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一卷:魔教圣女 > 第二十章这样的感情

第一卷:魔教圣女 - 第二十章这样的感情

所属目录:第一卷:魔教圣女      发布时间 : 2016-7-22

    最后终于在一番僵持之下,青鸾如愿以偿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那就是,要周深抱着她,涂抹着她指甲上的嫣红;就见青鸾像是偷了腥的猫儿一般,轻轻的靠在周深的脖颈处,仔细的看着这个一身洁白的男子,淡淡的笑了。

    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王爷?按他出现在这里的情况来看,他应是当朝八皇子——周深,也是可以震惊朝野的逐鹿王,当朝皇后的独子、丞相的唯一外孙。

    想到这里,青鸾便更是靠紧在周深怀里,心里暗暗想道:她要牢牢抓住这个人,不为别的,只为将来他能帮助她。

    周深看着怀里安然的青鸾,有些不好意思的轻笑一下;然后又认真的涂抹起那素白柔嫩的手指。

    青鸾抬眼看着这个害羞而又诚恳的男子,长久以来压抑在心口的烦闷也少了许多;她,就是这样,对这种温柔无害、干净纯洁的男子,永远都不会有敌视,反而会有种莫名的想要靠近的感觉;以前,是风,现在却是这个王爷。青鸾细细的闻着从周深身上散发出的郁金香味儿,想了半晌,终于开口打破这一室的暧昧与安静。

    “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好不好?我叫青鸾,赵青鸾;你呢?”

    周深忙放下手里的丹红,看着怀里的青鸾,淡笑着说:“周深~!”

    “周深?呵呵,原来你是八皇子啊;可是人家不想叫你殿下呀王爷什么的?青鸾能叫你‘深’吗?”青鸾眨着一双漂亮魅人的眼睛,无辜的说道。

    周深看着身上这个恬谧美丽的女子,想了一下,慢慢点头。

    青鸾见周深答应,顿时喜笑颜开;大胆的伸手攀住周深的脖颈,一张娇美的容颜顿时出现在离周深脸颊不足两公分的位置,张开樱唇,魅惑地说着:“深~!青鸾喜欢你,你喜欢青鸾吗?”

    周深见美人儿这般热情,惊慌的朝后面一咧,差点闪着腰;一张俊美的容颜上,早已布满彩霞般的红晕,别样娇红迷人;一个男人,虽然没有长的像西门灼那般妖冶媚魅惑,但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和纯纯的温柔。

    “你这个表情,是不喜欢吗?”

    “不是的~!只是我才与姑娘见面不足半个时辰,我们还不够了解,怎能谈得上喜欢?不过本王还是很欣赏姑娘你的胆识和聪慧。”

    青鸾见周深紧张的一会儿用‘我’,一会儿有用‘本王’这样的称呼,顿时娇笑在怀。

    “你说我们见面不久,谈不上喜欢;可是青鸾却在第一眼见到你就被你吸引;深,你是个好人,是不会伤害青鸾的好人,是会保护青鸾的好人;对不对?”

    周深低头细看青鸾,他又在她的脸上看到了伤痛和苦楚,霎时心生难受,竟然主动将青鸾抱紧在怀中,爱怜的看着她。

    第一眼真挚的深凝,第一次心的悸动,第一回想要在一起的冲动,竟然在一个青楼女子的身上感受到;周深第一次迷失、彷徨了~!

    青鸾温顺的窝在周深的怀里,娇媚的看着被周深涂抹好的指甲,淡淡的轻笑。

    看着这个已渐沉沦的男子,更是笑得妩媚多情;雪媚女亲身传授的‘媚术’的确是无人能及,连这样一位出尘的男子,都难以摆脱。

    抱了许久,青鸾伸手圈住周深的脖颈,轻启娇唇道:“深,已经很晚了;我们休息吧~!”

    周深看着怀里娇媚如花的青鸾,不自觉地点点头。

    “那你抱我到床上,好吗?”

    说着,青鸾就靠在周深的怀里,一副慵懒的模样,像足了偷腥得逞的猫儿。

    “好~!”

    温柔的床榻,清雅如风的纱幔,空气中恬淡的香气早已变得浓郁起来,青鸾看着坐在床边的周深,娇柔的从后面抱着周深的腰肢,道:“你怎么不躺下?不累吗?”

    周身抬眼看着完全陌生的闺房,又见身后美人儿娇美的脸颊,顿时羞红面颊。

    “你睡就好,我坐一会儿,便会离开?”

    “你要走?难道,你是在嫌弃我吗?”青鸾睁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周深;她一直确信,周深已被她吸引,可是为何?他还会说出这样的话。

    周深忙转过身,看着青鸾,解释道:“没有,我没有嫌弃你;只是,既然要在一起那就要名正言顺;我们这样,会有不妥。”

    青鸾好笑的看着眼前明显过不了自己良心关的男子,笑着拉着周深垂落在耳际锦带,道:“在这里,没有什么名正言顺,只有你情我愿;难道你就真的不想要我,青鸾不相信?”

    说着,就媚眼一挑,就朝那张紧抿的嘴唇吻去。

    柔滑的感觉,香软的味道,连他的嘴唇都和风的好像。

    青鸾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周深睁大的眼睛,嬉笑着嘟囔道:“乖~!把眼睛闭上,你这样看着我,我感觉好犯罪哦~!”

    说完,就更是加深这细腻的吻,丁香小舌娇柔的碰触着那洁白的贝齿,挑逗着周深敏感的一切,果然,周深在青鸾碰触的时候,身体顿时僵直颤抖,而那双手,更是不知道该放到哪里,只能听青鸾的话,慢慢的闭上眼睛,张嘴轻轻含住那娇人的樱唇,细细品尝。

    翌日

    周深在一片灿烂的阳光下,慢慢睁开迷人清亮的眼眸。

    精致的闺房,沉浸在柔和的春光中,显得别样柔、唯美;房中散发着醉人的馨香,各处垂落在白色纱幔更是让人如若仙境,迟迟不肯离开。

    周深低头看着趴在自己怀里睡得舒服的青鸾,幸福的笑容融进了美丽的眼眸中,久久挥散不开。

    小心的移开青鸾圈在自己腰际的玉臂,慢慢的起身,稍适整理下身上的白色衣衫,然后竟傻傻的坐在床边,看着那娇憨的睡颜,出尘的笑容早已融化在春风中,细洒在晨暮下。

    坐了半晌,周深看了看外面高照的艳阳,悄悄起身,向门外走去。

    青鸾感觉那坐在床头的人终于离开,这才缓缓睁开眼眸;清亮的眼睛里,哪有什么睡意,惊人的清明中带着淡淡的狡黠和得意。

    没想到,他还真是个君子?想到这一晚的安宁,青鸾竟然呵呵傻笑起来;低头看着身上穿戴整齐的衣服,翻了个身,就沉沉的睡去。

    昨夜他睡得倒是坦然,反而可害苦了自己;担心了一个晚上。

    周深走到从二楼一路走下来,就见原本紧闭房门的姑娘们像是得了什么消息一般,皆纷纷打开房门,痴怨的看着眼前这位俊雅如仙的男子。

    周深心情颇好的面带笑容,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大厅。

    就见侍剑早已在这里等候,只是不知被月姨说了什么,原本俊朗的脸颊上,竟然羞红一片。

    “王爷,您下来了?青鸾姑娘呢?她怎么不送送你?”

    月姨见周深走近,忙跑上来问道。

    周深有些不好意思的窘笑了下,道:“青鸾还在睡,本王不想打扰她。”说着,周深就走近两步,来到月姨身边,接着说:“月姨以后要好好照顾青鸾,你,懂我的意思吗?”

    月姨略抬头看着周深略有深意的眼神,顿时明白过来,忙开口说:“民女明白,青鸾是王爷您的人,旁人不敢觊觎。”

    周深见月姨一副很是受教的模样,淡笑点头。

    侍剑见王爷稍有疲惫的神色,忙走上前道:“王爷,轿子已在外面等候。”

    听到这话,周深看了一眼贴心的侍剑,刚要抬步离开,但又像是想起什么似地,对侍剑说:“记着给月姨取十万两黄金,差人送来。”

    侍剑听到这话,忙开口道:“王爷您放心,属下已经将银票送来了。”

    “什么?你怎么会知道?”周深奇怪的看着侍剑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很是疑惑。

    “是叶少爷,今早儿天还没亮,他就在王府中等你了;还说,要属下带着银票带您回去。”

    周深听到侍剑的话,顿时羞红了脸颊;在心里将那猴急的叶牧纯好好地‘问候’了一遍,随后便大步离开。

    月姨看着那投身在春光中的白色背影,恍然出神。

    没想到她会这么好运,头次挂牌便引来这个大的金主;有这般出尘无垢的人疼爱着,便是死了也会满足吧。

    逐鹿王府

    叶牧纯不停踱步在王府的大厅中;管家王福见叶牧纯着急的样儿,劝解道:“叶少爷,你喝些茶,我家王爷很快就回来了。”

    “还喝?小爷我都跑了两趟厕所了;唉~!他怎么还不回来呀。”叶牧纯紧锁眉头,活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

    就在叶牧纯等的快要受不住时,忽然就见那白色的人影渐渐地从大门口出现;叶牧纯顿时来了精神,鼓足了所有力气,站在原地等着周深的靠近。

    周深刚到大厅,就见叶牧纯拿出逮兔子的精力看着自己,便笑了一下,不加理会。

    叶牧纯见周深笑得开心的样儿,霎时跳脚的喊道:“看看,看看~!活脱脱的一副偷腥偷成功的模样,瞧这脚步虚浮的,昨晚儿上真是累着您了哦~!我们的王爷;十万两啊十万两~!”

    厅中大伙儿听见叶牧纯的话,顿时哄堂大笑;周深尴尬的朝众人一瞥,拿出王爷架势道:“都下去吧~!”

    伺候在周围的奴才们听到这话,忙纷纷退下;不一会儿,这偌大的大厅便就成了他两人。

    “大早上的在我这里酸个什么?还有你说漏了;是十万两黄金~!”

    叶牧纯见周深竟然破天荒的在他面前开玩笑,顿时一颗心变得煞凉煞凉的。

    “深~!你昨天和那个青鸾做什么了?”

    周深有些疲倦的坐在椅子上,看着眉头已经蹙成小山的叶牧纯,笑着喝下一口茶水道:“帮她涂了指甲,然后就睡了~!”

    “睡了?怎么睡的?如何睡的?你是不是已经失去童贞了?”

    周深听到这话,霎时睁大了眼睛,硬是将刚刚才喝道嘴里的茶水又给吐出来;心里怪异的看着叶牧纯大惊小怪的模样,诧异的说道:“你在说什么话?怎么?你也喜欢青鸾?牧纯,你已经有未婚妻子了,不能三心二意;再说,青鸾是我的,你可别想着招惹她。”说着,就朝大厅里面走前去。

    叶牧纯见周深依旧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忙了手脚的问:“你去做什么?”

    “睡觉,我认床,昨晚上没有睡好。”

    说完,那个白色的身影就消失在眼前。

    叶牧纯看着那白色的身影慢慢消逝,便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悲伤亦然。

    深,我知道我有未婚妻,我知道你喜欢青鸾,可是,你可曾知道,其实在我心里,我是喜欢你的~!

    周深回到寝室,简单的脱下了衣衫便就倒在床上。

    想起刚才叶牧纯的问题,俊美的脸上慢慢布上羞红之色,连那双眼眸,也渐渐腾起了迷人的雾气。

    失去童贞?想他从来就不是乱来之人,就算是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子,在没有经过三媒六聘,他绝对不会动她一分;所以昨天晚上的休息,他只是舒服的抱着青鸾躺了一晚上而已。

    他不像父皇那般,可以同时爱上很多女人;他的爱情,必定是唯一的;而这份唯一的爱情也将是他给自己心爱的女子,最大的承诺。

    青鸾,你等着我~!周深,定会给你幸福~!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