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六十三章 周深,不要丢下我(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六十三章 周深,不要丢下我(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9-6

  梧州边城,硝烟滚滚;就见昔日本就清净寂寥的梧州,在西门灼携带死尸扫荡后,彻底变成了人间地狱;四处到处都是斑斑血迹,可是却看不到一座孤坟,只因所有战死之人,皆变成了西门灼手听戾器,不断地杀戮、残害着其他生灵。

 
    当周清一路风尘滚滚的来到梧州时,看到的便是八哥统领的大军涣散在四处,军队中,大部分的将士都身负伤痛,鲜少有一两个身上还完整无缺。
 
    一直焦急踱步在军帐外的传音,老远就见一队声势浩大的人马驰马而来,原本以为是西门灼率领死尸的又一番进攻;但当他看清前卫兵手持的将旗时,一向沉稳的他差点欢呼出来;就见紫色的大旗上,一个醒目的‘清’字迎风招展,好似欲火的凤凰,大有力挽狂澜之势。
 
    “是玉清王,是玉清王爷~!”传音欣喜的吼叫着,一边跑着一边挥舞着手臂。
 
    而原本守护在大营四处的将士们,在看到副将(传音)欢呼着向来人那里奔去,也慢慢放下警惕,收好自己的刀剑。
 
    坐在高头大马上的周清,一脸疲倦之意,但是当他看清楚来人的时候,心里也是一喜;传音还活蹦乱跳的,足以证明八哥现在并没有生命危险。
 
    想到这里,周清一个利落的翻身,便从马儿身上跳下来,人刚落地,传音便上前叩头:“属下给十四王爷请安,愿王爷万福~!”
 
    周清笑看传音行礼,忙上前搀扶:“八哥都不让你这样给他行礼,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乖,向本王下跪?”
 
    传音由玉清王扶起来后,便欣悦的朝玉清王身后一望,便见玉清王身后,尽是戎装男儿,个个威武不屈、英姿勃发,不过,让他更为兴奋的便是在那群人身后用红布遮盖的战车,从战车压出在地面压出的轮子印记来看,那上面之物定然繁重,绝对不是粮草。
 
    “王爷,这些,都,都是什么……。”
 
    传音有些激动的看着周清,双眼中尽是希冀。
 
    周清并不做声,而是转身朝身后走去,来到一辆战车前边骤然停步,抬头又看了看传音眼中隐隐闪出的泪花,大手一挥,便见红布翻起,一路小心保护的秘密武器就这样出现在世人眼前。
 
    传音看到那战车上的物体,呼吸一滞,但很快就泪流满面,‘扑腾’一声便跪在地上,看着面前之物,哭笑不得。
 
    一直站在周清身后的暮烟看着自己的好兄弟传音竟然在众人面前如此惊为失态,就见他飞快上前,小心的搀扶起传音颤抖的身体,轻声安慰道:“传音,你们辛苦了;我家王爷带来红衣大炮再加之自己的亲兵,就是为了助你和逐鹿王平定天下、扫荡叛乱的~!”
 
    传音听见暮烟之言,原本激动地心更是颤抖的不知要说出什么,只见他泪流满面的走到战车前,身后轻触着那冰凉的大炮,轻声呓语:“你怎么现在才来,你知不知道我们多少兄弟都已经魂归他处?这场战争,太可怕了……。”
 
    周清听到传音的话,便立马意识到眼前的战况是多么的惨烈,就见他抬目四望,到处皆是满目疮痍,个个残兵将搀扶着走在被鲜血染红的大地上,阵阵腥臭之味从地面散发出来,头晕目眩之感差点让他站立不稳;没想到周朝最勇猛的战将们,尽然在这场战争中显得如此不堪一击。
 
    就见周清走上前,来到传音身边;上下打量了传音半许后,才肯定传音只是身心疲惫才弄的脸色苍白,并不是因为受伤;于是便开口问道:“传音,我来了这么久,怎么不见八哥出来?”
 
    周清说着,便手牵着自己的马儿,朝面前走去,身后的大军也随着周清的举动而慢步上前。
 
    传音听到周清的问话,脸色瞬时煞白,原本清明的眼睛中尽是心疼之色。
 
    “我家王爷不知怎么了,已经陷入深度昏迷五日了,可还迟迟未见好转。”
 
    “什么?难道军中没有军医吗?”
 
    周清听见八哥有难,便再也无法抑制心口的郁结,大喊出声;一张苍白的脸颊上因为怒吼而显现出稍许的红晕。
 
    传音知道是自己照顾不周才让自家的王爷遭此厄难,便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跪在周清面前低声说道:“前几日,我家王爷出战魔教死尸,为了救一个兵卒而误中剑伤;当时军医在包扎时说,只是伤到了筋骨,在床静养两三日便好,可谁知王爷自睡下之后,便再也没有醒过来;军医想尽办法都没见王爷苏醒,已经沉睡五日的王爷已经变得身体虚弱,恐怕称不了多少时日了。”
 
    “那你为何不上报朝廷,五日之内,朝廷定然会派遣大军出来相助,还有皇后娘娘,她也会想尽办法来救自己的孩儿啊~!”
 
    周清听见传音的话,生气的大喊着,就像一头发疯的小狮子,不断地麿着自己尖锐的利爪。
 
    “属下也想上报朝廷,但是想到我家王爷心里的志愿,便又打消了自己的念头;再加之军队之中,最忌讳的便是大将重伤不愈,若是此事传扬出去,周朝大军便会变得不堪一击啊。”
 
    传音痛苦的说着,一双清明的双目中,眼泪已经堆积不下,慢慢流了下来。
 
    周清听着传音的话,刚想要再开口大骂,但是在看到传音痛苦的神色后,便也只能隐忍下来;他知道,自小传音便十分悉心照顾八哥,如今八哥生命垂危,传音可谓是最痛苦、最受折磨的一个了;想着,周清便快步上前,示意身边的将领好好安置新进大军,然后自己便带着传音和暮烟朝着八哥居住的将帅大帐走去。
 
    当周清风风火火的出现在将帅大帐时,看到的便是他那仿若仙人的八哥依旧一身白色锦服,静静地躺在木板床上,俊美的容颜上好似三月的桃花,精美的绽放着,细腻的皮肤、黑亮的长发、还有那连病重都含着微微温情的嘴角让八哥更是显得极为出尘多情;身上淡淡的高华之气将八哥微妙的遮掩在一处安详的世界中,好似帐外的腥风血雨不能惊扰到他一般。
 
    周清一直都很敬服八哥雍容华贵的气度和翩若仙尘的气质,但是没想到连睡着病重的他,在这危急的时刻还能显得如此绚烂精妙,让人难以移目;怪不得青鸾会选择八哥,怪不得天下少女皆把逐鹿王视为理想中的夫君,有一个这样神仙般的妙人陪伴左右,那是何等的美事。
 
    周清漫步走到周深身侧,伸手轻触着八哥纯白无垢的白色锦服,细看这锦服上用金线锈着的朵朵郁金花,心动的轻轻触摸;锦服上的花儿好似带着生命一般,只要轻轻触摸,它们便会悄悄绽放,好似还有点点的香气,慢慢的从花瓣中轻飘出来,闻上去有着说不出的恬谧和馨香。
 
    暮烟看着周清伤痛的模样,心里也是不禁暗叹;于是便再也不顾自己的身份,上前轻抓周深无力的垂在床沿边的大手,轻试脉搏。
 
    陷入悲痛中的周清看着暮烟上前,立马意识到暮烟的意思,眼中忽然闪现出些许晶亮,让他好似找到了希望一般,暮烟的医术连帝师重云都赞不绝口,现在八哥的情况虽然危机,但是一定能想到办法救治。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