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一卷:魔教圣女 > 第二十一章牧纯问罪

第一卷:魔教圣女 - 第二十一章牧纯问罪

所属目录:第一卷:魔教圣女      发布时间 : 2016-7-22

    青鸾舒适的睡在床榻上,梦中,她好似又回到了幼时;在一片葱绿的竹林前,父亲用灵巧的大手为她做着母亲口中所说的‘秋千’。

    母亲是个很聪慧的女子,她会很多很多自己听也没有听说过的事,而她口中的话,甚至有的时候还十分怪异。

    比如说,吃过饭后要稍稍走动一下,这样有助于新陈代谢的吸收,不至于出现积食和阑尾炎,还要常出来晒晒太阳,说什么太阳可以杀掉我们肉眼看不到的细菌这样难以理解的话,而青鸾每次在听到母亲这样说时,总是听得不清不楚,甚至有的时候还会觉得她很罗嗦,便会跑出竹屋,到院中和小兔子逗着玩,而父亲就不会,他总是面带微笑的听着母亲不停的念叨,好似听得幸福,听得津津有味、意犹未尽。

    就在青鸾开心的窝在母亲怀里熟睡的时,忽然感到一双锐利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她看,顿时让她后背发冷,面带冷汗。

    青鸾惊吓的睁开眼睛,就见一个华衣的俊美男子,静静地坐在床头,直直的盯着自己。

    青鸾吓得一哆嗦,便害怕的缩在墙角,一双漂亮的美目里,渐渐腾起一抹防御之色,娇弱的素手不停的摸索着周围,看有没有有硬物,好拿来防身。

    叶牧纯嫉妒的看着缩在墙角的娇媚女子,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你不用怕我,我是周深的,好朋友。”

    青鸾听到这话,又细细打量着叶牧纯,见他身着华贵衣衫,生的也是俊朗非凡,随身携带着折扇被他潇洒的拿在手中,来回摇曳,很是骄傲自负;只是,不知怎么,她竟然在一个男人身上闻到了妒忌和羡慕的气味。

    “是他要你来的吗?”

    青鸾慢慢开口问道。

    叶牧纯缓缓起身,走到一边的睡踏上,舒服的坐下,道:“没有,是我自作主张,想要来看看他买下的商品值不值那个价钱?”

    叶牧纯故意出言刺激道。

    果然,在青鸾听到这话后,原本娇弱的身子轻轻一震,红润的脸颊也变得稍有惨白,但,很快又恢复过来。

    就见青鸾慢慢的步下床,松垮的单衣温柔而贴合在那具的身体上,胸口的大片莹白就这样毫无遮拦的出现在叶牧纯面前,一双修长的美腿直直的站着,嫩白的双足如初生婴孩的肌肤,细如绸缎;一双媚眼勾魂摄魄,闪烁着诱人的气息,散发着清甜的味道。

    “那公子看后,觉得值不值那个钱呢?”

    青鸾轻抚自己秀美的长发,开口问道。

    叶牧纯明显被青鸾的话深深地震住,有些晃神的看着眼前妖媚绝色的女子,差点被自己的那股气给憋了过去。

    青鸾见叶牧纯脸显窘色,笑着走到梳妆台边,随意拿起一只玉钗,轻轻地挽起一头的乌黑的秀发,就见她媚眼如丝,稍有松乱的长发懒散的被固定着,有几缕青丝轻轻滑落,贴在细长的脖颈上,这黑与白的冲击,无疑是最大的诱惑。

    叶牧纯有些难以适应的轻咳几声,合起折扇道:“我找你,是有事情要问。”

    “好啊~!小女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青鸾转身,装作乖巧的看着叶牧纯暗红的脸颊。

    “昨天,昨天晚上,你和周深没有……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青鸾不敢相信的听着叶牧纯的话,没想到一个大男人私自闯入她的闺房,竟然问出这样奇怪的问题?想到这里,青鸾忽然好似明白了些什么,有些不敢相信的走近叶牧纯,看着那双羞怯的眼神,更加肯定她的揣测。

    想她在魔教中,早就见多了‘同性’之间发生的事,所以,早就见怪不怪了。

    但是想到这个家伙前面敢出言讽刺她,她赵青鸾可不是善男善女,任由别人欺负。

    便笑着坐到叶牧纯身边,凑近了脸颊邪魅的看着眼前这个俊美的男子。

    “孤男寡女、,你说,我们能做什么?”

    青鸾轻轻地吐气道。

    叶牧纯听到这话,顿时跳开了脚,不敢相信的看着青鸾:“那你们是不是那个了?”

    青鸾嬉笑无辜的看着叶牧纯吃醋、气急败坏的模样,说:“那个啊?昨天晚上青鸾实在是太累了,就任凭王爷的喜好,想怎么样就怎么做咯~!只是没想到外表清冷的他,会是这般热情呢。”

    叶牧纯听到这话,顿时气得闭上了眼睛,颀长的身子因为嫉妒而瑟瑟发抖,沉重的呼吸更是看出他隐忍的怒气。

    就在青鸾想要再开口说话刺激刺激他时,谁知大门打开,就见一位身着白衣的男子,仿若谪仙的走了进来,顿时,带进一室的清爽和郁金香。

    叶牧纯见到来人,早就忘记他是翻窗户进来的主儿,伸手指着周深的鼻子就嚷嚷道:“你这个家伙,还热情?去你的热情,你这叫滥情,滥情,知不知道?”

    周深一脸诧异的看着叶牧纯,就见他好似受了什么委屈,浑身上下就像抖筛子一般,不停打颤,一张俊美的容颜,早已变得发白,瞪大的眼睛里,更是溢满了愤恨和伤心。

    想他周深还不容易在府中睡了个好觉,便十分想念青鸾,故而又只身前来,谁知在这里竟然碰到了这个家伙;再者,他还没有问他为何出现在这里,这家伙怎么就像得了羊癫疯一般,指着自己就大骂。

    青鸾见事情好像惹得有些大了,忙跑到周深面前,踮脚伸手勾住那细长的脖颈,娇憨的嘟囔着:“你怎么才来啊~!”

    周深本要质问叶牧纯,谁知见青鸾这般娇柔的贴在自己身上,一张俊美的容颜早已变得通红,但还是很是受用的抱着青鸾的腰肢道:“我回去睡了一会儿。”

    “哦~!”青鸾听到这话,就轻靠在周深的肩上,斜眼看着脸已变紫的叶牧纯,嬉笑着说:“人家醒来见不找你,担心了老半天。”气死你、气死你,要你把我说成商品。

    叶牧纯见他们一副恩爱异常的表现,霎时气的鼻子冒烟,理也不理会周深,便怒气冲冲的跑了出去。

    周深见叶牧纯负气而走,很是奇怪,刚要起身去追,却被青鸾拉住,道:“让他静一静比较好呢。”

    周深听到这话,奇怪的看着青鸾笑得奸诈的样子,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温柔的放到床榻上,见那莹白的细足上沾染了灰尘,心疼的拿起放在一边的锦帕,小心的低身擦拭手心里的玉足,着,道:“你知道他怎么了吗?”

    青鸾惊愕的看着周深温柔的动作,原本嬉笑的脸上立马布满红晕,娇柔的说道:“你这呆子,真的什么都不懂吗?你看不出来他喜欢你?”

    周深抬头,不敢相信的看着青鸾略有深意的眼神,道:“你不要胡说,这话被人听了去,会被笑话的。”

    说完,就起身坐到青鸾身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她。

    青鸾笑着靠在周深的怀里,玩着他垂落在胸口的锦带,道:“我有没有胡说,以后你就知道了。”

    周深看着怀里慵懒的人儿,轻笑出声,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开口:“对了,我这次来是要给你说一声,再过一段时间就是父皇的六十岁大寿,我们个个封地的皇子都要进京,到时我带你一起去,见过我母后,我们便成亲,好不好?”

    “成亲?进京?”

    青鸾不敢相信的回问道。

    “是的,我想要娶你为妃,这样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

    说着,就动情的抱着青鸾香软的身子,笑得幸福。

    青鸾无措的靠在周深的怀里,难以消化的听着周深的话;若是她随他进了京,那义父交与她的任务该如何办?可是若是不随他进京,她又舍不得放开这条上钩的肥鱼;天哪,这恩宠是不是来的也太猛烈了。

    【因为启儿起名字有些不太拿手,经编大的帮助,改了现在的名字,希望亲们能够喜欢~!如果造成大家的不便,敬请原谅~!启儿会好好地写文,绝对把很好的的文章献给大家看~!}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