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七十八章 解决大魔头、摸我要给钱(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七十八章 解决大魔头、摸我要给钱(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9-13

 当周深带着雨、雷、电匆匆赶到那传闻中的圣女殿时,被眼前的景象彻底惊得目瞪口呆。

 
    就见西门灼一身红衣,妖娆的坐在细软华丽的软塌上,怀中的女子,好似已死去多时;但是红润的嘴唇、粉白的脸颊上还带有些许迷醉的光晕,她,长得很美;美的脆弱、美得妖异、美的,不堪一击。
 
    潺潺红色的血液染红了西门灼红色的衣衫,在清阳的照射下,折射出迷惑的光泽,那诱红的颜色,不知是衣衫自带的颜料,还是鲜血的染成,看上,有股痛彻心扉的疼。
 
    “雪媚女,雪媚女~!”急躁的雨在看清楚西门灼怀中的女子时,挣扎的大喊着。
 
    雷看见身边的雨激动的神色,忙上去一把搂住雨往西门灼身上冲的姿势,将雨牢牢地困在怀中。
 
    “你快放开我,放开我~雪媚女,雪媚女~!”
 
    雨大声的喊着,原本顽皮的眼眸中,尽是伤痛和受挫;他不敢相信,曾经那个妖惑天下的女子就这样离开了人世,他不敢相信,曾经那个在危难中救了他们兄弟几人的女子,就这样独自的、寂寞的、悲惨的离开他们。
 
    周深看着激动的雨,便不约而同的与电齐齐站在雨和雷的前面,将位于后面的他们好好的保护起来。
 
    西门灼可笑的看着眼前这四人,然后又抬眼看向殿外;黑压压的一片周朝将士,呵呵~~没想到,这个周深还真敢来?!
 
    西门灼轻抚着怀中已经凉透的女子,修长有力的手指滑动在那娇美的容颜上,然后又看着激动、伤痛的雨,慢声说道:“不要以为本尊不知道,你们三个之所以能够成功逃出黑木崖,如果没有这个女人的暗中帮助,你们能逃得出本尊的天罗地网吗?”
 
    西门灼说着,还不忘在雪媚女的眉心处亲吻了一口,像是爱恋心中的宝贝一样,温柔至极。
 
    雨听见西门灼的话后,顿时愣在原处,一双无神的双目死死地盯着那已经香消玉殒的雪媚女,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一句话;最后,只能无力地跌坐在地上,任由地上的浮沉沾染在干净的锦衫上。
 
    “哈哈~~,看雨的样子,是不是真的好心痛哦~!说来也可笑,没想到本尊最宠爱的两个女人,都和自己亲手训练出来的尊使有染;先是风和青鸾在一起,现在又是一个每天不喑世事的狂妄小子和雪媚女在一起?哈哈~~,你们把本尊当成了什么?当成了什么?”西门灼吼着,双眼喷火的看着失魂落魄的雨;紧攥着雪媚女的手臂也因没控制好力道而在那莹白的手臂上印下了两排发黑的紫痕。
 
    “你是在责怪我们吗?是在责怪我们为什么会背叛你吗?尊主?”雨听到西门灼的话,眼含清泪的慢慢抬起头,看着几乎快要失去理智的西门灼,笑着问道。
 
    西门灼看着淡笑的雨,心里只觉得发毛,就见他双眼含血的看着轻笑的雨,阴声问道:“难道不是吗?想当年,若不是我最心爱的女人和自己的好兄弟背叛本尊私奔,本尊会放着一个之下万人之上的武林盟主不当,而选择当这人人唾弃、神鬼惧怕的魔教尊主吗?若不是风和青鸾背叛本尊,本尊会亲手打死自己最得意的手下,然后送走青鸾吗?还有现在,若不是你们纷纷想要逃跑,本尊会选择杀戮吗?会选择杀死怀中的她吗?都是你们,本尊做了这么多错事,都是因为你们,因为你们背信弃义,是你们一步步将我逼成这个样子的。”
 
    “西门灼,你真是死不悔改;在你口中,我们都是罪人,都是将你推入深渊的恶人;可是你又知道什么?当初若不是你再三伤害圣女的母亲,她会选择和傲神太子在一起吗?要不是你日夜以折磨圣女为乐,风会有可乘之机抢走圣女的心吗?至于雪媚女,她那么爱你,她怎么可能背叛你,当初她放我们走,是害怕我们兄弟三人暗中对你不利;可是你呢,却怀疑她、欺负她;所以,现在你落了个孤家寡人,一点也不值得别人的同情~!”
 
    雨疯狂的说着,嘶声力竭的吼着;他多想,多想因为自己的噪门太大而吵醒那睡着的娇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还不醒来?
 
    “哈哈~~哈哈~~,只有真正的刽子手才会一遍又一遍的指责着别人的不是~!雨,没想到一项贪玩纨绔的你,会如此心细如尘,竟然将本尊的过去分析的如此透彻;本尊真是小瞧你了,小瞧你们了~!”西门灼颓废的说着,看着怀中的雪媚女淡然轻笑。
 
    一直站在前面的周深静观着西门灼与其他人的对话,最后,终于开口说道:“不管前世如何,我们都不应该谴责已经发生过的事;西门灼,你与我周朝本无仇恨,但你为了一己私欲,杀害我万千子民,霸占我领地国土,是你不仁不义在先,本王奉旨拿你,毫无任何报复之心。”
 
    周深说完,便欲抬手指挥身后的大军冲进来拿下这个邪狂之人;可是,就在周深的手臂伸到眉眼处时,西门灼竟然哭笑不得的指着周深,念念碎的语调让周深顿时如跌冰窟,心里痛苦不堪。
 
    “哈哈~~逐鹿王~~!哈哈,真不愧是一代贤王,就算是要公报私仇,也会找出这么多狗屁不通的理由来压制本尊;周深,你别再装君子了;你敢说青鸾没有告诉过你吗?你敢说,你从来没有在青鸾那里听到过我的名字吗?”
 
    周深听着西门灼颠三倒四的话,不明白的朝着身后的那几个男子看了看,当周深看到雷的脸色上渐露一丝不忍和复杂时,周深猛然觉得,眼前的一切,真的仿若迷雾一样,是清晰的,但也模糊着;周深看着西门灼狂妄的双目,甚至有些胆怯的不敢再深加追问;因为他知道,自己对青鸾的过去,他一无所知~!
 
    西门灼看着周深神秘莫测、阴晴不定的神色,心里一惊,但最终还是将所有的惊愕化成了更大的讥笑:“周深啊周深,原来你在青鸾的眼中也不过如此;她将自己的秘密告诉了周沿,甚至都让周清明白的一清二楚,可唯独隐瞒了你;知道为什么呈?因为她不屑跟你讲;哈哈~~!”
 
    周深听着西门灼的话,紧握着长剑的大手因为激动而稍稍单颤抖,剑柄上绑着的红樱因为那沉重的喘息而舞动着柔软的丝绦。
 
    “是,也许我在青鸾的眼中的确不算是什么;但是,我却是她无法忽视的;我知道她的过去一定过得很艰辛,她不愿意跟我说,我相信那是因为她害怕,她害怕我知道后会比她更难过;西门灼,你是个可怜的人,你本身就是个悲剧,可你为了忘记自己身上的疼痛,任性的将自己身上的伤疤移到了别人的身上,看到心里在乎的人和你一样苦时,”你才会得到满足;西门灼,我相信你是比任何人都需要爱,可我们不会嫉恨,只会更好的往前走,因为也许就在不远处,有一个她,在静静地等着。
 
    “你说的都是些什么废话~!周深,你没有资格说我,因为,你从来没有尝试过背叛的感觉;不过,你有一句话说的很对,我是一个悲剧;我这个悲剧不劳烦你们亲自动手,我有自己该走的路~!”
 
    西门灼说完,便抱着怀中的雪媚女朝殿里走去。
 
    “西门灼,你把雪媚女放下来,你把她留下来~!”
 
    雨看着西门灼抱着雪媚女离开,就像发了疯一样欲往上冲;还好身边反应迅速的雷一把抱住快要失控的雨,小心的安抚着自己的兄弟。
 
    西门灼听到那撕心裂肺的喊叫时,只是淡然的转过身,看着眼前出色的四位男子,毫不介怀的说道:“你们不是说,雪媚女喜欢本尊吗?生亦同寝、死同穴;这不是每个有情人都向往的吗?”
 
    说着,西门灼便又接碰上朝殿内走着,没有带一丝的犹豫,慢慢朝里面走去。
 
    就在所有人都不敢相信那叱咤风云、驰骋天下的一代魔尊就这样走到人生的尽头时,就听见一声响亮的声音从殿内传出来。
 
    周深几人听到那震耳欲聋的声音,相互对望几眼后,便忙朝殿内奔去。
 
    就见富丽堂皇的殿阁之内,没有任何的物什被摧毁,周深看着处处透露着怪异的殿阁,总是觉得心神不安。
 
    电也是好奇的看着四壁,最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猛然转过头、从怀中拿出布局图,细细研究一番后,终于开口说道:“难道刚才拿声音是‘断龙石’断裂的声音?”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 义父求你轻一点
 
    “什么断龙石?”周深转过身,看着一副了然的模样,开口问道。
 
    “我听风说过,他曾经接过尊主下达的任务,便是找来世间的以工巧匠专门在圣宫中建造出一座地下冰宫,至于这冰宫他也不知道是作何所用;只是最后,尊主亲自出宫,潜入丘陵盗来帝王的断龙石,专门安置在那冰宫之上,如果我没有判断错,那刚才的声音绝对是断龙石断裂的声音,而尊主,恐怕是抱着雪媚女进入了冰宫之中,永生永世都不会再出来。”
 
    电一脸沉静的说着,最后,眼神悠远的看向圣女殿外萧条的一切,心里不禁哀叹;曾几何时,这里也是熙攘一片、鸟语花香~!
 
    雨伤痛的听着电的话,最后,还是跌落在地上,轻声呓语道:“我应该为她感到幸福,最起码到了最后,她还是死在心爱人的怀里。”
 
    沉郁的雷看着伤心地兄弟,只能哀叹一声:也许,这就是命数。
 
    周深也是难以置信的听着其他几人的话,本以为在这里将会经历一场恶战,只是没想到那西门灼会自己选择出这样一条路;也许,在这个邪魔的心中,他早已厌倦了打打杀杀的一切,只是苦于心结未解,苦苦挣扎罢了;现在的结局,也许是最好的一条结局。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