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八十四章 周深,你回来了、会是幸福(3)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八十四章 周深,你回来了、会是幸福(3)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9-18

 一直站在茅屋内的重云,将青鸾的挣扎看的一清二楚,最后,终还是不忍心的走上前,从后面紧抱着自己的孙女,出言安慰着:“青鸾乖~!不要再闹了;你再这样吵闹,周深的魂魄会不安的~!”

 
    青鸾听着爷爷的话,慢慢的转过身,将自己颤抖的身体深深地埋进爷爷的身体中,最后呜咽的说出口:“爷爷,他们都说,周深死了~!”
 
    “他没有死,他活在你的心里,活在我们所有人的心里,青鸾,擦掉脸上的眼泪,去看看周深,好不好?”重云轻拍着青鸾僵直的身子,温柔安抚着。
 
    青鸾听到这话,哭痛了许久后,终于点头;抬头看着清明的苍空,淡笑着再一次走进茅屋中,看着那铺着白色床布的大床。
 
    青鸾轻笑着看着躺在床上毫无人气的周深,盈盈轻笑。
 
    眼神就像发了疯一样,看着那曾经抱着自己,说要给自己幸福的男人现在却一动不动的躺在煞白的床塌上。
 
    “周深~!你怎么了?睡着了吗?天已经亮了,你不能偷懒,快些起来吧。”
 
    青鸾说着,便一点一点的走近那个不动的身影,还不忘瞅着周深紧闭的眉眼深深凝望,好像不肯放弃那睡着之人一点的异动。
 
    晶莹的泪水,挂在那笑若灿花的娇容上,有着说不出的娇美酣甜,可细看那朵朵笑颜,却被那隐隐显露的绝望和伤痛深深灼伤。
 
    “周深~!深啊~!你回家了,你真的回家了知道吗?可是你怎么这么坏呢?都不睁眼看看我,你都不知道,自你上战场以后,我每天都憧憬着我们的重逢;现在我们终于见着了,你怎么就不动呢?”
 
    青鸾依旧轻笑,绝色的娇容上尽是欣喜之色;但是颤抖的嘴唇却出卖了她恐惧的内心。
 
    一起真的来的采儿看着这样自言自说的小姐,心疼的跪在地上,痛哭着说道:“小姐,八王爷死了,他已经死了。”
 
    “不~!他没死,你们都是骗子;周深~我的周深~!”青鸾怒吼着便不顾众人的阻止,飞快跑到那素白的床塌边,一把将那已经僵硬的尸体牢牢护在怀中,眼神愤恨的看着采儿痛哭的模样,眼泪随声而落:“周深没死,他还没死;你看,他还在我怀里,我还能感觉到他;他没死,没死~!”
 
    青鸾彻底疯狂的喊叫着,冲着重云喊叫着,冲着周清喊叫着,冲着暮烟、冲着房中所有人喊叫着。
 
    “周深,你起来呀,他们都说你死了;你快起来告诉他们,说你没有离开我,没有离开我~!”
 
    青鸾发疯一样摇着周深的尸体,头上的凤钗掉了,脸上的妆容被泪水冲散了,一双小手因为隐忍而被尖锐的指尖戳的满手是血;最后,直到自己的那颗心,也快要停止跳动了。
 
    周清见青鸾已经失控,忙上前抓住青鸾乱晃周深的小手,眼含泪水的说道:“青鸾,八哥已经走了;你这个样子只会惊了他的魂魄啊~!”
 
    慌乱中的青鸾,不断地摇着周深,忽然听到一个纯美的嗓音,便低头朝抓着自己的男子望去,就见那男子长着一张很是精致的娃娃脸,一双慧黠的大眼中,尽是夺目的神采,但是在那醉人的双目中,尽含泪水。
 
    “公子,你是谁啊?”青鸾无声的落着眼泪,声音有些喑哑的问着半跪在床边的周清。
 
    周清在听到青鸾的话后,如遭雷劈;就见他就像失去所有力气一般,瞬时坐在地上,忽尔变的干涩的喉咙让他艰难的发出声音:“青鸾,你不要装作不认识我,我是周清啊;是你的夫君周清呀~!”
 
    “周清?周清?!”青鸾木讷的抱着冰冷的周深,眼神空洞的看着眼前这个面露哀色的大男孩儿,思考了半许后,终于瞪直了双目,像是看到鬼魅一样大喊一声,接着便毫不犹豫的伸脚揣在周清的胸口,不顾周清顿时变得涨红的脸颊,声音颤抖的喊道:“骗子,你是个大骗子;你是杀人凶手,你是大坏蛋;你说过的,你会将我的周深好好地带回来,可你做了什么?他们都说周深死了,一定是你害死的,一定是你~!”
 
    青鸾发癫的看着脸露痛苦的周清紧紧地捂着胸口,疯言疯语的抱着周深,看着房中的所有人都朝周清奔去。
 
    重云看着脸色奇怪的周清,顾不得正在发疯的青鸾,快步上前,飞速点了周清身上的几处大穴,然后便扬起大袖,从袖中拿出一颗药丸,捏碎了硬塞进周清的口中,然后一脸沉吟的坐在周清的身后,用自己的内力帮周清将那药物吞下,在腹中化解。
 
    暮烟也是心焦的看着连气都喘不上来来的王爷,生气的朝坐在床上只顾抱着八王爷尸体的青鸾看去,脸上虽然生气,但是心里也是苦涩不堪;要说王爷的身体承受王妃踹来的一脚本不是太大的问题,但是王妃那一脚实实在在的踹在了王爷的心口上,王爷自小便心脏不好,若不是帝师重云在此,王爷的命恐怕就要随着八王爷去了。
 
    周清盘腿坐在地上,清晰地感受到从背后传来一股股温暖的气流不断地包裹着自己,慢慢的,胸口的疼痛和憋闷便好了很多;稍微好了些的周清抬眼朝床上看着,在看清楚青鸾失魂落魄的模样后,更是哽咽的落下泪来。
 
    青鸾,你骂得好,你说得对;我是杀人凶手,是我没有将八哥给你带回来;我是坏蛋,我有负你的嘱托;像我这样的人,才是才是真正该死之人;若是时光能够轮回,我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得八哥的存活。
 
    青鸾~!周清现在只愿能够患得你的笑脸,不愿意再看到你这般痛苦挣扎的模样了。
 
    就在屋中所有的人走在为周深的离开而落泪时,一个紫色身影像是迈着气定山河之势慢慢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眼快的传音看到来人,刚想要冲上去,却被重云飞快的伸臂拦住,在重云怀中悲愤不已的传音看着来人,虽然不能冲上去为王爷报仇,但是大喊的咒骂道:“周沿,你这个卑鄙小人,是你指使侍剑害了我家王爷,你不得好死,你这个刽子手,连自己的亲兄弟都害,早晚有一天会死于非命。”
 
    不错,来人正是正值春风得意的周沿。
 
    周沿踏进茅屋,看着屋内之人皆是一副要将他生煎活剥的样子,无所谓的耸耸肩,慢慢走近静坐在床塌上紧抱着周深尸体的青鸾,心里一痛,但还是出言说道:“放开他吧~!死了就是死了,你再怎么抱着,他也活不了。”
 
    青鸾听着周沿的话,双眼迷离的看着怀中脸色苍白的周深,沉痛的轻吻了下周深紧闭的嘴唇,慢声说道:“小的时候,母亲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说是童话中的公主是被英勇的骑士吻醒的;深啊~,我们现在转换角色,让我这个公主来吻醒你,好不好?”青鸾说着,便又在周深冰冷的嘴唇上亲吻一口,但是依旧毫无动静的周深让本就悲恸的青鸾几乎彻底绝望。
 
    周沿看着如此伤痛的青鸾,大怒着一把拉住青鸾的手臂,大喊着:“你疯了吗?亲一个死人;你不怕他身上有尸毒啊~!”
 
    “我是疯了~!是被你逼疯的~!”青鸾一把甩开周沿的大手,接着紧抱着怀中的周深,哭痛着喊道。
 
    周沿听到这话,像是意料之中的一般,看着青鸾那痛苦的表情,慢声说道:“看来你已经知道,他,是我害死的~!”
 
    青鸾听着周沿的话,慢慢抬头,含着眼泪的双目中尽是愤恨和憎恶。
 
    “你这个禽兽,早晚有一天会有报应的~!”
 
    周沿听到青鸾的话,心里一阵揪痛,但最后还是沉声说道:“你见过这么美的禽兽吗?”
 
    周沿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就见他一脸张狂的转过身,看着屋中惊愕的众人,高傲的说着:“你们等着吧,背叛我的人都会走上他该走的路;现在,只不过是个开始而已~!”
 
    周沿说完,便毫不留情的大步离开。
 
    雷和电看着那个离开的紫色背影,刚想要跟上去杀了这败类时,忽然却被出声的重云阻止:“不要去,他天生就是帝王之命,杀了他,周朝就完了~!”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 义父求你轻一点
 
    雨听见这话,立马转身,不敢相信的看着重云毫无表情的神色,气急败坏的说着:“那就放任他这么为所欲为?”
 
    “不~!每个人造的孽都会还的,自有老天来收拾他~!现在,我们有更重的事情来做。”
 
    是的,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来做;天命已经开始改变,死了的人未必真正死了,而活着的人未必会健康的活下去~!
 
    青鸾啊~!爷爷答应过你,会让你幸福,这句承诺,爷爷一定会帮你办到。
 
    【天杀的电路,又断了;宝贝们,昨日没有传稿,请大家理解;今天多多的传,希望宝贝们能够看的过瘾;在这里,启儿依旧大喊着耍赖:启儿要票票~!打劫票票~!】
 
    启儿再大喊一声:我们的青鸾会很幸福,男主们,一个都不会死~!帝师重云这个角色是白安排的么?要他就是来救命的~!大家都明白了不?!启儿抱上亲亲们,狂吻大抱~!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