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四十一章 死亡的记忆(1)

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 第四十一章 死亡的记忆(1)

所属目录:第四卷:我的风流夫君      发布时间 : 2016-8-27

  昭景二零年,一代贤王逐鹿王为了平复边城乍现的魔教,维护周朝百姓安乐、天下福安,首次亲身带兵出征梧州,受封骠骑振威大元帅,手持当朝皇帝亲自颁布的刷印、宝剑,披挂上阵、护国安康。

 
  而在大军开拔的当天,忽然天降红雪,好似天公哭泣、大地哀伤。
 
  玉清王府
 
  青鸾身体虚弱的躺在温暖的寝殿中,看着窗外树干上的秋叶还未尽数脱落,便天降异雪,本是无痕的心境忽然变得慌乱着急。
 
  “采儿,这京城的天气还真是奇怪;怎么说下雪便下雪了~!这忽然降雪,连这个思想准备都没有~!”
 
  青鸾轻接过采儿递过来的糕点,放在嘴边无心的咬上一口,并没有尝出口中的美味,而是略有所思的朝外面张望着,不明白为何自己会这般心不在焉。
 
  采儿小心的接过青鸾手中的糕点,又斟满了一杯清润的香茶,递了上来,轻声回答道:“采儿也觉得很奇怪呢,昨天还万里晴朗,今日便鹅毛飘雪了呢;小姐有所不知,在外面的雪片片发红,好像是被浸透了鲜血一天将移雪,真不知是凶还是吉呢?!”
 
  青鸾的心本就十分慌乱,半天一点头绪都没有,如今听采儿这一说,更是坐立难安,攥着拳头便想要下床走动。
 
  采儿看出青鸾的意思,便上忙前扶着青鸾,然后又拿起一件雪白的狐裘,将青鸾紧紧地包着,随后就贴心入微的搀扶着走路缓慢的青鸾,来到紧闭的殿门前;在青鸾的示意下,快速的上前打开大殿大门;就见忽而打开的殿门,刚开出一条缝隙来,寒冷的空气便迎面扑来,直朝着青鸾孱弱的身体来袭,青鸾有些发愣的抱着自己的双臂,瑟缩着双肩,看着室外别有一番盛景通红之色,心口憋闷的连呼吸都十分困难。
 
  妖红似血的鹅毛大雪,难道是天有预警,这到底是什么征兆?
 
  青鸾轻靠在打开的殿门上,更是裹紧了自己身上的狐裘,想起今天一大早便没有看到周清来过,于是就朝着一直站在身边的采儿问道:“王爷去哪里了吗?我怎么没见到他。”
 
  采儿听到问话,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眼前身体虚弱的小姐,脑海不断盘旋着早晨玉清王爷临走之前,再三对她交代的事情。
 
  “今日是八哥领军出征的大日子,本王得到圣谕,赶往大殿与朝臣共送大军;青鸾若是醒来你不要告诉他今日是八哥离开的日子,她若是问起我来,你便随意糊弄出一个理由,编排过去就好……!”
 
  周清一再叮嘱不断地回响在采儿的耳边,采儿心里虽然想要遵从王爷的交代,但是想到小姐与八王爷这一别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面,心里就十分不忍的来回捉摸,不知该不该说。
 
  青鸾看着采儿犹豫不决的样子,断然这个小丫头是有事情瞒着她,于是青鸾便站直了身子,凝神专注的看着眼前矮小玲玲的采儿,出口说道:“采儿,我们虽然名为主仆,实则感情胜过姐妹;你永远都不会欺骗我的,对不对?”
 
  采儿听着青鸾的话,心神一愣;一抹为难旨意盘踞心头,愧疚更是将她折磨的恍若油锅中的蚂蚁,坐立难安;抬头看着小姐真挚相信的眼神,采儿无奈的嘟嘴轻叹,抓着青鸾略有冰凉的小手,轻声说道:“王爷也是为了小姐好,所以不想让小姐知道今日是八王爷开拔大军、征战魔教之日呢~!”
 
  “什么?你是说今天就是周深离开的日子吗?”果然,青鸾听到采儿的话,大骇睁大了眼睛,晶亮的双眸中尽是不舍和依恋。
 
  采儿看着紧张诧异的小姐,只是低头不吭声,默认了青鸾刚才说过的话。
 
  青鸾看着采儿默不作声的样子,像是失去支柱一般‘噗通’一声便无力的靠在门板上,任由随风飘进来的雪花调皮的落进她的衣领中。
 
  自从那晚见过周深之后,青鸾便失去了周深的消息,她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更不知道他是何时离开;每天青鸾都像是一只折断翅膀的翠鸟,艰难痛苦的趴在床榻上,难喝浓稠的药汤、银针药浴几乎日夜与她作陪;她一直很听太医的话,每天都会将周清亲手送来的汤药喝光,更不会随意乱动。只为想要快些好起来,这样的话,自己兴许还有几乎与周深在见上一面;但是没想到,他离开的日子会这么快,快到连青鸾喘息的机会都没有,那个男子便要匆匆离开,相逢更是不知几时。
 
  采儿看着失神伤痛的小姐,心里也是跟着苦了起来;这老天怎么就这么绝情,让小姐的命运怎会如此坎坷?
 
  “采儿,扶我去找周深~!”
 
  就在采儿为青鸾的命运抗不平时,忽而听见这一声坚韧的嗓音,好似背负着强大的压力,喑哑而又动听。
 
  采儿抬头看着青鸾眼神呆滞的望着窗外妖红色的大雪,支支吾吾了老半天后,才憋出一句话:“这么大雪,小姐还是好好照顾身体,回床上躺一会儿吧~!八王爷命好富好,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凯旋而归。”
 
  青鸾木讷的听着采儿的话,就像是被定住的雕塑一样,面目表情;但是慧黠的双眼中,却闪烁着迷离、担忧的神采。
 
  “周沿都对付不了的人,他真的可以吗?我虽然相信周深,但是却不敢小觑了西门灼;那个男人,他就是个疯子;在渝州时,西门灼就想除了周深,只因我从中阻止,所以他并未得逞;现在周深领兵出征,正好中了他的下怀,前途未卜、生命堪忧已成了周深现在的写照;采儿,我要去看看他,去亲自告诉他,他一定要活着回来接我离开。”
 
  采儿听着青鸾的话,不免热泪盈眶;看着如此倔强的小姐,采儿再也不顾周清临走时的交代,小跑回寝殿,拿出一个小暖炉放到青鸾的手中,笃定的说道:“小姐,采儿会陪着你一起去。”
 
  青鸾听到采儿出口答应,终于舒心的淡笑一下;看着门外妖红如血的皑皑大雪;突然觉得眼前的红色慢慢汇集成了血水,就像是从阿鼻地狱中散发出的恶臭一般,漫天的漂浮在整个周朝的上空。
 
  因为外面下了雪,本就光滑的小路瞬时变得异常难走,再加之青鸾重伤未愈,行走几步都已十分困难,可现在了见周深,她更是不得不赶往皇宫大殿,只因身体孱弱,故而将全身的力量几乎都压在娇小玲珑的采儿身上,青鸾低头看着擦拭汗珠的采儿,心里不免觉得愧疚。
 
  就在青鸾小步快要移出大门时,忽然听到车轮声由远及近的传来;青鸾抬头一望,一个诺大的‘清’字,十分醒目。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