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八十七章 重生之从此天涯海角(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八十七章 重生之从此天涯海角(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9-21

 走在去皇宫的路上

 
    雪,飘飘洒洒的下着,干净的带着苍空的味道,细闻,好像有股熟悉的气息。
 
    民间的老人在弥留之际,都会告诉家中的孩童,若是他们离去,就会变成天上的繁星,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便守护在亲人的身边;周深,是不是你也变成了天上的星星?住在那空旷的天空之中,你可曾寂寞?
 
    青鸾想着,便打开轿帘,一双莹白的纤手伸到外面想要接住那飞扬的六瓣雪花,可耐掌心温热,等接到手心后,冰莹的雪花便瞬时融化,最后凝结成一滴水珠,静逸的淌在那素白的手心中;青鸾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手心中的一点晶莹,想了半刻后,终于说出了一句:“好像周清的眼泪呢~!”
 
    轿子,依旧不急不慢的走着;青鸾轻柔的靠在轿内,闭眼养神,听着轿夫沉重的脚步声和脚丫踩在地上“吱吱呀呀”的声音,似乎快要进入梦乡。
 
    大周皇宫
 
    因为新帝登基,所以宫内呈现一派喜庆之色,就见各处黄绸高挂、红灯悬梁,连宫女太监的服饰都换成了新装,一个个笑脸迎人,似乍暖回寒的春风,让人看着倒也舒胆。
 
    等青鸾的轿子来到小太监口中所说的暖阁之后,便看到有人主动掀起轿帘,青鸾睡眼松醒的睁开眼眸,美丽的双目中似带着丝丝水汽,缭绕的就像盛开的莲花;那小太监看着青鸾的美好,先是一愣,接着便一脸羞怯的说道:“王妃,暖阁到了!皇上正在里面等着您呢。”
 
    青鸾听到这话,便越过小太监单薄的身体朝眼面凝望;心里不觉有些讶异:这哪里是一个小小的暖阁?分明是一座华丽的宫阙。
 
    青鸾小心的用身外的披风捂着自己的小腹,极其当心的保护着腹中的宝宝,然后不顾那小太监伸上来的手,径自走了出去。
 
    那小太监看着青鸾高傲的眼神,心神卑微的站在一侧,眼神怯怯的看着青鸾默不作声的走进那豪华奢侈的宫殿。
 
    站在小太监身边的宫女看着清鸾的身影,嗤之以鼻的说道:“一个小小的侯爵王妃,有什么了不起的?竟然不搭理总管您?”
 
    小太监听到那宫女的话,心里自是知道这小宫女是想要讨好自己;可是这个蠢货,好难道没看出什么吗?
 
    “知道在这后宫之中乱说话的代价是什么吗?”‘小太监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声音阴沉的问着那多嘴的小宫女。
 
    小宫女哪里知道自己现在踩在了他人的地雷上,还是傻愣愣的想着那小太监提出的问道。
 
    “你不用想了,让杂家告诉你,就是消失~!我们都不要小看了眼前这个女人;她,可是皇上心里最宝贝的女人;你们知道那暖阁之中的摆设都是些什么吗?你们知道为何新帝登基却不立皇后是什么吗?她,很有可能就是我们的皇后,大周的国母。”
 
    “什么?”站在小太监周围的侍婢们听到这话,都是惊颤的看着那已经走进去的人儿,眼神向往的瞅着眼前这座气势磅礴的宫殿;在瞧清楚那宫殿最高处有一个金塑的展翅凤凰之时,更是颤抖的快要站不住,难道新帝登基的第一件事是要霸占自己的弟媳,做下这有违常伦之事吗?
 
    径直走着的青鸾,刚踏入殿阁之中便听到殷内箫声缠绵、美妙若水。
 
    青鸾驻足细听,好似是汉宫乐曲的《凤求凰》;那痴痴缠缠的音调,细滑的传入青鸾的耳内,听上虽然美妙绝伦,但内含泣哀、略带祈求。
 
    青鸾听了一会儿,便又接着朝着殿内走着;偌大的暖阁之中,不管是气度还是奢华,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极点;青鸾在蜀州的时候,便住在极其奢华的玉清王府中,但没想到当地看清楚眼前之景后,更是觉得这有权有势是那么恐怖;有了他人无可比拟的钱财,拥有了与天人一样的权利;就算是要得到这天上的星星也是能够办到吧!就像现在眼前这景致,以暖玉为阶、黄金为柱、象牙为床、水晶为帘;这座华丽的宫殿岂能是‘富丽堂皇’这四个字可以说的清楚?
 
    青鸾静静地走在温暖的地面上,闻着室内淡淡的荷香;神态木然。
 
    而这时
 
    一直静坐在垂帘处吹箫的周沿一脸欣喜的看着走近的佳人;神情激动的都按错了手中的几个音符。
 
    他的青鸾,果然依旧美若仙尘啊~!
 
    周沿忍着冲上去抱住青鸾的举动,一直将这首亲自为青鸾所学的曲子吹完,才慢慢起身;放下手中的玉箫,一脸欣喜的走到青鸾面前。
 
    青鸾看着从一边走出来的男子,先是神情一愣;接着便又是眼神空洞的看着来人。
 
    她就知道,穿着黑色的锦衫都能光彩照人的周沿,若是穿上帝王服饰,那该是何其的倨傲浩然、霸气纵横?!虽然对眼前之人痛恨至极,但不得不承认,他,天生就适合穿这帝王服、坐着金龙椅。
 
    “青鸾~!青鸾~~! 青鸾青鸾~~!”
 
    周沿眼含迫切的看着眼前这稍显木讷的女子,双臂一伸将青鸾紧拥在怀中;悲喜交加的脸颊上,粉红的光晕让本就俊美的周沿更是显得出类拔萃、夺目毅然。
 
    “想要这样紧紧抱着你,想要这样一遍又一遍的喊着你的名字,想要这样和你一起天荒地老;青鸾~!现在我终于做到了;我不是在做梦,我真的抱着你、真的在喊你的名字~!周沿说着,还不忘在青鸾清香的发丝上轻啄一口,闪着熠熠光泽的双目中,尽是浓浓的爱欲和不舍的真情。
 
    青鸾听着眼前这深情男子的告白,像是听到笑话一祥,轻咧了下唇角,优美的唇线上荡漾出别人不易觉察的嘲笑和讽刺。
 
    就见青鸾慢慢推出周沿的怀抱,并不说一句话的站在周沿面前看着眼前这位伟岸的男子;淡笑一下后,便蹲下身子放下手中的暖炉,然后慢慢站起,动作优雅的解开身上厚重的披风,随手一扔,紫色的披风便像一朵盛开的牡丹花,华丽的飞舞后又悄声落在地上,散发着莹莹的光泽;然后就见那双巧手又一点一点的解开脖颈处的珍珠纽扣,抽开腰间的飘带,随意退掉身上的罗裙,任由自己莹白的肩头和粉色的肚兜暴露在周沿的面前。
 
    周沿看着行为有些古怪的青鸾,喉结轻动后,双哏便看向掉落在在四处的裙衫上,紧握的拳头像是在隐忍着什么,紧抿的嘴唇由粉红变成了清白。
 
    “青鸾,你在做什么?”
 
    周沿深吸一口气,终于鼓起勇气看向一脸呆滞的青鸾,大手一把抓住青鸾要退下自已亵裤的小手;神情严肃的问着。
 
    青鸾听到周沿的问话,空调的眼眸轻轻地眨了眨,两排浓密的睫毛像是两只飘然欲飞的蝴蝶,华丽的扁动着自己的翅膀。
 
    “你叫我来,不就是为了跟我做这个吗,只是周沿,等一会儿麻烦你动作轻些,不要伤害到我的孩子。青鸾在听到周沿的话,沉吟了一会儿后,便张口说道。
 
    “赵青鸾~!你到底在说些什么?难道在你的心中,我周沿就是这么不堪的人吗,”周沿在听到青鸾的话后,彻底发疯的吼叫出来;原来深情的眸子瞬时变得暗沉,大有暴雨来袭的前兆。
 
    青鸾听到这声咆哮,依旧像是没有生命的小树一般,静静地呆愣在原处;毫无波澜的双目在看到周沿震怒的神色后,便低身脸起地上的锦衫,像是没事人一样一件又一件的穿在身上;可她接下来的话彻底将周沿打入万丈深渊。
 
    “哦~!看来我猜错你的意思了~!既然你没有这意愿那我就走了;周清说他会等着我,还记得他说过今天晚上会吃粳米粥, 我担心回去晚了饭会凉。”
 
    周沿难以置信的听着青鸾的话,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愤恨,就见他大手一抓,便将青鸾不容易穿在身上的衣衫尽数拽落;然后不顾青鸾眼里的惊愕,一把就将青鸾按到在地上,接着有力的大手便袭向青鸾微微隆起的小腹,低沉的嗓音,带着毁灭的味道慢慢传来:“赵青鸾,这都是你自找的!你不要怪我!”
 
    青鸾双眼目瞪的看着周沿的大掌朝自己的小腹袭来,便不顾未着寸屡的身体,慌张的缩着身子焦急的呼喊着:“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眼泪,不如在什么时候已经布满了那张绝美的脸颊;绝望的眼神,掩盖了红妆。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