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魔教圣女 - 第十八章艳妓青鸾

所属目录:第一卷:魔教圣女      发布时间 : 2016-7-22

    金秋佳节、月桂娇羞、香草美人、花屏天畔。

    且见万花楼千灯高挂、香烟缭绕,数不尽的妩媚风情;华灯初亮,就是一片百美争艳。

    望处雨收云接,凭栏妖娆,目送秋光;晚景盎然,堪动西子邀月。水风轻、颦花百媚,月露情、梧叶飘香。

    今夜的万花楼,实属天上瑶池之景,人间哪得几回探寻。

    金碧辉煌的楼阁大厅中,长烛流泪、幔纱飘飘;香音妙曲、呢呢喃喃;江南扶摇女、高站内殿高台之上,盈漫舞姿、薄纱浅露春红,好不引人遐想;就见各房姑娘站于二楼看台,手拿锦帕拂面,媚眼轻挑、朱唇暗启、皓齿微显;引得楼下之人无不目测驻足,细看美人窈窕之色。

    月姨身穿嫣红百折长裙,手拿盈巧精美蒲扇,粉颊明目、翘盼莲步,从二楼拐角处隐隐现身;看着楼内早已站满了花客显贵,望而流连于娇美花丛,早已魂牵他处,撇下今夕。

    众人见幕后老板悄然显姿,忙和手道贺、嘴中溢满无数夸赞之词。

    月姨见金帖记载之人无不缺席,浅笑欣喜,慢慢走到看台上,微微行礼道:“万花楼举办一年一度的‘万花赛事’,承蒙各位贵人不弃,应邀前来;我在这里向大家行礼谢过;大家都已得知我万花楼一直悬置的花魁之位终于喜得一人高座,今夜,请大家来只为浅说风花雪月、细谈美妙人生;大家请随我到水榭观景赏乐、月姨我定让大家尽兴而归。”

    原本就久候在外的人群们,在听到终于可以到访那神秘的水榭高台,早已喜上眉梢;忙随月姨身后,直接往那楼阁深处、逍遥之境走去。

    叶牧纯手摇折扇,面扶暗笑的看着周围貌美如花的美娇娘们,时不时的轻眨媚眼;搞得他好似那卖身取悦之人,逗得那些娇弱的姑娘们,嬉笑连连;对着个风流英俊的‘玉面公子’更是喜爱至极。

    叶牧纯看着一边深锁眉头、神情严肃的周深,调笑的说道:“我说大王爷,这儿可是逍遥快活的地方,你怎么还是面无表情啊~!抬头看看楼上的姑娘们,瞧一个个的都在冲你暗送秋波呢,别辜负了佳人的美意。”

    周深有些厌恶的抬眼朝二楼一看,果然,就见那扶栏旁边,媚眼横波、好不热情;而那些姑娘们更是在见周深看着她们的时候,欣喜不已的手握锦帕、很是娇羞无限。

    “如此盛情,本王承受不起;牧纯,这水榭之约我恐怕去不了了,还是你自己去吧。”说着,周身便要转身离开。

    叶牧纯见周深要落跑,忙伸手抓住那白衣胜雪的周深,一脸委屈饿说:“深,你怎么忍心将人家推至在这‘龙潭虎穴’之中?”

    周深见叶牧纯一副怨妇脸,顿时嫌恶的推开那张欠扁的俊脸道:“我看你是很愿意呆在这里么,牧纯,我真的不喜欢这个地方,还不如早些回去休息的好。”

    叶牧纯见周深已不吃他这一套,有些扫兴的紧抓着周深,道:“我不管,来都来了,岂有走的道理?”

    就在两人腻歪不清的时候,月姨面带微笑,缓步而来。

    “民女见过王爷、叶公子。”

    叶牧纯见到月姨今日也是一番悉心打扮、很是娇艳亮丽,立马放开周深道:“瞧月姨的身姿,根本不逊色于那楼上的霓裳、羽衣两姐妹啊;要本公子说那些人的眼睛都瞎了吗?放着如此美丽的月姨不看,去看什么花魁啊~!”

    月姨被叶牧纯的几句话逗得直乐呵,娇嗔的挽了一眼叶牧纯那俊美英气的面孔,顿时碧落清泉、魅力无限。

    “王爷,民女知道您会大驾光临,便一早准备了最好的位置给您留着呢;走走走,民女这就亲自带你们去。”

    周深见那月姨盛情相邀的模样,刚要推脱便被一边的周深抢先说道:“我的好王爷,你就收起那些奇怪、高洁的行为怪癖吧,哪有一个男人像你一样不逛青楼?你看月姨都来亲自邀请了,你还在扭什么啊?走吧~!”

    说着,叶牧纯不顾周深的反对,拉着他便大步朝里面走去。

    香风冉冉,水榭之上;就见无数飘然若飞的侍婢行走在各个桌位前,巧笑嫣然的与众人嬉戏玩乐。

    那月姨果然是个商业好手,原本能到这水榭之上的人本就是极其富贵、权势之人;可是仔细看来,还是可以看出在这场金钱与权势中的较量两下,暗暗隐藏着潜规则。

    水榭上,以宾客的多少共摆放了二十张桌椅,珍馐美味、贝蝶满桌;可就在那水榭的上面,月姨精心选择了几处更好的观赏点,搭起了五间幔纱凉帐,就见帐内高桌圆凳,香气甚是扑鼻;为了显示其与众不同,更是在每个凉帐前,放下一个手织编绘的隔帘,将外面的吵杂与纷乱尽数隔绝在外;帐内烟气袅绕、环境雅致;这最上等的座位,当然是给那特殊的几个人留下的。

    月姨将周深、叶牧纯带到那最中间的帐前,伸手亲自撩起帘子道:“这个位子是专门留给你们的。”

    周深见里面环境还算幽静,便踱步而入,叶牧纯随后紧跟,在谢过了月姨后,紧坐在周深身边道:“今晚儿是沾了你的光~!等会儿各位姑娘们表演,就在水榭前的大台上,我们只要坐在这里,就能看到全部,真是妙哉妙哉啊~!”

    周深见叶牧纯激动的模样,散漫的一笑,顿时花开满地、莲动清塘。

    房中

    青鸾看着窗外的盛景,轻抚着腰间的粉色荷包,这个东西,是风送给她的;她不舍、亦不能将它丢掉。

    “哇~!小姐,你看好热闹啊;难道这就是月姨口中所说万花赛事吗?真的好有趣啊~!”

    采儿开心的扶在窗栏,欣喜的说道。

    青鸾见采儿兴奋的神色,沉闷的心情也好了几分,张启樱唇道:“嗯~!等会儿我们就在那水榭前的看台上表演。”

    “小姐,你紧张吗?我见别房中的丫头们都在说她家姑娘做了什么准备,可是你……。”

    青鸾看着采儿担忧的神色,笑着坐在窗边,慢慢的闭上眼睛,似在养神、更像在沉睡。

    她,根本没有把这万花赛事看到眼里~!

    酒过半徐,就当大家都沉醉这在香软暖玉中时,一声响亮的礼炮响起,顿时空中烟花四射、令人目不暇接。

    当人们沉醉在那烟花带来的震撼时,一阵轻缓的古筝响起、霎时琴瑟和鸣;就见两排身穿粉红羽衫的少女踏月而来,个个珠光盈俏、面若星月;在人们还没有消化掉这艳丽的场面时,就见一对姐妹在众舞女的簇拥下妙曼而来,身穿夺目的羽衫裙,跳起来一段真正的‘霓裳羽衣舞’,真是人如其名、舞如其身;娇美的脸上,一双明眸远盼,似那天际的皓月,莹凉夺目。

    一段精彩的舞蹈,霎时拉开众位美女今年一度的万花比赛。

    这万花楼的确人才济济,才女隐藏;不管是霓裳、羽衣两姐妹的舞蹈还是女苑、紫兰的书画文笔,都堪称难得一见的精彩绝伦。

    青鸾轻卧在床他边,眯眼养神,但聪灵的听力还是仔细的听到熙攘的叫喊和舒缓优美的乐曲。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青鸾慢慢睁眼,细细算了下月姨给自己讲的时间,慢慢起身;朝站在一边的采儿轻轻一笑,便转身下楼;隐身在一片黑暗之中。

    月姨看节目已过了大半,便起身来到看台上,自信满满的说道:“我想大家今夜而来,皆是为了一观我万花楼的花魁是何等姿色?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此颜只有天上有、凡人哪敢思芳迹。”

    说完,月姨便不理会水榭上好奇的人群,神秘的走下看台。

    水榭上的人们一脸期盼的望向看台,但是等了一会儿还是未见一人上场,顿时有些心烦意乱的嚷嚷开来。

    月姨站在楼下,等了老半天青鸾却还未现身,便也着急的走来走去;而围在月姨身边的姑娘们,本也是想要看看那神秘的花魁是何等的角色,可见看台上至今空空如也,便也好笑的抱着看戏的态度见这场闹剧何时收场。

    凉帐内

    周深看着下面人群窜动,也浅笑的转身欲要离开;虽说这万花楼的表演的确是美轮美奂,可对于自小的皇宫长大的他来说,也不足为奇。

    就在大伙儿快要闹腾开时,忽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惊诧的声音:“大家快看水里,似乎有人~!”

    众人听到这话,皆一一起身望向水雾弥漫的水中;顿时睁大的双眼,连呼吸都忘记;天哪~!果然有人。

    就见子时刚到,水面腾起缭绕的雾气;而就在这水天一色的清水中,慢慢浮现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就见那女子背对而立,轻轻松开别在头上的玉钗,霎时,一头乌黑的长发顺势而落,沉没在倒映着圆月的水漫中;而那女子似乎并没有感觉到众人眼里的灼热,而是漫无人迹的退掉身上雪白的衣衫,顿时,莹白的玉背毫无遮拦的露在大家面前,而这时一阵清风拂面,吹起水面上腾起的水雾,竟缓缓遮住那香艳之色,朦胧中,人们只能看见那如若婴孩的美背上,一朵娇艳的牡丹花,似血般的开放,别样乍眼夺目;细长的玉臂细细滑落在光洁的身体、游走在每一寸美好的肌肤上,手腕处绑着的铃铛,很合适宜的发出清脆的声响;天地之间、万籁俱静;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睁大双目看着水雾中疏懒沐浴的女子,他们虽看不到那人长相如何,但在那迷雾中若隐若现的身体、犹如天籁的铃儿声,早已勾走了所有人的魂魄;那娇美的身体,完美的无可挑剔。

    就见观看的人们,皆双腿颤颤的站在原地,手心里蒙起的一层薄汗,更是彰显出他们激动的神情。

    半柱香过后,那女子似乎已沐浴完毕,且见那妙人游到岸边,拿起早已放在一边的白色衣衫,随手撩起,就见一个白影闪过,那人便以半穿衣衫,香肩浅露;圆月高挂、雾气更浓,就在那女子欲要起步离开时,忽然驻足而立,久久的凝望当空明月,人们不敢出声的看着那女子,不知怎么,心,却莫名的疼了起来。

    就在大家都发呆的时候,那女子慢慢转过半张脸,顿时苍月半洒余辉,尽将所有的光晕都笼罩在这身着白衣的女子身上,那绝美的半张脸,闪着莹莹夺目的清光,清楚地展现在大家面前。

    这是一张什么样的容颜?她,美的空谷,美的幽静;美的出尘,美的妖异;美的伤痛,美的惊心动魄。

    在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佳人已去,就像那住在明月中的嫦娥,踏着清风,洗去一身的铅华后,便又抱着心爱的玉兔,随风而逝。

    月姨不敢相信的看着青鸾离开的背影,她,服了这个女子~!没想到,她竟然用这样的办法让自己名扬天下;她月姨可以断定,今晚过后,青鸾艳妓的名字,定会响遍四国,传至海内。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