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八十五章 青鸾,我等着你回来(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八十五章 青鸾,我等着你回来(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9-19

 等青鸾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

 
    床边,没有一个人伺候,房间,冰冷的好像没有一点人气。
 
    青鸾无力的躺在床塌上,感觉自己的右手中好似有一个什么东西,身体虚软的转头一望,便更是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就见紧握在手中的,竟是周深临走前亲手配挂在自己身上的护身符,那个傻子,将这保命的东西给了她,可他自己却……
 
    周深,青鸾该恨你,还是该怨你,明明两人说好了,等归来之期便是双双共走天涯之日;可是为什么,回来的,是你冰冷的身体,还有那永远都不可能睁开的眼眸;你走的洒脱、毫无牵挂,可青鸾呢?眼泪,已经换不回来的你灵魂,伤痛到麻木、到昏厥,就连在梦中,一找不到你的身影、寻不到你的气息……
 
    时间
 
    依旧毫不停歇的流转着
 
    在这短短一个月,周朝天下共发生了两件震撼人心的‘白红两事’;一件是一代贤王逐鹿王在出征魔教大胜归来的途中,忽然身患癔症,不治身亡;另外一件便是新帝登基,普天共庆的威举;话说那老皇帝突闻爱子丧命,一蹶不振,带着心爱的皇后和几位皇妃驾车远行,找了一处安静的寺院颐养天年,暗思已逝之人。
 
    在普天同庆、红妆素裹之际,玉清王府却依旧白布高挂、孝灵置堂;昔日金碧辉煌的玉清王府在寒冬中显得尤为凄冷安静,萧条的王府中,四处都是残落的雪痕,来往忙碌的下人们都好似没有看见那院落中的残雪一般,毫不理会的飞奔而来,而那慌张繁忙的脚步最后都会停到一处布置温馨、高雅舒适的寝殿前;好像在着急等待着殿中之人的召唤一般,过分静逸的站在原地,不顾寒风的吹袭、轻雪的飘舞。
 
    安静、萧条、寂寞、压抑,成了整个玉清王府的一切;几乎接近于死气的空气,萦绕在这曾经充满了欢声笑语的庭院中。
 
    玉清王府
 
    书房
 
    周清疲惫的半躺在睡椅上,眼神朦胧的看着拿着银针走近自己的暮烟,声音倦怠的说着:“除了施针刺穴这个办法,还有什么办法让我不要再这样嗜睡下去吗?”
 
    暮烟心疼的走近周清,看着王爷手背上已经被银针扎的青一块紫一块,实在是不忍心刺下去,抬眼看着王爷眼中的坚持,暮烟知道,倔强的他是不允许自己在上前劝阻的。
 
    于是,暮烟又闭眼在周清手指处的大穴上刺下银针,轻轻拨动几下后,听到从周清嘴中发出微微的呼痛声后,忙又拔下来,看着周清因为忍受疼痛而布满冷汗的额头,心痛的无以复加。
 
    “爷,这么做,真的值得吗?”暮烟抬头请问,在见到王爷眼中的浑浊慢慢消散,随之而来的便是往常的清明与纯净时,便知道自己有帮助王爷扛过了一次降术的袭击,忙上前按摩着周清布满针孔的大手,轻轻揉捏着,希望能够给周清减轻些痛苦。
 
    周清听见暮烟又这样问他,心里自然知道暮烟是心疼他,便也不再怪罪,而是轻轻地闭上眼睛,听着四处过于安静的一切,柔声说道:“值得~!八哥死了,青鸾的心也跟着死了;暮烟,我不能让青鸾就这样消沉下去,我要救她,用我仅有几天的生命,去救她~!”
 
    “是~!爷你是在救王妃,可是你自己呢?你明明已经清楚的知道,中了降术的人只要有充足的睡眠便能多活些日子,但是你却为了多陪着王妃,一次又一次的让属下在你手上施针,控制降术的袭击;爷,你知不知道这么做有多危险,万一施针途中你一口气喘不上来,那就是大罗神仙在世,你也活不了了啊。”
 
    暮烟几乎疯狂的咆哮着周清;他知道,以他这样的身份是不能冲着自己的主子发火,但是,要他暮烟看着王爷这样不惜生命的做着糊涂的事情,那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我本来就已经活不了,不是吗?与其让我在沉睡中慢慢死去,还不如为青鸾做些什么,然后再去找八哥~!暮烟,你不要怪我,我知道你很为我痛心,但是暮烟啊~!青鸾太可怜了,她心里的山倒了,八哥没有留下一句话便走了,我没有办法取代八哥在她心目中的位置,我只能在这段时间里,好好地陪着他,不管是她骂我也好、打我也罢,我都要好好地陪着她;她是我的妻子,她的腹中,有我的孩子~!我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她,不能~!”
 
    “爷,这又是何苦呢?”
 
    “不,我不苦~!最起码现在我还能为喜欢的人做些什么;所以我一点也不苦;只是有些疼~!”周清说着,还调皮的抬抬自己被银针扎的有些僵硬的大手,委屈的样子就像一个没有讨到糖果吃的小孩儿。
 
    暮烟见在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的主子,心里的苦涩更是快要将他淹没;就在他刚要说出些什么时,一直靠在软塌上歇息的周清倏地站起身,看了看初好的天色,便随手拿起一件披风寄在自己身上,随后便慌慌张张的说道:“青鸾该服安胎药了,我这就去给她煎。”
 
    暮烟听着周清的话,刚想要上去阻止,谁知看到的却是周清急匆匆离开的身影;王爷~!从什么时候你开始变成了这样?难道,爱情真的能让人迷了本心、失了心智?
 
    寝殿之中
 
    躺在床上的青鸾看着被火盆烧烤的暖暖的房间,慢慢的又朝锦被中缩了缩;不知怎么,她感觉好冷~!好累~!
 
    似乎只有蜷缩着身子,才能感到一点点的温暖和安心。
 
    已经有多长时间她没有步出这间寝殿?已经多长时间她没有说一句话?已经有多长时间,她没有起来梳洗、换上干净的衣衫?
 
    听采儿说,周深的葬礼举行得很隆重,周朝百姓都痛哭流涕、伤痛不止;连那个已经贵为人间帝王的男子都假惺惺的上前观礼,大哭伤心~!
 
    周深,你会怪青鸾吗?责怪青鸾连最后一眼都没有去看你?其实,青鸾不是不想去见你,只是怕~!怕见到你后,便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你的离去,让青鸾心已枯竭,但是周清待青鸾恩重如山,青鸾就算是要随你一同离开,那也应该将他的孩儿生下来,然后再去陪你~!只是没想要青鸾在红尘跌跌撞撞十几载,最后的归宿,还是要与你们相逢天上?~!
 
    当周清再一次端着汤药走进寝殿的时候,看到的依旧是那娇美的人儿如同行尸走肉一般,静卧在床塌之上,双眼之中含着盈盈泪光,纤手之中握着八哥给的信物。
 
    周清站于门前,调整了下呼吸,便又接着走进房,一边走着一边嬉笑着说道:“青鸾,今日我专门在汤药中放了几颗蜜饯,一点都不苦,尝起来还很甜呢~!”
 
    周清说着,便坐在床边,小心的放下手中的汤碗,然后伸臂将青鸾娇小的身体从床上捞起来,让她舒服的靠在自己身上,一双晶莹的双目中,尽是不舍的情意。
 
    “青鸾~!你张开口和我说说话,好不好?”周清说着,便伸手轻柔的整理着青鸾散落在腰际的长发,看着昔日那光彩照人的青丝现在变得枯败干涩,心里一阵揪痛。
 
    “青鸾啊~!王府里面闷极了,感觉所有的人都好忙,周清一个人带着这冰冷的奢华中,感觉好孤独;你就开口跟我说说话,好不好?”周清几乎祈求的看着眼神呆滞的青鸾,突然灵光一闪,便拿起汤碗,小心的盛起一勺汤药,在嘴边吹凉了才送到青鸾口中,然后又用锦帕小心的擦掉青鸾嘴边的残汁,接着开口说着:“四哥,啊不,应该是皇上将围在我们府邸的禁卫军尽数调走了,青鸾,现在的我们,终于自由了~!前段时间我还和暮烟商量着,说要将你养的白白胖胖的,然后一同回蜀州过日子,所以呀,你要多吃些,不要每日每夜都这样睁着眼睛,小心肚子里的小宝宝会瞌睡~!”说到这里,周清便轻碰着青鸾已经隆起来的小腹,像是逗弄着孩童的脸颊一样,笑得灿烂。
 
    “八哥走了,我知道你的心也走了;但是青鸾,你是有责任的知道吗?孩子不可以没有娘亲,我也不可以没有妻子;还有八哥的王妃,是那个艾青你还记得她吗?就是以前那个总是欺负你的坏女人,她虽然 以前总是使坏,可是不管怎样她都是八哥的遗孀,当她知道八哥病死时,那个可怜的女人也疯了~!还好我发现的及时,将她悄悄带了出来,现在就在府中的后院中;八哥虽然走了,但我们要好好的照在这个可怜的女人,就当是帮八哥的忙,不要让她流落在外,受人欺负~!”
 
    青鸾忽然听到这话,原本呆滞的眼神中煞那涌现了一丝光彩;浑浊的脑子也稍稍变得有些清明。
 
    艾青?那个喜欢周深几乎到疯狂的女人?
 
    想到这里,青鸾眼中便又蒙上了一层雾色,就像七月的西子湖,有着说不出的凄美。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