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七十一章 保命、再次颠鸾倒凤(3)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七十一章 保命、再次颠鸾倒凤(3)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9-9

 魔教营帐

 
    就见西门灼激情的在一个莹白的身体上释放着自己的欲望,趴在女人身上的那具年轻的身体,好似并没有印上岁月的痕迹,有力的张驰着。
 
    床塌上未着寸屡的女子,紧紧地攀附在西门灼的身上,修长的美腿贪婪的蹭着西门灼的腰际,像是乞讨食物的乞丐,享受着西门灼的施舍和揉摸。
 
    “青鸾~!青鸾你好棒~!青鸾~我最爱的青鸾~!”
 
    床塌上的西门灼像是一个得到糖果的孩子,一脸笑意的看着身下娇美的女子,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身下那具盈美的身体,将自己的力量与坚挺一次接着一次的埋入那个女人温暖的身体里;细密的摩擦着两人最为敏感的地方。
 
    原本身下享受着鱼水之欢的女子在听到西门灼的声音以后,先是一脸伤痛的看着趴在自己身上却喊着其他女人名字的男人;伸手摸着那张绝美的容颜,心碎的流着眼泪,就见那女子抬高身子,凑到西门灼恍若艺术的嘴唇前,伸舌轻舔着那轮廓唯美的唇角,像是含着食物一样,轻轻咬噬品尝。
 
    陷入在迷醉中的西门灼感受着身下女人的热情,像是得到鼓励一样更是狠狠地撞击着那具过分盈美的身体,修长有力的大手,像是一条逶迤的长蛇,所到之处都留下爱的痕迹,当青紫之色印记在那女子身上时,就听见一声接着一声好似快活、以似痛苦的轻吟声。
 
    就在西门灼快要彻底释放自己的激情时,忽然听到从外面逐渐走近的脚步声,便像是回神一样,一双原本浑浊的双目瞬时变得清明,当他看清楚身下之人不是青鸾而是万花楼中的月姨时,便不顾月姨眼中的祈求,毫不留情的抽出自己的分身,长臂一挥便套上一个红色的锦衫,随后,残忍的笑意便出现在出门灼的嘴角处。
 
    “贱人,你竟然敢用媚术对付本尊??随着这声怒不可遏的声音,一记响亮的耳光便狠狠地打在月姨的脸上。
 
    月姨不敢相信的看着西门灼生气的眸子,就在刚才,那双眼眸中还是盛满深情和爱意,可为什么,现在却布满了嫌恶和唾弃?难道自己就真的不如那个曾经沦落风尘、和众多皇子有染的赵青鸾吗?”
 
    月姨想到这些,便生气的坐起身,也不拿起身边的衣物披在身上,而是光溜溜地出现在西门灼的眼前,生气的喊着:“尊主,你怎么可以如此薄情寡义?想我十三岁便跟了你,你要什么、你做什么,我都会给你;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对那个人尽可夫的赵青鸾这般喜欢?连眼我在一起时,都喊着她的名字?”
 
    西门灼听着月姨的话,先是一愣,接着便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这个风华正茂的女子,伸出大手便毫无任何怜香惜玉之情,狠狠地掐在月姨光滑细致的脖颈处,声音沉郁的说道:“你在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吗?”
 
    “我,我,我当然敢了;那个赵青鸾,早就不属于你了;她跟了周深、跟了周沿,现在又跟了周清,哈哈~~你是最喜欢的女人跟了这么多男人,你还会喜欢她吗?会要她吗?尊主,你别再想着那个贱女人了;她,根本不值得你这样为她魂牵梦萦。”
 
    “你住口,你才是贱人;本尊根本就不爱赵青鸾,根本就不在乎那个女人;她只是本尊从小养在身边的禁脔,想她幼小便承欢与我,那时的她,是多么让人怜爱啊~!不管跟了什么人,本尊永远都是她第一个男人;你知道吗?”
 
    西门灼眼神发红的看着手中脸色变得酱紫的月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好似越来越想念和青鸾在一起的日子,那个超凡脱俗的女孩子,像是一只翩然的蝴蝶,一直萦绕在他心口,久居不下。
 
    月姨看着如此狂乱的西门灼,像是听到笑话一样眨了下眸子,最后,终于残忍的说道:“那又怎样?你是赵青鸾第一个男人那又怎样?她恨你入骨,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在她心中就是魔鬼;她根本就不爱你,她喜欢周深,她喜欢纯净如玉的周深,在她的心中,你,西门灼就是个疯子,是个杀害她父母、霸占她身体的变态~!”
 
    月姨刚说完,便又被西门灼又飞来的一掌狠狠地打在脸上,瞬时,就见血液顺着月姨的嘴角流了下来;不过,这还不是最狠的,就见西门灼残忍的抿嘴轻笑,慢慢站起身后,笑看着躺在床上捂着脸颊的月姨,声音温柔的说道:“我是变态?你竟然说,本尊是疯子?贱人,你去死吧~!”
 
    随着这声怒吼,西门灼毫不犹豫的抬起大脚,狠狠地踩在月姨紧致玉白的小腹上,接着,便听见月姨凄惨的喊叫了一声后,便痛苦的张大嘴巴,双眼几首快要凸爆出来;一双颤抖发青的小手紧紧地抓着西门灼的脚踝,抽搐着看着西门灼渐渐变得残忍的笑容。
 
    “贱人,你就在高潮中死吧~!哈哈~~哈哈~~!”
 
    随着西门灼的轻笑,就见月姨下体花园处,慢慢的流出了带着血腥的粘稠物,接着,就见红色的血液越来越多的从那打开的‘管道’中流了出来,就像一条流着红色河水的小溪,潺潺不绝。
 
    西门灼快活的看着月姨的身体在自己脚下慢慢变得冰凉,最后,变得僵直。
 
    赵青鸾是喜欢周深的?她喜欢周深?她爱周深?但如果,那个男人死了,消失了,她,还能爱他吗?哈哈~~哈哈~~~哈哈~~~~!
 
    赵青鸾,义父从小便教育你说:不要随便爱上任何一个人,因为凡是你喜欢的,最终都会因为你而步上死路;呵呵~~!在心中,只能永远有义父一个人,你,只属于我西门灼,就算是死了、投胎,都逃不出义父的手心。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