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魔教圣女 - 第一章禁脔

所属目录:第一卷:魔教圣女      发布时间 : 2016-7-21

 一朝醒来,心残梦破!浮萍命运,谁见犹怜?

 
    青鸾恐惧的站在床边;小小的身子颤颤发抖。
 
    一身洁白透明的白纱包裹着玲珑的娇躯,粉红的突起,晶莹闪亮;细嫩的皮肤弹指可破,圆滑的肩头,因呼吸局促而上下起伏的胸口上两颗高耸还处于发育中;平坦的小腹光滑如镜,可爱的肚脐若隐若现;真乃一代尤物。
 
    “义父!青鸾可以穿上衣服吗?这样,好奇怪!”
 
    顺眼看去,一个上身未着衣的男子,斜斜倚在床榻上;一头乌黑的长发妖冶的散落,几缕温顺的贴在胸口,更增加了几分媚气;绝美的五官已模糊了性别,细长英挺的双眉不画自浓,邪魅的双眸中没有任何感情,秀美的鼻梁像远处的雪山,优雅而挺直;细薄的双唇紧紧抿着,勾出一个动人的弧度;细长的脖颈,耀眼的肌肤,洁身的身体,修长的双腿;这样的一个男子,只得天上见,人间哪里寻。
 
    “过来!”
 
    阴沉的声音,没有一点温柔。
 
    “义父!”
 
    青鸾站在原地瑟瑟发抖,恐惧的眼神忍不住闪躲。
 
    “要我生气吗?”
 
    西门灼眼睛迷起,不悦的拿起身前的一缕发丝轻摸。
 
    青鸾含泪走到西门灼身边,祈求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啊——!”强大的拉扯力,青鸾被他拉进怀中;窝在那里一动不动。
 
    西门灼看怀中的小女孩儿,虽然只有十四岁,但已出落的楚楚动人、靓丽迷人,,这样的她,真的完全遗传上她美丽的容颜,只是这双动人无辜的眼睛,却像极了那个男人,那个从他身边抢走她的男人。
 
    想到这里,一股恨意浮现。
 
    “昨天晚上,你开心吗?”耳边吐气如兰,声音减缓;但在青鸾听来却是有如魔音。
 
    “义父,青鸾不想,不想在……!”
 
    “可是我很开心,尤其是在占有你的那一刻;痛快淋漓,让我很是着迷;直到现在还意犹未尽。”
 
    说完,伸出香舌轻舔她可爱的耳垂,咬噬着耳边细嫩的肌肤。
 
    “不要,义父!青鸾求你,我们是父女啊!”
 
    “什么父女?你配吗?你是我的发泄工具,是我的禁脔;知道吗?”
 
    西门灼乍时生气,眼中迸射出惊人的光芒,恨意、痛苦相互纠缠。
 
    怀中的青鸾惊吓的缩着身子,见西门灼渐进的身体,惊恐的闭上眼睛。
 
    “睁开眼睛!看着我。”
 
    西门灼一把将青鸾压在床上,撤掉身上多余的白纱;惊叹的看身下的的人儿;低吼一声,大力吻着。
 
    “义父!好疼!”青鸾无助的喊着,断了线了泪水不断涌出,像秋风中的落叶;绽放着最后的生命。
 
    西门灼根本无视身下小人的呼救,大力的将身上的加注在那具颤抖的身体上。
 
    你痛?你有我痛吗?亲眼看着心爱的女子跟着别的男人逍遥快活、生儿育女,而自己呢?每天生活在暗无天日的相思中,受尽苦楚、身形俱碎,这种痛楚,怎是你这小小的身体可以分担、体会的?
 
    想着,西门灼更是往里一挺,更大的占有身下较弱的小人;眼神爱怜地看着那张因痛楚而扭曲的脸,轻吻着那小小的鼻尖:“叶儿,我终于可以拥有你了,终于可以再次拥有你了;你可知这颗心是为你而跳动的;没有你,我沉沦魔道,生不如死啊~!”
 
    青鸾睁大含泪的双眸,看着身上痴迷的男子,隐隐呓语:“义父,我是青鸾啊~!我不是娘亲,我不是啊~!”
 
    绝望的泪水,顺流而下,沾湿了红色的锦被,更为一室浑浊的爱欲蒙上一层凄楚之色。
 
    我爱她,山崩地裂至死不渝;
 
    我爱她,情意绵绵直至力竭;
 
    我爱她,魂飞魄散生死无悔;
 
    牡丹桥畔,惊鸿一瞥,带着千年沉醉;
 
    见梨花初带月夜,海棠半含朝雨;
 
    你悄然走近,惊奇连连心动;
 
    我低头垂目、心已久存迷人风姿;
 
    他踏月而来,随你远走天下;
 
    只留下,乱花飞絮、痴人伤痛;
 
    无限思念、无尽痴狂,连呼吸都是伤。
 
    叶儿,我永远都不会忘了你,我已找到和你极尽相似之人,她的身上留着你的鲜血、你的气息、你的延续;她会代替你,活在我身边;亦如当年,你的陪伴!
 
    翌日
 
    青鸾在一阵刺痛中醒来;下体的疼痛几乎快要将她折磨昏倒;但心里的坚持不允许她倒下。
 
    扶着床沿起身,捡起散落在地上被撕成碎片的衣衫,简单的裹在伤痕累累的身上,咬着牙关硬是将眼中的泪水逼回去。
 
    就在这时,紧闭的房门慢慢打开。
 
    青鸾恐惧的转身而望,就见从外面走进来一名极其美艳的女子。
 
    雪媚女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她犹如被遗弃的小兽;她柔弱纤细、娇媚异常;但从眼底透露的坚强和忍耐却震撼人心;仔细看来,她竟然在一个丫头的眼里看到了暗暗涌动的霸气和尊贵。
 
    嘴角慢慢挂起一个倾城绝世的迷人微笑,渐渐接近那个刚被摧残过的女孩儿;她许是怕了,竟然恐惧的朝后倒退一步,眼里满是警惕,双手因为害怕而仅仅抓着那件破烂不堪的衣衫,颤颤发抖;青色的嘴唇紧紧咬合,似乎在极大的忍耐不要让自己喊出声。
 
    “你的衣服破了;我来给你送件新衣裳。”
 
    说着,雪媚女就从身后拿出一件紫色的裙衫;华丽高贵的图案,隐隐闪亮的金线勾勒出一朵朵绽放的牡丹花,衣衫边缘处缀着的宝石,熠熠生辉;好不雍容华贵。
 
    青鸾惊叹的看着雪媚女手里拿着的衣衫;她从小虽已见多了珍奇宝贝,穿多了锦衣华服;但还是被眼前这件衣衫所折服;不由伸手轻触,竟发现这件衣衫轻柔华顺、冰凉舒适。
 
    “这是由雪蚕丝做成的衣衫?”青鸾不敢相信的说道。
 
    雪媚女见青鸾终于有所反应,笑道:“是啊,这是由珍贵的雪蚕丝制作而成;丝丝珍贵、针针千金啊~!”
 
    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掉下来,青鸾轻抚着雪蚕衣,眼前似乎又浮现出那副温馨的场面。
 
    “母亲身体偏热,在夏日,更是酷暑难耐;说起来你也许不相信,父亲不知从哪里找来很多雪蚕丝,亲自纺纱,为母亲做来这雪蚕衣;那是我虽小,但我知道父亲对母亲挚爱到极点,甚至超越了他的生命;我们一家人住在竹屋之中,幸福快乐;可是我就是不明白,他们为何丢弃我?为何在我一觉醒来,我的世界、我的家全都变了?”
 
    青鸾一把从雪媚女手中抢过雪蚕衣,跪在地上,大哭不止:“娘亲,父亲;你们在哪里?你们快来救救青鸾,青鸾现今活的生不如死,真的好想你们,好想你们。”
 
    雪媚女看着跪在地上痛哭不止的女孩儿,心疼之色涌上心头。
 
    半蹲在青鸾面前,轻抚着那头温顺光滑的长发:“青鸾乖,雪姨就是来救你的;以后,再也不要我们的小青鸾受一点苦。”
 
    青鸾无助的抬头看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嗡嗡开口:“如何救?义父武功高强,教中密布高手,青鸾如何能逃脱寻得父母?”
 
    “傻青鸾,我们不逃,雪姨教你狐媚之术,只要你习得此术;下次在与你义父交合时,就不会受伤了。”
 
    “不——!我不要;这么肮脏的举动,我再也不要做了。”青鸾一把推开雪媚女,连滚带爬的缩在墙角,无助的摇着头,脸上决绝的泪水、痛苦的神色,让天地怜惜。
 
    雪媚女走到青鸾身边,一把拉起那个娇弱的身躯:“你不要?你知不知道教主再这样要你,你会被折磨死的,你知不知道,活着,才是王道,只有活着,你才能寻得父母,只有活着,你才能逃离这里,只有活着,你才能得到真正的救赎。”
 
    青鸾看着眼前一脸坚定的雪媚女,痛苦的声音响起:“可我现在,生不如死;和自己口口声声叫义父的人在一起,是会遭天谴的。”
 
    “傻青鸾。”雪媚女心疼的将青鸾抱进怀中,轻拍那双颤抖的肩膀:“他不是你的生身父亲,更与你毫无血缘;你只要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男人,就不会这般自责、羞耻了;记着雪姨的话,你要好好的活着,因为你的生命,不是由你来支配的;你的降生充满了父母的期待和愿望,就算是要离开人世,那也要由他们的允许才行。”
 
    青鸾靠在雪媚女温暖的怀里,慢慢停止哭痛:“雪姨,教我狐媚之术吧;我要坚强的活着,寻得父母,再也不要和他们分开;我要活着,笑着、寻找我的家人。”
 
    雪媚女看着怀里笑动天下的女孩儿,暗暗舒下一口气。
 
    “好,雪姨教你。从此以后,我要让你习得连全天下男人都欲罢不能的媚术;让所有的人都折服在你的裙下;成为真正的娇媚之女。”
(如果您喜欢小说《义父求你温柔一点》,请关注网站http://www.yifuqiuniwenrouyidian.net/,也可Ctrl+D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阅读)
上一章: