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六十五章 怀有身孕、狂乱扼杀(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六十五章 怀有身孕、狂乱扼杀(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9-7

 阴霾天气,在周清离开后的第四天后,再一次包围了整个京城。

 
    青鸾轻倚在华贵的贵妃椅中,要采儿像往常一样,将窗户轻轻打开,细数着盛开在雾中的红梅花。
 
    就在青鸾思念着远方的两个男子时,忽然看见守门的侍婢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见到青鸾立马腿软的跪在地上,脸色惊慌的说道:“王,王妃,不好了;鼎汉王带着禁卫军将王府围起来了;王爷这个时候又不在,我们,我们该怎么办?”
 
    青鸾听着那气喘吁吁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沉静的采儿后,依旧低头画着手中的娇嫩的豆蔻,毫不意外的说道:“吩咐下去,府中事物一切照旧;至于那些禁卫军,当成空气就好。”
 
    那侍婢听见青鸾的话后,顿时愣在原地,不敢相信的眨了两下眼睛,终于又鼓起勇气说道:“王妃,是鼎汉王带兵来了,我们,我们被圈禁了~!”
 
    “我知道啊~!本以为他们早几天就会到呢;谁知他现在才来,这鼎汉王周沿的能力,也不过尔尔么。”
 
    周清和爷爷联合起来,将周沿调动千军万马的兵符盗走;这本就踩到了周沿的尾巴,在四天前周清离开的时候,青鸾便做好了随时迎候周沿的准备,只是没想到,准备做早了;鼎汉王来迟了。
 
    就在青鸾无所谓的轻抚着自己的柔嫩的掌心时,一个阴沉的嗓音如鬼魅一般从门口传来。
 
    “看来玉清王妃还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你早就知道本王要亲自到来,是不是?”就在那话音刚落,一个身着黑色锦服的男子便踏入殿中,看着青鸾慵懒妩媚的半躺在贵妃椅上,心有一动;这个妖女,随便的一个动作都能勾人魂魄、引人遐想。
 
    青鸾细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周沿,并不起身福礼,而是骄傲的轻抬头颅,伸手示意殿中所有侍婢尽数退下后,更是娇美的冲周沿绽放出一个绚烂的笑容。
 
    周沿不敢相信的看着青鸾那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心里一怒,但还是隐忍着走近青鸾身边,坐在那舒软的贵妃椅上,专注的看着青鸾。
 
    “怎么不说话?本王来了,不管怎样你也应该起身行礼,不是吗?”
 
    “青鸾只是一个青楼名妓,没学过什么礼数,自然不知道这繁琐无趣的规矩~!”青鸾放下手中的嫣红,舒服的翻了个身,刚想要假寐养神时,却被一个强硬的力道捏住下巴,逼得她不得不轻蹙眉头,睁开水眸。
 
    “周沿,痛~!”青鸾痛苦的蹙着眉头,脑袋摆动着想要逃脱周沿的掌控。
 
    “你也知道痛,我还以为像你这个女人是生铁做的,不知道什么叫痛苦。”周沿叫喊的瞪着青鸾,好像要在眼前这个娇弱女子的身上,看出几个洞一样。
 
    青鸾抿嘴死瞪着周沿生气的怒焰,咬牙忍住那厮加注在自己身上的痛楚,斜眼看向他处。
 
    周沿自然是将青鸾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楚,心里虽然愤恨难耐,但是想到来这里的正经事,就稍稍松手,扳过青鸾的身体,双眼阴狠的看着青鸾毫无表情的容颜。
 
    “说,是谁帮周清从我这里偷走兵符的?”
 
    青鸾听到周沿的问话,心里一惊;没想到这家伙的脑子会转的这么快,竟然一下便猜出那兵符不是周清的人偷取的而是另有其人。
 
    看来他夫君有几斤几两重,别人都心知肚明。
 
    青鸾蛮横的瞅了周沿一眼,坐直了身子并不回答。
 
    “你不说是不是?那我也猜的着,一定是父皇从中帮助这个傻小子,是不是?”
 
    周沿在提到他那被尊为皇帝的父亲的时,眼神中竟然皆是恼怒,哪还有一个孩子对自己父亲的恭敬态度。
 
    看来这皇室之情,真的是淡入凉水。
 
    青鸾看着周沿羞怒的神色,眼神一转,便计上心来:“是,周清有什么本事你这个做哥哥的,是最清楚不过;若不是有一个‘位高权重’的人从中帮助,你认为以他的能力能拿到被你悉心藏置的兵符吗?!”
 
    青鸾说着,还不忘隐射那‘位高权重’之人便是当今圣上;自从青鸾知晓了周清的身生父亲是被眼前这个篡权夺位的皇帝杀害时,当青鸾在看到周清因为内心的挣扎而不能报仇时,心里也是苦不堪言;如今机会正佳,要是能够引得周沿将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他的父皇那么也相当于周清为父母报了仇,让坏人有了应得的下场。
 
    周沿听见青鸾的话,更是愤怒的站起身,直对着青鸾聪慧的双目大声说道:“没想到你们蛇鼠一窝,联合起来欺负本王;先是周深挑衅本王,于是他让本王送到梧州自生自灭,现在又是周清和父皇联合起来偷取我的兵符?你们这群废物,都疯了吗?难道就这么想惹恼我吗?不过,惹恼本王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青鸾,你以为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父皇,我就能放过周清吗?等那个傻子一回来,本王第一个拿他开刀。”
 
    周沿说着,还不忘得意忘形的轻笑,好像天下大事尽数掌握在他的掌心一般,世间所有人的命运,都是受他操控。
 
    青鸾看着发疯的周沿,不觉心生害怕;这样的周沿,就像西门灼一样,为了利益、为了一切,可以使劲所有手段,就算是要牺牲至亲至爱人的性命,他也会在所不辞。
 
    “周沿,你难道疯了吗?周清是你的弟弟,他从小和你一起长大,兄弟之情、相互扶持;你怎么对他有歹念存在呢?”
 
    青鸾难以置信的怒吼着,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男子会是昔日那个抱着她说会给她幸福的男人。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