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八十六章 青鸾,我等着你回来(2)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八十六章 青鸾,我等着你回来(2)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9-20

 周清看着稍微有些反应的青鸾,惊喜的放下手中的汤碗,一把将青鸾紧紧地抱在怀中,声音哽咽的说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的心里还有牵挂;青鸾,就算是在听到一个不相干的人都能让你流泪哭泣,可为什么你就不能抬眼看看我呢?我知道,是我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我没有将八哥给你完整的带回来,所以你怨我、你怪我,但是青鸾,就算是要惩罚我你也要好好地照顾自己,知道吗?八哥已经走了,我已经失去了一个亲人,我不能,不能再没有你了~!”

 
    周清说着,便又泣不成声;滴滴晶莹的泪水就是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掉落在青鸾莹白的手臂上,竟有着说不出的冰凉与辛酸。
 
    青鸾看着手臂上的滴滴泪痕,低垂的睫毛稍稍的动了动,刚想要伸手碰触周清那布满泪痕的脸颊,谁知却听见有人敲门。
 
    周清也是在听到那敲门声后,忙擦掉脸上的泪水;小心的将青鸾又放回床上,手臂有些无力的扶着床沿慢慢的站起来,拖着沉重的步子朝门口移去。
 
    打开房门,殿外寒冷的空气便顺势袭来,周清身体有些发软的靠在殿门口,看着眼前清一色的皇宫禁军站在面前,站在最前面的,竟然是一个小太监?
 
    “你们做什么?难道我这玉清王府真的就这么好欺负,什么样的人都可以随意进来吗?”
 
    周清气愤的看着眼前的阵仗,要不是自己身体不好,真想拿起马鞭子一下抽死这群畜生们。
 
    那小太监看着面露病容的玉清王爷,心里一阵打鼓;要说这玉清王爷虽然权利不大,但好歹是一地之主,再加之有先帝亲自封赏的亲卫军队,就算是现在失势,那也是一个亲王;自然不是他们这种奴才可以比拟的。
 
    于是就见那小太监忙上前赔笑,手里拿着一方明黄色的圣旨,巧言令色的说着:“王爷莫怪,其实是杂家不让下人们通知的;只因杂家是奉了皇上的旨意,亲自来给玉清王妃搬旨的。”
 
    “皇上?他又要玩什么?”周清一听是周沿的意思,立马像是一只小刺猬一样,竖起了身上所有的钢刺,不允许任何人来欺负青鸾一下。
 
    小太监看出周清眼中的戒备,忙又笑脸陪说:“王爷不必介意,皇上只是说他在后宫的暖阁之中种植了几株白莲,谁知竟然在今早儿绽放了,于是便要杂家来宣旨,邀请王妃共赏而已。”
 
    “白莲?呵呵~~!圣上刚刚登基,还有闲情逸致去栽种些花花草草来颐养雅兴?公公,青鸾最近身体不好,恐怕不能随便出门。”
 
    周清一听那小太监的话,立马嗤之以鼻的说着;白莲?恐怕看莲花是假,要将青鸾永远圈禁在身边才是真的吧~!
 
    那小太监一听周清的话,立马像是被噎着一般愣在原地,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一脸坚持的玉清王爷,支支吾吾了老半天,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所有人都僵持在殿门口时,就见青鸾独身裹着一张青色的锦被,赤着脚丫慢慢地走了出来,当她感觉到身上寒气袭来时,便有些发冷的拉紧了身上的锦被,又朝门口靠近了几步。
 
    本还是一脸苦涩的小太监不知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女子,坡着快要到腰际的长发,仿若仙子的出现在所有人面前,那张倾城绝世的娇容,好似盛开在寒冬中孤傲的梅花,有着冰冷的美感和赛雪的傲骨,莹莹的美目中,空洞的没有一点神采,就像是深渊黑洞,吸引着所有看她的目光;挺直的鼻梁上好似挂着泪痕,让人不免心碎,紧抿的嘴唇隐隐的透着一丝粉盈,让人会忍不住上前采摘。
 
    周清感到那小太监一直在朝着自己身后看,便也转身回望,就看见青鸾萧瑟的站在殿门口,一脸静默的看着所有人。
 
    “青鸾,外面冷,你怎么出来了?”周清看到那小小的人影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心疼的飞奔过去,一把就将青鸾抱在怀中,紧张的拢紧了青鸾身上的锦被。
 
    青鸾听到这关心的话,茫然的抬头凝视,便看着周清疲倦的眼神中闪现着难言的紧张和悲痛;第一次,青鸾主动伸手触碰着周清的眉心,然后不顾所有人的侧目,放心的依偎在周清的怀中,张了张嘴,终于说出这些天来的第一句话:“是来接我的吗?周清,是来接我的吗?”
 
    周清听着这略带沙哑的声音,心里一颤,便抬眼看着站在殿外的众人,稍稍的点了点头,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青鸾一口打断。
 
    “那你要他们等一等,我穿件衣服再出去~!”
 
    青鸾说完,便又走出周清的怀抱,独身一人朝殿内走去。
 
    周清看着那小小的身影,心里一滞,便苦涩的抿了下嘴唇,最后轻轻地长叹一下,便又跟着青鸾走近殿内。
 
    坐在梳妆台前的青鸾,动作缓慢的梳着自己的长发,画着自己修长的眉毛,点着盈美的绛唇。
 
    周清看着绝色的青鸾,再也忍不住心里的郁结,上前抓住青鸾的手腕,声音着急的说着:“青鸾,我们走吧~!我们回蜀州;四哥派来的那些皇室禁卫军根本不是那几个尊使的对手,还有我府中,也有很多自己的亲随,我们一起杀出去,我们一起离开,好不好?”
 
    青鸾听到这话,先是一愣,接着便又穿着放在床塌上的白色罗衫,沉吟了很久后,才幽幽开口:“你是王爷,不是钦犯,‘逃命’这样的词语不应该出现在你的生命中。”青鸾说着,便慢慢的冲着周清轻咧了下唇角,在原本就动人的脸颊上滑出一道绚丽的笑容。
 
    周清听着青鸾的话,便彻底明白青鸾的意思;她要去见那个男人,她要去见那个杀了她最爱之人的男人;想到这里,一直盘旋在眼眶中的泪水几乎双要滴出来。
 
    青鸾看着低头不语的周清,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便深深地吸了口气,走近周清身边,伸手轻轻地拉着周清的大手,动作轻柔的放在自己的小腹上,然后便声音轻柔的说着:“宝宝,和父王打招呼~!你快告诉父王,说要他安心的等着我们回来~!”
 
    周清听着青鸾的话,像是受到电击一样,瞬时抬眼看着青鸾娇美的容颜,在脸上扯出一个苦笑后,终于点头。
 
    青鸾看着周清终于放下心来,便从橱柜中拿出一个紫色的狐裘,动作轻柔的穿在身上,然后又拿起一个小暖炉,放在手心中捂了捂后,便又将那暖炉贴近自己的小腹,想是要将那份温暖传给里面的宝宝。
 
    当青鸾再一次出现在殿门口时,守在殿外的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仿若仙尘的女子;就连那常年居住在后宫中的小太监也是在看到青鸾的容颜后,差点惊叫出声;自以为那后宫之中的熹贵妃已经长的倾国倾城,可是眼前这女子,足可以颠倒众生、风华绝代;怪不得新帝登基后,便请来无数能工巧匠修筑暖阁,花尽心思培育白莲,原来所做一切都是为了这般红颜。
 
    青鸾看着冲着自己发呆的众人,面无表情的只身走出去,只是随便的说了句:“走吧~!”
 
    站在殿内的周清,看着走近寒风中的爱人,心里一酸,便突然笑了出来。
 
    就见周清用手做成喇叭状,大声了喊了一句:“青鸾,我等着你回来~!”
 
    原本已经走出去的青鸾,突然听到这句话,便站在原地笑了一声,伸手碰触着隆起的小腹,轻声呓语道:“宝宝,你父王说会等着我们回去呢~!”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