,我就是要向天下之人证明,现在,你是我的~!要那个摧毁我一生的人看看,离开他,是我今生最对的决定。

    就见在围观的众人中间,一个身着吉色锦服的男子,背手而立;还算俊朗的脸颊上除了惊叹之色外,满满的妒忌震煞人心;见他拳头紧攥,上扬的嘴唇上缓缓勾起一抹浅笑,幽亮的双眸中闪着隐忍的灼热;这样的一个人,就像一只寻得食物的野豹,看着自己的猎物,窃窃发笑。

    深夜

    青鸾躺在舒适的床上,惯性的伸手去摸自己的身侧,虚晃了几下,空空如也;满意的笑容挂在嘴角;她果然没看错人,周深的确是个难得一见的君子,虽说他夜夜都到这万花楼中陪她,可是却从未真正留下过一晚;这就是他的风度、他对自己最大的怜惜。

    “意中人逞你熟睡悄悄离开,怎么还笑得这么开心?难道,喜欢他的样子,是你装出来的?”

    醇厚的嗓音,有着说不出的喑哑之色,轻挑的笑意就像那暗夜的修罗,渗人的传入青鸾的耳中。

    青鸾霎时睁开眼睛,借着外面的月色,勉强看到一个挺直的背影直愣愣的站在自己的床前,模糊的脸颊上一双戏谑的眼神大胆的盯着自己上下打量,冲动的,呼之欲出。

    青鸾忽的坐起来,警戒的拿起锦被遮住自己只着单衣的身体,瑟缩的朝身后退去。

    那人好像十分喜欢青鸾的表现,就见他走近几步,坐到床边,霎时,一身浓重的胭脂味冲的青鸾只想打喷嚏;一个男人的身上,怎会有这么重的女人香?难道,遇到采花大盗了?

    想到这里,青鸾刚要大声呼救,就见那人飞速点住青鸾的穴道,瞬时,就见青鸾动弹不得的坐在床上,恐惧的看着那人炙热的眼神和渐渐往自己身上爬的大手。

    “早就听闻,艳妓青鸾是何等的国色天香、倾国倾城,月圆中秋之时,不言一句、不苟一笑,便能让得当朝逐鹿王以万金买下初夜,疼在心坎;今夜一见,果然风华绝代啊;只是外面那群议论你的人哪有我这么好的福气,不用付一两银子便能香软在怀、好好逍遥啊~!”

    说着,就见他将手伸到青鸾的脖颈处,缓缓解开那白色的玉扣,一颗、两颗、三颗四颗,直到腰际的最后一颗。

    青鸾害怕的紧咬嘴唇,焦急的眼泪快掉出来;想她聪明过人,今日怎么栽到这臭名昭著的采花贼手中?

    “美人儿,你不要哭,我会很温柔的爱你,绝对不输于那个王爷;你尽管放心,我绝对不会把这事说出去,只要你乖乖的,我保证,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人知道。”说着,就见那人猴急的一把扯掉青鸾上身的衣衫。

    ‘刺啦’一声,清脆的响声顿时打破了一室的寂静,紧张的气氛渐渐萦绕在四处。

    青鸾颤抖的看着那人灼热的眼神在见到自己身体时,变得更是快要溢出血来;上下浮动的眼睑、几不可闻的抽气声,都是对青鸾极大的折磨。

    时间,好似又回到了在圣女殿的日子,她每日担惊受怕的看着那个邪魅的身影,一件一件的脱掉自己的衣衫,像是欣赏动物一般,细细的把玩着自己娇小的身体;直到自己昏厥不醒,那人才会停手。

    恐惧的泪水,难忍的痛苦瞬时像是开了闸门的洪水,一泄而出。

    颤抖的身体,就像秋叶一般,找不到落根的地方,只能仍由大风的摧残和奚落。

    风,你若天上有知,快来救救我,救救你的青鸾啊~!

    那人惊讶的看着青鸾美好的身体,他自认为见过无数美女莹白美丽的身躯,可眼前这一具,绝对是叹为观止;她,果然是一代尤物。

    略带粗糙的大手,惊叹的抚摸在那如雪一般诱人的身体上,细细的感受着那细滑的一片,带给自己极大地刺激。

    滚动的喉结、越来越难以自控的意志让那人的声音更是喑哑几分:“美人儿,你真是要了我的命啊。”

    说着,就一下抱着青鸾冰凉的身体,狠狠地狂吻着那胸前的娇红。

    就在青鸾任命的闭上眼睛时,忽然,门窗轻动,就见一个黑色的身影飞身而入。

    就见那人震怒的看着床上糜烂的场景,凌厉的声音霎时响彻整个房间:“小黄蜂,你本事不小啊;本王感兴趣的女人,你也敢碰?”

    青鸾听到这话,猛的睁开眼睛;就见在那月光之下,一个身着黑色锦服的男子犹如洪钟般的站在窗边,一双锐利精明的眼睛闪烁着奇异的光彩,棱角分明的嘴唇缓缓勾起一抹不屑;右手紧握宝剑、孜然而立,那剑身竟然闪烁着阴暗的幽幽之光,看着极具骇人。

    那张被夜色遮掩住的脸颊,时明时暗,看上有几分熟悉,但是却让青鸾认不得在哪里见过?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自称本王?还说自己是他感兴趣的女人?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