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七十四章 青鸾,我回来了(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七十四章 青鸾,我回来了(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9-11

 因为有了爷爷的帮助,青鸾腹中的孩子,总算是勉强保了下来;不过,当青鸾听到问诊的太医再次说出自己真的已经怀有一个月身孕的时候,一颗心,还是狂跳不止。

 
    不管怎样,在这个世界上她总算是有了一个和自己血脉相连的亲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好似感觉若是自己有一天从这个世上消失了,腹中的孩儿也会慢慢长大,代替她这个娘亲好好地活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
 
    也许,这就是生命延续的真正意义。
 
    鼎汉王府
 
    周沿看着八百里加急的信笺,脸上一抹嗜血的嘲弄慢慢的溢在嘴角,看上虽然风流优雅,实则却隐含罂粟之毒,让人不寒而栗。
 
    “他们也真够长本事,竟然赢了?!”
 
    周沿并不是吃惊的放下手中的信笺,静坐在软塌之上,看着天际初晴、阴霾散尽的长空,淡笑着说道。
 
    侍剑看着揣摩不透的王爷,心里一阵寒颤,要知道,这场战争若是逐鹿王爷赢了,那么最大的损害者就是王爷自己了;可是为什么一项阴狠沉郁的王爷在听到梧州大捷的消息后,会这般表情?那种似笑非笑的容颜,那抹似有非有的怨恨。
 
    周沿依旧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看了手中的信笺半日之后,终于抬头看着侍剑,晶亮的双目中,尽是信赖。
 
    “侍剑,你是从几岁开始后便跟着本王的~!”
 
    侍剑没想到王爷在一番沉静后,竟然问出这样的话;就见侍剑忙上前抱拳,彬彬有礼的回答道:“属下自小便和暮烟、传音进入宫中,每人分别习得一技之长后,便分别给了皇上最爱的皇子们;侍剑承蒙皇上爱怜,从十岁起便跟了王爷,一直长随身侧。”
 
    周沿听着侍剑的回答,稍稍的点了点头,眼神辽远的看向远处,慢声说道:“是啊,你从十岁开始便跟了本王;还记得本王第一次见你的时候,瘦小的你用一种淡淡的目光看着本王,小小的脊背上,背着一个青色的包裹,还是很小的小手上却拿着一把很重的长剑。”
 
    “属下自小习武,就是为了保护王爷身侧,为天下、为王爷分担重担的~!”
 
    侍剑的又一次回答,让周沿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周沿抬头看着眼前这个锐气藏敛、清隽丽美的少年,轻笑了一下后,接着说道:“是,你从生下来便注定了是为本王分忧、为本王解难的;本王永远都不会都不会忘记,在我们同上战场、驻守梧州的岁月中,你是何其尽职尽责的守在本王的身边,保护本王、帮助本王。”
 
    侍剑听着周沿略带感恩的话,有些惶恐的跪倒在地上,眼神闪烁着投向地面,好似不敢与周深直对一分。
 
    周沿看着侍剑惊慌的神色,淡笑着来到侍剑身边,小心的扶起跪倒在地上的七尺男儿,轻声说道:“侍剑,请你记住本王今天说过的话;本王就算是伤害全天下人、质疑全天下人,也断然不断怀疑你一分,因为你不光是本王的心腹,更是见证本王这么多年来辛苦打拼的唯一证人;你的存在,让本王觉得踏实、觉得没有白活;侍剑啊~!你也不会背叛本王的,是不是?”
 
    周沿说着,便越礼的轻抱了下侍剑僵硬的身体,声音轻柔的说着。
 
    侍剑喉结轻动,喘息有些混乱的看着眼前忽然变得奇怪的王爷,但还是克制住心口的疑问,低声轻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周沿毫不意外的听到了侍剑的回答,就见他轻笑的紧拥着侍剑窄细的腰肢,就像依恋自己的兄长一般,幽幽开口:“好~!本王果然没有看错你;侍剑,替本王杀了周深吧~!”
 
    “什么?王爷……?!”
 
    侍剑一把推开紧抱着自己的王爷,一双清明的双目中尽是难言的震惊。
 
    周沿看着吃惊不已的侍剑,单纯的笑得无辜,就见周沿淡漠的看向窗外,瞧着那已经开始融化的积雪,就像是在讲一个故事一般,声音柔和:“明明是隆冬正值,可为何却天气变暖?难道,是天道有所改变?”周沿说着,便又转头看着一脸不解的侍剑,信任的说着:“你刚才还答应本王,答应本王永远不会背弃本王,不是吗?”
 
    “可是王爷,逐鹿王身性善良无垢,又毫无称旁之心,您为何要……为何要……?”
 
    “你想说为何要赶尽杀绝,对不对?”
 
    周沿接过侍剑的话,并不生气的说着。
 
    “是~!王爷为何要赶尽杀绝?逐鹿王与王爷您从小便甚是交好,这难得的兄弟之情可以最珍贵的啊~!”侍剑挣扎着劝说着眼前这个好似正常实则已经开始发魔的男人。
 
    周沿听着侍剑的话,原本阴狠的双目中稍有一丝温情闪过,但是那份短暂温情也在停了几秒种后,便被更狂烈的阴沉代替:“你想要知道理由?好,本王就告诉,因为周朝不需要两个战神~!你明白了吗?”
 
    侍剑听着王爷的话,第一次,有股想要流泪的感觉;在什么时候,他们的王爷开始变了?变得冷漠,变得无情,更变得嗜血如狂?
 
    侍剑定了定晃动的身体,最后只能深深地呼吸一口,慢条斯理的说道:“是~!属下遵从王爷的指令;明日就出发边城梧州,定要逐鹿王首级~!”
 
    传音说完,就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不知怎么了,他好似再也没有办法在王爷身边多呆上半刻时间,那股无形的压力、那股嗜血的狂乱,一度让侍剑认为眼前这个丰神俊伟的男人好似不再是以前那个笑傲天下的鼎汉王,而是变成了战场上的另一个魔教尊主——西门灼~!
 
    “大军凯旋而归,路途遇到魔教残部,逐鹿王不幸身亡~!”周沿看着侍剑离去的背影,不以为意的说着,好似就像在念着童谣曲一般,语调鲜活、声音欢快。
 
    玉清王府
 
    初晨大早
 
    青鸾像往常一样,由采儿搀扶着在园中散步,因为外面聚集了周沿带来的禁卫军,所以喜欢清净的青鸾也并不着急着出去;因为这几天的天气放晴让她心情大好,每每看到高空万里,她便会思念起那远在边疆的两个男子,他们,应该过得还好吧~!采儿也看出小姐的心情十分好,心里也是十分难欢喜,低头看着小姐已经稍有隆起的小腹,总是感觉幸福离小姐这么近,一切奇迹,总是在发生。
 
    “采儿,你说周清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子啊~!”青鸾看着一直冲着自己发笑的采儿轻声问道。
 
    采儿突闻这声问话,一双巧目稍稍移动,便大放光彩的说道:“应该是女孩子~!”
 
    “为什么?皇族中人不是很看重男婴吗?”
 
    “采儿倒是不这么认为呢,王爷天生就活泼好动、小孩子心性;他一定是很想要一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孩子呢;这俗话说,男孩儿像母、女孩儿像父;只有生了女孩子王爷才能达成所愿啊~!”
 
    青鸾好笑的听着采儿的分析,最后都化为一抹娇嗔:“就你这个精灵鬼事情多,哪里有这么多歪门邪说~!”
 
    青鸾说着,还不忘伸出食指轻轻指在采儿的脑门出,这一主一仆之间的感情倒是亲密无间。
 
    就在青鸾和采儿闹得开心时,不远处一个欢喜的身影飞快的跑了过来。
 
    青鸾听到动静,忙转过身一看,原来是守门的福伯脸色潮红的站于身后,大喘着想要说些什么话。
 
    青鸾见福伯年纪已经很大了,但是却还像个孩子一样,便捂嘴轻笑,关心之词随声而来:“福伯,你慢些喘,青鸾等着你~!”
 
    福伯见眼前这个美若天仙的王妃这般心细温柔,心里对王妃的仁爱之心更是佩服之至,福伯轻拍着胸口,大喘几口气候,终于颤颤巍巍的伸出食指,指着大门的方向说着:“王妃,王爷,王爷回来了~!”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 义父求你轻一点
 
    “什么?福伯你说什么?”青鸾突然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愣在原地,要不是采儿在身边扶着,青鸾真的会因为这个消息而失足跌倒。
 
    福伯看着惊喜诧异的王妃,也跟着开心的大声说道:“奴才是说,王爷回来了,王爷从梧州战场上回来了~!”
 
    青鸾颤抖着听着福伯的话,一双盈美的双目中尽是忽然堆积出来的泪花,青鸾顾不得拭泪,就见她撩起裙摆,便朝着大门口奔去。
 
    采儿惊慌的看着飞跑的小姐,在后面大喊着:“小姐,小姐啊~!小心孩子,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青鸾清楚的将采儿的话听进耳内,但是心中的狂喜和难言的相思让她无法克制住快要跳出胸腔的心脏;天啊!周清回来了,周清竟然回来了~!
 
    青鸾边哭边笑的朝大门口奔去,好似只要晚上一分,那个可爱俊美的少年便会消失一般。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