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八十章 周清,我和周深不会丢下你(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八十章 周清,我和周深不会丢下你(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9-14

 京城

 
    玉清王府
 
    周清趁着青鸾熟睡,小声步下床,身上披了件紫色的狐裘后,便独身一人朝着暮烟居住的房间走去。
 
    而刚刚得到消息王爷要亲自过来后,暮烟便一直站在门边候着;在看到王爷疲乏的身影越来越靠近时,暮烟快步上前,搀扶着周清虚弱的身体,走进自己的厢房。
 
    “爷,有什么事你直接叫人喊一声就成,哪用得着你自己亲自来趟?”
 
    暮烟扶着周清坐在软塌上,然后拿起一张白色的虎皮,伸手折了折,便放到周清的背后,好让周清坐的舒服些。
 
    周清含笑看着暮烟忙活的样子,沉声说道:“青鸾有了身孕,十分嗜睡;你们随便过去会惊扰了她,所以我要趁着她睡着了才能过来找你。”
 
    暮烟听到从周清口中这样的话,先是一愣,接着便像是看陌生人一样看着从小便和自己一起长大的王爷,略有感慨的说道:“爷,你变了很多呢;好像以前那个爱玩爱闹的你已经彻底消失了,现在的你,让人很安全,像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
 
    “我都是要当父王的人了,怎还能像是个小孩子一样胡闹呢?”周清听着暮烟的话,淡笑出声;脸上幸福的神色几乎快要融化了窗外寒冷的冬天,眼中熠熠流光的神采,更是带着春天的芳香。
 
    暮烟听到这话,也是祝福的笑了起来;看着停下来的大雪,建议的说道:“爷,等天气暖和一些了,我们就回蜀州吧;京城固然是繁华,但是还是不如咱蜀州住上舒服。”
 
    “好,等爷把王妃的身体养的胖胖的,就带着你们回蜀州;管他什么皇位之争、权利之夺,我们回去过清闲日子去~!哈哈~~!”周清说着,便大笑出声;也许是笑的有些急促,刚大笑几声后,周清便有些喘不上气的轻咳起来。
 
    暮烟看着周清咳声不止,忙走到药柜前,拿出几片薄荷叶送到周清面前,拍着周清的脊背,轻声说道:“爷,拿着闻一闻,也许会好些~!”
 
    周清看着暮烟手中泛着青色的薄荷叶,伸手拿着,轻闻几下后终于感觉顺气不少,忙抬头看着暮烟关心的神色,略有所思后,开口说道:“暮烟,我感觉,感觉自己病了;而且病的很严重;你每次给我把脉,都说一切正常,我可却觉得很不正常;我越来越爱睡觉,在梦中,总是感觉自己像是被诅咒了一般,好难过、好痛苦;暮烟,你精通奇黄之术,你再好好看看我,看看我到底是得了什么病?我现在好害怕,我害怕没有办法和青鸾一起终老,好害怕没有缘分见到我的孩子;我真的,真的好害怕~!”
 
    暮烟看着眼前六神无主的王爷,心疼的伸手抱住王爷越来越消瘦的身子,眼神坚强的眼眶中不停打转。
 
    现在的王爷,应该是无助的吧,就像是被遗失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只是哭痛着徘徊在大街上,凄凉而又悲哀。
 
    “爷,你别这样;你只是身体太虚,等养好了身体,你自然就又会像以前那样活蹦乱跳了;到时候,你又会惹得王妃为你暴跳如雷,惊得王府不得安宁。”暮烟安慰着周清,想要用自己的语言好好地抚慰着怀中的男子。
 
    周清听着暮烟的话,眼泪,瞬时落了下来。
 
    “暮烟,你要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你是不是怀疑了什么?我不相信连帝师重云都夸赞的人,怎会瞧不出我身上的一点怪异?你一定是隐瞒了什么,是不是?”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隐瞒王爷,什么都没有~!”暮烟松开怀中的周清,眼睛闪烁的说着,但哆嗦的嘴唇却出卖了他脆弱的内心。
 
    “你骗人,你是在骗我,暮烟;暮烟啊~!就算是不好的消息我也做好准备了;我只想知道我自己到底怎么了,我只想知道我还能不能活着,我只想知道,在我的生命里面,我还能不能为青鸾,做些什么?”
 
    “你还要为她做什么?你连命都给她了,你还要给她什么?”暮烟听到周清这样的说话,立马像是点燃的炸弹,立刻爆炸说道。
 
    “什么?暮烟你说什么?”周清忽然听到暮烟这样的话,有些发愣的问道。
 
    暮烟看着周清那木讷的神色,立马意识到自己的口不择言,想要捂住嘴巴已经是不可能,想要收回自己的话更是不可能,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将心里的不解大声喊出来:“爷,八王爷的命是命,你的命,就不是命吗?你明明知道这次去梧州是有多艰难,你明明知道那传说中的天命之人,有可能就是要失去生命中的可怜人,可你呢,为了让王妃开心,为了保护自己的八哥,偷偷跑去梧州,在那艰险的地方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爷~!你醒醒吧,你难道忘记了,在王妃的心中,只有八王爷,你只是她名义上的夫君,现在,你又多了一个身份,那就是她腹中孩儿的父亲;除了这些,你敢肯定王妃爱你吗?她对你的爱有你对她的多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暮烟,但是,我不想再听见你说这些胡言乱语了~!”周清有些失措的听着暮烟的话,立马站起身,想要离开这里。
 
    暮烟看着又要逃避的王爷,一把拉住周清的手臂,沉声说道:“爷,你知道的,属下这些话,并不是胡言乱语~!属下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要你明白,请你多多的爱自己一些吧;不管是对王妃,还是对八王爷,你已经做的够仁至义尽了~!若是最后连生命都无法保住,谁为你哭?谁为你在孤坟上燃起一张纸钱?”
 
    “暮烟你放肆。”周清听着暮烟的话,立马转身看着暮烟泪流满面的样子,大声制止道;可能是由于声音太大,瞬时震的周清自己又咳嗽起来;暮烟心疼的看着佝偻着身子连连咳嗽的王爷,再也无法说出什么话,只能上前扶着周清,让他静坐在软塌上。
 
    “暮烟,我知道你是心疼我的身子;我们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若是我手中有一块松子糕,定然会为你留上一半;我们的感情,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堆积起来的;我也明白这些年来你在我身边的照顾;可是暮烟啊~!你虽然和我亲如兄弟,与我如影随形,可是你真的没有办法体会到我的感情;我喜欢青鸾,因为她很漂亮、很聪明、很善良,我恨青鸾,因为她,给我带来了太多的伤害,她让我尊严扫地,让我变成了感情的奴隶,我感激青鸾,因为她让我明白了,什么叫爱情;虽然这份爱情将我折磨的体无完肤,但是这份痛苦的爱恋,却是我这十几年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在金殿之上,那个身穿红衣的她,温柔而甜美,一双莹莹美目中,尽是我的影子,小巧的嘴巴轻轻张启,一声夫君喊的我神魂具碎;也许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已经离不开她了~!”
 
    周清说着,还不忘看了暮烟一样,好像在说着自己的幸福一般,笑得恬谧。
 
    “爷~!你真傻,你真傻啊~!”
 
    暮烟听着周清的话,只能痛哭的倒在地上,紧抓着周清冰凉的大手,稍稍颤抖。
 
    “暮烟,我是不是,活不了多久了~!”
 
    周清看着这般失态的暮烟,最终还是张了张嘴,说出了心中一直害怕事情。
 
    暮烟听到这话,瞬时抬头,看着周清红肿的眼眶,凝看了半晌后,终于点头。
 
    看着暮烟的动作,周清彻底闭上了眼睛,任由眼眶中的泪水瞬时落下,打湿了自己精致的脸颊;他早就猜出来了,猜出来自己真的出事了;可是,当答案确定时,为什么自己还是会这么害怕?是害怕死亡吗?还是害怕再也看不到青鸾?看不到自己的孩子?
 
    “我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周清在一阵吧喘后,轻声问道。
 
    暮烟慢慢起身,转身从身后的茶桌上拿起一个巫蛊娃娃,放到周清的手中,解释说道:“是降术,是苗疆最恐怖的降术;爷,你还记得自己在战场上说过,你抓到了西门灼射来的暗器吗?其实,那不是暗器,而是用薄冰做成的符咒,而你却什么都不知道,傻傻的扑了上去;到最后,自己却中了降术;爷,暮烟无能,没有办法破解这降术;你,你打死我吧~!”
 
    周清听着暮烟的话,然后又低头看着手中的巫蛊娃娃,思考了半晌后,才悠然抬头,释然的笑了笑:“暮烟已经努力了,周清不会怪暮烟;人各有命,我的命,也许就该这样。”
 
    周清说着,便拍了拍暮烟的脊背,然后抬头看着窗外清明的天气,慢声说道:“还好是我中降术,若是八哥,青鸾一定伤心死了~!”
 
    暮烟忽然听闻周清这番话,像是受到打击一样摇着周清略显僵硬的身体,痛苦的说道:“爷,你怎么这么说呢?不管是谁中降术,王妃都会心痛,都会难过啊。”
 
    “不,不一样~!若是八哥出事了,青鸾一定活不下去,可我不一样,我若是离开了,青鸾虽然心痛,但还是能活下去的~!还好是我,还好,还好是我呢~!”周清说着,便慢慢起身,朝着半俺的房门慢慢的晃过去。
 
    暮烟看着脊背不再挺直的王爷,张了张嘴,最后只能问道:“爷,再休息一会吧,让暮烟给给你好好看看,也许能减轻一些痛苦~!”
 
    “不了,反正都已经是这样了~!青鸾快要醒了,她醒后看不到我,会着急的~!”
 
    周清依旧朝门口走去,但是那一步步,却迈的尤为艰难。
 
    青鸾啊~!不管你相不相信,在这个时候,我还是很感激上天,感激上天让真正出事的那个人,是我~!感激上天,能够保佑八哥,感激上天能够在最后替我,照顾到你~!
 
    当周清漫步回到寝殿的时候,便听到从寝殿中传出一声欢快的笑声。
 
    周清站在门边,听着那美妙的笑声,慢慢闭上眼睛,遮去眼中所有的悲伤,嘴角上淡淡的笑意和浅浅的酒窝,像是极其享受的听着那笑声,最后,记进脑海中,就算是进入地府、喝过孟婆汤,也不会忘记。
 
    等周清再一次睁开眼眸时,眼中的悲伤之意尽数退去,剩下的,尽是难言的欢快和无限的幸福。
 
    周清清了清嗓子,随着迈进寝殿中的第一步,欢快的喊了声:“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竟然笑得这么开心~!”
 
    青鸾半躺在床塌上,看着一脸春风走进来的周清,嘟嘴招手:“一醒来便不见你,说,去哪里了?”
 
    “还真成管家婆了?青鸾好凶哦~!”周清可爱的笑着,但迈向青鸾的脚步却没有一点停止。
 
    青鸾听着周清的话,娇嗔的莞尔一笑,任由周清那赖皮小子坐在床边,轻拥着自己。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