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五十章 身世揭晓、情敌相见(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五十章 身世揭晓、情敌相见(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31

深夜将至

 

  青鸾在喝了药后,沉沉的睡去;因为白天吃了爷爷递来的药丸,胸口的疼痛显然已经好了很多,只要不剧烈运动、不疯狂奔跑,青鸾似乎已经感觉不到前几天,她还是一个生命垂危的弱女子。
 
  因为下了大雪,寝殿中烧了很多暖炉,忽明忽暗的木炭放在暖炉中,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听上虽然单调,但却并不难听;采儿担心青鸾厌恶房中有股木炭味儿,所以便找来青鸾最喜欢闻的郁金花香,点燃在床头的香炉上,青色的烟雾,缭绕在宽大的床榻上,将青鸾笼罩在一片轻雾中;一张娇美的容颜隐隐若现在雾气中,有着说不出的惊心动魄、风华绝代。
 
  殿门打开,一个华衣锦服夹杂着一丝寒气被带进温馨暖和的房间中;那个身影显然很怕将床榻上的小人儿惊醒,所以动作很轻、很小心。
 
  就见那人走到一处角落中,抖了抖身上的薄雪,然后有将手搓了槎,直到手指不再僵硬,然后便朝着不远处的床榻小心的走去。
 
  当那人走到火炉边,好奇的看了看炉中果真填满了木炭,会心的一笑;而在这时,温红的炉火照在那人可爱的娃娃脸上,竟有着说不出的清美;很多人都认为,玉清王爷天生一张不老容颜,可是谁又知,随着时间的变迁、岁月的沉定,那张每日挂着顽皮笑意的脸颊上,有时会因为心事而紧蹙眉头,会因为爱人,而留下心酸的泪水。
 
  周清慢慢靠近青鸾,轻坐在床榻边,看到青鸾因为热而伸出棉被外的玉手,爱惜的伸出食指,轻轻的画着那细嫩的肌肤,最后让自己的指尖,轻触在青鸾饱满的指甲上,看着那粉红色的豆蔻,轻笑着细看;他的王妃,长得真的很美呢;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艺术,连这指甲,都被她修剪的这般干净整齐。
 
  周清爱怜的看着沉睡中的青鸾,一双晶亮的大眼中,尽是浓浓的情意和深深地依恋,现在谁会想到,曾经那个花名远扬的纨绔王爷,竟然会用这样的神态去看一个女子。
 
  “青鸾,我来看你了~!你一定会觉得我很胆小,白天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连看都不看你一眼,甚至还总是说话气你,对你不理不睬;可是到了深夜,我便会偷偷的躲过所有人,只身来到你的身边,想要将你的一切,都牢牢的记在心里面,永远都不要忘记;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么了,爱你、喜欢你,但是却不知道能为你做些什么;看着你和八哥情深意脓,虽然吃味痛苦,但是却学会了忍耐;因为我再也不愿意在你的脸上看到泪痕,看到那绝望的神色;青鸾,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能告诉我吗?”
 
  周清说着,就伸手触碰着青鸾娇美的容颜,直到最后,小心的轻抚着那张闪烁着粉嫩光泽的娇唇。
 
  青鸾在睡梦中,好像看到了周深回来了;他一身白色锦衫,一如往昔一般静坐在自己的身边,有些胆怯的眸子中尽是喜爱的泪光。
 
  “深~,深~,深~。”青鸾轻吟着,便伸手轻轻抓住在自己唇边慢慢浮动的那双大手,然后又沉沉的睡去。
 
  周清心酸的看着青鸾的举动,淡笑一下,终于落下泪来:“连在睡梦中都是他吗?青鸾,我,真的不可以吗?”
 
  说完,周清便沉痛的看着青鸾几眼后,慢慢的将她的被角掖好后,大步离开。
 
  玉清王府书房
 
  周清孤身提着灯笼走进来,只因的侍婢都被他差遣离开,所以偌大的书房中,显得十分孤寂。
 
  放下手中的灯笼,伸手将书桌上的蜡烛点燃,然后便有些疲惫的坐在太师椅上,轻轻碰触了桌底下的机关,便见墙壁忽然打开一道裂缝,接着就有三个人慢慢走出来。
 
  就见三人皆是黑金蒙面,连身上,都穿着仅属于暗夜的黑色,一双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中,尽显锋利之色,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一听便是习得至高武学的人,身上散发的阴厉之气,让人不寒而栗;但就见这三人在面对坐在太师椅上假寐的那个男子时,却都一脸恭顺之色,双手抱拳,熠熠施礼道:“奴才参见王爷~!”
 
  周清听到来人的话,终于睁开一双明媚的眼睛,嘴角扯出一丝苦笑后,终于开口说道:“你们来了~!随便坐。”
 
  那三个人心悦臣服的稍稍点头,恭敬的站在周清面前,并不下坐,就见其中一人好似是这三人中的头目,在看到周清疲惫的神色后,开口说道:“王爷神色不好,要注意身体才是~!”
 
  “我还好,只是今日让你们查的事,你们可有了眉目?”周清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轻声问道。
 
  那人听见周清的问话,神色稍有一异,但还是开口回答道:“一切都如王爷所猜的一样;鼎汉王虽然将自己亲手训练的精英队伍交与逐鹿王掌管,但是这些人绝对不是战场上受‘术控’妖人的对手;他们这次去,必死无疑。”
 
  周清一听见来人的回话,心里一惊,但沉稳的面色还是没有将他的震惊表现出来;只是嗡声说道:“四哥不愧是一代战神,心够狠、够毒;一边是自己的亲兄弟,一边是亲手训练出的精英将领;只要是能够达到目标,他想要谁死,谁就很难活下来~!他明明已经吃了西门灼的亏,可还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去死;他的心绝对和那个魔教尊主有的拼~!”
 
  站在下面的三人听到周清的话后,先是对视一眼,然后就有另一个人站出来抱拳回答道:“王爷还是尽快回蜀州吧,奴才们会一路护送,绝对不会让王爷出半点差池~!”
 
  周沿淡笑一下,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抬头凝望着闪烁着微弱光芒的燃烛,轻声问道:“我还能回去吗?还能回到我的家吗?”
 
  周清说着,便嘲笑起来。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 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三人听着周清的话,想要再上前劝说着什么,却被周清伸手打断,就见周清抬头凝视那站在最前面的一个黑衣人,嘱托道:“你们还是速速回到蜀州吧,那里的事,一切都需要你们从中斡旋;城中百姓都寄望与你们身上呢~!”
 
  周清说完,就稍稍低下头去,不再看那三人的神色,将自己放置在一片黑暗冷漠之中。
 
  那三人见周清心意已决,便不再劝慰,而是躬身行李后,转身又走回那刚刚裂开的墙壁之中。
 
  周清低头看着自己投身在地面上的长长地身影,轻轻苦笑一下说道:“怪不得青鸾会变得如此郁郁寡欢,原来一切的根源,都是为了八哥啊~!青鸾,你若是能为了我伤痛一分,周清就算是为你死,也会含笑九泉的,你知道吗?”
 
  翌日
 
  因为昨日忽然天降大雪,所以一直到了正午,外面还是阴风阵阵,十分寒冷。
 
  青鸾就像一只冬眠的猫儿,慵懒的窝在棉被中,一双清明的大眼睛,带着东风的寒意,看着走进来的周清。
 
  “父皇下旨,要我们进宫一起用膳~!”
 
  周清一走进来,便走到橱柜边,细心的为青鸾挑选着应该穿着的衣衫。
 
  青鸾瑟缩了一下,贪婪的闻着空气中的郁金香,轻声说道:“今天,我哪里也不想去。”
 
  周清听着青鸾的话,精心挑出一件纯白的锦衫,怀中更是抱着一件闪烁的银色光泽的狐裘,来到青鸾身边,低头将青鸾身上的锦被拿开,亲手为她穿衣衫,说道:“就当是为了我,以我王妃的名义,站在我的身边;好不好?”
 
  青鸾忽然听闻周清这样说,心里一慌,但是看到周清灿烂的笑容时,终于放下心来,犹豫再三,慢慢点头答应。
 
  “真乖呢~!青鸾,谢谢你~!”
 
  “你傻了,我们之间有什么要说谢谢的。”青鸾说着,便依赖的轻靠在周清的怀中,任由他为自己穿着一件件衣衫。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