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五十七章 风云战场、谁主沉浮(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五十七章 风云战场、谁主沉浮(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9-3

“不~!不是的爷爷,你一定是弄错了,一定不是周清,一定不是他~!”青鸾难以置信的怒吼着,就见她伸开双臂紧紧地抱着也是变得呆愣的周清,眼含泪水的说着。

 

    重云看着苦苦挣扎的青鸾,心里也是一痛;其实,他也想让自己弄错了,可是天性纯良、有着复杂背景的周清的确是唯一可以救得周深的人啊。

 

    青鸾颤抖的看着重云面露苦涩的样子,就像一个快要死去的小兽,悲哀的啼鸣。

 

    “爷爷,我不救了,我不救周深了~!我相信周深好人会有好报,一定会平安度过劫难;我没有办法做到用周清的命去换取周深的存活;这对周清太不公平;他已经失去了父母,不能再推动活下来的权利。”青鸾紧拥着周清变得僵硬的身体,带着同生共死的意味死死的保护着怀中这个纯美的大男孩儿。

 

    重云看着已经失去理智的青鸾,上前一把抓住青鸾纤细的手臂,声音严肃的问道:“若是周深在劫难逃,难以苟活于世呢?你又怎么做?你会后悔吗?”

 

    青鸾表情木讷的看着一项慈爱的爷爷变得沉重,心里万分难舍,只能任由眼泪流下,滴落在妖红的雪地上;周清看着默不作声的青鸾,心里也是十分酸涩,就见他咧了下嘴角,醉人的酒窝便隐隐若现,略显顽皮的嗓音带着稍许的颤抖,欢快的响起:“青鸾~!我竟然是什么天命之人?八哥在战场上是不是很危险?是不是只有清儿才能救得八哥?”

 

    青鸾听着周清的疑问,眼神无神的看着眼前这个笑的灿烂的大男孩儿,一滴晶莹的泪水,又双青鸾溢满泪水的眼眶中流下来,颗颗晶莹透亮,滴滴动情凄伤。

 

    “怎么又哭了呢?今天,我的青鸾好像一直都在哭呢~!”周清轻擦着青鸾脸颊上的泪水,眨着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轻身说着。

 

    “这也许都是命;父皇杀了我的亲生父亲,而我现在却又要去救我杀父仇人的儿子;这一切,好像冥冥之中都已经注定好了;就像现在,注定了要我遇到你,注定了要我喜欢上你,注定了要我守护着属于你的幸福~!”

 

    青鸾无言的哭泣着,任由周清擦着自己脸上不断流下的泪痕;紧咬着嘴唇看着周清顽皮干净的笑意。

 

    “周清,你不要说了;从小到大,我都活的十分自私;接触风是为了惹恼西门灼,用计让周深爱上我,也是为了让他保护我;欺骗周沿,更是为了让他能够帮助我;我一直都活在一个又一个的骗局中,可当我遇见你的时候,我不愿意再当骗子了,我想要真心面对我们之间的情意;周清,我在这世上最喜欢的人是周深,但最舍不得伤害的人,就是你啊~!”

 

    青鸾说着,便投身到周清略显单薄的怀中;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伤痛的闭起眼睛。

 

    重云也是十分感动的听着青鸾的话,当他在看到自己小孙女痛苦不堪的模样时,也是难过的轻叹了口气;只能上前轻抚着青鸾乌黑的长发,慈爱的说道:“青鸾啊~!爷爷知道你的苦楚;但是周清这次去未必会死啊?他只是拿着军令去救周深,并不是陷入水生火热之中难以生存下来。”

 

    青鸾听着,便飞速的转过身,看着爷爷精明善良的双目,诧异的问道:“可是爷爷不是说会很危险吗?再说能够救周深的只有红衣大炮,可那些大炮都被周沿占了去,以周沿的能力,他若是铁了心,连皇上都奈何不了他啊~!”

 

    重云听着青鸾的分析,也是慢慢的点点头;于是便接着开口说道:“做任何事情都是要担风险的;想当初你父亲在世时,哪一场战役是随便打下来的?所以,若想成功,我们要遇到的艰难本就比预料的还要多;周沿固然手握着重兵,连圣上都对他无可奈何,但是我们可以想办法将他手中的兵符拿出来;周朝自建国以来便有指令,握兵符者方能调动大军;只要周沿没了兵权,你觉得他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以爷爷的意思是:要我们偷兵符吗?”周清听着重云的分析,连忙开口说道。

 

    重云淡笑着看着心直口快、可爱憨直的周清,慢慢的摇头说道:“偷这个字太难听了;你只不过是用了一些非正当手段,去借了你皇兄的兵符而已。”

 

    周清听着重云的话,像是想起什么好玩儿的事情一般,也是轻笑着出声;紧拥着青鸾的手臂更是带着一股潜进的力量,踏实的保护着怀中这个让他可以付出生命的女人。

 

    “青鸾,我会听爷爷的话,去救八哥;你就在府中好好呆着;哪里都不要去,知道吗?”

 

    “可是,周清你不能……。”

 

    “我必须要去,于公,我是周朝皇室的子孙,有义务保佑周朝百姓;于私,八哥一项待我不薄,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将他丢弃,再说,我不愿意再看到你为了他而伤心痛苦了。”

 

    “可是你身体本身就不好,战场搏杀、刀剑无情,我已经快要失去周深了,若是连你也不在身边,我该怎么办?”青鸾哽咽的诉说着心中的恐惧,恐惧的紧抓着周清的大手。

 

    周清看着青鸾如此依赖自己,心里不免觉得欣喜,他虽然没有办法得到爱人的心,但是却能成为他的依靠,这种福分,已经让他不再留有遗憾。

 

    “傻瓜,你每次都说我笨,这次你怎么变得这么傻?你是我的妻子嘛,是我从太和宫中八抬大轿请出来的王妃;我怎么会丢下你呢?我最舍不得的就是你啊~!”周清说着,就眨了眨大的眼眸,让快要流出来的眼泪不断地眼眶中打转:“我去救八哥,将他平安带回来;然后就向他宣战,我仔细想了一下,我虽然纨绔不恭、爱打爱闹,但是并不比人人夸赞的逐鹿王逊色啊;我要和八哥挣一挣、比一比,让你再在我们两人之间重新选择;好不好?”

 

    周清说着,便轻吻了下青鸾光洁的额头,带着迷醉的香气,依恋的看着梦中心爱的女子。

 

    青鸾点头答应,伸手点着周清右脸侧的酒窝,答应道:“好~!你要你们平安回来,我都会给你们机会。”

 

    周清听着青鸾的话,终于灿烂而笑,就向吃到糖果的小孩子,欣喜万分。

 

    重云见青鸾与周清情趣意切,也是感慨的长舒一口气,最后只能在心底叹了声:一切,都是孽缘。

 

    一场皇室聚餐,因数青鸾与周清二人各怀心事,便只能匆匆而来,来打招呼之后,又急急而去。

 

    在青鸾与周清回到王府时,已经彩霞满天、天色灰蒙;就见原本被大雪覆盖的大地显得异常平静,就向暴雨来的前夕,安静的让人发慌。

 

    青鸾心怀忧虑的半躺在贵妃椅上,有一下没有下的数着窗栏外傲雪的梅花,心里荡起一抹苦笑。

 

    她应该是高兴的,不是吗?因为周深有救了、他终于可以活下来了,但是为什么心里会这么苦,若的就像喝了苦胆、吃了黄连一样,让她连张口的勇气都没有;难道一切都是因为他吗?那个笑起来像孩子一样的大男孩儿?还是因为愧疚?不舍?爱恋?

 

    采儿看着从回来到现在一直不吭一声的小姐,低身跪在地上,轻揉着青鸾的小腿,说道:“小姐,你喜欢上了玉清王爷,是不是?”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