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七十三章 伤重、原来这都是注定(2)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七十三章 伤重、原来这都是注定(2)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9-10

 梧州封地

 
    两日后的将帅大营中,一片沉重高燃;就见周深身披银色战甲,温文尔雅的坐在大帅宝座上;绝美的脸颊、温柔的眸子,还有那快要融化帐外积雪浅淡的笑意,皆一同出现在眼前这个仿若天人的男子身上。
 
    “半个时辰后,大军出发;请各位将领各司其职,争取一口拿下西门灼,断其锐气,搓其锋芒。”
 
    “属下遵命~!”
 
    众位将领在听到周深的话后,忙行礼说道。
 
    周深见大家虽然面露严肃之色,但是眼中的晶亮却可以燃烧大雪,于是便放心的点头;可是转眼在看到站于身侧的男子时,心里不觉感到忧虑。
 
    “清儿,你一定要在大军后躲好,不要随便将自己的身子露出来,知道吗?”
 
    周清听到八哥再一次的交代,有些心烦的摆了摆手;大声的说道:“八哥,你真的快要成婆婆了;你尽管放心大战,我一定会好好地躲起来,你放心,我周清还是很顾惜自己的这条小命呢。”
 
    周清说着,还不忘自己的胸口处拍了拍,一张灿烂的笑容也随着那清脆的噪音慢慢展露;让整个大营的气氛瞬时变得好了很多。
 
    战场
 
    一触即发
 
    当西门灼身着红色锦服出现在战车上时,戏弄天下的笑意出现在这个长相妖气的男子脸上;那是一张足可以颠倒众生的容颜,那是一张让天下男人为之疯狂的容颜,那也是一张连天神都会嫉妒的容颜;可是这绝美的姿色却带着嗜血的毒性,让人不敢多加窥视一分,更不敢亵渎一寸。
 
    西门灼示意拉着战车的死尸朝前迈几步后,便停在大军的正前方,一双妖红的双目中,就像鲜血的堆积与沉淀,让人不寒而栗。
 
    “周深,没想到你的命还真的保住了?尸毒之痛应该很让你记忆犹新吧~!”
 
    周深听着西门灼的话,上前策马,一派逍遥的来到周军阵前,看着眼前那个邪魅的男子,毫无恐惧,反而笑得风轻云淡。
 
    “本王乃是皇族后裔,有皇天后土保佑,怎会让奸邪得逞?”
 
    周深说着,还不忘冲西门灼露出一个迷人的笑意,不以为意之间却惹恼了性情不定的西门灼。
 
    西门灼看着眼前这个落落大方的男子,心里的憎恶几乎到了极点;青鸾看上的男人,果然都是胆识过人、慧黠天下。
 
    “是吗?本尊是奸邪?哈哈~~周深,你说错了;本尊,是魔鬼~!”
 
    就见西门灼一说完,便大手一挥,就见万千死尸像是被激活一样,嘶吼着朝周军奔来。
 
    周深平静的看着那些已死之人,心里隐隐感到痛楚;他们也是周朝的子民啊~!
 
    想到这里,周深便闭眼伸出右手,接着,便做出一个攥拳的手势,看到这个暗号,原本被藏于大军后面的红衣大炮尽数被精兵强将推了出来;就见数把火把瞬时点燃,接着,就听见微小的火苗声,随之而来的,便是惊天动地的爆破。
 
    ‘砰’
 
    ‘砰’
 
    ‘砰’
 
    一声声轰鸣的爆炸声响彻在被鲜血染红的地面上,飞开的肉泥、断裂的肢体,就像雨点一般散落在地上,有着说不出的萧瑟和凄然。
 
    周深眼睛睁大的看着那飞起的血肉,不忍心的低头重喘,为什么要有战争?为什么要有死亡?为什么要有欲望?为什么要有,疯子?
 
    一直躲在人后的周清看着前方爆飞的尸体,恶心的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吐出来;红衣大炮,果然是克制西门灼死尸的强敌。
 
    就见周清忍着心里的恶心,从暮烟手中接过亲自做出的剑羽,百发百中的朝敌前射去。
 
    这场战争,本因有红衣大炮的威力让财军的士气大振,再加之现在又有周清的暗中帮助,就见千百个死尸在还未到达周军阵前时,便已化为飞灰。
 
    西门灼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亲手训练出的死尸会这般不堪一击,便恼羞成怒的飞身腾空,双手在空中划出一个八卦图后,便毫不犹豫的朝周军阵中打去,就见数以万丈的光芒像是具有生命一般,准确无误的在周军阵营中炸开,哀号声、痛苦声,就想来自十八层地狱一般,让人听得撕心裂肺。
 
    周深突然见阵营中发生这样的事,瞬时明白了西门灼的意思,便拿起手中的黄旗,在空中挥舞两下后,便让本是聚集在一起的大军分散成几个方阵。
 
    西门灼没想到周深的心思会如此聪慧,再低头看着亲手训练的死尸在红衣大炮的一顿狂轰乱炸下,消失了十之八九,更是郁结的大喊一声,便见他从红袖中拿出一快晶莹剔透的薄冰,朝周深射去。
 
    周深只顾着调配人手,哪里顾得上西门灼在这个时候使出的阴招。
 
    而站在人后的周清正用自己的弓箭射向一排冲来的死尸时,忽然觉得眼前一闪,于是就见一个晶亮的东西准确无误的朝八哥的面门飞去。
 
    周清大感不好,便毫不犹豫的催动身下的坐骑,朝周深扑去。
 
    “八哥小心~!”
 
    随着周清的大喊,周深便觉得眼前一个身影闪过,接着,就看到周清就像一个失去翅膀的蝴蝶,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清儿,清儿~!”
 
    周深大惊的喊着周清的名字,不顾自身安慰跳下战马,一把抱住嘴角溢出丝丝猩红血液的周清,上下查探。
 
    “八哥,我没事;我只是看见西门灼向你射暗器,你看,暗器被我抓住了。”
 
    周清说着,更像周深摊开掌心,可是红肿的掌心中,哪里有什么暗器。
 
    “嗳,不对呀;我明明感觉到自己的掌心一凉,接着,就有东西被我抓住了呀~!”周清不解的看着自己的掌心,紧蹙着眉头虚弱的说着。
 
    周深以为周清是因为害怕而出现了幻觉,便忙将周清扶起来,交托给刚跑过来的暮烟,快语交代道:“暮烟,快扶着你家王爷下去~!”
 
    “八哥,我还要留下来帮你呢~!”周清听见周深的话后,很不愿意的说道。
 
    “你刚刚从马上摔下来一定要好好查探查探~!暮烟,快带你家王爷下去,这是军令。”
 
    周清见八哥忽而严肃的神色,知道八哥的坚持;然后又回头看着胜局已定的战争,就任由暮烟扶着重新上了马,朝军营奔去。
 
    路上,周清还是不死心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心,不对啊~!他明明记得自己抓住那个暗器了,可是为什么会消失呢?
 
    西门灼站在战车上,将周清与周深之间的举动看的一清二楚,当他看到周清为了周深拼命阻挡他发出去的薄冰时,一抹得逞的笑意荡在嘴边。
 
    “他死和你死,并没有什么两样~!周深,本尊要让你在愧疚中一点一点的死去~!”
 
    京城
 
    玉清王府
 
    青鸾依旧沉沉的睡着,但也许是出于母亲的天性,就算是睡着的她,也会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肚子,小心的保护着里面那个正在孕育的小小的婴孩儿。
 
    采儿认真的站在床沿边,照看着身体孱弱的小姐,忽然看到熟睡中的小姐,悄悄地流下泪来;便忙拿出手绢,在小姐的眼角处轻轻擦拭,一抹心疼的声音慢慢传来:“是做了什么噩梦吗?连睡着了都在哭呢~!”
 
    青鸾依然睡着,可是细看,却发现紧抱着小腹的她悄悄地张了张嘴,无声的吐出了两个字:周清~!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